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魔道祖师】苦糖犹甜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裙下客 来源:晋江文学城

“郑小娘子请。”

一进门,便是一座八扇黄花梨落地屏风格挡,绕过屏风,一位着荷色孺服的侍女迎了上来。

郑菀脱下羽氅交入她手中,屋内设有火墙,东西南北四角还点着铜镂壁炉,才走了这么几步,在外冻了一遭的手脚便都暖和起来。

“亭主,郑小娘子,长公主与太子殿下他们都去了风波亭。”

“咦,风波亭竟开了?”

这风波亭位于兰泽苑后院,毗邻水榭石舫,九曲十八弯,四面临水,底下是久负盛名的骊泗汤,常年不冷不热、不干不燥,极是宜人。

可容怡分明记得,今日这风波亭连同水榭石舫悉数不开,只接待一位贵客。

侍女垂首:“是,国师大人发了话,说既是百官同乐,实不必顾虑他。诸位大人们便都进去了。”

“哦,国师大人发了话?”

郑菀转过头来,这时她已走到正屋后门,踏上了通往后苑的回廊。

“是。”

“可还有旁的吩咐?”

“没有。”

“菀娘,你——”眼看郑菀还欲往前,容怡跺了跺脚,追了出去,期期艾艾地道,“国、国师大人忒吓人,菀、菀娘你莫、莫去。”

“他在,我才更要去。”

郑菀勾了勾嘴角,见容怡扭扭捏捏要跟来,“一会自找你母亲去,莫要跟着我。”

容怡恹恹应了一声。

两人沿着回廊走了不到一会,便看到了水榭石舫,风波亭一角在其后若隐若现。

此时际头顶是大雪纷扬,底下是水榭阁台,骊泗汤流经之地,只让人觉温暖如春,如行走于江南烟雨、绿柳杨堤之上。

小娘子、儿郎们穿着鲜亮的衣裳,穿梭于回廊,曲水流觞,弹奏赋诗;石舫上,更有弦歌阵阵,舞乐纷纷。

“菀娘,你在想什么?”

容怡小心翼翼地看向她。

郑菀看着这四时之景:“我在想,这世道果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岁岁不同。不过——”

她突然笑了,“我郑菀,不信命呢。”

活在书里又如何?

不是主角儿又如何?

上苍既肯降她一线生机,自不会将前路完全堵死。

若完全依书中所言,她该泡在一苑之隔的澜珀湖里,等着梁国公府家的纨绔来救,众目睽睽,清白尽失,再一并失却生孕之能才是。

可如今,她没去澜珀湖,反来了这骊泗汤,书中风波亭未开,如今也开了——可见蚍蜉虽小,亦有撼地之能。

容怡怔怔地看着她,忽而喃喃道了一句:

“菀、菀娘,你这般……真美。”

郑菀却不欲再说,抬脚上了水榭的台阶:

“走罢。”

未上第二阶,旁刺里一道风,一梳着双丫髻的侍女捧着果盘匆匆经过,上台阶时未站稳便“啪嗒”摔了个实。

果盘没拿住,果子咕噜噜来了个天女散花,滚了一地。

郑菀反应不及,左脚直接踩上了一粒无花果,踉踉跄跄着要倒时,顺手扶住了旁边的栏杆,才碰便意识到,这栏杆给人做了手脚——

“啪”,断了。

翠碧色云锦纱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郑菀往后仰时,欣慰地看到,事先安排在身边的侍女已经一跃而起,准备救她了。

一阵熟悉的风过。

风里带着雪的凉意、带着风的刺骨,以及若有似无的兰草香气——郑菀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人拦腰一把虚虚揽住,带到了水榭对面的石舫上。

在一片叫好声里,郑菀怔怔地看着对方。

年轻郎君身披靛青袍,腰系鸱吻带,面目平平无奇,偏偏有一双极其美丽的眼睛,——或者说,用美,还远远不够。

那双眼里,藏着星辰万里、瀚海荒漠,藏着天山雪、云中月,美得不似人间所有。

再看去,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只余一片波澜不惊的死寂。

郑菀回神时,对方已经将她轻轻放在了地上:

“小娘子且小心些。”

崔望。

郑菀视线在他腰间的绦带、身上的长袍上转过一圈,立时明白过来。

他因着那块鸡血石,对她起了疑惑和好奇,也才有了如今这般及时的相助之举。

好奇好啊。

世间所有的情缘,都来源于好奇。

不过,她还需小心再小心,仙家手段万端,雀鸟不过其一,她需得小心防范。

“多谢郎君,不知如何称呼?”

郑菀盈盈拜谢。

崔望垂目瞥了眼她泛红的眼皮,以及睫毛下沾染着的一点泪珠儿,颔首略作示意:“不必言谢。”

说罢,便转身告辞,径直去了二楼舱房。

“这郎君好生无礼!”

容怡气喘吁吁地穿过水榭,来到与之相对的石舫一楼时,只看到郑菀热脸贴人冷脸的一幕。

郑菀摇摇头,颊生绯晕,面现恍惚:“不,亭主说得不对,这位郎君纵侠行义、威武不凡,真真……”

了不得。

她未说下去,可流露出的小女儿情态却让旁边经过之人都看呆了。

容怡心道不好。

那位郎君确实身手不凡,居然能带着菀娘踏水凌空,飞到与水榭三丈之隔的石舫之上,可……可也不代表,菀娘便要看上他!

郑菀自然是做戏。

犹记得她十岁时迷上了看戏,父亲为她特意将上京城里最出名的牡丹班给请到了府中,连续唱了一个月的戏,直到她听腻为止。

牡丹班里最有名的那位角儿告诉她,世上最动人的戏,需先入戏,骗过自己,方能骗过他人。

郑菀在楼下“痴痴”站着,有人在楼上看她。

容沁县主趴在窗前,将方才一幕尽收眼底,啐了一声:

“哪儿冒出来的……”

愣头青。

不知怎的,这位年轻郎君明明看着不出奇,可她愣是一句不是都说不出来。

“这可不能怪我,怪只怪那姓郑的运气太好。”

旁边小娘子冒出一句,她可是事先都安排好了,让人特特在水榭的台阶上撒了掺了油的水,栏杆弄散了,怕不保险,还安排了个侍女过去。

“不过——”

她话锋一转,“县主你没觉得,方才那救人的郎君挺、挺……哎,怎么说来着,瞧着一般,可我这心,怎么比见到太子殿下跳得还快?”

容沁心道:我也是。

再看穿郑菀身上的翠碧云锦纱,如烟似雾,衬得她跟下了凡的九天玄女似的,心里酸得像磕了一大口青杏子:

“都这样儿了,还招蜂引蝶,呸。”

“哎哎哎,莫说了,人上来了,这般看,倒是挺拔,比太子哥哥还高上几分是不是?”

容沁瞥了眼,还是觉得捉弄郑菀更有意思,又从二楼探出头去,朝下边儿招手:

“菀娘,来与我们一块顽。”

郑菀正愁该如何自然地上去石舫,毕竟今日这石舫上有一段专属于崔望的机缘。容沁此言不啻于递来过墙梯,她抬头便是甜甜一笑:

“县主,我得先去寻阿娘报备一声……”

容沁这人,催着不走,打着倒退,她越是犹豫,她便越想要她去。

果然,容沁招来婢女:

“这有何难,绿袖,去水榭与郑夫人说一声,菀娘跟我们在一块。”

转头又对郑菀道:“郑夫人便在对面的水榭,与大阿姑一块叙话,莫去烦她才是。”

“也好。”

郑菀“盛情难却”,只得上楼。

崔望默默收回了神识。

“为什么救她?”

识海中波涛淼淼,一黑衣老者鹤发童颜、端坐其上,圆乎乎的脸蛋上难掩好奇。

“老祖宗不是在闭关?”

“关个鸟关!哎,小望望,你还与老祖宗我说说看,为何救那小女子,莫非是……看上她了?也好也好,这小姐姐人长得不赖,看上去对你动了春心,到时你俩生一个白胖娃娃,提升提升我老崔家的基因,也是不错。我的小望望终于知道女人的好处了,小望望你不知道,老祖宗我看着你每日每夜就守着那把蠢剑,心都要碎了!嘤嘤嘤……”

“闭嘴。”

“嘤嘤嘤……”

“不是。”

“为何?哦,我知道了,必是那小姐姐当初指着鼻子斥小望望你痴心妄想,伤了你的心……”

老祖宗在识海中喋喋不休,崔望已经挑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了。

“龙吐珠,风含水,这地方……啧啧,小望望,你真旺……暧嗳嗳,不对,咱不是在说那郑菀的事儿吗?小望望,老祖宗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大眼睛白皮肤,多奶多可爱啊,现在真是越长大越不讨喜喽。要是放到老祖宗我那个年代,你就是条单身狗!单身狗知道嘛?!一辈子都没老婆没女朋友……”

崔望谢过侍女拿来的浆果汁,阖眼不语。

“快说话!”

“说甚。”

“便说你啥时候给老祖宗我带个漂亮小姐姐回来,瞧瞧,这里面,”黑衣人呃了一声,“小姐姐挺多哈,不过,老祖宗我瞧着,还是你那前未婚妻顺眼。”

崔望睁开了眼睛,此时郑菀已经上了二楼,眸光朝舱内扫来。

灼灼若朝阳,灿灿似星河。

“我不喜欢她的眼睛。”

“为何?老祖宗我瞧来瞧去,都觉得那双眼睛美得很。”

“野心太甚,跋扈暗藏。”

延伸阅读

红健钓具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uc6r.shtml
红健钓具隶属于杭州红健钓具有限公司,位于享有“国际休闲之都”美誉的杭州西湖区龙坞茶乡

骅迪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yuy6.shtml
深圳市骅迪不锈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位于经济发达、交通便利、区位和地理优势十分突

千源教育集团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g2t4.shtml
暂无

亭亭玉立减肥胶囊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puvu.shtml
亭亭玉立减肥胶囊在发展过程中,既注重开发新技术成果,又注重培养造就一支高科技现代管理

莱利葆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xiw8.shtml
莱利葆化妆品人气高招商中,全线产品均有法国原厂制造。什么是未来美容?这就是银玫瑰十年

丹贝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xijr.shtml
是一家生产各种精品饰的OEM生产厂家。丹贝饰品始创于1998年,公司位于鱼米之乡的东

CustoBarcelona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du13.shtml
CustoBarcelona是具有一定学识、修养,渴望时尚,追求新生活而又无所适从的

方圆小程序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g3a7.shtml
微信小程序,连接线下场景的一切入口不管你做与不做,小程序已经是市场的刚需,不做,就等

吉东家闷锅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sej2.shtml
吉东家焖锅,是济南吉东家餐饮连锁有限公司成功上市的一个特色快餐品牌,已经开始热炒各省

海姿加盟  http://www.troyneff.com/nxka.shtml
海姿面膜与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中山大学、中医药大学等高等学府和科研机构强强联手合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明之昏君的征召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一捅,味道不好闻之外,庄辛延力道也不小。被拍的林志气捂着脸半响都说不出话来,总觉得脸上被拍扁了,特别是鼻子又酸又痛,鼻涕更是不住的流淌,而等他好不容易缓过神,面前连个人影都没了。他咬牙,也不惧脸上的疼痛,撒腿就朝着村外跑,想要赶上前面的人。别看扛着个庞然大物,庄辛延走的却不慢。在周边人惊叹以及震惊

  • 超神学院之咏叹乐章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强者下午,孤儿营所有人被带到另一个地方。冷非颜左右打量,这里是个废弃已久的斗兽场,岩石开裂,石缝间乱草丛生,下陷的场中央,摆满生锈的铁笼。四周不时可见斑驳零乱的血迹。看台之上,只有一把太师椅,慕容炎端坐其间,十多名侍卫身着黑衣左右排开,悬刀佩剑,眉目带煞。少年们大气也不敢出,慕容炎扫视左右,

  • 焉歌奴第一章在线阅读

    “叮,玩家[老子就是有钱]+15荒古遗尘光剑失败。”“我曹尼玛!”罗易望着屏幕前的提示愤怒的将手中的水杯往桌子上一砸,水杯都被砸出几条裂缝。慢慢的水就渗透出来流向了底下的主机里,只不过罗易没有注意到这一切。这是罗易第六次增幅15失败了,由于有增幅保护卷所以武器没有被破坏。“我就不信了。”点开商城界面

  • 我为国术正名在线阅读第5节

    京都万梅山庄这是一个很大的庄园,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万千梅花常年盛开,犹如人间仙境。流水亭台之上,两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在对弈,神情专注,似乎都遇到了难破之局。这两个老人,都身处九卿之列,是帝国大员。“哎……万山兄,你可是大忙人,百忙之中过来找我,总不会是专找我下棋的吧?”其中一人开口说话。“西北之局

  • 妹控狂魔的彪悍人生之大学录取通知书(9)

    填报志愿、依依惜别的喧闹之后,李小芬林一中三年的高中生活结束了。在最后离校的时候,李小芬又重新跑到自己每天跑步的操场转了一圈。望着曾经每天学习的教学楼、望着熟悉的那几级每天踏过的台阶、摸着操场边那一排自己经常爬过的排杠,李小芬感到心中一团怅然升起。无论如何,那也是自己曾经学习了3年的地方。再见!林一

  • 大宋天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冷汗把衣服湿透了,倩倩姐站在床边看着我,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一把扑到我的身上“臭小子,你只会让姐姐担心是不是?从小到大我帮你处理过多少次伤口?怎么长大了也不让姐姐省心,你躲了我5年,你知道这5年我有多担心你吗?每次看到电视上演车祸天灾我就怕你也在里面,不知道闻了咱爸多少次你

  • 赤焰狂魔莫小贝和她不承认的初恋在线阅读第八章

    “轰隆隆……”这是一场属于混沌世界,前所未有的战斗。混沌魔神,他们很少进行联手,更不用说许多个强大的混沌魔神一起联手,这样的场面,自从神魔诞生,发生的几率也是小之又小。现在路胜的出现,让那些神魔进行了联手。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算路胜死去,那也足以自傲。可作为穿越者的路胜,他自然不会想这样早早死去,他还

  • 红楼之禛玉传奇绑架

    “我说活阎王,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快从我家滚出去。”一夜宿醉的花想流脑袋晕乎乎的来到金诺寒的床边,用力踢了踢床板,想以此叫醒同样宿醉不起的金诺寒。“小语,我再睡会儿。”金诺寒闭着眼睛,奶声奶气的说着,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继续睡。“小语,谁啊?活阎王女朋友吗?哎,哎,你快给老子起来。”花想流说着,见金诺

  • 梦牵尘之不知道我这样的条件是不是够了!

    火属性!七星天赋!优等评价!恐怕要是这一届的新生里面,最强大天赋的人了!起码现在测试之中,根据得到的可靠消息。五星天赋的有,六星天赋的也冒出头了!但是唯独七星天赋,就没有出现!华邵东,是第一人!这无疑是代表了一种莫大的荣誉,从台上校领导的神态,还有举动之中,就已经看得出来,那眼神之中,对于华邵东有着

  • 蜜糖青梅超甜哒第四章在线阅读

    元大同私下派人调查失窃一事,元不悔想为父亲分忧,准备去城里打探消息。早上出发,半个时辰就到了县城,去到县城一家最大的客栈鸿福客栈,在一楼要了两碟小菜填饱肚子,客栈一楼摆了十来张桌子,只有两桌有人,一桌坐了一个青衫剑客,头戴蓑笠,腰悬一把宝剑,脸被蓑笠遮了大半正在低头吃饭,看不清容貌。另一桌却坐了五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