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微微一笑很倾城]K莫夫夫日常剧场管事

作者:饼干不甜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罗幼君在屋里摆弄着小小的木雕,阳光从花窗的细缝里渗透进来。她抬头看着飞舞的光绪,沉默下来。

那天临走前,罗君承满脸和煦却带着点偏执,留下淡淡的一句:“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是你不能离开我。”

既像情人之间的甜言蜜语,又像主人对奴仆的强硬束缚。叫她心里不能平静。

镜鸢打开门帘端着盆果脯进来,站在罗幼君面前欲言又止,却又迟迟不肯退去。罗幼君收回思绪,抬眼看着镜鸢:“何事?”

镜鸢一脸难色地说道:“院里的丫鬟们都不做事,林妈妈看那意思也是丝毫不管的。”

罗幼君皱起眉头,按理说林妈妈是管事妈子,丫鬟们的管教和差事分配都是由她做主的。她这样玩忽懈职不怕主子责罚她?看来,定是有人示意她。

她想到如今的处境,还是打起精神问道:“林妈妈现在在哪?”

镜鸢气愤地回道:“躲在后面的厢房里和丫鬟们*钱,我去叫她还给骂出来了,说是谁叫都不好使,就算是当差,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罗幼君听后冷笑一声:“好言相劝是不行的,她摆明了是要给我脸子看。你去打听打听她的情况,比如家里有什么人,都是做什么的,和哪些人交好,都得打听清楚。”

“是。”镜鸢应声退下,到了门边才缓缓转过身去,极为恭敬。由此可见罗家对下人们的管束,林妈妈这样实在是有蹊跷。

罗幼君坐在椅子上有些茫然,罗家上头的主子不外乎是罗老爷、罗夫人和哥哥。罗老爷不会去管家,哥哥又不会去为难她,那么就只有罗夫人要去为难她。

她有些不敢去相信,心里也很难过。以前母亲那么爱她,现在她重生成小尼姑,倒是叫母亲要来对付她。为什么?罗家也不缺她这口粮食,何必与她过不去?如果自己坦白身份的话,母亲会不会重新宠爱她?

她眼眶有些红红的,罢了,现在也不是坦白的时候,世人最是惧怕鬼神之事,别到时候吓到母亲,那就得不偿失了。

聆苑阁的后厢房里,林妈妈磕着瓜子,与丫鬟们嬉笑怒骂好不热闹。到她掷色子时,她左摇摇右摇摇,还是把最后的几文钱输个干净。

“晦气!”林妈妈瓜子也不磕了,一脸的懊恼:“谁借我几文?改天还她。”

那些丫鬟哪有几个钱?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意借。

其中胆大的就挑唆道:“林妈妈,你如今是聆苑阁的管事妈子,在主子面前也有脸面,何不去颜小姐那里支一点?”

林妈妈心里骂她好一个小蹄子,面子上却笑嘻嘻地道:“这有何难?我这就去,你们等着啊。”

说着走出厢房,脸色黑着腹排道:呸!不想借钱就给我上高架,要不是罗夫人打过招呼,我能有这么傻去碰主子的霉头?今天我就要你们好好看看,谅你们到时候也不敢看轻我!

林妈妈心里一阵得意,脑袋抬得高高地,一路拿鼻孔看人。到了罗幼君的院子里,也不叫人通传直溜溜地走到她面前,脸带笑容却毫不客气地说道:“颜小姐,最近院子里支出有些大,奴婢手里的存银不够,到您这来支一点。”

罗幼君既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押了一口茶后并不言语。

林妈妈看着罗幼君的架势,心里就有些退却,说到底,自己身份不够,做这种事实在是没底气。

她又想起罗夫人的交代,干脆心一横直接说道:“颜小姐,我们下人做事也不容易,您也得体谅体谅我们。这手头,确实没多少银子,院子又还要翻修,这都是要用钱的地儿。”

说到底罗夫人才是正头的管家主子,你颜卿不过是个纸架子,还想摆什么脸子。我林幺娘这是给个面子才来问你。林妈妈这些话虽没说出口,但是脸上的表情也能让人猜出一二。

罗幼君看着她一脸轻慢,并没有生气,反而恭维道:“瞧林妈妈这话说的,你是院里的管事妈子,我又不懂这些,那可都得仰仗你。我是想着二十纹银钱够不够?不够的话,你以后随时来支。”

林妈妈听到有二十纹银子,眼睛都在放光。自己月钱也才只有三两,而这二十纹最起码一半都能进她的口袋。长此以往,这挣个大宅子岂不是指日可待!

她立马笑嘻嘻地回禀道:“够的够的,颜小姐您忙,等不够了我再来劳烦您。”

说着转身就扳起指头计算,急急地去账房里支银子。这个颜小姐出身卑微,宅子里的事一点不懂,以后可不就是随她糊弄?这可真是个肥差啊!

那个杀千刀的算命,还说她今年诸事不宜,看她那天去把那算命的招牌给砸了!

罗幼君目送林妈妈消失,转头看了眼外面的九儿。

九儿看林妈妈的眼神可不友善,却不是为她罗幼君,实在是林妈妈心气高,想娶个天仙似的儿媳。而儿子林大成却和九儿暗通曲款,九儿又只是个低等丫鬟,这叫九儿心里如何不气?

在九儿心里觉得,林大成虽说长相一般,但好在家境尚可,去外面做个风光的正头大娘子,可比在府里做个低等丫头强。

罗幼君对九儿的心思也是知道一二,等到镜鸢从院外办事回来后,她吩咐镜鸢道:“院子外面是不是有个丫鬟叫九儿?我看她做事还算利索,把她调到我屋里做事吧。”

镜鸢也是知道小姐打算的,自她打听消息回禀后,小姐就心有成算。她假装不愿推脱道:“小姐,那些院外的丫鬟都粗鄙得很,如何能进您屋里做这些精细的活儿。”

外面的九儿正竖着耳朵细细地听屋里的动静,听到镜鸢这话,立马跳出来叫道:“好你个镜鸢!自己没能耐,还打压我们这些做事勤恳的。”

说着对罗幼君伏了伏身子:“颜小姐,奴婢做事可是一等一的好手,等把我调到跟前用一两日后,觉得不合手再说也是不迟的。”

罗幼君见鱼儿已经上钩,嘴角微翘,又抬起袖口遮掩住,接着绑起脸训斥镜鸢:“我以为你是个明事理的,想不到你如此不容人。这大丫鬟你是当不得了,换了九儿领差吧。”

九儿一听满脸喜色,推开镜鸢不住地谢恩。镜鸢看着九儿这般成不住气,与小姐对视一眼,皆是心里明了。

她怕九儿有所怀疑,就假意哭了起来,不住地请罪好似要重新讨回差事。九儿心急如焚,怕到嘴的肥鸭飞了,训斥镜鸢道:“小姐的意思你都敢不从?还不快走,别惹烦了小姐讨一顿打才好!”

说着不管不顾地拖走了镜鸢。

如今把九儿调到眼前来,就是想让九儿能多多接触罗君承。

自己哥哥的魅力她还是知道的,连陆嫣之这种京城里数一数二的高门贵女都倾慕与他,更何况是一心想攀图富贵的九儿。

想到陆嫣之,她觉得自己与她当真是东郭先生与狼。也怪自己从前过于单纯,既是因为错信了她,也是因为自己从来不通晓情爱之事。

夜凉如水,罗幼君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她总梦见自己被陆嫣之一次次地推下山崖,承受无数次的断骨之痛。

临死前陆嫣之的声音还连绵不散:“罗幼君,你不过是个野种,也配当的上这罗姓一字?你的兄长对你心怀不轨,你的母亲因为你的身世小心度日,你的父亲被蒙在鼓里,被你们一个个的欺骗。”

陆嫣之又长叹一口气:“你活着也是个负累,不如早登极乐,放身边的人快活些。”

罗幼君梦境混乱,过去的一幕幕如走马灯花,她以旁观者的身份冷漠的看着,心里实则像被针扎似的鲜血淋漓。

六岁时她问镜鸢为何不食肉糜,十岁时她顶替陆嫣之偷盗玉镯之名,十二岁时她给陆嫣之和五皇子牵红线,却被她杀害。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个笑话,她以为自己很幸福,却原来不过是空中楼阁、镜中花月。她不是笨也不是傻,只是被保护的太单纯。

“颜小姐!”

如同一声惊雷,将罗幼君从梦中唤醒。她睁开双眼,发现天已大亮。从前种种,好似一场红尘梦影。

她应该暂时把它放下了,林妈妈之事还等着她去处理。如今立身才是根本。

可笑以前锦衣玉食的罗幼君,如今却是寄居之客颜卿。

九儿粗鲁地将她从床上拉起,声音慌忙地说道:“颜小姐,少爷来了!你还不快些梳洗。”说着急匆匆地抓起一套衣服给罗幼君换上,手下重重地给她梳头。

罗幼君既没阻止也没叫疼,相反,她要纵着九儿无法无天。九儿一番胡乱地将罗幼君梳洗好,出门后却一路整理起自己的发饰和衣裳。

罗幼君心里冷笑一声,罗君承和林大成岂是明月与萤火之别,应该去攀附哪个,想必九儿心里已有成算。

毕竟九儿现在的地位,可是和以前大不相同。

延伸阅读

埼玉老师的二弟子[主一拳超人]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caibao.cn/pzjb.shtml
随着声音传来,许念祖三人看去,只见一堆人手持着器械,气势汹汹的迅速将三人围了起来。“

拯救悲惨偏执反派(快穿)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caibao.cn/gdw6.shtml
纯白的列车自在轻盈地穿梭山间,抬眼望去都是山野,倒也无所谓是不是疾速掠过了,终究尽是

手可摘星辰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caibao.cn/ndfz.shtml
“月琴!”秦风心中火热,立即到了那栋楼层下面,仰头望去,喃喃自语,“五年了,你过得好

帝都第一秃毛鸡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rongcaibao.cn/6uh6.shtml
第5章对自己亲生女儿和后来妻子的争执,姜父心中也不是一点数都没有。他就是有点偏心女儿

重生之花开富贵之其实我是佣兵团哒!(10)  http://www.rongcaibao.cn/x0iz.shtml
“拿过来。”罗威骑在一匹黑色的骏马上。那个少女把羊皮纸卷轴轻轻递了过去。然后恭敬地站

系草和校草的一见钟情之由理的女仆咖啡厅  http://www.rongcaibao.cn/bf3j.shtml
时间过的不算慢!这一天已经到了学园祭的时候!整个学校没有了往日的冷清,所有人,不管是

妙手千金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caibao.cn/s5en.shtml
来人正是王鸿渐了,他犹自惊魂未定,拍着胸脯喘息道:“你怎么悄没声息地就到我后面了,吓

狐妖之我妻雅雅之唐天王混直播间  http://www.rongcaibao.cn/6ncg.shtml
约莫十多平方的小房间内,灯光黑暗,整个房间的摆设极其简单。一个衣柜,一个电脑桌囊括了

赵寻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caibao.cn/drfp.shtml
“当然。”虽然对邓布利多把未成年人卷入战争中的行为很不满,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位很

[柯南]安瑟从天上来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rongcaibao.cn/gdf3.shtml
苏慕紫看着林奕辰依然冷着张脸,但却知道他消气了不少,这样别扭的林奕辰,苏慕紫突然想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剧透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七节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今天的语文课语文老师在讲项脊轩志,这篇归有光的文张老师明显很喜欢。已经反复吟诵了半节课。印象里张老师是一个非常诗情画意的人。他甚至出过自己的诗集。午

  • 被幽灵缠上后在线阅读第三章

    看着地上那个死得不能再死的怪物后,再也忍不住,丢下了手中的登山镐,跑到了卫生间呕吐了起来。蓝枫平时可是一个好孩子,这样血腥的场面什么时候见过,开始都是紧绷着神经,直到杀死那个怪物后才放松下来。呕吐了一会后,蓝枫终于感觉好受一点了。蓝枫走出卫生间,看到一旁呕吐的妹妹,他走过去拍了拍妹妹的背,让她感觉好

  • 人妖彼岸第4章在线阅读

    云绛出了耽院天色已经不早了,用了晚膳,她又去了风涧的竹苑。屋内烛光昏黄,他正在抚琴,琴声悠悠,悠扬悦耳,脑子没一点墨水的云绛不知他在弹什么曲子,只感它令人心神放松。她慢慢走进屋内,风涧注意到她,抿嘴一笑,指尖不停。她走到他身边,并排坐下。一曲终了,云绛意犹未尽,她翻倒躺在风涧腿上睁眼发起呆来。屋内下

  • 幻想乡的小花妖在线阅读第3章

    宫宴上奏乐之声逐渐平息下来,只听几声长远的敔响,舞姿停了下来,奏乐之声也息之,随之而来是一阵叫好、夸赞之声。正在这时,舐犊情深的刑部李尚书拉着自家千金跪在了大殿上。“李爱卿这是为何?”叶徐之不明其意,叶枝却早有预料。“陛下有所不知。小女今年十七岁,早已过了摽梅之年,臣也为她说了几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可

  • 大明:阴天子恶魔胡蝶

    “唔,好痛!”马峰感觉自己脑袋有点疼,原来那下摔马峰头着地,所以就昏了过去。试着睁开眼睛,感觉到光的强烈,很不适应,又闭了上去。又摸了摸痛的地方,“哎哟!”感觉儿子的醒来,马母内心松了一口气。“儿子,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马母有点强势,但事情这样发生了,也没去追问他为啥不去江边,反而去相反的方

  • 网王之千原真一在线阅读毛团的豪华小窝

    临别之际,粗枝大叶的莫大将军忽然心里一酸,竟有些不舍起来。趁着萧昀天被女官带走前的片刻工夫,他低下头,对毛团念念叨叨道:“灵兽兄弟……当初让你来参选纯粹是本将军的一厢情愿,没想到结果会是这般。这回不只是帮忙这么简单,你对我莫成威、还有我莫家都有恩,本将军会牢牢记下……从今日起你就要呆在宫里了,但是请

  • 综大善人的炼成悦金山

    时间,亘古而来,始终不变,其源头何在,流向哪里,无从得知。它充满了无解的秘密、无尽的传说和强悍的神力。亘古匆匆,时间的脚步依然无变,不急、不徐、不快、不慢。当历史的河流悄悄流过,在即将进入传说中的新纪年时,也就是被人类称为“圣纪”的时代时,上天降下了罕见的天雷暴雨,整整持续了一月有余,但是,却没有人

  • 狗仔修真录在线阅读第一节

    她曾经很优秀。当女队的教练徐九段拿到全国围棋个人赛女子组的报名名单之后,不经意的一声低叹却让一个久违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在国少女队众人的议论之中。已经不会有多少人记得:当初那个五次叩响围棋职业大门的少女,曾经是国少女队里的意气风发的风云人物,最后却始终未能成功定段。每每提起这个名字,总让人唏嘘不已。随着

  • 火影之禁术创造第1章在线阅读

    《当林黛玉遇见花满楼》/玄机小鱼·桃花飞绿水,一庭芳草围新绿。有情芍药含春泪,野竹上表霄,十亩藤花落古香,无力蔷薇卧晓枝。我愿暂求造化力,减却牡丹妖艳色。1才刚入秋的扬州城,街上车水马龙,酒肆茶楼林立。这繁荣富贵乡,既有烈火烹油般的繁华,亦有诗情画意的惬意。贾琏骑着马,带着一干人穿过扬州街巷,哪怕从

  • 死神:开局领悟疾风剑道第2章在线阅读

    见此,叶星辰不由挠了挠脑袋,低声喃喃自语,“爷爷所说的义气到底是什么啊?”对于一个年仅三岁的小男孩来说,关于这片大陆的任何存在,既是无知的,也是新奇的,叶星辰之所以有如此种种反应,也不难理解。暗嗔之际,耳边却是响起了自己爷爷的声音:相传,天地未分之时,整片空间被称为混沌状态,天地乾坤混在一起,日月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