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刀剑乱舞】爷爷有毒还有病在线阅读莫挨老子

作者:透黑予灰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诡艳的花盛开在藤团上,腥香刺鼻。

黎欢小心地伸向了它。

齐衡和盈袖虽然看不到那些花藤,但也知道她是在做什么尝试,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打扰。

黎欢的手指就要落到那朵花上。

这时,江楚寒的左手忽然抽搐似的动了一下,黎欢愣了一下,也停止了动作。

但再看,江楚寒的手仍是一动不动地搁在身旁,黎欢以为自己看花了,便回头问:“你们刚才有看到什么吗?”

盈袖和齐衡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知道黎欢说的是什么,便同时摇了摇头。

盈袖问:“王妃,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齐衡也紧张地望着她。

黎欢见他们都没反应,果然是她看错了吧,这些藤都没有除掉,江楚寒应该还是昏迷不醒,就和植物人一样,不可能有知觉。

然而实际上,刚才盈袖和齐衡都在盯着黎欢的手,都没注意到江楚寒细微的动作,只有黎欢看到了。

她以为是自己多心,于是也摇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这朵花到底是什么。”

接着,她又投入到试探那朵花上。

江楚寒看着那只手又伸过来,不由得一阵恼怒,他刚才将所有意志都集中到了左手上,才让手指动了那么一下,引开黎欢的注意力。

他分明是在警告她,不要再接近那朵魔花。

然而,黎欢丝毫没察觉出他的暗示。

她仍然向那朵花探去。

——住手。

一声冷冷的呵斥蓦然响起。

黎欢眨眨眼,她似乎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就在帷帐中!

但是这帐中除了昏迷不醒的江楚寒,哪还有其他人?

黎欢心生警惕,望了望帐中,也没有看到可疑的情况,齐衡和盈袖同样面色如常,只是望着她。

莫非又是她的错觉?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朝那朵伸出手去。

她的指腹落下,轻轻点到了那朵魔花的花瓣。

就在那瞬间,江楚寒心口的藤团顷刻间炸开,无数条藤蔓齐齐伸出,如龙卷风般扫来!

黎欢下意识往后退,接着只感觉自己挨了狠狠一抽,身体腾空而起,瞬间被吹飞了出去。

“王妃!”

离她最近的齐衡眼疾手快,扑到她身后试图接住她,但那股力量实在太强,两人都被甩了出去,双双撞到了墙壁,接着又落到了地上。

盈袖慌张地跑了过来:“王妃!总管!你们没事吧?”

黎欢还昏头转向,但仍是打起精神摇摇头,撑着手转向齐衡的方向:“我、我还好,总管他……”

刚才齐衡挡在她身后,给她当了肉垫,他应该才是受伤最重的那个。

“王妃放心,在下没事。”齐衡从地上爬起来,他体格强健,撞到墙也和没事人一样。

盈袖过来,连忙扶起了黎欢:“王妃,你伤到哪了吗?”

黎欢检查了身上,也没有什么大碍。

她再看向江楚寒的帷帐,那团炸开的藤团此时又恢复成了拳头大小,然而就在刚才,她的手碰到花瓣时,它却猛然爆发,伸出无数恐怖的触手攻击了她。

黎欢记得清清楚楚。

那些触手都是从那团藤里面伸出来的,它们全部爆发出来时,就如同一张黑漆漆的嘴长出了触肢,想要抓住黎欢,将她生吃进去。

好在因为那声奇怪的警告,她心里有了提防,退得比平时要快。

如果她和之前对付那条藤蔓一样掉以轻心,肯定会被这些触手打成重伤,甚至是——死亡。

黎欢面色沉重。

盈袖紧张地上前:“王妃,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衡也在等着她回答。

黎欢于是告诉了他们情况:“那些藤蔓的源头,似乎不是我能对付的,我刚才碰了它一下,就被它掀飞了。”

齐衡和盈袖俱是一愣,面色都有些发紧。

江楚寒病了这一个月,他们早已是穷途末路,该做的都做了,就是看不到一点效果。王府中早就人心惶惶,害怕江楚寒一死,他们也遭小皇帝报复,一些胆小的仆人甚至连夜收拾细软逃走。

只有齐衡和盈袖带着一批心腹死守摄政王府,好不容易才等到了黎欢这个天降救星,如果连她都解决不了,那这整个府都要完了。

黎欢也知道事态严重,现在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对待她极好,然而若是她本事不够,那么她也就没有了价值。

“王妃,你不必担心。”盈袖忽然走上前来,正色道,“我与总管早有了准备,我们的命都是摄政王给的,这些年的时光也算得上是偷来的时间,小女已无怨无求。若是摄政王不能好转,我们定当护王妃周全,等事情都办好了,再找一处地方了断此生。”

齐衡也道:“正是如此,我和袖儿约好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王爷若是去了,那外面的山长水阔,还请王妃替我们去看罢。”

两人的手悄悄握在了一起。

黎欢一时说不出话来,她并不知晓这两人的过去,也不明白他们为何对江楚寒如此忠心耿耿,不惜以命相随。

但这忠心,还有情义,的确是真的。

她咬牙看了一眼帷帐中的江楚寒,握紧了拳说:“现在还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你们还记得摄政王派人去找的空匣子吧?那里面肯定有线索,能破解这害人的玩意!”

齐衡面色一犹疑:“可是那匣子已失踪一月,现在还不知在何处。”

盈袖也点点头:“我们找了数次,都没能找出来。”

黎欢果断道:“那就再去找一次!叫所有人都去找!只要它不是被人偷了出去,就应当在这府中,不可能长翅膀飞了!”

齐衡沉吟道:“王爷倒下后,府中确实守卫森严,出入都要巡查,无人能携带那个匣子离府。我也亲自查过府中巡防,排除了武林高手盗取匣子的可能性。而且,王爷昏到在书房那天,那匣子就在他的桌案上放着。”

“那就不会有错!能解开这怪藤真相的匣子,就在这王府中!”黎欢的声音铿锵有力,“之前肯定还有什么地方遗漏了,这次一定找得更仔细,任何地方都不能放过!”

黎欢发令下去,掷地有声。

她的目光坚定灼热,不知不觉中也感染到了两人,齐衡的眼神瞬间亮起了光,盈袖也连忙说是。他们商量好主意,转身就要去下令找匣子。

黎欢又看了看床上的江楚寒,叫了他们:“等等,你们在我被打飞前,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两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摇头:“不曾听到,难道是王妃还有其他线索?”

黎欢有些迟疑,她在快碰到那朵花之前,的确听到了一声清冷的警告,那声音……似乎就来自江楚寒。

但他们都没听到,要么就是她听错了,要么就是他们根本听不到。

不管是哪种可能性,将这事告诉他们都没有用,只是会给他们错误的希望而已。

现在他们可承受不起任何多余的希望了。

黎欢便摇摇头:“没事。我等会就画出这花藤的原貌,再交给你们去查找线索。给我笔墨纸砚,端到这里来就行。”

盈袖立即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办。”

接着,两人同时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黎欢和江楚寒。

黎欢走到他床边,望着他心口的盛开的花藤,神色又是一阵复杂。

这个人就这么沉睡在这里,一动不动,无知无觉,他可知道有人把性命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黎欢坐下来,喃喃道:“你可千万不能死了,你要是死了,你的手下也会一起死,这国家也完了。我还能横渡半个世界去避难,但许多人逃不走,可都会死的。人就在这世上走一遭,活着不能自己选择,死去也不能选择,但活得长一些,多少会找到点东西吧?那也不算白活一趟。”

黎欢碎碎念着,江楚寒的残魂一句也听不清,只能感觉到她的嘴唇一张一合,是在说话。

她还在说话,说明她还活着。

江楚寒悬着的心放下了。

刚才他拼尽了全力对她说出警告,接着她就飞了出去,离开了他的感知范围。

他的世界又剩下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他等了又等,还是没有看到她。

他一度以为她已经不在了。

又是这样。

他所在意的,都会离开他。

江楚寒五味陈杂,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他只是慢慢魂消魄散,沉入那无边的黑暗中。

但这时,黑暗中又有了光。

她又来了。

江楚寒顿时凝聚起意识,看着她走了过来,坐在他身边,对他说着话。

这个人还活着,她还在这里。

他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安心。

这时,黎欢却是越说越起劲,她仗着江楚寒什么也听不到,就把她到这里来之后的所有经历都倒豆子似的说了出来。其中还有不少对剧本的吐槽,比如抱怨那个小暴君瞎搞事,还有秦飞雪的助纣为虐,和小暴君双双把国亡的骚操作。

最后,她话头一转,教训起了江楚寒。

“我说你,你这个摄政王当得好好的,干嘛脑抽了去什么匈奴什么寒地找什么盒子?你知道盒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吗?**里有个成语还叫‘落地成盒’呢。而且你找回来的还是个空盒子,那破空盒子除了死了你一批手下,还有把你自己也搭进去之外,有用吗?没有吧?喂喂,你听到了吗?”

江楚寒一句话也听不到,但他总觉得,这个人肯定是在说他的坏话。

他渐渐忍不住了,意念中发出一句声音:“闭嘴。”

黎欢腾地从床上跳起。

不敢置信地盯着江楚寒:“我的个老天爷子,你还没死,你真的在说话!”

江楚寒:“……”

幸好他听不到黎欢的声音,不然要被她气活了。

黎欢再看了江楚寒,他的嘴唇和喉咙都一动不动,不是他的身体在说话。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已经知道了。

她的猜测是对的,她之前果然没有听错,刚才的警告声是真的,而且就和这个声音一模一样!

这应该就是江楚寒的声音!

除了他,这里没有其他人了!

黎欢刚才就想着江楚寒或许能感知外界,做出一定的反应,比如手指动了一下,比如那句警告。

也就是说,这个人的意识还在,不是真的植物人。

他还能再抢救一下!

延伸阅读

腾川布老虎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y2bp.shtml
杭州腾川布老虎窗帘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窗帘、软体床、布沙发等家纺产品,并在行业内先提出“

贝基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xx7g.shtml
贝基清净果项目介绍:贝基清净果属于温州贝基贸易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

小虎尼可童装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sr0q.shtml
小虎尼可童装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2003年,乖乖虎(香港)服饰有限公司将其旗下品牌“小

制尊大师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gkzx.shtml
制尊大师艺术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11月18日。其前身为深圳市祥钰精品制造有限公

快乐阶梯作文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6gjk.shtml
快乐阶梯作文诞生于2010年,隶属于重庆能仁教育学校,旨在帮助培训学校和家长提高孩子

GREENPEEL化妆品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nugg.shtml
GREENPEEL化妆品是2010年发表的3种GREENPEEL的治疗技术。使肌肤更

博瑞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dqs5.shtml
博瑞节庆礼品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以及完善、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是具有产品生产许可证、生

延顺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d7wo.shtml
延顺大麦茶食品坐落于文明各省市的长白山脉,布尔哈通河畔。工厂面积约为0平方米,工厂员

星光大道KTV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xgsk.shtml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点歌系统曲库丰富,流行、校园、民歌,各种曲风应有尽有

海慕德啤酒加盟  http://www.garyallenphoto.com/pwoj.shtml
海慕德啤酒技术力量雄厚,生产设施出众,工艺管理严密,检测手段精湛,具有完整的产品开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同人]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百年修道

    原本张菩提以为没有什么功法神通可以难到系统,没想到系统自己出的《无字天书》就不能自动修炼了。自从张菩提开始盘坐在地上,已经过了三天了。只是他的元神被困在《无字天书》的一片空白里,张菩提一脸惆怅,欲哭无泪。他本来只是个地球人,肿么可能会修炼,虽然期间系统说了不少激励的语言,但都是些扯淡玩意儿,像什么宿

  • 邱余在线阅读第十章

    三千精锐,干脆tuo掉了盔甲,撸起袖子,干起活来。顿时场面热火朝天。砍树容易,埋树可就没那么快了。挖坑,填坑。……干完,收工。三千精锐,果然名不虚传。埋完后,全部自觉退后,站立一旁,目光灼灼地盯着那片土地。一分钟过去。不见动静。两分钟过去,依旧没有动静。……朔风凛冽。月上枝头。武珝这小丫头,已经吃得

  • 独断万古在线阅读第九章

    就在李芋儿不远处,另一个测试魂力的少年,同样发出一道轰鸣声。这一声虽比不过李芋儿,但还是惊讶了不少人。看着酒坛内的颜色,龙啸天不由皱了皱眉。“这人是谁?”“不认识。”“我知道,他是龙族少族长龙啸天。”台下还是有数十人认出了他。随后李芋儿和龙啸天先后离去,还未测试的少年,无不幻想着,达到他们那种魂力。

  • 龙门镖局之相遇恰好在线阅读不告而别

    敖丙万万没想到他的姑姑竟会前来寻他。敖丙当即收起双锤,向着紫龙拱手致歉,“姑姑,晚辈方才冒犯了。”紫龙面容笑意更盛,她不承敖丙的话,反倒另辟话题,说起了敖丙如今最在意的事情,“大哥他在东海之畔被那李家的小娃儿拖住了,一时抽不出身来见你。姑姑知道你想问什么,无非是我们为何放出海底妖兽,现身人间报复那李

  • 直播之万界综艺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夕道:“现在我们进行换位思考,假如你是盗贼,得到钻石,最简单最快速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王平道:“如果我是盗贼的话,反正已经杀了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绑架刘总的家人,勒令他不要报警,取真正的蓝宝石来,当我鉴定为真之后之后,再将他的家人完璧归赵。当然狠一点直接撕票也行,不过这样的话结的是死仇,并

  • 殖民之始在线阅读第六节

    战鼓急促而又低沉的响起,此战歌却是进攻的号角,兵士推着冲车,井阑缓慢的靠近宛城城墙,而比较灵活的云梯,已在前头冲锋,几十架云梯奋勇争先,直压城头而去。赵弘一声令下,城墙上顿起一团黑云,密密麻麻的扑面而来,只见人头倒下一片,进攻脚步也为之一顿。看来黄巾军这几月以来,却是也没闲着,整军备武,制作弓箭,准

  • 熊出没: 从卖鱼开始在线阅读第9章

    朱欣怡定了定心神,连忙朝他挪了两步,十分虔诚地摆着手:“不怕不怕!”然后又飞快地在心里又加了一句,她最怕的,是被锁在这言情书里一遍遍地千方百计地接近你攻略你,想想都起鸡皮疙瘩。要知道,她现在每天早晚都会默念一百遍“我是朱欣怡,我喜欢江其琛,我要追到江其琛”,来为自己洗脑鼓劲。好在这个男生长得太好看,

  • 五等分的修罗场第八章在线阅读

    “小妹妹,我叫韩枫英,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以后就住在你家了,你不会嫌弃我吧?”韩枫英期待地望着林依洁。林依洁听到这里,看向林君凡求助,毕竟林君凡还是她的家长。“我无所谓,但只有两张床,要么她和你睡,要么和我睡,要么睡地上。”林君凡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啊,没事儿,我和这位小妹妹挤一挤就好了。”韩枫英见

  • 我在人间开了外挂第八章在线阅读

    对了,写着这次秋试成绩的公文告示贴在城中府衙门外墙上,城中贝家的院子刚好在那附近,小声和我说贝府有约,一看时间临近巳时,不早不晚。步行到贝府也不过一两刻钟,顺便也还可以尝尝市集新近销路听说不错的糖葫芦,品尝一下那传闻中的酸甜可口。穿着一身罗缎长裙裙摆及地万一被踩到裙摆八成会被扯出些小口子,这样看起来

  • 哑奴儿他是凤凰

    “可是...”叶小清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所谓趁热打铁,抢过话来,“别可是了,放弃了梦想的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至于学费,不用担心,“砰砰地拍着胸脯,”我有办法。现在不是很流行家教么,你画功天赋异禀,上不起寰帝,华厘美术学院也一样,因为你无论在哪都是最优秀的。上游那些富人都爱培养孩子兴趣爱好,做家教能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