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给废太子续弦以后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蜜丝年糕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其实韩皎也不想做亲爹那样的人,不论是这一世,还是上辈子。

韩皎上一世出生在省会城市,虽说没有名动全市,那也是亲友间学校里最受瞩目的“别人家孩子”。

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很明确,对未来充满希望。

直到家人车祸的消息传来。

回国后,他哭不出来,很长时间处在似梦非梦的状态。

时常想起出事前母亲电话里的抱怨。

“那家工厂已经跟上头打过招呼了,文件审批全下来了,你爸偏咬着调查数据不放,领导肯定要整他!”

“不跟他过了!一把年纪了还惹事生非,皎皎,爸爸妈妈离婚你要跟谁呀?”

……

这些抱怨,韩皎从小听到大,也习惯了。

车祸发生后三个月,渐渐从噩耗中缓过神的韩皎,才意识到这场车祸有可能跟爸爸调查的工厂有关。

因为肇事的货车司机才刚工作一个多月,有案底,曾经做过六年牢,车祸发生时才刚出狱四个月,雇佣他的公司跟那家排污工厂似乎有间接关联,但没有证据。

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韩皎没有立刻报警,以免引起工厂警惕,而是自己亲身调查案件。

是急于给家人报仇吗?好像不是。

彻底的失去让一切没了意义,他只是想找些事去做,让自己能够活下去。

爸爸是刚正不阿的好人,年轻时就多次为弱势者挺身而出,得罪了很多人,一路从高层被调任架空。

小时候,虽然总听妈妈外婆她们抱怨爸爸,但早慧热血的韩皎一直坚信:爸爸是个无名英雄。

直到车祸发生。

弟弟才三岁,妈妈从来没过过随心所欲买买买的日子,就这么没了。

韩皎也想走出悲痛,继续实现理想中的未来。

可他要继续优秀给谁看呢?

家人在时,他以为自己的荣耀感,来源于许许多多亲朋好友或是陌生人的羡慕,家人走了,他才发觉自己优秀的动力,仅仅来源于让自己的家变得更好。

仿佛是上天可怜,以另一种方式,让家人回到他的世界,一切都没有改变。

可韩皎变了。

他从前是很有些书生意气的少年,跟爸爸的性格或多或少有一点重合,而现在,他坚决不要成为爸爸那样的人,不会那样凭着一腔热血跟人正面开战。

韩皎确实有入阁拜相的野心,但会以更加柔韧的手段谋划未来。

只有先站到那个位置,才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家人,保护弱势者,像父亲的理想那样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为此,他宁可不做传统意义上的君子。

三姨恨不得亲手喂韩皎喝羹汤,怎么看这孩子都顺眼。

韩太太在一旁满面笑容,并不介意自己的儿子被别人惦记,因为儿子是别人抢不走的。

饭桌上,两家人家长里短,谈多了就,容易有攀比炫耀的调调。

韩太太的大儿子韩皎已经没什么吹嘘的必要了,她这两年,就喜欢跟人吹嘘小儿子韩墨,恨不得人人都觉得她又生了个神童儿子。

三姨也是个普通老百姓,她眼红姐姐家崽子也不是一两天了,如今听姐姐连小儿子背下一首诗。都要拿出来显摆,免不得也有了斗志。

她笑咪咪提起,苏州那边的丝织商人,今年想在京城开家新铺子,送了不少好货给京官。

“那可是贡品苏绣,贵比金玉,市面上捧着银子都买不着呢。”三姨道:“要说我就嫉妒二姐这一点,咱老百姓求之不得的奇珍异宝,您家里坐着,就有人上赶着往您手里送呢。”

“哪有人送我什么贡品?听都没听说过。”韩太太对于这些奢侈品早不抱希望了。

“不会吧?”三姨惊讶道:“听说工部郎中都人手两三匹呢,咱姐夫大理寺四品大员,他们敢漏送了?以后不怕吃官司?”

韩太太一愣,没藏住失态,立即看向丈夫。

韩老爷一皱眉,避开妻子询问地目光。

韩太太顿时满心失落,脸上依旧无所谓地笑:“哪怕看城门的士兵都人手一份,也轮不到你姐夫摸一下啊,人家巨商早摸透了,能图他什么?”

三姨娇嗔道:“姐,你就别跟我这儿藏着掖着了,好东西拿出来,给咱见识见识,我阿皎这么好的孩子,我都忍着没抢你的,还能抢了你两匹好布料不成?”

韩太太不自然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道:“吃你的罢。”

“我……”

“咳……咳……”三姨夫赶忙用咳嗽打断妻子的唠叨,韩夫人这反应,显然是真没收到礼,继续说下去,韩老爷的脸往哪里搁?

但这时候闭嘴已经晚了,三姨两口子一走,韩太太就开始埋怨:连商人都敢不把他这大理寺二把手放在眼里。

“几时才能抬起头做人呀,阿皎,娘就指着你了!”韩太太故意跟儿子面前说给丈夫听。

“少两匹布,咱家头都抬不起了?”韩老爷就知道今儿这顿数落又躲不过了,但不肯让步。

一场夫妻争执眼看就要开始了。

“阿墨抬起头啦!阿墨抬起头啦!”一旁五岁的小韩墨,把胖脑袋都仰平了,兴奋地想引起全家人注意,并对亲哥发起挑战:“哥你能这样抬头吗?”

韩皎怕这小胖子扭了脖子,立即漠然泼冷水:“不能,哥留着脖子还有用。”

“你能吗爹!”韩墨仰面朝天,螃蟹一样走到父亲身旁,发起挑战。

韩太太“噗嗤”一声笑出来了,这时候又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两个儿子都这么可人疼。

一场家庭战争就这么被韩墨无意中化解了。

韩皎心里却还是心疼妈妈,他觉得自己成年了,就有改善爹妈生活质量的责任。

但如今他只是个庶吉士,古代官场靠排资历升上去很慢,是不是该尽早开始积攒人脉呢?

最重要的还是燕王那棵大树。

虽然他知道投奔燕王最安全的时间还没到,但如果等到那时,燕王已成气候,他这么个没有任何资历的小人物,能获得燕王的重用和信任吗?

或许,近期燕王面临的那场诬陷风波,就是他崭露头角的时机。

雪中送炭当然比锦上添花好太多。

可这么做,风险太大了,他还没有足够的根基,去站队。

次日准时到翰林院点卯,韩皎怀揣琢磨了一夜才写出来的策论,却发现一个大问题。

他要怎么把这份家庭作业送给谢夺呢?

离卯正还有半个时辰,韩皎坐立难安,又不好咨询同僚,只能悄悄去问打扫院子的太监。

“奴婢只打扫这三大殿的院子。”小太监嗓音尖细,指了指从文渊阁到传心殿的距离,告诉韩皎:“南三所不是咱能进的去的地儿,大人要递话,得找刘公公。”

韩皎觉得这太监说话嗓门跟打雷似的,吓得他用手势按了好几下,都没能停止太监把话喊完。

被院里的同僚们听见了,又不知该怎么议论他。

韩皎低头走回值房。

陈元桥不负众望,立即发来了贺电:“韩大人大清早就赶着去给皇子们请安啊?怎么能让太监代为传话呢?您不如亲自站去三座桥南门等着,殿下迟早要出来的不是?”

韩皎随口回答:“不是我赶着见殿下,是殿下昨日托我办的事,要尽早答复。”

“殿下托你办事?哈哈哈哈……”陈元桥转头跟周围的同僚重复道:“他说殿下托他办事!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笑声一片。

韩皎懒的争辩,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作业送去南三所,他虽然是代写好了,但是字迹跟谢夺不一样,肯定得在上学前让那小子自己誊抄一份,晚了就来不及了。

正琢磨着,外头忽然疾步走进个太监。

看穿着,是高品级的太监,应该是在后宫主子身边伺候的。

值房里瞬间安静下来。

“诸位大人早。”这太监态度和善地对众人笑了笑,颇有翰林院掌院学士视察下级的气势。

这些内官实际权柄可比翰林院上级大多了,六部官员都不敢怠慢他们。

一群庶吉士刚入官场,还没有官员们随机应变的交际能力,一个个温顺地对那位大太监打了招呼,也不敢进一步寒暄。

众人心里都在猜测这大太监来翰林院所为何事,就见那太监巡视一圈,慈和地询问:“请问韩皎韩大人在吗?”

二十多双目光刷地看向韩皎。

韩皎茫然抬起头,缓缓站起身:“公公找我有事?”

大太监满脸堆笑脚下生风迎上前,和和气气地开口:“是九皇子殿下着奴婢来取个物件。”

韩皎顿时松了口气,拿起桌上的信笺递给大太监:“有劳公公了。”

看着大太监寒暄几句走出门,陈元桥的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

值房里许久没有人说话。

过了片刻,韩皎发现茶壶里没水了,刚欲起身,身后一个同僚突然拍了拍他肩膀。

转过身,看见陈玉峥捧着一只茶壶,满面堆笑道:“刚沏好的龙井。”

韩皎:“……”

第一次有同僚如此贴心。

*

上书房。

“取五事之视、听、思,合兵家制胜之道,使上下同欲……”

讲《尚书》的学士大人,已经对着谢夺那篇策论滔滔不绝了半个时辰,激情却丝毫不减,因为这篇策论所结合的多家论点十分新鲜,令他深受启发。

每讲两句,他都要用欣赏的眼神,去捕捉讲台下谢夺小同学的目光。

谢夺坐如针毡,但每每都坦然报以微笑,以免学士先生察觉他的没底气。

前排的谢靖委屈得脑袋快要垂到书桌下了。

这是第一次,先生没有用他的策论当做范本。

而且,从前他写的策论,也从来没受到过如此的高度赞赏。

为什么?

为什么老九忽然能写出如此雄俊的策论?

这小子从前写的策论,都是些蒙混过关的老生常谈,今儿怎么忽然就能引经据典、正反相证,层层递进,以天授结合兵法,畅言驭民之法!

终于等到放堂,学士先生一走,谢靖就捉住九弟咆哮:“这篇策论是你写的?”

谢夺今儿一早忙着抄神童先生的作业,没吃早饭,这会子饿得肚子都叫不动了,哪有空搭理老八?起身调头就走,要回南三所找口吃的。

谢靖急坏了,一路拽着谢夺胳膊非要问个究竟:“有高人指点你了吧?别想瞒你八哥!”

追在后面的谢安满脸崇拜:“九哥写得真好,九哥教我!”

兄弟三人你追我赶地往南三所走去。

路过御膳房东边的游廊,一个捧着托盘的宫女迎面走来,隔着老远便低头退至一旁,给三位皇子让道。

几个少年迈着长腿,一阵风似的从她面前经过。

手里的托盘忽然一轻,宫女下意识抬头,这才发现手里托盘上的那碗雪梨羹不见了。

转头一寻,就见雪梨羹稳稳被九皇子谢夺托在手里,已经揭开盖,作势要一口灌了。

“嗯!”因为毫无心理准备被抢了东西,宫女一不小心哼出了声,慌忙又把头低了下去。

然而,她方才轻轻哼出的那一声,已经被小皇子听见了。

谢夺停下了动作。

“噔”的一声响,汤碗被放回她手捧的托盘上。

宫女哆嗦着抬起头,恰好撞上九皇子剔透的深茶色眸子,是有些扫兴的神色。

这等姿容的翩翩少年郎,怒色也是赏心悦目的,宫女眼神放空了一瞬。

“爷喝口汤给你委屈坏了?”谢夺神色不悦。

这个年纪的男孩,很容易被姑娘这样的委屈神色搞得手足无措,谢夺是个不喜欢缺乏掌控感的人,所以乖乖还了汤,不悦道:“先紧着你家主子,再去膳房叫两碗,送南三所来。”

“三碗。”一旁谢靖也要了一碗。

“是。”宫女慌张告退,脚下生风,赶紧把甜品送去自家主子的院里。

这头三位皇子刚进门,那小宫女居然就飞似的端着三碗甜汤跟来了,恭恭敬敬先递到谢夺面前,脸红到耳根。

等那宫女退下了,谢靖蹙眉问出了心里长期以来的疑惑:“老九,为何这些宫女每次看见你都脸红红的?”

谢夺连灌两碗雪梨羹,放下汤碗道:“你哪儿来这么多问题?”

一旁站着的谢安晴天霹雳,刚刚还以为九哥两碗雪梨羹中有一碗是给他叫的,没想到九哥一口气全喝了。

兄弟情谊破裂了,谢安跑去院外角落生闷气!

“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谢靖好奇心确实很重,硬是要问个明白:“我见着好几次了,连我院里的宫女见着你也总红着张脸,她们见我的时候,怎么脸不红呢?”

谢夺伸手端起身旁矮几上一面铜镜,稳稳举在八哥面前,友情提示:“看出为什么了么?”

谢靖傻乎乎地仔细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脸。

丑丑丑丑丑丑……

谢靖认清现实,推开熊弟弟的手,言归正传:“那篇策论,究竟是谁教你写的?”

知道老八的性子,不问个究竟绝不会罢休,谢夺只好凑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

“什么!”谢靖惊讶地瞪视弟弟:“真的假的?先生为何为你代笔?”

谢夺挑了下眉,并不回答。

他不打算把那个小神童的把柄告诉旁人。

“韩先生怎么可能替你干这个?你是不是瞧他年纪小,故意唬他了?”

“没有,他主动提的。”

“不可能!”谢靖嫉妒坏了:“那韩先生怎么不主动跟我提呢?他为何只为你一人代笔?”

谢夺侧头正色道:“真想知道?”

谢靖郑重道:“你实话告诉我,我不告诉旁人。”

谢夺点点头,神色冷峻地低声道:“答案就在我手上。”

说着,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

谢靖赶忙低头看去,刚好对上谢夺左手里稳稳举着的铜镜。

镜子中,又是自己熟悉的面容。

丑丑丑丑丑丑……

“去你的!”

韩先生怎么可能是看脸下菜碟的人!

延伸阅读

炫色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yum8.shtml
项目简介旅游度蜜月这是现代很多人的选择,然而这些美丽的瞬间却无法用美满的形式记录下来

汤士顿科技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gy0e.shtml
公益活动招商晚会简介:2015国内外华人国学盛典大型公益晚会,是广东省文化促进会和深

蓝宝贝早教机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b7uu.shtml
深圳市飓驰电子有限公司创立于深圳,以电教产品为核心,集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为一体的

易燃火山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b6ke.shtml
易燃火山怎么加盟?易燃火山加盟条件?易燃火山加盟费多少钱?易燃火山公司所属的天然宝石

旺仕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niqj.shtml
旺仕懒人用品主营各种五金工艺品和五金家居用品,产品主要分类:层架置物架收纳架植绒衣架

臻口福三汁焖锅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tsf.shtml
臻口福三汁焖锅打开了全新的中式餐饮,它打破了传统中餐固有厨师的烹饪方法。在结合药膳滋

耕夫鲜果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bghs.shtml
湖南耕夫农场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专注水果产业链运营,致力改善传统的水果种植

博世洗衣机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bred.shtml
博世洗衣机加盟详情博西家用集团集团于1994年正式进入中国,迄今为止,已投资创建了三

哈德森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6i7p.shtml
哈德森皮具护理是隶属于海南哈德森宋皮具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专业从事奢侈品护理

包装加盟  http://www.coralsforconservation.com/nosy.shtml
盛农包装,本我公司生产各类重量级包装产品的企业。我公司是一家历史悠久的企业,在当地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套牢之搏!?

    “啊——”完全入体一种变态的疼痛自张溟灵魂深处传出,以张溟如今的修为自然无法承受。张溟双手抱着脑袋小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与此同时其双膝跪在漆黑的空间地面上嘴中不断有无形的灵魂本源流出。随着灵魂本源的涌出张溟的灵魂实体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见状,那残魂瞬间慌了嘴中骂骂咧咧的说:“妈的,别喷了。这

  • 血色都市在线阅读第3章

    徐天然坐在铺子的门槛上,听着私塾没有读书声,一会儿就看见三三两两背着小书箱的学童们回家了。学童们看见陌生少年目光不约而同汇聚在徐天然身上,没想到换来的是一个丑陋至极的鬼脸,把一些个胆小的吓了一跳,年纪大些的反而哈哈大笑。徐天然也懒得跟这些幼稚的孩童勾心斗角,自己是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客的人,又不会去私塾

  • 最强上门女婿在线阅读理发

    二月二,龙抬头,正是理发的好时节,在21世纪初,北方的很多地区的人仍要从正月开始一直坚持到二月二以后才理发,因为有两个传说是关于这段时间的,一个是这段时间理发会死舅舅;另一个传说是二月二理发是龙抬头,带来好运气。所以在北方的一些农村、乡镇、小城市,很多理发店干脆二月二以后才开张。这年正值2002年,

  • 诱拐行不行在线阅读第五章

    “不如试着,解开封印?”鸦天狗想挪动身子,却因刚刚才过去的那一阵痛苦而浑身乏力,只能原地呆着一动不动。“我并不信任你。”“甚至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为何要让你动封印。”卖药郎侧了下头,不解:“可你,如今并不能,阻止我吧?”作为送药人,怎么会不知道药效以及后果?不管是人是妖,身体痛到一定程度,就会自助的

  • [综]听说我建立了黑衣组织之她们要看开龙脊(9)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忙碌又充实,夏成蹊忙着看资料找设计灵感,烛九阴和胡水水则每天固定更新微博,与粉丝互动,然后一起研究怎样能扩大知名度,好消息是烛九阴做模特展示的三款汉服预售量都超过历史数据,夏成蹊最初预计的每款600件数量都快要预定满了。烛九阴的微博有了2万多粉丝,他珍惜的每天看好几遍,也会积极和粉丝

  • 画中驱魔人第4章在线阅读

    其实乐烨说这话真没有林简所认为的那种类似于吃软饭、小白脸的弦外之音。她是一时感慨顺口就说了,说完这话之后,才醒悟过来这实在是太意味深长了。不过,林简气得咬牙又不能发作的郁闷样很是赏心悦目,她也就没有好心地解释解释。反正越描越黑的事情太多啦,解释了林简也未必会相信啊,指不定会更郁闷。对林简来说,节流是

  • 香港七零日常在线阅读第四章

    “恭喜!恭喜!。”李大嘴从怪中拿出一个红包,老邢也支支吾吾摸出一个荷包。姬无命一看有彩礼钱收,急忙接过,塞进口袋,乐的跟朵牡丹花似的。两盘菜被姬无命下了蒙汗药,老白默认了。蒙汗药放倒两个人,老白一手能拖一个,驾驶着轻功离开。绕是轻功天下第二的老白,也不见得能够左手拖着佟湘玉和莫小贝,右手拖着大胖子李

  • 玄幻:最强反派之光怪陆离(2)

    在李安歌的爱情里,至始至终都只有陆离一个人,陆离走了,她便在原地等,一步也未曾离开,却终究在世事变幻里,错过了彼此,误了终身。高二的时候,她成绩并不是那么出色,却在遇见陆离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学习,只希望有一天,当她站在陆离身边时,别人也会说一句如此般配。她落入汉江时,刺骨的寒冷袭卷四肢,冰冷的江

  • 都市之和祖儿生活的日子在线阅读真正的乡巴佬

    ——公司“老板,你来啦?”林志上身,穿着白蓝格子衬衫,下身黑色长裤,白色球鞋,头发胡子已经被修剪好了,白皙的皮肤;细长的眉毛,因为开心而上扬,碎发随意的搭在眉见,整个就是个大帅哥和第1次见面,完全不像一个人。“呀~林志,你这……是整容了吗?”苏甜说着还试探真假,似的,捏了捏他的脸。“老板!”林志满脸

  • 都市之濒危物种保护系统在线阅读第十节

    其实他赚得很多了,一个月多的时候也能有个五六万左右。那时候他还算是小有名气,所以一般都是由熟人介绍。圈子里混熟了,了解他的给的价不会太低。但他并不甘如此平凡,他的野心很大。大到有时候会让我觉得可怕。我查了查咱们存下的钱,勉强能买得起一套房子,所以试着跟他提了一次。“皓臣,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