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的细胞变异了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幸运儿 来源:飞卢小说网

顺利成为祁怀锦的贴身丫鬟后,师青染心里松了口气。

她虽然性急,却也知道现如今是无法从祁怀锦口中探得什么情报的,为了愈发讨得他的欢心,师青染决定好好与万**商量一番,既然成了贴身丫鬟,那么除了祁怀锦所说的那四个要求,其他未知喜好她也要摸索清楚。

“**姐,祁怀锦他平时还有什么喜好?除了吃瓜子和看书之外……”

万**正在切菜,听师青染这么一问便停下手中动作,思忖半天却是摇了摇头道:“除了你说的这两个,好像还没别的了。”

师青染不禁愕然:“他平时难道不练功的么?比如舞剑,耍大刀此类……”

万**道仍然摇头道:“教主他从不练这些。”

师青染默了默,又道:“那他闭关又是为何?”

万**笑道:“你是他的贴身丫鬟,他闭关为何你理应是最清楚的,怎么反过来问我了?”

“话虽如此,可是……”师青染欲言又止,可是她每次去给祁怀锦送饭送甜点时,都只见他躺在榻上嗑瓜子看书,完全没有闭关练功的迹象。

莫不是祁怀锦故意在她进房时装成看书的模样,实则她一出门,祁怀锦便立刻打坐修炼?

师青染心中疑问顿生,万**却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两下,转身炒菜去了。

师青染立在一旁,几次欲言又止。不知是她错觉还是其他原因,她总觉得万**与阿木似乎对她隐瞒着什么,提及祁怀锦他们二人都是尊称教主,问及他的爱好万**也只是敷衍一答。

皆为卧底,为何却有点拒她之外的意思呢?

难不成他们对武是卧底身份,实则早就暗地被祁怀锦策反了?若当真如此,那她作为新来的卧底,岂不是——

胡思乱想什么呢!

师青染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将这奇怪的念头赶出去。

她能顺利遇上祁怀锦,可不就是因万**等人送出了祁怀锦何日出门的情报么?若是他们真被策反,且不说会与她暗号交接,恐怕就直接与祁怀锦一同来抓她这个卧底了。

师青染从阿木那里了解到,万**自从卧底魔教后便被安排在了厨房,除了照料祁怀锦的一日三餐外,其他事情倒还真插不了手,想必她心中也是想提供情报,无奈心有余力不足,祁怀锦这边一无所知,正道那方无法交差,所以她才继续在魔教当厨娘,接应新来的师青染。

思及此处,师青染看着万**忙碌的背影,倒有些同情心疼她了,见她夹了菜试盐,师青染便趁机从她手里拿过锅铲,道:“**姐,这餐饭我来做,你先歇会吧。”

“成,你来吧,我看着。”万**倒也不客气,试了盐刚刚好,便坐在一旁了。

只见师青染动作迅速,手脚麻利,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便炒好了一盘青菜。

万**见她勤劳能干的模样,不禁脱口而出道:“小翠,你能留在此处倒也不错。”

师青染恰好往水缸捞鱼,溅起的水声将万**的话语淹没,师青染没听清,回头问道:“**姐刚才说什么?”

万**一愣,知道自己多言了,连忙摆手道:“没什么,你听错了。”

师青染正疑惑,手上拿刀已准备剖鱼时,却见桂花急匆匆地跑来了厨房。

桂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金,**姐,小翠姐,出事了!”

万**连忙给她拍背顺气:“别急别急,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说。”

桂花喘气道:“教中出了卧底!”

“咣当”一声,师青染手中菜刀倏然落地,桂花好奇地看过去,却被万**顺势拉着往外走:“桂花,这话可不能乱说,咱们教中一向平和安静,何来卧底一说?”

桂花吞咽着口水道:“我哪敢乱说啊!此事千真万确,据说还被明嫣抓了个现行呢!”

万**回头看了师青染一眼,示意她继续做菜,又朝桂花道:“走,桂花,带我去看看。”

师青染虽是明白万**的暗示,却仍心中忐忑好奇,几步跟上二人道:“**姐,我也去。”

万**略有迟疑,却见桂花拉着她们二人的手奔出房外:“走走走,咱们一起去。”

来到现场时,四周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教众,只见明嫣手握长鞭立在人群中央,面色威严,倏地一甩手中长鞭,将面前本来还傲然挺立的男子吓得立马跪倒在地。

“说!是谁派你来的!”明嫣再次甩鞭,从男子脸颊擦过,破空声阵阵,吓得男子哇哇大叫。

师青染站在人群外围,踮脚探头都未能看清那卧底真面目,只从体型背影看得出是个男子,又担心那人是与她一道的卧底,正欲挤进人群一窥究竟,却被身后的万**扯住了衣袖。

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微微摇头:“别过去。”

“可是……”师青染担心被抓包的卧底是阿木或是尚未见面的阿火与阿水,“若是他们被发现,我们二人也要倒霉了。”

万**拍了拍她的肩,道:“且先看看再做打算。”

“你做梦!我是不会背叛主人的!”即便被吓得全身发抖,卧底男子依旧守口如瓶,不肯透露半句。

“好你个刘铁柱,”明嫣抻直了长鞭,目色阴冷了不少,“当初教主带你回教中时,你是如何发誓一辈子效忠我教?又是如何敬重教主将他认作再生父母?如今你却说不会背叛主人?今日你给我说清楚了,谁才是你真正的主人!”

“反正不会是祁怀锦这个大魔头!”刘铁柱叫嚣着,却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祁怀锦无恶不作!你们魔教都没一个好东西!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任何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哟,还挺硬气,今日我若不给你点教训,岂不是不配被称之为魔教了?”明嫣手腕翻转,长鞭一甩,直击他的胸口。

刘铁柱惨叫一声,胸口顿时皮开肉绽,血流不止,他重重地吸了一口气,瞪着明嫣咬牙切齿地叫道:“来啊!再来一鞭!有本事你就打死——”

话音未落,明嫣便顺他心意给了他一鞭,这一鞭下手极重,血花四溅,刘铁柱整个人都被抽打得在地上滚了一圈。

围观教众各个拍手叫好,师青染却是侧头遮目不敢再看,不曾想平日里那般温柔的明嫣,如今却是一副勾魂索命的厉鬼之相。

看来魔教之所以被称之为魔教,也不无道理。师青染心中同情刘铁柱,另一方面却又暗自庆幸不是他们几人卧底被发现,只怕明嫣此番当众施刑卧底,为的也是杀鸡儆猴,给其他暗藏的卧底一个警告。

段子羽给她的鞭伤才痊愈不久,她可不想再受一次鞭刑,看来之后她要更加谨慎小心行事了。

刘铁柱被打得奄奄一息,仍欲挣扎着爬起,明嫣见状一脚踩在他的胸口,用那沾满鲜红的鞭子在他脸颊轻拍,目光依旧冰冷,语气却是柔和了不少。

“刘铁柱,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你现在将一切全盘托出,我可向教主禀明,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可别忘了那只信鸽还在我手里,我只要放它离开,一样能追查到你背后的主人。”

刘铁柱闻言脸色一变,却是对着明嫣啐了一口,见她一侧躲过去,霎时气骂道:“我呸!你不过就是祈怀锦养的一条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叫嚣!有本事就让祈怀锦出来见我!”

话至此,刘铁柱突然流下两行泪:“祈怀锦他究竟什么意思?救我回魔教的是他,将我扔在一旁不管的也是他!我在魔教待了整整三年,就见过他一次!他当真就这般瞧不起人么?他这样不仁不义,凭什么要求我对他忠义两全!”

“刘铁柱,你说这话可得凭良心啊!”教众有人呼声高起,“我们不都是教主救回来的吗?教主让我们在这白吃白喝,不过让我们做些守卫砍柴的工作,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刘铁柱愤愤反驳道:“那是你们只配守卫砍柴!我刘铁柱武功也不差,脑子也灵光,祁怀锦凭什么不重用我!”

“这也不是你背叛教主的理由啊!”

“日久见人心,你若真心待教主,教主总会真心待你的,不是么?”

“唉,这可真是为难教主养了条白眼狼啊,明嫣姑娘,干脆将他扔到山下,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人群嘈杂声起,众说纷纭,皆指责刘铁柱忘恩负义不是东西。师青染探知的重点却是他卧底三年也只见过祁怀锦一面,这祁怀锦究竟有何见不得人的秘密?

“闭嘴!闭嘴!”刘铁柱怒不可遏地狂吼,“叫祁怀锦来见我!否则别想我说一个字!”

刘铁柱背叛破云教为不忠,如今直呼祁怀锦名号更是大不敬,明嫣忍无可忍,抬脚对着他的脸几欲踩上一脚,刘铁柱闭上眼睛,扯着嗓子喊得撕心裂肺:“祁怀锦!你有本事给我出来!——”

教众心知祁怀锦此刻正在闭关,有明嫣主持大局,他自然是不会为了一个卧底出关的,正当教众满怀期待地看着明嫣落脚时,突然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哎,明嫣,不可粗鲁。”

教众循声望去,见到来人是祁怀锦时,人圈立马分成两半让出一条宽大的走道出来,随即众人单膝下跪,目光诚恳地看着祁怀锦缓步而来,异口同声地道:“恭迎教主出关!”

师青染也随着教众一同跪下,悄悄抬头看向祁怀锦时,却见他正好朝这边看来,二人目光对视,师青染心中无故一惊,立马低头不敢再看。

“明嫣参见教主!”明嫣收回脚,毕恭毕敬地向祁怀锦行礼,随即又指着瘫在地上的刘铁柱,道,“教主,此人品性不正,多次向外传递有关我教的情报,我观察他许久,今日将他抓了现行,这是他传信的信鸽,请教主过目。”说罢,明嫣一指身后的关着信鸽的鸟笼。

祁怀锦也没去看那信鸽,他几步行至刘铁柱身旁,居高临下地看了他半晌,才缓缓朝明嫣问道:“这人叫什么名字?有些面熟。”

明嫣“噗嗤”一声差点笑出来:“禀教主,此人名叫刘铁柱,乃三年前你经过阴兴沟时救下的一个白眼狼。”

“你才白眼狼!”刘铁柱极其不满地反驳。

“原来如此,”祁怀锦若有所思地用手指点了点面颊,道,“难得我教出了一个卧底,倒也稀奇,既然明嫣还未问出他的背后势力,那今日便由我——”

祁怀锦顿了顿,突然转身看向师青染:“由我的贴身丫鬟小翠来处理这件事吧。”

话锋陡然一转,师青染还未反应过来,却见教众齐刷刷地目光射向自己,师青染茫然地看着祁怀锦,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刘铁柱:“我,我来?……”

祁怀锦点了点头,道:“对,就是你。”

明嫣这才见到师青染也混在人群中,却是兴冲冲地朝她招手喊道:“小翠!快过来啊!”

“可,可是我……”师青染顿时觉得大难临头,祁怀锦这意思不就是要她给刘铁柱施刑逼出背后势力吗?

她不敢啊!她虽会些三脚猫的功夫,可从来都是打人不见血伤的,如今要她像明嫣一般拿着长鞭审讯卧底,她可没这胆子!

“小翠姐姐,快去吧!教主喊你呢!”桂花见师青染犹豫不决,当机立断地在她背上轻轻一推,师青染一个踉跄,往前走了几步才稳住身子,再抬头时,却是与祁怀锦距离咫尺。

祁怀锦看了她一眼,眸色骤深,随即便吩咐道:“将刘铁柱带往地牢,我要亲自审问。”

师青染站在原地不敢乱动,本想朝万**求救,却见万**与桂花早就没了踪影。

祁怀锦见师青染失神,在她头上轻轻一拍,道:“别发呆了,跟我来。”

延伸阅读

仙尘乱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isis123.cn/bn35.shtml
引走它!项鹰双足发力一蹬,迅捷的朝着霜龙草窜去,怪物见状大吼一声,粗大坚韧的尾巴猛然

伸手有初阳之第一卷 长江鬼事 第五章 三教九流(5)  http://www.isis123.cn/d4dm.shtml
“哎,你做什么呢?”我试图叫住他。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黑衣男子手腕翻转,竟然从袖口里

红楼之林家兄妹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isis123.cn/xa78.shtml
小道姑:???超电磁炮:那个,你说话的语句表达好奇怪。为什么要用这种古言?你真是古代

重生旅程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isis123.cn/usv7.shtml
墨竹下有一躺椅,杨寒老神在在的躺着。随着他的晃动,院落里除了风声并只有躺椅发出的咯吱

重生之我是罗成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isis123.cn/gnkr.shtml
我向那道白光的发出点看去,在一团柔和的白光中慢慢影现出一位慈祥的老人家,老人须发雪白

[综]我只是个普通的mafia罢辽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isis123.cn/61fn.shtml
傍晚,当我正在操场跑步时,父亲给我打的电话,说他今晚要加班不回家了。对此我早已习以为

帝仙尊之喜欢你  http://www.isis123.cn/f4y.shtml
苏雅答应蓝磊翔今天去看电影的,其实苏雅觉得这些一般情侣的小伎俩,蓝磊翔不一定得一一履

转学后,和暗恋我的校草同桌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isis123.cn/nakc.shtml
“许姑娘怕是还不知道吧,我家小姐在同姑爷新婚当夜就被皇上召令去边疆御敌了,奴婢不曾与

重生之八零后高手进化论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isis123.cn/bl02.shtml
酒店的窗帘严丝合缝的贴着落地窗,挡住照进来的晨辉,却也有那么一两束顽强的透过缝隙照进

洪荒之本源不朽小姑娘,你家是福地  http://www.isis123.cn/pqlz.shtml
越小楠很老大人地对那个老师道:“老师贵姓,怎么称呼?这个老师微微笑了笑:“我姓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厉先生官宣吧在线阅读第3章

    “……那是……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虽然老柴距离那个人有一段距离,但也不至于看不清楚那人的五官长相啊,但奇怪的是再怎么仔细看,都无法看清楚那个人的五官长相。老柴甚至都有些怀疑那个‘人’到底有没有五官……想到这儿,老柴打心底冒出一股寒意。试想一下,在一个压根不会有人出没的地方突然有

  • 帝佑一方在线阅读第9章

    最近电视貌似又被隔壁的男人刷屏了,换了好几个频道,怎么都是他。更可怕的是,今天楼下和门口都聚集了很多人,手里各种应援物,由于是周末所以多赖了会床,这消息还是我从新闻上看到的。果然,当我起床准备出去的时候,一推门,我惊呆了,根本就推不开。门口也堆满了人,看样子与我年龄相仿。甚至还有的人,直接在墙边放了

  • 开局夺舍波塞冬在线阅读第五章

    14.按照《爸爸去哪儿》的尿性,三天旅行里必定是要他们自己亲手做上那么一两餐的,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拖拖拉拉的全员集合后,前一天晚上已经接过头的小伙伴们已经开始熟稔地打起招呼来。“大家都接到任务了吧。”村长拿出了任务卡,“今天能不能吃到饭,就看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好不好了。”兴安地处GX,在这里,自然也有

  • 开局从包租公开始在线阅读第4节

    戴贤语那一串词儿喊完,围观群众们懵了。俩乞儿兼扒手懵了。甚至连陈剑清自己都懵了:我已经在江湖上闯下了这么大的名号???不知道是问天学府的名头太大,还是戴贤语的逗哏能力太强,人群中飞出一只绣金钱袋,砸到了陈剑清的脚下,而在他弯腰去捡的时候,偷了他钱袋的那俩小子果断地脚底抹油,挤入人群中溜了。钱袋失而复

  • 陛下艳冠六宫试镜

    两人嘻嘻哈哈地打闹着上了电梯,没注意身后的一排人。走进电梯,萧晴捏着万甜甜的手,调笑道:“你们家子言哥哥怎么没送你过来?不怕别人把你抢走?”万甜甜红着脸,低着头,长发盖住一半的耳尖也殷红着,她扯了扯萧晴的手,低声道:“晴晴你别闹,他还要上班呢。”“我看他平时把你看得那么紧,还以为之前那个帅气的领路人

  • 行医[重生]之八戒被惦记了 (2/10)(2)

    “恩,这战斗值怎么没有涨,也没有掉落宝箱。”钟诚使劲的拍着青蛙的小屁股,这一次什么都没有。钟诚想到这可能是在同一个物种同一个敌人,所获得的战斗值和掉落的宝箱也是有限的。【三千雷动】?钟诚心痒,想要测试一下这三千雷动的威力,心中默默地运转身法。只见两团雷光,在他脚下浮现,随后“嗖”的一声,钟诚整个人,

  • 北极熊博BLOG在线阅读大长老

    哦,好的,瞎吃了几口,剩下的王七直接丢掉,并不是自己想浪费食物,只不过这个青青果实在是难以下咽,吃起来就跟吃苦瓜似的。跟着红天往南走了好一会,呈现出王七面前的有10多尊雕像,雕像个个都身穿铠甲,威风凛凛的,甚至有几尊穿的铠甲肉眼一看就知不凡。但王七还注意到他们除了样貌不一,眼神目光居然都是一样的,都

  • 长情王妃很腹黑第七章在线阅读

    涂山冰赶到时,见闻太师被打出三味真火,喷出三四尺远,不由怒不可遏。“姜丞相,未免欺人太甚了!你们带太师先走,我殿后。”涂山冰向四天君吩咐道。闻仲刚要阻拦,涂山冰已经迎向打神鞭。“少年,你身负重伤,又何必趟这浑水?白送性命。难道你看不见,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帝辛,不过一个昏庸的君主,不值得你效忠。”姜尚

  • 罪名为霍在线阅读第7章

    夏秋交接,天气仍然燥热,在这样复杂多变的环境下,这家云州城名下的客栈一楼大堂里,云集了三城的城主,我和勾刑。三城城主各坐一脚,勾刑站在角落,我和幻术师站在中间,看着这位据说能知过去未来的神人,我感到无限紧张。但我想,这位幻术师也很紧张,因为打从他一进门就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看,好像发现了欠他巨款多年的在

  • 大秦:从一座城到霸主在线阅读第2节

    “那是我的小鱼干!”换作平时听到这么一句话,白一航听到后,或许觉得没什么问题,只是在这寂静的巷子里,除了他之外,周围又没有其他人,而且令人更意想不到的是,说这句话的,竟然是他抱着的这只猫咪。如果说猫咪会听懂人说话,这个不感到意外。要是说猫咪会说人话呢?这个已经不是惊讶,而是惊悚。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