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玄幻之重生为狐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养汪的木头 来源:飞卢小说网

鼬失踪了……

这件事情让时透无一郎的心脏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鼬是产屋敷家的幼子,也是未来鬼杀队的第二继承人。

即便每次主公大人和天音大人都说不应该把战斗力用来保护他们,但是时透无一郎依然认为保护产屋敷家族是他的责任。

尤其是被他亲自带出来的鼬。

雾是一瞬间升起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的预兆,时透无一郎可以肯定是鬼作祟,一只连鎹鸦也没有发现的鬼。

鬼杀队与鬼战斗了几百年,对于鬼竟然胆大妄为的偷偷进入剑士领地的事情,在过去是闻所未闻。

时透无一郎打了个口哨叫来了自己的鎹鸦,让它快一点送消息给鳞泷左近次,让前任水柱保护好天音大人,而他一定会把被带走的鼬安全的带回来。

时透无一郎放飞了鎹鸦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冲入了迷雾之中,他不会让鬼伤害到白馒头的。

……

鼬在鬼偷偷上山的时候就听见了声音,鼬最开始担心鬼会袭击天音,就保持了警惕。

等到他确认鬼的目标是“落单”的时透无一郎与自己后,鼬就彻底放松了,就算无一郎是让人头疼的天然系,但是不可否认他确实是鬼杀队少见的天才。

鼬对自己的“保镖”充满了信心。

在雾升起来的那一刹那,鼬发现自己低估了鬼。

一双隐藏在浓雾中的手捂住了鼬的口鼻,在一瞬间就把他拖入了浓雾之中……

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鼬通过空气里面的味道可以判断绑架自己的鬼,代表吃了几十甚至成百个无辜的人。

如此刺鼻的味道,不难想象鬼抓住自己是为了什么。

鼬认为这只渐渐显露身形的鬼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当场开口吞了他,而是采取了绑架这么愚蠢的方式。

鬼的样貌比鼬想象中的还要丑,它身体像是由无数的手拧成,身体巨大动作却灵活,它用手死死的捏着鼬狂笑着向山下飞奔而去。

鼬放松了身体,等待着鬼停下来的那一刻。

就算他是没追求、没目标、没理想的咸鱼,这也不代表他愿意接受自己五岁就要被鬼吃掉的事实。

鼬开始思考如何以最小的动静来解决抓住他的鬼,而且还不会被时透无一郎还有天音他们怀疑。

鼬总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关于找到毫无破绽的借口。

……

鬼在狭雾山的山下终于松开了对于鼬的束缚,他已经迫不及待在鳞泷左近次的地盘上来享受他的“徒弟”了,它甚至可以猜到了鳞泷左近次得知这一噩耗的表情。

感谢鳞泷左近次的上一个徒弟,如果不是他斩断了自己的头颅就以为他死了,他也不能在因缘巧合之下凭借着对鳞泷左近次的恨意突破界限。

他恨啊,恨把他关起来的鳞泷左近次,恨那个砍断了他头的小鬼。

所以突破界限之后,他是回来报仇的。

曾经被关押在试炼之处的手鬼突破了鬼的界限,被斩断头颅之后再一次的复活,他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依靠食人来缓解。

手鬼发出了难听的笑声,他并没有把鼬放在心上,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手中没有武器,怎么可能对他造成伤害。

就像是现在他都已经因为害怕,傻站在自己的面前了,连哭都不会了。

鼬这时缓缓的仰起头看着身形巨大的手鬼,他没有兴趣知道手鬼此刻的想法,他只知道要尽快解决。

鼬的那双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波澜,刚刚大笑的手鬼从里面没有看见任何惧怕的痕迹,他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喜悦的表情也变得愤怒了起来。

一个小鬼,区区一个小鬼,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手鬼变得激动并且愤怒,他的身体在疯狂的摇晃中,眼睛也迸发出对于鼬的怒火。

“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他在重复着这句话。

当手鬼伸出手想要去抓鼬的时候,下一秒他就感觉不到手的存在了,手鬼想要发出尖叫,尖叫的声音还没有响起他就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他看见了一双眼睛,一双带着红色奇怪花纹的眼睛。

“月读。”

手鬼被束缚了,他的灵魂被束缚在了一个未知的空间里面,而刚刚被他抓住的小胖子却一步步的向他走来。

锋利的箭矢刺穿了他的灵魂,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要把他的灵魂一起燃烧殆尽。

不不不,不可能的,这不是鬼杀队的能力……

他想要大喊大叫,却没办法挣扎,在乌鸦把他层层包围之前,他最后的记忆就是红色的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

啊,那双眼睛最开始并不是害怕,那个男孩一直都是以看蝼蚁的表情看着他,就像是他曾经用这种眼神去看被他杀死的人一样。

鼬本打算就把手鬼孤零零的放在这里,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时,他就会真正的化为灰烬。

但是这中间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故,鼬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正在向他的方向奔来,和时透无一郎的不同,这个脚步更加沉重一些,应该是体型比无一郎大一点的人。

鼬思考片刻,闪身躲到了一旁的大树后面,同时他也解开了手鬼的月读。

被月读控制过的人即便解开也会受到精神上的伤害,鼬并不担心手鬼会立刻跑来攻击自己。

……

富冈义勇是应老师鳞泷左近次的要求而来,前任的水柱想要找他讨论关于炭治郎和祢豆子的事情。

人是富冈义勇推荐来的,祢豆子也是他亲手放过的,如果真的有一天身为鬼的祢豆子开始吃人,他们必须要给鬼杀队一个交代。

于是富冈义勇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工作,来到了狭雾山的附近。

刚刚踏入狭雾山的领地,他就看见了老师的鎹鸦,鎹鸦飞的迅速并且急切看见他之后迅速的俯冲下来,张嘴就开始说让他快去救人的事情。

救的是谁鎹鸦并没有说清楚,只知道有一个孩子被抓了。

救人屠鬼是鬼杀队剑士的天职,富冈义勇对于鎹鸦传来的话没有一起犹豫,加快了步伐冲向了狭雾山的方向。

富冈义勇本来还担心应该在什么地方找到被掳走的孩子,谁知道刚刚进入狭雾山不远,他就看见了一个行动迟缓的巨大影子。

富冈义勇看见那个影子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他噌的一下拔出了腰间的日轮刀,并且他的表情非常的狰狞,就仿佛要把近在咫尺的鬼千刀万剐一样。

这时的富冈义勇早已经不是当年参加选拔比赛的他了,他的刀更加的快,更加的有力,富冈义勇凌空跃起从后面彻底的斩断了鬼的脖子。

鬼巨大的头颅落在了地上滚了好几圈,一直来到鼬的面前,手鬼的目光迟缓的看着鼬。

装作是受害者的鼬也冷漠的看着他,手鬼的牙齿开始上下的打颤,他已经不想在经历精神世界的折磨了。手鬼的头努力的向与鼬相反的方向用力,他想要躲开男孩。

红着眼睛的富冈义勇一步步的走向还没有化为灰烬的手鬼,他发现手鬼正在长出新的身体。

这是鬼的异变。

即便如此富冈义勇也不会再有任何的退缩,他举起了手中的日轮刀贯穿了手鬼的大脑,手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适时的莫名的黑色火焰燃烧了手鬼的身体和脑袋。

手鬼挣扎的想要看向鼬的方向,他肯定这不是鬼杀队的能力,是那个可以控制灵魂的孩子,是那个孩子……

手鬼在世界上的最后一秒也没能发出任何的声音,黑色的火焰灼烧了一切,庞大的身躯轰然崩塌化为灰烬。

富冈义勇看着手鬼瞪着眼睛在惊恐中一点点的消散之后,一直积压在心中多年的愤怒和悲伤终于消散。

时隔多年,他终于亲手为锖兔报仇了。

富冈义勇并没有太过于怀疑黑色的火焰,本来手鬼被斩断头颅还能继续生长就很诡异,他想黑色的火焰或许是鬼发生了异变之后新的死亡方式。

男人按住刀背把日轮刀重新的收回了刀鞘之中,他可以肯定手鬼就是老师口中掳走了小孩的鬼,那么鎹鸦口中的孩子……是不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默默地蹲在大树后面的鼬已经认出来者何人了,他看着男人认真的寻找了一圈还没有发现自己,就要认定他可能被吃掉之后,鼬故意踩段了脚边的树杈。

“谁——”

比富冈义勇动的更快的是他的日轮刀,鼬看着距离自己的脖子几厘米的日轮刀在心中肯定了水柱的能力,条件反射的非常好,果然柱的能力不容小觑。

富冈义勇发现发出声音的是小孩子时马上收起了日轮刀,他来到鼬的面前蹲下·身一脸歉意的说道:“你就是被鬼抓走的孩子吗?抱歉。”

鼬点头又摇头,他伸手指了指狭雾山的顶部,示意自己要去那里。

富冈义勇打量着鼬,他怀疑鼬是鳞泷左近次先生新的弟子,于是对他说道:“我也要去见鳞泷左近次先生,走吧。”

鼬看了一眼海拔不算矮的狭雾山默默的张开双臂,他不想再用别扭的步伐爬两次山。

张开手臂,这是标准的小孩子要抱抱的姿势。

谁知道富冈义勇并没有看明白,他微微皱眉之后把手拍在了鼬的头上,“不用客气,我可以提动日轮刀的。”

富冈义勇把鼬的动作当做小孩想要报答自己,帮自己抱日轮刀,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鼬之后抬脚就走,率先一步上山。

留下好不容易撒一次娇的鼬在风中凌乱。

鼬:……

延伸阅读

末世之全职英雄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qlqcbxw.cn/auia.shtml
听到林清音报的价格,大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行,一千就一千,你要的价格真不高!”说完

网游天泣之气血战士之卖身葬父  http://www.qlqcbxw.cn/pqb8.shtml
“好了好了,快吃吧,逸儿,离你妹妹远点。”“娘,不带这样的,我就要坐这。”云逸调皮的

天地阙之表里不一(1)  http://www.qlqcbxw.cn/uj8x.shtml
12月29日,关西机场。黑色商务车驶离人声鼎沸的机场,车上除一个闭目养神的男人外,其

程思瀚的侦探社混沌重宝!  http://www.qlqcbxw.cn/yzh8.shtml
云鹏心里惊喜万分,同时又感到不可思议!刚才一瞬间,他居然能够看破虚实,目光能够穿透到

莫折花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qlqcbxw.cn/aqs5.shtml
第二天,楚宁越就跟着主角回了许家。许家仍旧十分平静,似乎一点儿都不知道许初衍失踪的事

无敌学生在线阅读独自历练  http://www.qlqcbxw.cn/x7bk.shtml
“你,你的修为已经到了炼脏巅峰!!”奇炎村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明明一个七岁的小孩

孟婆传之远赴边疆生死两茫(1)  http://www.qlqcbxw.cn/jc8.shtml
昭和元年深冬,正是一年中最冷之时,此时入夜时分,一弯新月映衬着宫闱高墙下的精致楼台,

老子要抱抱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qlqcbxw.cn/adxo.shtml
这日易天再次随易战来到那神灵石人所在的山顶,易天双手负于身后,慢悠悠的走到石人身前,

当反派太监穿成万人迷偶像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qlqcbxw.cn/gqnr.shtml
墨兰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四周,随即又闭上眼,自己一定是睡艨艟了,睡醒了就好了,默默地安

[K]拔刀总裁的潜规则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qlqcbxw.cn/62r2.shtml
做好决定的李旭峥第二天去学校,就抱着他这个宝贝的兰花,让过来跟他一起上学的季明新都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吾血将逝第8章在线阅读

    8小时过去了。所有小世界考核结束。赵雷和直播间的粉丝满脸的问号。张浩竟然....晋级了!别的晋级考生,在这么刺激激烈的考核中。要么打的你死我活,要么苟成了老阴比。甚至有对亲兄弟在考核中反目成仇。而....张浩就像是来旅游一样。东走走,西逛逛。嚣张!目中无人。完全没把其他考生放在眼里。你一个锻体8穴的

  • 妖小娘在线阅读第十章

    宋凌烨历来是个行动派,打定主意,一回到家就立刻将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奶奶。果然不出他所料,奶奶马上就打了电话给他叔,要求他今天晚上务必回家一趟。二老这是担心,电话里他叔会语焉不详地逃避,所以要当面会审呢。宋瑾泽晚上一回到家,等待他的便是母亲亲手所做的丰盛饭菜,桌上还有侄子宋瑾泽,见他进来,不咸不淡地叫了

  • [SAO同人]白马的黑暗森林在线阅读第2章

    叶默刚刚到家便来到了电脑旁打开了英雄联盟,毕竟是战斗之夜六倍金币,而且九点在线第二天还能白白领一个皮肤,美滋滋。陆雪琪看他那迫不及待要赚金币的样子非常无语,她缺英雄或者皮肤时都是直接购买,从来没有把这种活动当回事。虽然她并没有说话,不过叶默看她那无语的表情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你们这些有钱人根本

  • 魂笙壁之第七章

    大抵是方才还顾忌着教师的身份,没用尽喻霖言的毕生功力,如今对着周浔,便将剩下的几成功力扔到了他身上。不过周浔早就习惯了,也没什么反应。“……算了,不说你了,”喻霖言叹了口气,从自己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叠A4纸,“给你准备的额外作业,一周后交给我。”周浔接过了纸,然后就愣住了。A4纸大概有十来张,上面都是

  • 龙王传说之灵凤耀世之腹黑陈错骗学费

    越往上走,山路越是陡峭,杨麟一步三出溜地往上爬,边走边忍不住抱怨,“怎么会有人住在这种鬼地方!”“是我考虑不周。”陈错一手扶着他的腰,一手搀着他胳膊,“该给你找双胶鞋换上的。”“算了吧!”杨麟低头看了眼他那双土得掉渣,和身上衣服莫名契合的“胶鞋”,露出嫌弃的表情,“让我穿这个,我宁愿头朝下,从这滚下

  • 小怂包在线阅读第10节

    林塔自然明白管事的意思,嘴角弯起,口吻轻松又邪恶:“是吗?”推了推眼镜,管事的一脸正经点头。“那好,我打电话告诉我爸,所里最近很缺研究素材,我想我爸应该很高兴我又为他找到新鲜的异能者。”看了眼一旁重新被束缚住的少年,林塔捏了捏少年细嫩的肌肤,势在必得。管事的无奈叹气,林事宠女全球皆知,只要林塔开口,

  • 废稿成灾在线阅读第四章

    “不认得我了吗?小友?”他迈步立于柳玄雪身侧,向拦住柳玄雪的卫兵抱拳行礼,银铃轻响,清脆舒心,甚是好听。卫兵还礼,离去。柳玄雪听到铃音,心下一阵清明舒朗,混沌焦灼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她看到男子腰侧别缀的卷云银铃,立刻向男子鞠躬行礼。“栖云前辈,多谢。虚空台一别八百年,您可寻回丢失之物?”柳玄雪未听到

  • 公子撩妻撩上瘾在线阅读第6节

    靠在钟铉哥的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然然,我现在说的话你要认真听。听到你说你以为自己是唯一,但是其实你不是。我想说的是,你就是我的唯一。不用否认,因为你早在十五岁的时候就住进我的心里,再也没有出来过。”听到这里我懵了。“你不知道吧?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

  • 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楔子

    一片幽暗的空间,一座黑暗的大陆上鬼云密布,无限的幽暗中视线模糊,大陆上一处荒蛮的原野上,一道孤独的影子落寞的站着,在他的头顶上方是绚烂的星空繁烁,甚至可以看到一座座悬浮的巨型大陆和一些极亮的恒星环绕。咔!一道幽紫色闪电从天而落,狠狠的劈在那人前方。闪电中一道全身紫色火焰的黑衣男人冷漠着走出,仿佛是击

  • 六零年代纨绔生存日常第四章

    星期日大中午,没有行程的柏栩川继续宅在家。柏栩川瘫在沙发的美人榻上,一条腿屈起来,一条腿伸直,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在那收菜,几个朋友则坐在电视机前边儿的地毯上玩FIFA足球**。坐在中间,永远穿白衣服的那个是老夏。老夏跟他一块儿在孤儿院长到八岁,同一年被相似的家庭收养,中学一直在一块上,大学时老夏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