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情公寓:我变成张伟娶大力之鲜花和刀

作者:我是胖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早安,汉尼拔!”

紫夫人在大厅里插花,萨曼莎坐在她旁边,看到汉尼拔走来,向他招了招手。

汉尼拔坐到离曼莎差不多一步远的,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对她笑了笑。发现紫夫人其实一直在看着他,而后对紫夫人行了个点头礼。

“你和你叔叔很像,汉尼拔。”紫夫人说。但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嘴角的微笑僵了僵。

萨曼莎显然也意识到了尴尬的气氛,指了指面前的花篮,那里已经有了两枝半开的铃兰和一朵牡丹:“汉尼拔,你想试试这个吗,很有意思的!”

汉尼拔轻轻点头。

紫夫人拿起一枝深粉色的蝴蝶兰,示意汉尼拔拿着,在空中示范了一下动作,才把手上的小刀递给他。“用这个。”

在传递的过程中,萨曼莎看到了长方形的刀片,削花茎时要用拇指垫着的。

汉尼拔将花茎切短,然后把花放进花篮,摆出一种和插花的布局以及整个房间都十分协调的形状。之后,他把切下来的花茎放在桌子上。

很漂亮,萨曼莎想,比她第一次弄的强多了。

紫夫人似乎也很满意。“我们可以把它叫做moribana*,倾斜剪枝的方法。”她又将一支还未完全绽放的白色鸢尾花放到汉尼拔手中。“但是这支你想放在哪儿呢?或者说你觉得有必要用它吗?”

(*moribana:盛花,是日本花道的一种形式。在插花时,将花材的枝干呈对角线斜着剪下,使枝干末端纵向分裂,这样便很容易地**针状支撑物中。盛花是现代插花艺术的主流方法)

汉尼拔接过花,悄悄看了一眼一直在看他的萨曼莎,心里已经想好要把它放在哪里了。

萨曼莎看汉尼拔削着花茎。壁炉中,水在茶壶里翻滚着沸腾起来。萨曼莎和汉尼拔同时听到了水沸腾的声音,她发现汉尼拔脸色顿时就变了,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萨曼莎是在听到皮肤被割开的声音是回过神的。

这时汉尼拔也在紫夫人的呼唤中反应过来,沾上了鲜血的鸢尾花掉落在桌面上,刀子也哐啷一声掉在地上。萨曼莎甚至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在竭力控制着情绪,他站起身来,将流着血的手被在身后,朝紫夫人鞠了一躬便朝走廊走去。

“汉尼拔。”紫夫人试图唤住他。

他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

紫夫人刚要站起来去追汉尼拔就被萨曼莎拉住了,“妈妈还是让我去吧,以前鲁芬先生教过我包扎的方法。”紫夫人本来还想说些什么,萨曼莎却对紫夫人笑了笑,又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追了上去,紫夫人在她的身后有些担忧的望着她。

“汉尼拔。”萨曼莎飞快的跑着,终于在汉尼拔关门之前追上了他,看着他的眼睛。汉尼拔侧了侧身让开门口的一块地方,萨曼莎走进屋内,转过身来,汉尼拔也关上了门,正微微低头面对着她。而他没有放在门把手上的那只手已经满是鲜血。

看到萨曼莎握起自己流血的手时,汉尼拔瞳孔的大小起了些微妙的变化。

萨曼莎用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按住汉尼拔流血手指的指根两侧*,环顾房间,看到装着之前给他处理嘴唇上伤口时候用的东西的涂着白漆的金属罐子还在床头柜的角落,稍稍松了一口气。

(*:拇指指根两侧是止血点,按住不仅可以暂时止血,还可以短时间内让伤口神经末梢麻木,从而感觉不到疼痛)

用酒精把汉尼拔手上伤口的血迹冲洗干净,萨曼莎从金属罐子里找出一个被透明塑胶布包着的线轴,上面是肉色的线,她剪下一截适当长度的穿到了同样是从罐子里翻出来的缝合针上,把它们浸在装满酒精的小碟里。汉尼拔认出那是之前她放白兰地的碟子。

萨曼莎扶住汉尼拔的手替他缝合,留下了几个整齐的针脚。由于她刚才掐住了止血点和酒精的冲洗,汉尼拔的拇指已经不再流血了,而汉尼拔就镇静地看着她给自己缝针,对仅有的刺痛没有任何反应,视线一直没有从萨曼莎身上移开。

“好了,用肠线来缝合等伤口好了就用不着拆线了。”萨曼莎给汉尼拔的拇指缠上绷带,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浅色的眼睛,而汉尼拔同样看着她的眼睛,唇角似是有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萨曼莎嘟了嘟嘴。“和我说句话吧,汉尼拔。”

汉尼拔的脸像水面一样微颤着,嘴唇也在发抖。

“谢谢。”他的声音很轻,还有些沙哑。

萨曼莎笑了,“要不要去把刚才放在那朵花完成?”

汉尼拔也露出微笑:“当然。”他说这句时声音也很轻,就像耳语一般。

“嗯······你这样说话,喉咙会不会疼?”

“还好。”

“那我们把你可以说话了的事告诉妈妈?”

“先不要,我想给紫夫人一个惊喜。”

“那这现在就是我们的秘密了?”

“当然。”汉尼拔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摸了摸萨曼莎的头。

—————

维格庄园阁楼的门以前是安在房间里其他地方的,门上雕刻着一张脸,是依照一个希腊的滑稽面具刻上去的。

萨曼莎和汉尼拔从这扇虚掩这的门悄悄朝这宽敞的阁楼房间的深处走去。他们经过多年来留在阁楼里的许多东西,有大行李箱、圣诞节装饰、草坪装饰物、柳条家具、歌舞伎和能乐堂的演出服,还有拴在柱子上的一排牵线木偶,节日时可能会拿出来表演。

离门很远的地方有扇天窗,遮光的百叶窗透进微弱的月光。紫夫人跪坐在一个小祭坛前,唯一的光量是她刚刚才点燃的蜡烛。

汉尼拔和萨曼莎站在一堆从房梁上悬挂下来,像帘子一样的面具后面。本来是被萨曼莎拉来看紫夫人把早上的花篮摆在哪里的汉尼拔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自主地想往前走走,看得清楚些,不料碰到了这“面具帘”,碰出叮当的响声。

紫夫人猛然回头,“汉尼拔?”她又看了看站在汉尼拔旁边的小身影,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

“米亚。”

被发现了。

萨曼莎走出来,跪坐在紫夫人左边,汉尼拔坐到了萨曼莎左边。他感到似乎有鬼魂赫然出现在自己的上方,于是朝黑暗中望去。紫夫人拿起一旁的烛台为他照明,烛光一下子从汉尼拔身边掠过,到达他的上方,洒在祭坛上穿着铁甲的脚上,洒在骑士的铁手套中握着的军扇上,洒在胸甲上,也洒在日本武士指挥官的铁面罩和带角的头盔上。铠甲前面的木质刀架放着日本武士的武器——长剑和短剑,一把短匕首还有一把战斧,都摆在铠甲前面的架子上。

早上的花篮摆在小祭坛的极左边。

“这里是我们向祖先祷告的地方,”紫夫人解释到,“请他赐予我们勇气和力量。”

出于礼节,汉尼拔和萨曼莎在祭坛前福了福身,萨曼莎已经这么做很多次了,其实她行的礼没有一次是像妈妈那样发自内心的,她默默腹诽,命运的好坏是由自己决定的,即使隔三差五的向

“祖先”祈祷,也没有防止她父亲罗伯特·莱克特的死亡,不是吗?

汉尼拔此时也分了神,他已经被铠甲强烈地吸引了,他朝架子伸出手,想摸一摸那些武器,紫夫人举起手来阻止了他。

“我只有在祖先诞辰的时候才有资格行使这份容易荣耀,用丁香油擦拭他的武器和铠甲。”她拿起一只小瓶,爬去塞子,让汉尼拔闻了闻。

和我当时碰这些东西时一样的话,萨曼莎想着,也吸了吸鼻子,奇怪这油放了好几年味道居然一点没变。

在铠甲前的低台上放了一卷画,画卷展开了一点,刚好露出衣服画。画面上是一个身穿铠甲的武士接见家臣的情景。“这是大阪城战役之后的景象。”紫夫人解释道。汉尼拔将卷轴又展开了一点,看到了下一幅。

在这幅画中,穿着铠甲的人在主持一场展示武士们斩获的头颅的大会。每一颗敌人的头颅上都写着死者的名字的布条。布条一般系在头发上,若是死者没有头发,则系在耳朵上。

“这个武士正在展示敌人们的首级,很有意思对不对!”萨曼莎转头看向汉尼拔,他的眼神里明晃晃的透露出“是的这很有趣”的信息。

紫夫人在萨曼莎的脑后弹了一下,若无其事的从汉尼拔手里把画抽出来重新卷起,“这里还有其他的画,你会感兴趣的,而且它们也更适合你看。”她顿了顿,又继续说:“做个有教养的人,汉尼拔,”她看着汉尼拔,“还有米亚。”她又看了看米亚。“并且要勇敢——就像你们的父亲一样——也像他一样。”紫夫人把头转向祭坛上的铠甲,定定的望着,不知在想什么。

又待了一会儿,三人就离开了,但是汉尼拔走之前把那只带着血迹的,有些隐没在其他花中的鸢尾拿了起来,重新放在了花篮中最显眼的位置。

延伸阅读

诛道剑仙引子  http://www.felicities.cn/u7pg.shtml
灵语:灵之者,为生;生者,救世。言语者,为念;念者,渡世。救世非救世,渡世异渡世。此

暗夜晨曦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felicities.cn/6xec.shtml
时日长短如何,总不是人所能决定的。纵然牧叶和安庆一直期盼不已,但那挑选的日子,还是直

宫心计之金玉其心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felicities.cn/n0uf.shtml
在开车回来的路上,刑天数次控制不住要翻车。但凭借高超的技术次次化险为夷。眼前的元冰实

[圣斗士]冥王神话M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felicities.cn/skfc.shtml
后来,虽然她回到了国内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也对国内历史文化什么的非常了解,可是,还是

庙里有山神之被捉住了(2)  http://www.felicities.cn/dpai.shtml
第二章然而被禁锢住的顾丹青既张不开嘴,还迈不开腿,只能躺平任宰。欲哭无泪的顾丹青正绝

女配她成了大佬在线阅读生日  http://www.felicities.cn/mx8.shtml
“阿姨,我怎么没看见胜男,我想找她写作业。”翰泽一边吃饭一边对盛汤的毕嫂说。“她去学

我有亿万恶魔血脉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felicities.cn/g0vj.shtml
凌天坐着电梯来到位于九楼办公区的人事部!人事部的玻璃门是敞开着的,里面是格子状的办公

当叶孤城穿到斗罗大陆之出山!  http://www.felicities.cn/xrw4.shtml
“小麟,你出山吧!”叶婆婆从怀中掏出一张火车票递给了一旁的苏麟,“你去东海市找你的皇

离婚后我走向人生巅峰[快穿]在线阅读异能  http://www.felicities.cn/6xje.shtml
“崔琳琳。”涅槃的视线越过南小卦,望着崔琳琳道:“和我来一下。”“我吗?老师。”崔琳

[红楼]年妃重生为元春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felicities.cn/dku2.shtml
07薛小满屁\\股上肿了个包,头顶秃了一块,他本人哭天抢地,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开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港片世界当咸鱼之圣物的墓地,冥府帝王

    眼前的这个男孩,它的血液已经完全凝固,心跳也已经停止,但是蛇敬不知为何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他打量着名都,仿佛是毒蛇的直觉,他心中的不安在逐渐放大。“切~”在不安之中,他将净青蛇圣物化作短剑,猛地刺进了名都的心脏。短剑从名都的后背破衣而出。“这下死透了吧。”没错,名都确实死透了,然而,破裂的不仅使名

  • 起源之命运之战在线阅读第6章

    “本命境护身玉符,父亲,你这玉符用了多久?”看着眼前的护身玉符,乔战心中感动,他感受到了浓浓地父爱。他知道这玉符的珍贵之处。只有本命境强者才可以炼制,耗时三月到半年不等,也就是说本命境强者最少荒废三月的修行,全力去炼制才有可能炼成。“不过半年时光,对于修行者而言,一晃而过。你贴身收好后,快去看看你的

  • 半沉檀在线阅读第9章

    尹司锦没有追问柯少嗔为什么用了三倍的时间才做出一道菜,只是心满意足地吃着食物,对柯少嗔说“你饿吗,要不要也吃点”。柯少嗔委婉回答了一句“工作的时候吃过了”,然后问:“好吃吗,还和你口味吗。”尹司锦当然是回答“挺好”的。柯少嗔:“不要和我客气,你说出你不满意的地方了,我才能改——我想为你改,不希望你为

  • 七日谈:鹿鸣岛连环杀人事件第六章在线阅读

    云上之国,神都特律城御中。因为下界拉普拉斯正在发生的那一件可以称之为【灾难】的事情,众神们开始召开了会议。神柱上出现了一个个神明的虚无幻影,在会议还没有正式开始之前,他们彼此交流着对于这一事件的看法。“我刚好看到了关于拉普拉斯的那一份报告了,邪神奥兹克的这一次行为是不是太过激进了,毕竟他们也算是神的

  • 万能红包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笑什么?”寇凌问道。‘‘我笑我们都太天真了。’’年轻人叹道,‘‘普通人想出去简直痴人说梦。’’‘‘或许不用这么悲观啊。’’寇凌道。‘‘我生下来就是一个乞丐,好几次都认为我活不下去了,不过后来都活下来了。’’‘‘你小小年纪真不容易,谢谢你。’’年轻人看着寇凌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寇凌,

  • 百炼成邪之意外

    在温清回到办公室前,她被解雇的消息早已从十五楼传到一楼,高迪并没有想到后面还会有如此戏剧性的一幕,辞退通知已在平台标红发布,再撤已经来不及了。同办公室的几位大姐还在猜测着,帅小伙高迪是不是喜欢温清,正美滋滋分析着两人相处的美好,一个标红的通知打断了她们的设想。温清回屋快速收拾着自己桌上的东西,几位大

  • 蜉蝣天堂在线阅读第5节

    “有人出十万,买主播家的辘轳,主播发了。”“主播家的辘轳是木头做的呀,没看出来什么不同,那位大兄弟疯了吗?”马小冬瞅了一眼直播室,笑道:“抱歉,我不卖。卖掉辘轳,拿什么打水?况且,我也不缺钱。”“哇塞,主播好高冷,给十万都不卖。”“要是我家的辘轳,十万我早就卖了。”直播室里的人跟着起哄。李虎大急。他

  • 绝世巫医在线阅读第2章

    对于当前这个时代,在原著当中就少有提及,其中大多数的人还都没有能力帮助到他,而那些能够帮助到他的人,除了小纲手之外,他根本就不想接触。比如说猿飞日斩、千手扉间之流,这样的人能够走向一方世界的巅峰,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任何一个念头都可以左右一个时代的变迁,而且还是忍者这种杀戮相随的职业,玩弄他真的是不

  • 洪荒:青竹道祖在线阅读回家

    李二娃到了山顶,见一片道观错落有致掩映在山石树木之中。石阶之上,朱柱黄墙,飞檐斗拱,肃穆**,门楼之上,悬有一匾,上书白云观三个字。门楼之下置有条桌,上面摆有笔墨纸砚,条桌之后玄元道长等五名道人正品茗攀谈。道童过来把李二娃引到条桌前,李二娃躬身见礼,有道人问了姓名,然后低头记录,玄元道长认出李二娃,

  • 被标记后A竟成了O!之第九章(9)

    第九章这一层薄薄的□□揭下后,露出了一张美丽绝伦的芙蓉面。而这张美丽面容的主人此刻正满目怨毒的盯着上官丹凤,声音里带着仿佛淬了毒的憎恨,“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为什么不死在大沙漠、死在石观音手上?!”上官丹凤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脸上的憎恨并不比她少,“因为我要回来向你报仇啊!即使我当真死在了大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