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末世系统:尸姐求罩之一整条街

作者:秀夭夭 来源:言情小说吧

宣坊街大体保留着民国时期的风貌,以前这里整条街都是许家的。

随着时代发展,许家产业日渐式微,传到许父这代,就只剩下了这座花园洋房。

几经修葺,洋房沿袭了整体风格,好看是好看,安全性却不太高——开放式阳台,没装防盗窗。

秦则初能爬墙翻窗进她房间,其他人也能。

许央不寒而栗。

早饭时,再三犹豫,许央没有告诉母亲秦则初昨夜翻窗进她房间的事情,而是跟母亲说起昨夜的吵闹声时,提及了家里的安全隐患。

母亲说教了番让她少操闲心按下这茬。

白天在学校,许央抽空想了下这件事。

她出生起就住在宣坊街,至今十七年,就没人爬窗翻进过她房间。

除了一个秦则初。

秦则初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吧。

许央思考了一天,得出这个结论。

下午放学,许央接到母亲电话,说她正等在校门口接她回家。

许央挂断电话,背着书包走出校门,找到母亲的车拉开副驾门坐上,笑着问:“妈妈,今天公司忙完了?”

许央走读,父母工作忙。学校门口有直达公交到宣坊街路口,只需要坐三站。天气好不犯懒时她骑单车来回,反之坐公交。

“小泥湾昨天夜里出事了。”母亲倒车出来,“这段时间我接送你上下学。”

小泥湾和宣坊街隔了几个街区。

“出什么事了?”许央系安全带的手一僵,“昨天夜里?”

“死了个人。”母亲语气有些漠然,“昨夜的吵闹声就是这事。”

许央有一瞬间大脑是空白的。

她颤着手机械地系好安全带,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喉咙发紧:“死在了小泥湾还是咱们宣坊街?”

“小泥湾,不知怎么追到了宣坊街。”母亲蹙眉心,“真晦气。”

“具体什么事邻居们也不知道吗?”许央刚问出这句话就有点后悔,母亲向来讨厌邻里之间的闲言碎语。

“你花婶说好像是在追凶手。”母亲意外没有说教她,反而有和她继续八卦下去的样子,“如果凶手真跑到了宣坊街……妈妈想起你今早说的家里安全隐患,我已经联系了安保公司,明天就给家里装一套防盗警报系统。今晚你害怕的话和我一起睡。”

“追凶手?昨晚那些人在追凶手?”许央抓着安全带的指节泛白,“凶手找到了吗?”

母亲:“还没有。”

“怎么死的?”许央又问,“凶手会不会是……宣坊街的人?”

和昨夜有关的宣坊街人。

秦则初。

“小泥湾那片治安不太好,早该整治了。怎么个死法都有可能。”母亲评判完,抱怨了几句,“早都跟你爸说过,搬出宣坊街。你爸不听,非要住在这里,说要守住老许家的宅子念什么情怀……现在好喽,没准凶手就是宣坊街里的人……”

许央脑子里乱糟糟的,心脏跳得厉害。

南风路两侧栽着海棠树,满树满树的粉。

许央降下半截车窗,暖风夹裹着花香扑在脸上,她脑子嗡地一声:“妈妈,小泥湾有槐树吗?”

四月天,正是滨城槐花开放的季节。

昨夜秦则初身上的槐花味。

“没去过小泥湾,不太清楚。”母亲在内视镜里看着她,“怎么突然问这个?”

许央:“没什么,就是想吃槐花了。”

母亲:“蒸槐花吗?妈妈明天去超市买点。”

车拐进宣坊街时,许央才意识到自己刚说了个谎。

令她心慌的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下意识隐瞒秦则初。

忐忑用过晚饭,许央帮着母亲洗碗:“妈妈,今晚我还是和你睡吧。”

万一秦则初今晚又来呢?

隐瞒秦则初,并不等于相信他。

至于为什么如此矛盾,许央自己也搞不明白。

母亲接过她手里的碗:“行。你先上去写作业吧。”

许央擦手:“我去你们房间写。”

“去吧。”母亲笑着安慰她,“不用这么紧张,警察已经开始走访宣坊街了。”

许央应了声拎着书包去父母卧室。

母亲甩掉手里的抹布,拿出手机给父亲打电话,催促他早日回来。

许央坐在母亲的梳妆台前,打开书包一样样往外掏作业和课本,意外翻出一个红豆面包和一根棒棒糖。

昨夜秦则初离开后,她捡起了垃圾桶里的面包,连同那根棒棒糖一起放进了书包里,原本想着课间饿了吃,后来给忘了。

许央拿着这两样东西,又放回了书包里。

不能被母亲看到,不然肯定质问她为什么从垃圾桶里捡回面包,棒棒糖又是哪里来的,为什么又在那家便利店买吃的……

*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母亲开车一直送她到学校门口。

比平时提前了十分钟到校,第一节课还没开始。

许央往外掏英语课本,后桌杨音音把课本卷成圆筒捣了捣她的后背:“许央,据可靠消息,你同桌比赛回来就转班了。”

许央扭头:“转去竞赛班吗?”

杨音音:“你知道?他告诉你了?”

许央:“没有,我猜的。”

同桌霍向东是学校的传奇人物。

霍向东中考文化分数太低,凭着拉丁舞特长曲线救国进了滨城三中的艺术班。

据说舞姿极其风骚,人更骚。

高一上学期,全舞蹈系的女生争着当他女伴打了群架;高一下学期,两个女老师为了抢他当比赛小组的领舞,从教师办公室骂到校长办公室。

而他本人,则嗑着瓜子在一旁看戏,看到精彩时,他还舞上一曲。

艺体师生被他撩骚了个遍,实在待不下去。

升高二时,家人托关系把他转到文化班,也就是许央所在的理二(七)班。

原本所有人对霍向东文化课不抱任何希望,没想到他一考成名。英语成绩个位数,语文考了四十分,但是数学和物化生门门逼近满分,综合起来,总分排名还行。

一考成名后,这位偏科奇才成了班主任重点照顾对象,对对帮,互助组,语文英语老师轮番开小灶,又被父母按头请了一对一家教……

经过一个学期的地狱历练,他语文和英语都上了及格线,偶尔还能冲进三位数。总分一路冲进班里前三,更是代表学校参加了几次物理竞赛,获过省一等奖。

上周霍向东和竞赛班的几位同学一起去北京参加中学生计算机创新大赛,如果获奖,对高考保送有好处。暑假过后就是高三,马上面临残酷的高考,保送名额就是颗定心丸。

许央本来就觉得霍向东早晚会进竞赛班,和竞赛班同学一起联手参赛,多半就是为了铺路。杨音音现在说霍向东回来后就转去竞赛班,许央对此并没有惊讶。

*

杨音音趴桌上嚎了声:“东哥走了,我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么骚的背影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许央笑笑没说话,翻到英语课本单词页面,自我检查生词拼写。

英语老师踩着预备铃声走进教室,径直走上讲台,把教材往讲桌上一撂,叉着腰,一双小眼睛雷达似的开始扫射全班。

杨音音赶紧拿起课本挡住自己的脸,小声祈祷:“雷达失灵扫不到我扫不到我。”

铃声最后一个音节一落,英语老师分毫不差地接着道:“五分钟后,抽查新课单词。”

班里一片哀嚎。

班主任此时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英语老师走过去和他交谈了几句,班主任朝走廊处说了句话,一个男生走过来。

班主任拍了拍男生的肩,交代了一句话,背着手离开。

英语老师把男生领进教室,双手拍了两下:“班里新来了一位同学,以后大家都是七班人,来欢迎一下新同学。”

班里哗然,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门口——

男生一身黑衣,一手抱着一摞新课本,一手提着新领的校服。

个子高,大长腿,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在黑色衣服的衬托下愈加白净。

气质有些说不上来的……独特。

许央从课本上抬起眼,定住。

秦则初。

她心脏停了两秒,下一秒开始剧烈跳动。

“我屮艸芔茻!”后桌杨音音挡在脸前的课本掉落在课桌上,低呼,“大!帅!比!不用扶我,我又活过来了!”

同桌低声说:“收敛点,你这样把东哥放在何处?”

“我不管。”杨音音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门口,“今天这是什么好日子,过年吗?”

仿佛两分钟前还在哀嚎日子过不下去的人不是她似的。

英语老师咳嗽了声:“这位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务必English啊。 ”

秦则初:“……”

班里有人幸灾乐祸地笑出声。

秦则初抬起眼皮看着英语老师,乌黑的眼珠里尽是漠然,仿佛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英语老师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一抬手:“银兔儿丢死哟瑟夫,因英格丽是噗利子。”(Introduce yourself in English please.)

嚯。

秦则初差点儿被这股矿味口语熏晕过去。

这口音,一听就觉得这人财大气粗。

一般人说不起。

秦则初:“………”这是什么矿味魔鬼老师。

矿老师:“噗利子。”

秦则初:“…………”想就地圆寂造个舍利子。

五秒后。

秦则初:“Good morning, my name is Qinzechu. I'm fine.Thank you, and you?”

口音和英语老师一模一样,很精准地抓住了英语老师的发音特点。

让人一听就知道两人是从同一个矿里出来的。

班里一阵爆笑。

英语老师怔了半秒,接话很顺溜:“I’m fine too,hahaha.”

有同学捂住肚子,笑得很夸张:“卧槽啊,新同学666,老鹰居然没词了。”

老鹰是同学们给英语老师起的外号,因为他教英语,又长了个鹰钩鼻,最主要的是,逼他们背单词背课文的时候就跟熬鹰一个样。

非常形象。

老鹰在班里扫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许央左手边的空位上:“秦同学,你去第一组第四排那个空位,挨着学习委员许央同学坐。”

班里再次哗然。

许央浑身一凛,血液瞬间倒流。

秦则初看过来,瞥到许央的时候,他目光滞了下,眸底闪过一丝惊诧。目光从许央惊惧的脸上淡淡扫过,他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重新回到面无表情的样子。

然后,他迈步向许央这里走过来。

班里有人议论,其中许央的前桌,坐在第一组第三排靠走廊窗户的马尚飞,嚷嚷起来:“怎么能坐我东哥的位置?东哥下周就回来了!”

其他人七零八落附和:“就是啊。”

马尚飞:“东哥去祖国的心脏为理二七班争光,人还没回来呢,就开始卸磨杀驴了,不带这样的吧。”

马尚飞:“我不是说东哥是驴啊,我意思是说老师你这样办事很不厚道,很伤我们的心。”

秦则初在议论声中坐在位置,课本随意堆在桌上,又把校服塞进桌兜里。

整个人看起来很佛,仿佛正置身在漩涡中心的靶子不是他。

许央余光看着他,突然想起一句话。

漩涡中心,最为平静。

这种情形,稍稍发散联想就很恐怖,比如——

变态杀手杀过人后,一脸平静地坐在尸体旁边喝水吹风。

许央:“……”宛如自己已是一具尸体。

马尚飞还在为霍向东打抱不平,被老鹰一句话堵了回来:“刚你们班主任说,霍向东同学回来后直接转到竞赛班。”

同学们唔唷了声。

马尚飞叨叨:“那也……再说东哥的东西还在桌兜里呢,万一丢了被偷了怎么办……”

老鹰:“马尚飞,对,就是你,噘成嘟嘟嘴的那位同学,你过来默写新课单词。”

马尚飞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巴锯下来。

*

一节课结束,秦则初戴上耳机,从桌兜里拽出校服外套蒙住脑袋,趴桌上开始睡觉。

斜后方坐着的杨音音想讨论他又怕被听到,硬是拖着同桌去教室外面,刚出教室,就听到她夸张的尖叫声。

许央坐着没动,利用课间时间写老鹰布置的作业。

她眼睛盯着单词,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最后干脆机械地抄写单词,完全不过脑子,直到她看的是单词,笔下写出来的却是“秦则初凶手”五个字。

秦则初一直睡到第二节下课,眯瞪着眼伸胳膊套上校服外套后走出教室。第三节是自习,他拿着半瓶矿泉水踩着铃声走回座位。

发现自己课桌上枕了个人头。

*

马尚飞憋了两节课,终于联系到霍向东,噼里啪啦一通说。

霍向东回了个:“哦。”

马尚飞:“东哥,你说吧,这个新来的怎么处置?”

霍向东:“他有我骚吗?”

马尚飞:“东哥最骚!”

霍向东:“没我骚的,东哥没兴趣喔。”

“…………”马尚飞瞪着手机屏幕半天没喘气,“其实,他也骚。”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他举例说了老鹰让秦则初英语自我介绍的事情,最后一句话总结道:“东哥,他把全班同学都骚笑了。”

霍向东:“操。办他。”

马尚飞:“你就瞧好吧。我让大牛在旁边录视频见证历史。”

霍向东回了他一个动图。动图里,霍向东腾空劈了个叉。

*

马尚飞领了旨,和同桌大牛互换了座位,正坐在秦则初前桌位置。他后背抵着秦则初的课桌后仰,后脑勺枕在课桌上,一副无赖流氓样。

瞟见秦则初过来,他朝大牛打了个响指:“见证历史,开拍。”

大牛背靠窗侧坐着,举起手机,调到录像模式。

秦则初坐下来,拧开瓶盖喝了口水,再慢慢拧上瓶盖。面无表情地从裤兜里掏出耳机,左手慢条斯理地捋了下耳机线。

他看着课桌上那颗滚来滚去的脑袋,心里啧了声,送人头?

耳机线捋到头,秦则初挑起眉毛,默数三声,脑子里闪现了下耳机线勒住马尚飞的脖子猛磕他脑袋,顺便把这颗头吊起来的画面。

见证历史,cut.

三声数完,余光瞥到许央一副欲言又止神经紧绷的样子,秦则初突然改了主意。

他收回即将飞出去的耳机线,向右偏头看向许央,勾起一边唇,淡声说:“学习委员,你管管他,他影响我学习了。”

延伸阅读

[镇魂/新边城浪子]夜雪(傅红雪X夜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baguf.cn/6g94.shtml
这叫住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离去不久的丽贵妃,丽贵妃坐在轿撵上,摆弄着手指上戴的玛

洪荒:我的师父是三宵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baguf.cn/s445.shtml
苏家的绣堂里,几十个穿着短衫的弟子正坐在绣布后面绣作。绣堂里摆着屏风,前面是三尺高的

故人成灰第三章  http://www.baguf.cn/boad.shtml
当迟语央再次走出洞穴时,发现太阳终于开始往地平线方向慢慢下沉。她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异世观察者之宛河(1)  http://www.baguf.cn/u7lg.shtml
黄昏,苏谦费劲地睁开眼,明晃晃的日光与他身侧的河水一同流淌着,而他本人被烙在*露的岩

屠天焚地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baguf.cn/s5bn.shtml
一连好几天,曼洛洛都在外面疯狂的玩耍,关了手机,熟悉的人一个都不联系。直到自己刷卡的

[洪荒]活着不好吗?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baguf.cn/pb77.shtml
“完了!被僵尸咬了这下完了……”黑虎族妖修心中一片绝望。妖魔不分家,僵尸是什么东东,

剑斗巅峰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baguf.cn/606y.shtml
阿恬对白心离的印象停留在十五年前的那个傍晚,那时候的升仙镇也是在飞霞满天中迎来了十五

清朝之弘晖[红楼]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baguf.cn/daei.shtml
江凤渊在一旁一直注意着顾泠依的表情,看到了顾泠依的无力微微松了一口气。江凤渊也不知道

我的美女作家老婆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guf.cn/ub84.shtml
杨乐天是一个S市刚高考完的学生,考得还不错,全省第十名!他琢摸着报个清华北大是没什么

我在年代文里被老公养大之程允  http://www.baguf.cn/sb1f.shtml
“因为我想钻。”珂琳随口道。“琳琳,这几天好吗?”程允已经来到珂琳身边,他看了一眼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召唤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早晨众人陆续到了庭院中却发现不同与往常倒塌的七零八落的凉亭,像是有过激战过一样众人惶恐围在一起,不知所措馆内数十几年一直都是以和为贵的,很少发生这样的武斗的事情此番很严重的样子没看到大师父人在何处,只有二师父一人站在亭子面前,微微皱眉不发一言大家相互窃窃私语地不知发生了何事“二师父?”陈卯走上

  • 劳资怀了死对头的种第3章在线阅读

    自从发完《爱在哈佛》后,孙艺文就没怎么登录博客了。这天,孙艺文和安娜从餐厅吃完晚饭,一个人回到公寓已经七点了。才坐到电脑前,突然脑中快速浮现出一个个画面,然后又瞬间消失无影,就像飞机上那次一样,孙艺文趁自己还没有忘记的时候,立刻将这些画面所叙述的情节写了下来。花了三个小时,才完成这部作品。孙艺文在网

  • 龙珠之贝吉塔是我哥第三章在线阅读

    “打起来啦!”“快去通知夫人!”谢府不同以往的热闹起来,仆人奔跑相告。谢夫人得知消息时正与姐妹聊天,室内登时安静。谢夫人悠悠放下茶杯,水面没有一丝晃动。“去看看吗?”谢夫人问与她相交甚好的柏夫人。柏夫人兴趣盎然,当即应下。烈日当空,闷热的空气几乎停止流通,红鲤躲在发黄的荷叶下一动不动,青石板干燥滚烫

  • (双世宠妃2)情深当不负之采药少年

    “哇,好大一片药草地啊,这次发达了!”明轩看到这一大片的药草,心中不禁一阵欣喜,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虽说这火云山海拔有将近一万五千尺,跨度有六万丈,即便是在中州也算是排得上号的,但是这山脚下的村户都是以采药、打猎为生的,光是自己村就有百来户人家,再大的山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药草是越来越难采了,熟知的

  • [ES]我和对家互举灯牌在线阅读第十节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所有朱雀族人皆感觉头痛,都在想着怎么挽救场上的局面,维持和瞳族的关系,所有在场的瞳族人皆怒目而视,这是对他们所有人的挑衅!“楚曦,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楚宸低喝了一声,随即陪笑道:“小女不懂事啊,不知天高地厚,提出这等无礼的要求。”“爹!”楚曦不满的叫道。“请问这位楚曦公主,是

  • [综漫]幸村要洗白之正式见面(下)(1)

    叶晚晴心里深知自己已经不是以前小演员,但也深知**圈的规则,这次你得了奖,下次说不准有一天被**记者报黑料,随时自己的地位不保。“导演,我们多久开始?”叶晚晴一脸又恢复成正常的样子看着导演,以一种友好的口吻说出。导演摸了自己的帽子,手里抓着一张纸,哈着腰点着头。“叶小姐,离拍摄还有四十分钟,还请您先

  • 刀徒在线阅读第8章

    时光匆匆而过,一日封无殇正在用早餐,李儒钰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走到桌旁,拿起茶杯就猛喝了一大口水。无殇觉得好笑,似乎从未见过儒钰这般模样,依旧慢条斯理的喝着粥,调侃道:‘儒钰,你这是被哪家的恶犬追了么,跑的这般狼狈。”哪知李儒钰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道:“无殇莫要拿我玩笑,是林悦儿,林小姐说她们约了几家

  • 姜先生超宠我第3章在线阅读

    清平正纠结,有宫人传话说徐正卿求见。清平眉头拧巴的更深了。他怎么这时候过来,父皇不是将他逐出大越了吗,到如今居然还没离开京师?清平有些烦躁,挥挥手:“不见,让他走吧。”宫人领命后离开,很快又折了回来:“公主,徐郎君说一定要见到公主,公主如果此时不愿见他,他便在门外候着,直到公主召见为止。”清平脸色阴

  • 听说影帝在追你眼神

    上面的人少一点。到了跟沈白说好的地点,远远的就看见沈白已经低着头在边玩手机边等着了。江景语悄悄上去到她跟前“大白!”沈白猛抬头,看见是江景语,“你吓死人了。”江景语得逞般笑了,眼睛弯弯的,里面有小星星。她把奶茶递给沈白,自己小心嘬一口自己的,“刚买的,热的。”沈白“昂”了一声道了谢,往江景语身后看了

  • 小六主给卡卡点颜色瞧瞧

    绿茵草场之上,一个个人影交错前进,一名白人球员快速前插,高速前进。在禁区外围,接到了队友的传球。场边围观的众人立即发出一声声惊呼。“漂亮,卡卡简直太快了!”“意识也是真的好啊!”“要射门了!”“不愧是卡卡,巴西二十岁以下,速度最快的球员啊!”“这个速度,据说巴黎圣日耳曼想要他呢!”……卡卡吗?李欢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