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魔少之逆转洪荒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爱万界爱玄幻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明府,一大早,急切的敲门声让每个人心里七上八下,尤其是金大人,这几天一直是睡不好,都想着那个白衣侠士.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不明不白的女子却又那样的高手暗中保护,那个女子究竟是何许人也?

看穿着,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结果.

“金大人,外面有人要见你!"管家站在门外禀报.

看天色,天刚亮,这个时候周围不应该是很平静吗?心里感觉到一丝的恐惧,“请他进来!"

一个中年男子慌慌张张的走过来,跪在地上,“金大人,早安,不知道还记得我吗?"

金大人一惊,看此人,应该是个习武的高手,走路进来却没有任何声息,自然,要是有这等高手袭击自己,那么很难保证自己还能平安的活下来.

而且头顶奇怪的帽子,应该不是雪域国的人.

“不知道壮士?"金大人接触过很多人,却惟独对面前的这个人没有丝毫的印象.

“自然,我们很少见面."那人不慌不忙的站起来,直接坐到了右边的凳子上,看看周围的布置,望着一脸严肃的金大人,小声说道,“我是文玄廊大人的朋友."

金大人站起来,“有失远迎,原来是文大人的朋友,失敬."说完,冲着房间外面大喊一声,“管家,快快上茶!"

“这个就不必了,我来传文大人的话,还要回去复命."那人摆摆手,摸摸自己的帽子,却已经挡住了自己的大部分脸,已经看不出任何表情了.

这时候,管家已经端上了热气腾腾的茶杯,放在两人面前,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下去了.

然后,那人开口了,“金大人,想必已经知道了王后和新任雪域王将要上雪域山,那么我就不多说了,请金大人务必前往——这次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我们需要进,御魂窟!"

“御魂窟?"这三个字完全可以让金大人魂飞魄散,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脸上神色全无,像是飞了三魂七魄一般.

那人看出了金大人的恐惧,慢慢说道,“大人,不必惊慌,我想你知道那奇怪的闪电吗?"

“这---"金大人就连自己说话也不清不楚了,“难道是——她回来了?"

雪域国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传说,那就是关于婉菲的诅咒.三年来,这个事情一直埋在雪域子民的心理,日子却也是过得安生,没想到,这样的日子这么快就要消失了,无影无踪.

留给每个人的却是心理的恐惧.

“金大人,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我们的工作就好了."那人根本不屑一顾这样的传说.

“既然文大人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话说呢,好,放心,到时候一定好好配合."金大人还是答应了,虽然不符合雪域国的祖宗的规矩,天明府的人是不能参加祭祀活动的.

可是,这次事情的特殊,和王后的关注,完全不能违抗.

“那好,金大人,我就告辞了,不便久留."那人一说完,便低着头准备离开.

“等等——"金大人挥挥手,望着那人的背影,慢慢吐出几个字,“敢问,壮士名号?"

“月天寒!"冷冷的说出几个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身影,金大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嘴里还不停的念叨,月天寒,月天寒,也就是当年横扫西域十六国的那个奇能义士!此人擅长各种巫术蛊毒,修仙炼药,名声早已传遍整个西域北疆.

想当初,被中原招揽,为中原皇帝炼药,从此以后便消失在西域大陆上,不知道最近怎么重出江湖.

原来就是他!今日有幸一见,也不枉此生.

柳珊珊在集市上当了自己身上唯一的玉佩,买了几件雪域国的服饰换上,总不能一直穿着这件衣服,那样,很容易被发现的.换上如轻纱似的衣裙,长袍加身,走起路来感觉极为别扭.

“要是现在能看见自己的样子,该多好!"柳珊珊笑着,自顾自的朝着人来人往的大街走着.

柳珊珊完全是一个购物狂,但是看看自己手里的银子,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花在哪里?不过,还是先留着吃饭.

慢慢的沿着石阶路一直往前走,渐渐,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很少出现,柳珊珊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前面那么宽敞的地方却如此少的人,很让人费解.

果然,路的尽头,原来是宫殿,这里,正是雪域王城堡,围在山脚下,全是硕大的石块堆砌而成,没有想象中的贵族豪华,却依旧是气势恢宏,柳珊珊只能仰着头望着面前的城堡.

大石块衔接的天衣无缝,上面被能工巧匠刻满了各式各样的图案.

尤其是城墙的两边,一幅幅巨大的凤凰石雕,栩栩如生,犹如冲上云霄的巨龙一般.

自然,唯一的城门,两边围满了穿着黄色盔甲的战士,一言不发,冷冷的立在两边.就像一栋栋雕塑,没有自己的思想,守卫者这座连他们自己也无法进入的宫殿.

柳珊珊毫不犹豫的上前,慢慢靠近大门.

十米之遥,被士兵拦住.

慢慢的从城堡里面浩浩荡荡走出来成百上千的士卒,整整齐齐的排开,围在柳珊珊面前.

“我,走错了!"柳珊珊冲着上百人笑笑,“各位辛苦了,不要介意哈,嗯,走错了."慢慢的向身后退去.

前面的士兵慢慢逼近,脚步越来越快,伸着枪头.

“妈呀!这个玩笑不能开!"柳珊珊不管自己的形象了,猛地朝着身后跑去,还好自己即使刹住车,不然自己即今天就交代在这个不明不白的地方了.

气喘吁吁的坐在街上,“还好甩掉了那些所谓的士兵——"柳珊珊想了想,“看来只能不走寻常路了."

说完,便在附近的商店买了绳子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看着地上凌乱的东西,柳珊珊犯难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行得通,不过呢,原先的围墙不是这样子的,虽然自己翻阅无数的栏杆围墙,但是对于这样宏伟的建筑自己还真没有准.

这时候,周围一辆辆马车朝着王城的方向驶过来.

柳珊珊大概看了一下,约莫十几辆的样子,上面堆满了柴火和菜,可能是宫殿里面的生活用品吧!

看到这里,柳珊珊笑了,原来自己根本可以不用那样复杂,其实可以进去的.

于是,柳珊珊慢慢的靠近马车,拿出绳子,绊住了车轮子,然后自己躲在不远处,自然而然,马车无法前进.

“怎么了?"这时候,车上下来几个人,看着马车.

“也不知道谁干的?"一个人骂骂咧咧,不满的说道,“看吧!这个轮子的轱辘好像出问题了,我们现在不能前进了."

“那怎么半,耽搁了会有生命危险的."其中一个大个子领头的说道,“对了,车上好像还有工具,大家上去找找."于是几个人一刻也不敢耽搁.

几辆马车是相互连接的,前面十几匹快马,后面十几辆车,就像火车一样,头尾相连,这样方便运输.

柳珊珊趁着大家忙活的时候,迅速的窜到了最后的车上,钻进了粮草里面,隐藏住,索性还是能清楚的看到外面发生的事情.

大约过了十分钟,马车总算是动了.

柳珊珊感觉其实蛮舒服的,除了有点摇晃,至少无论怎样也不会晕车的.

望着不断向身后退的景物,柳珊珊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面了,努力使自己淡定下来.

不过柳珊珊对自己的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参加过无数次的比赛,都是满载而归的,每次都是很期待学校的运动会,这样自己的风采就可以发挥的淋漓尽致.

终于到了城门了,车停住了,估计是要检查,但是,对于那些没有太多责任的士兵来说,只是一个形式主义,模模糊糊听到了双方的对话,然后轮子终于缓缓朝着城堡里面行驶.

这时候,柳珊珊感觉自己的身子有点不适,有点发痒,可能是因为粮草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忍不住乱动.

“慢着!"自然最后一辆车的动静被士兵看在眼里,柳珊珊清楚的看见,一位长官拿着明晃晃的大刀慢慢走过来,朝着自己.

不好,柳珊珊马上反应过来.

与其等待,不如马上出击,柳珊珊猛地跳起来,三步两步朝着城堡里面跑去.

“站住!"后面的士兵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女子,怒从心中生.

马车人上的运粮人看着面前的一幕,也是不知所云,愣在车上,一动不动,一个个的眼神随着柳珊珊奔跑的步子移动着.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的同时感觉自己的霉运到了.

后面的士兵越来越快,柳珊珊感觉自己越来越有力气.

柳珊珊发现整个城堡里面却是很宽敞的,一直朝着正前方跑去,渐渐地和后面的士兵出现了距离.

“等等!"领头的长官看着柳珊珊快速离开的背影,命令道,“不要追了,妈的,这个女子究竟是人是妖,还他妈真能跑!"

一个个喘着粗气,头上的汗珠早已落在了地上,眼睛微微睁不开,长官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

“将军,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那位女子跑进城堡?"身边的一位看不下去了,赶紧说道,“难道就不怕上面的怪罪,要是知道了使我们..."

“说什么呢?"将军不满的望着他,“要是知道了,就说你干的!"

那人低下头.

“要么你去追?被雪域王撞见了,还能活命吗?"将军严肃的说道,“要是里面的人的逮到了,肯定会被杀了,只是城堡里面的事情就是雪域王身边的死士干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我们只负责外面."

众士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于是一大群士兵回到了城门口,之间一长窜的马车还停在原地,前面的十几匹马早已是蠢蠢欲动.

“长官——我们可以进去了吗?"一位送粮人谨慎的试探性问道.

“还不进去,在这里干嘛."将军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对了,刚才你们看见什么了吗?"这时候将军严厉的问道.

“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马车上的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绝对没有."

“那就好,进去吧!"

柳珊珊摸索着终于进入了这座城堡,对于刚才的惊魂一幕,只能说自己太聪明了.柳珊珊暗自想到.

终于了可以一览这个城堡的风貌了.

雪域城堡巧遇但是柳珊珊根本不知道哪一条路将通往何处,城堡里面很多阶梯,横七竖八,还有很多石头栏杆,整个城堡几乎全是用石头建造的,从地基到屋顶.

偶尔还能听见几声鸟叫,但是听得很奇怪.

柳珊珊沿着一条幽静的小石子路走着,时不时望向身后,路边还能闻到花的味道,但是完全不知道什么花.

整个城堡几乎没有看见任何人,难不成空荡荡的皇城里面就只是住着雪域王,说实在的柳珊珊很想见一见雪域王的庐山真面目.

这时候,终于看到了前面整整齐齐的屋子,就像四合院一样敞开着,但是,房间外表装饰的很美,各种颜色涂在了墙壁上,红的,黄的,紫的,应有尽有,一根根柱子立在屋子的两边.

房门上,金碧辉煌的留着几个大字,但是柳珊珊根本看不明白,甚至不清楚此乃什么文字.

柳珊珊躲在了最近的柱子旁边,柱子很粗,足以让别人发现不了柳珊珊的存在.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走得很急,好像有一大群人.

柳珊珊赶紧躲起来.

“你们两人记住没有,明天的轿夫准备好了吗?还有祭祀的人员,抬东西的,敲锣打鼓的,等等,要是少了,我拿你是问."一位总管严厉的质问着身边的一位平民打扮模样的人,身后还跟着一群,只是远远跟着,却不敢上前发出只言片语.

“放心吧!我们都准备好了,今晚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保证万无一失."

“最好是这样,不然你们也许就回不来了,记住了吗?"总管大声喝道,“对了,今晚你们就在这边歇着,有什么事情随时找我."总管指着面前金碧辉煌的屋子,“大家哦度进去歇着吧!"

众人眼前一亮,似乎从来没有住过这等豪华的屋子,都愣在门边,迟迟不敢迈出自己的脚步.

“进去吧!"

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生怕哪里踏坏了,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色.

柳珊珊一直听着.

总管交代完事情,一刻也没有停住脚步,便匆匆的离开了.

柳珊珊靠着窗户,朝着里面望去.

金灿灿的一片,就连雕花檀香木床都是金灿灿的涂满了各种各样的图案,周围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种艺术品,柳珊珊觉得雪域国的王还是很懂得欣赏.

“老大,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想上——"一位看上去很瘦小的男子抱歉的说道.

“真是麻烦,但愿明天不要出现这样的事情,不然麻烦就大了.快去吧!"领头的不耐烦的指着外面.

说完,那男子就匆匆出来了.

柳珊珊赶紧躲在一边,跟在男子的后面.

男子走到一半,突然感觉不对劲,正准备回过头看个究竟,没想到脑袋被重重的一击,还没有看清楚谁下的手瞬间,自己就没有直觉了.

轰然倒地.

“好了,等的就是你,没想到这样轻而易举的将你拿下了."柳珊珊笑着拍拍手,望着地上的男子,“兄弟,实在对不住了,看来只能暂时委屈你了."

于是,慌乱之中,将男子拖在了周围的灌木丛中,一般是不会轻易被发现的.

这时候,珊珊趴下男子的粗布一幅,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正迈着轻快地步子回去,肩膀被身后的人猛地拍了一下.

“是谁?"柳珊珊做出了一个迎战的姿势,目露严肃神色.

“干什么,连我都想打?"来的正是刚才的总管,不满的说道,“成什么样子,我刚一走,你怎么就出来了?"

柳珊珊压低了声音,低着头,回答,“对不起,我只是想——"

“好了,不管你想什么,不要到处走,对了,还有点事情交代,既然你在这儿了,就跟我走,还有东西要交给你们."说完,总管走在前面,也不管柳珊珊.

看来,这个总管并不认识这些人,也许是新来的只是为明天的祭祀吧!柳珊珊这样想到,便没有了顾忌,跟在了总管的身后,低着头,没有说话.

这时候,一位官员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看见总管,连声说道,“王总管,早!"

“金大人何事来的?"总管寒暄了几句便没有多说,只是顾着前面走,金大人看了看柳珊珊,觉得很是奇怪,感觉面前的人很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什么地方见过.

金大人停住了脚步,本想叫住问个究竟,但是和总管关系不是很和谐,也只是想想而已,便独自离去了.

“刚才的那是?"柳珊珊压低声音吗,问道.

“你知道这么多干什么,这个里面最好是不要知道那么多."总管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这些人,好奇害死猫,听说过没有?"

柳珊珊摇摇头,望着金大人离开的背影,好险,万一被发现了,九条命都跑不了了,更何况是猫呢?

“到了!"总管停住了脚步,指着前面的屋子,“你在外面等一下,我进去,对了,不要乱走,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知道了."柳珊珊小声的回答.

说完,总管走进去,关上大门.

柳珊珊看着周围相似的房间,感觉自己已经迷路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柳珊珊感觉很奇怪,为什么都不见人经过,难道这是迷宫?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却依旧没有见到那个总管的影子,柳珊珊没有耐性了,便一心关注着周围其他的房间,希望能看见别的什么,柳珊珊觉得,要是圆明园还在就差不多这个架势了,但是虽美,却没有见到熟悉的人,终于明白了何为深闺怨.

正当柳珊珊准备踏进面前的房间,只听见丫鬟们嬉笑的声音,于是迅速躲了进去,生怕被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柳珊珊合上大门,躲在角落看着外面的丫鬟.

只是没有想到...

身后的声音将刘珊珊重新拉回了现实.

“敢问这位仁兄,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好看的."那人听上去挺温和的,但是还是把柳珊珊吓了一跳.

“什么人,敢偷袭我."柳珊珊依旧是刚才打架的姿势,面露严肃的神色,“为什么来这里,说,是不是奸细?"

说话的正是雪域王宫歆.

“这里,是我的地方."宫歆小声的说道.

“哦,是吗?"柳珊珊浏览了一下整个房间,看上去就像皇帝的御书房,本来心里就有点慎得慌,但是看到面前的人这样的打扮,却也烟消云散.

宫歆穿着朴素的麻衣,与周围的环境大相径庭,难怪柳珊珊会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比自己还会骗人.

事实上,雪域王国规定,老一代国王驾崩,新王需要穿粗布麻衣半个月以表示对先祖的尊重和子民的厚爱.这个传统一直保持着,直到宫歆即位.

“小样,你也是偷偷溜进来的吧!"柳珊珊拍拍肩膀,“不过,这并不重要,我们各取所需,你拿你的金银财宝,我看我的风景,还有个好的照应."

宫歆仔细一看面前的小伙,一眼就认出来了,原来,面前的正是大闹幻想寒香的那位绝世姑娘.

宫歆冲着柳珊珊笑了笑.

柳珊珊感到莫名其妙,“这位仁兄,你...没事儿吧."

“没,没事儿,这儿喜欢什么就自己拿,不要客气."宫歆感觉自己说话都极不自然了,心里不满笑了笑,这还是原来的自己吗?

不过和这个姑娘还是很有缘的,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对了,她是怎么进来的?

"对了,这位仁兄,请问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是皇城重地,你..."宫歆笑着问道.

柳珊珊白了他一眼,“你怎么进来的我就是怎么进来的."

“哦."宫歆回到了自己的王位上,拿出一本破旧的书,仔细翻了翻.

“对了,兄弟,能认识也算是有缘,你知道雪域王吗?很想见一见,说实在的,还挺仰慕他的."柳珊珊走到宫歆面前,双手不断的拿起放下.

“是吗?"宫歆一听,没想到自己还能这样出名.

“嗯,我这次就是为了见一见传说中的雪域王."柳珊珊认真的说道.“说不定搞个签名什么的还能为自己赚大把的银子."心中免不了一阵窃喜.

“看来还挺自豪的."宫歆望着柳珊珊,“其实,要说起新任的雪域王,那话就多了,其实我很了解他,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详细的告诉你他的事迹."

就这样,宫歆足足说了两个时辰,当然无一不是夸自己的才能和英俊.

说完后,宫歆停顿了一下,继续问道,“现在你了解了吧!"

“这个...不知仁兄口渴不?"柳珊珊一脸的迷茫,“对了,不就是个富二代官二代吗?至于吗?事实上,我还是很讨厌这样的人,不过要是凤凰男就很不错,比如朱元璋."

宫歆很显然对柳珊珊的回答很失望,朱元璋,何路人马?闻所未闻.

"不过,敢问,你是从哪儿来的?"宫歆耐着性子问道.他很想知道,这样的一个女子究竟是不是人间的女子.

柳珊珊感到很奇怪,小声的说道,“为什么对我这么感兴趣?"柳珊珊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装扮,没有什么问题啊?“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个从何地而来不是那么重要."

延伸阅读

洁士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xlhz.shtml
洁士,中国总部坐落于上海,运营中心设立在香港九龙,上海洁士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是由法国J

7仔便利店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yrm.shtml
7仔便利店起源于2004年,是一家以共建和分享理念为主的连锁便利店公司,店内配备各种

缤纷时代KTV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bfph.shtml
缤纷时代KTV加盟详情缤纷时代KTV,千元投资,K歌新玩法,1人体验,2平米玻璃小屋

油霸燃油添加剂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g6r0.shtml
油霸燃油添加剂无疑是一款立足消费需求的良心产品,油霸燃油添加剂爆品来袭,必有“壕利”

司贝迪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xbeo.shtml
司贝迪集成吊顶是一家从事具有效果节能LED照明产品的企业。主要产品有LED天花灯,灯

白海豚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6vi7.shtml
白海豚皮具护理根据国外皮革护理市场的特点,针对各种真皮制品在使用及清洁、护理、修饰、

宝贝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x6lw.shtml
宝贝餐椅是大中华地区家产品通过欧洲ECER44/04安全标准认证,同时也是中国早同时

三明恒源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nrah.shtml
三明恒源贸易,位于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代理销售各省市精心打造的机械加工设备,代理日本

百意超市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am8.shtml
百意超市倡导“超值生活,超值回馈”的经营理念,细化商品分类,全心全意向中国消费者提供

东方妈妈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communitynowfreedom.com/uwe2.shtml
东方妈妈,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致力于产后复元的商业连锁经营与技术研究机构,公司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古代当传说第10章在线阅读

    钥曦管不住口水,两眼直盯着红袍新娘秀美的脸蛋和黑色猫耳。阎王啊!感谢亲送偶到这神域世界!猫耳小可爱!乃是从loveless里跳过来的木?乃肿么阔以这么萌!显然的下面众妖已经随着黄鼠狼的视线发现了钥曦,猫妖迎光看向古木上美的不可思议的钥曦,猫尾瞬间炸开!怎么这天仙似的美人看她的眼神比黄鼠狼还让人寒颤!

  • 剑三大幻想第三章在线阅读

    “大师,我有事想问你。”安迪烙默念。“小安,请说。”大师道。“你有能让我快速提高自身实力的办法吗?”安迪烙问道。大师笑了笑说道:“当然有,快速提升实力的方法有很多种,之中最快的一种是直接从商店系统里购买永久提升力量的物品,除此之外,你还可以要用你的兑换点去换一些特定的‘宝贝’。”安迪烙又问:“那我现

  • 机变乾坤在线阅读威力无比

    且看幽暗之渊,嘶吼声不断的传来,忽然,大地巨烈阵动,一庞然大物从下面飞了上来,正是那烛九阴。两族随即停止了战斗。只见那烛巫,有着巨大的身躯,而且竟然有九个脑袋,且似龙也,两翼翅膀已张开,只一扇!多数神兵与魔将都被扇的不见踪影。“快催动神力”,垄戟对灼炎道。“好”灼炎说。而赤魔言道:“烈焰,快用重异剑

  • 都市:战神降临第一章

    仲夏,傍晚。纵已过了下午最酷热的两三点钟时刻,储蓄忍耐了一日的大地,此时释放出热量,威力仍令人无以招架。这个时候,刚下班回家的大人,一个个都窝在冷气房里,是绝计不肯出门的。关在幼稚园一天的小孩子可不管这些,除了玩,他们知道的还是玩。一处小区的公园里,一群五六岁的小孩子,你笑笑我,我哈哈你,玩得不亦乐

  • 神级选择:开局甩了扶弟魔之回眸异世界

    异世界的一座死亡之城内,那里充满着恐怖的气息,四周都是破旧不堪的房屋,街道上也是一片狼藉,几只待食的乌鸦停落在看起来伟岸而破旧的房上顶叽叽怪叫。沿着街道看去时不时还有几具干枯而不腐的尸体,想必他们也曾经的挣扎而死。这时候死亡之城内的上空突兀的出现一道虚空门框,门框四周亮着闪闪的金光。一个年纪轻轻的男

  • 神女无恙在线阅读第一章

    下午四点半的阳光,折在玻璃窗外的老槐树上,透着树叶变成星星点点的光斑。此时一中的教室内寂静一片,只有偶尔传来的,卷纸翻动与纸笔摩擦的声音。沈时撑着脑袋,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似乎觉得有些热,纤长的玉指将乌黑的秀发简单地挽了起来,露出凝脂的脖颈,不过片刻就被阳光熏得有些微红。盛水的眼眸中淡淡的泛着疏离,目

  • 为什么是奸臣傅郎如玉

    却说萧将军虽然打叠出十分精神,百般推拒,千种手段,终于还是被硬给拉来了华林园。这园子的历史说起来比本朝还要长上许多,据传前朝皇帝有个贵妃,最喜在园中游赏。皇帝因宠爱她,特为其小憩而造了三层高的阁楼,号为“望仙”,就连门窗栏槛都是用檀木做成。不必熏炉,只在阁中待上一二个时辰,出来时自然衣裾飘香。又以奇

  • 混沌珠之仙武系统那一年

    高一的下学期。那年我收到消息,她和阳在了一起,阳也是我六年级的同学,但阳比我更早认识她。现在还印象深刻着,六年级时的阳比我要勇敢,给她写过一封情书,这事当初在班上闹得很大,而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来说,当时的她显得特别的无助,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哭。她很害怕会被班主任知道而责骂甚至被叫家长,所以她想

  • 通天化魔录第四章在线阅读

    “总帅打算吃点什么?”说着,新宇就拿出菜刀准备烹饪了。“嗯···那我就点一份怀石料理吧!”“诶?!”本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看到总帅那个严肃认真的脸,新宇明白眼前的人是认真的。怀石料理是原为在日本茶道中,主人请客人品尝的饭菜。但现已不限于茶道,成为日本常见的高档菜色。“怀石”指的是以圣人被褐怀玉的意思

  • 密十三泼妇

    “万审判长祖籍潮汕,跟小李是半个老乡,每次到茶馆来,都会点名要她招待。”赵嘉言直视着前方路面,一边开车,一边解释来龙去脉:“昨晚茶馆进了一批新货,小李请万审判长来捧个场,顺便尝鲜。接电话的时候,他们正在讨论案子,万审判长就把整个合议庭的人都带来了。”夏楠恍然大悟,明白自己的顶头上司为何会深夜外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