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褪色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谈雅飞 来源:晋江文学城

神符大陆,青洲城百多里外有着一座高约二千丈的龙田山,在龙田山一千丈处便开始有着大片大片式样各异的房屋,这样的房屋直延伸到下脚下很远才停止。其实这山下山上的数万间屋都是属于聂家,聂家在这片方圆数千万里的青州之上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整个家族共有着八万多人,当然也包括各种投靠的势力在内。从山脚到山上,有着上十条数丈宽的大道,每天都有川流不息的人从此经过,整个聂家就如一个城池一般,显得格外热闹。

所有房屋最高处的尽头,有着一片气势极其宏大的宫殿式样的房子,这便是聂家核心成员居住的地方。平常这片屋中的人都是极为平静。

可是今天,都是一个个忙上忙下,而一身白衣的聂家家主聂东昊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站在一间极其精致的房子门外,不停地来回走动,双手放在后背,不时地握紧又松开,样子显得十分焦急。

“怎么样?生了没有?”焦急难待的聂东昊,突然拉住一个刚出来的侍女迫切地问道。

“回老爷,还没有。”侍女很恭敬的回答道。

聂东昊甩了甩手,示意她离开。这时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朝这边走来,这人身高和聂东昊相差无几,身上穿着灰色的布袍,从脸上看去并不让人觉得怎么精神,但那一双眼睛却非常深遂。

“公雷啊,你怎么也来了?”

见到这人过来,聂东昊便上前笑迎着。

“大哥,你平时面对千军万马也没有今天这般焦急啊,呵呵,这生孩子就让你乱了阵脚。”聂公雷笑着打趣道。

“那当然啦,你要是现在也能得个一儿半女的,恐怕会比我还高兴。”聂东昊虽然装出一幅正经的样子,但脸上还是藏不住的高兴。

“呵呵。”

看到这一家之主如此表情,聂公雷也是忍不住轻笑两声。

“不好了,老爷。”这时一个年态稍老的妇女带着焦急的表情冲了出来。

“怎么了?快说!”聂东昊闻言,一个箭步冲到这人身前。

“夫人,夫人她好像是难产。”产婆战战惊惊地回答道。

“什么!!”

聂东昊脸色大变,“不论如何,我也要母子平安,记住是不论如何,知道吗?”聂东昊大声地吼道。同时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他身上骤然发出,聂东昊脚下的青石上猛然出现了数十条裂纹。

“是,是。”那产见到聂东昊如此反应,心中大惊,哆哆嗦嗦地走进了房间。

“大哥。”这时聂公雷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聂东昊的左肩,“放心吧,嫂嫂她会没事的。”

看了看聂公雷,聂东昊轻吐一口气,望向天际,脸上带有几分不安和焦急。聂东昊刚准备收回目光,却突然发现天际突然闪过一道极为耀眼的暗金色光芒。

“咦,”

聂东昊轻咦了一声,正欲思索,却猛然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生了,太好了,生了!”这一下聂东昊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直接破门而入,聂公雷见状也只笑着摇摇头,而后也跟了进去。

“啊,老爷,你怎么就这样冲进来了?”聂东昊的破门举动,可是把房里的数位侍女和接生婆吓了一大跳。

“华颜,怎么样?”聂东昊一进门就冲到了华颜床边。

此时华颜那美丽的脸还带有几分苍白,但也难已掩盖住心中的欣喜。看到聂东昊那又急又慌的模样,华颜脸上的笑容又浓了几分。

“我没事,你看我给你生了个儿子。”说完华颜看向了放在身边的婴儿。

“好,好,好啊,哈哈”。聂东昊抱起婴儿,脸上也只剩下高兴,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大哥,恭喜你啊,又得一子。”这时聂公雷走过来,轻声笑道。

“东昊,这孩子,该叫什么名好呢,你就帮他取个名字吧。”待聂东昊稍稍平静后,华颜便出声说道。

“名字?”说到名字,聂东昊一下想起了刚才那道金光,“我刚才在外面看到一道金光从天而降,我看不如就叫‘聂天’怎么样?”

“聂天,聂天,嗯,念起来也还不错,你决定吧。”华颜轻轻一笑,便眯起了双眼,生孩子可是很累的。

见状,聂东昊也不再打扰了把孩子交给奶妈后就与聂公雷一起走出了房间。

“大哥,三弟今晚也会回来,是不是要好好喝一顿啊?”一出房门,聂公雷便笑道。

“哦,老三那边的事已经完了吗?”闻言聂东昊脚步微微一顿。

“是啊,老三他这一去便是五年,今晚可要好好跟他喝几杯才好啊。”聂公雷感慨地道。

“不错,酒席我早已叫人准备好了,今晚我们一族人都要好好庆祝一翻。”说着两人大笑着走了开去。

晚上,龙田山下,一片热闹的场景,其中最为热闹的还是属聂家核心地带,就是最高处的那上百栋房屋,听到家主喜得第四子,几乎所有人都赶来祝贺,其场面之热闹比起闹市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聂家之中有一座主殿,位于最高处,其四面都有房屋,倚靠而建。这主殿高约有五丈,最外面有八根一人粗细的金色圆形石柱,上面还雕刻有精美花纹,殿里足有三十米见方的空间,十分宽敞,大殿里面的装饰和殿两种截然不同的式样,殿外是金碧辉煌,而殿内则是陈旧古朴。

这殿平日本是用来议事的,但今天这里却罢上了四桌酒菜,正是聂家的直系成员。

“ 大哥,来,我可是要多敬你几杯,我出去了五年,没想到我一回来,你这第四个儿子都有了,看来我也得加把劲了。”说着聂刀举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哈哈……”听完聂刀这话,众人不禁笑了起来,聂东昊也举杯一饮而尽。

当夜,除了华颜和聂天外,聂家几乎没有人不是喝了个三五杯,有的还喝得酩酊大醉。

...................

一转眼间,三年便过去了,聂家还是原来的样子几乎没有改变,唯一变了的就是多了个三岁的小孩。

靠近主殿外不远的一个七米见方的小院中,已有三岁的聂天穿着一套黑色衣服,双眼微闭地静站着,那清秀而又嫩白的小脸上显得格外平静。

就这样,静站了一会后,聂天突然眼开双眼,身体猛地冲出,在这七米见方的小院中不断地快速移动,且又极为灵活。就是比起成年人也不差丝毫。

“这青风身法,到了这片地方怎么这么难练,一年多时间了,还是在第一层,好在速度比起前世的那炎龙大陆要快近六倍还多点,不然我可接受不了。”练了两个小时左右,聂天停了下来,自从被那暗金色光团带过来之后,聂天就决定忘记前世的种种,在这里重新做人。

“时间不早了,先回去吃饭,不然爹又要来找我了。”看了一下天色已是正午,聂天便开始向屋中走去。

“小天,你要是再不回,我可是要去找你了。”

聂天刚一进屋,聂东昊就极其宠溺地摸了摸聂天的头。

“呵呵,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聂天呵呵一笑,便坐到了餐桌上,看着聂东昊那慈祥的笑容,聂天不禁心中一暖,前世他生于战乱之时,自己刚一出生爹娘就在战乱中死了,可以说是根本没有过一个家,而到了这世之后,聂天找到了那种感觉,准确地说应该是亲情的感觉。

“爹,大哥二哥还有三姐呢,怎么都没有来啊。”聂天发现桌上只摆有三幅碗筷,于是开口问道。

“哦,他们都出去办事了,今早刚走,要后天才会回来。”聂东昊笑着回答道。

“娘。”这时一席白衣的华颜优雅地走了过来。

“天儿好乖,来,到娘这边来。”一见到聂天,华颜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佣人很快就把饭菜端上了圆形暗红色木桌上,随着聂天开动,三人便开始用餐。

午饭过后,聂天看了两眼聂东昊,最后还是开口道:“爹,我现在已经三岁了,是不是可以开始修练符力了。”

看了看聂天,那如小孩般的模样,聂东昊不禁笑了起来:“我早就知道了,先前那一次我当场训斥你是因为你还只有两岁多,这符力本身极为强横,不到三岁的人去修练,不但练不成,还可能会因此而丧命。现在你已有了三岁多了,我当然不会再阻止你了。”

“哦,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修练。”听了聂东昊这一翻话,聂天顿时高兴起来。

“呵呵,看你心急那样,你明早上就到符殿去吧,我在那等你。”聂东昊说完便走出了大厅。

“太好了,终于可以修练爹的那种力量了。”闻言聂天心中大喜,随意地擦了一下嘴上的油渍后,就高兴地冲出去了。

自从两岁见到聂东昊展现出的那种随意一挥都能让天空变色的力量后,聂天就对此十分神往,这种力量和前世的那种力量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第二天清晨,聂天很早就起床了,这时天还刚刚亮,事实上聂天从一岁半起就这个时候起床了,他前世能在二十四岁练到武仙初阶,就是因为起步早,从两岁开始就跟着军队一起练武,再加上资质上好,才能在二十四岁就进阶武仙,所 以今世的聂天也是如此,也自从能说话起聂天就清楚地知道实力意味着什么。

延伸阅读

想攻略我的人都被我攻略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ailitt.cn/g0n8.shtml
那天,戴瑜整整用了一个上午才把这六个人从土墙中全部挖出,幸运的是这六个都还能喘气,这

[死神同人]——不想说再见花海问意  http://www.dailitt.cn/g9d6.shtml
乔鱼捕得七步蛇,杜荔阳体内之毒得解。而乔鱼也因凤凰草解毒及时,并没中毒太深,由医者开

吾有一颗成帝心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dailitt.cn/gxwa.shtml
休息时间。道具组在后面布景,其他部门也在调试灯光。“太尴尬了。”靳语汐一下台就忍不住

自在谪仙之战祸  http://www.dailitt.cn/1uz.shtml
利贝尔共和国在占据兵力优势的情况下惨败,并被迫与风华帝国签订了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

英雄联盟之幽冥炼狱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dailitt.cn/mbu.shtml
(本章黎天潇就是一个打酱油的。)真的好巧不巧,就在亚历克斯他们回去后,就见到了警察,

我与轰同学的恋爱拉锯战[综]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dailitt.cn/djvz.shtml
这边,慕晚栀刚咳完,便继续灌酒。烈酒灼心,也许此刻只有酒能驱散她的痛苦。她抬眼望去,

小先生说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dailitt.cn/g0fo.shtml
一户高宅大院的侧门口,一辆马车停了下来。一个身穿墨色暗纹月牙白长袍的小少年下了车,三

韶凤天下之混沌决(4)  http://www.dailitt.cn/s0we.shtml
泡在生命之泉里面,不禁可以迅速的恢复外伤,还可以淬炼筋骨,重塑经脉。总而言之,这个生

至强大宋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dailitt.cn/nq37.shtml
傍晚东尧躺在病床上,仔细回想着,越想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难道网游和现实有了联系..

重生之靠脸修仙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dailitt.cn/ai2v.shtml
冰罩开启,一路直奔山脉最深处。一处被称作格拉卡的地方。平整的石块垒成的祭坛,穿着兽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诸天执法局在线阅读苦熬两年

    牛十三悄悄返回了矿山里面,见到了托伦大叔和许多同族兄弟。他们见到牛十三回来后,都显得十分高兴。牛十三让他们先不要声张,他先去解决该死的狮人守卫。牛十三很快到矿山外面,找到了看管牛头人的狮人守卫。牛十三冲到狮人守卫面前,直接扭断了狮人的脖子。看着眼前狮人不可置信的眼神,牛十三接着去解决其他狮人守卫。没

  • 血之都市之叫姐姐(4)

    被杜唯捏了脸的幼年期团长依旧保持着微笑,嘴角扬起的弧度甚至都没有一毫米变化。幼年期团长没有推开杜唯的手,他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慌乱,体现了他不同于凡人的极高修养。倒是杜唯被库洛洛以温和的笑容和眼神看得莫名后背发凉,讪笑两声后收回了她罪恶的魔爪。“外面下雨了呢。”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下雨声,库洛洛侧过头,

  • 全宇宙都祈求我重生 [参赛作品]之林夕说书

    出了新手村的林夕,怀揣着对梦想的渴望,踏上了一路追逐远方的旅途。赶路的过程是无聊且乏味的,所幸,因为有着目标,且渴望着,那这点困难,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过眼云烟罢了。经过几个月的赶路,一路上走走停停,细心体悟这秦时的大好河山,极度无聊之时,便恶趣味般讲起评书,诸如‘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之类

  • 天地争霸之我是通臂猿猴在线阅读第8节

    收掉那六个人头后,叶飞又升了两级,一举迈入武者后期的境界。一天之内,连升六级,哪怕只是最起步的武者阶段,如果说出去的话,也足以惊掉所有人的下巴了。比如在场的叶凌云夫妇和八大护卫,此时就被惊到了。虽然之前叶飞已经告诉过他们,自己可以通过杀人升级,但此时亲眼看到,仍是让他们惊得差点把舌头咬下来。“飞……

  • 都市:开局礼包一百亿第九章

    受:“……我二十年没有性生活了。”攻:“……”受:“你让我说实话的。”攻原本想说“我想听的不是这种”,却又觉得这个也确实很惨了。受坦白了这么惨的事,自己得拿出点尊重。于是攻改口:“我过两天下班后有空,你带上你儿子,我们去吃顿便饭。”这就是答应给养子上课了。受一通感谢,又想到这顿饭肯定是自家买单,就琢

  • 黑暗扎基在线阅读第九章

    轰!克苏鲁最外层的壳炸开,浓郁至极的深渊气息,仿佛墨水一般,瞬间侵染了白色的世界,视线所及之处,再无一丝苍白,雨陌怒吼一声,控火术涌入二百点能量,化作庞大无比的火海,与深渊气息对抗,轰!火海被雨陌果断引爆,二百点能量消耗一空,同时带走了绝大部分的深渊气息,火海爆炸的动静很大,说不定吸引了整个庄园的动

  • 女明星和她的小奶狗第3章在线阅读

    第一战斗者高中,食堂。“你能坐到那里吗?”毛霖霖觉得沈安这两天是不是真的傻了?平时他不都是默默的坐在自己身边,自己跟他说句话都能高兴半天吗?现在居然让我坐的远点?“沈安,我不就是没让你摸我的手吗?女生的手是能随便摸得吗?我真是看错你了!”毛霖霖还以为沈安是生气昨天的事。沈安:???这......这是

  • 大佬们都以为自己是我的男主角第一章在线阅读

    前言:这是双生子上杉达也、上杉和也及邻家女孩浅仓南的故事。上杉和也和浅仓南是明青高中里的高材生,无论在学习还是运动上都表现出极强的天赋,被誉为“最佳情侣”。而作为孪生哥哥的上杉达也却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在明青棒球队准决赛的清晨,当家投手上杉和也为了救小孩子而被卡车撞击,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在悲痛中的达

  • 玄幽劫在线阅读县城-异能初现

    左妖在处理好一切后,天已经要黑了,于是他赶紧进了县城,他刚刚进了县城,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城门也随着关闭了,左妖看着关起的城门,想起了早晨的土匪。现在左妖的体力岂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要是昨天早晨左妖以奔跑的方式赶往县城的话,一个白天绝对能赶到县城了,只是左妖没有想到这些,还是以常人走路的方式朝着县城前进

  • 食日在线阅读第三章

    路飞的眼睛下面有着一条显眼的刀疤,这是跟香克斯在一起的时候,路飞为了证明自己是男子汉,拿刀在自己脸上面划的一个口子。这里的基地在段成波来之前就已经修建好了的,他们只需要入住就可以了,军费由东海分部出钱,带队朝着基地里面走过去,来到基地门口,一扇大铁门,操场中间悬挂着海军旗帜,门口站岗的两个海军看见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