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仙君,你的掌上明猪!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兰汐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今天是长野静美来千叶过得最开心的一天,晚上回家都是带着笑的,她在门口遇见了来送碗的三桥夫人。

“您好,我是长野静美。”

三桥夫人笑着问长野静美:“你好,我是隔壁的三桥爱美,丸子很好吃,多谢款待。”

三桥太太头上有着和她一样的自来卷,笑起来眼睛弯成了一个小月牙。

“啊,您喜欢就好。”

“你也是在这附近读书的吗?”

长野静美点点头:“是的,我和您的儿子在一个班级。”

三桥太太惊讶:“啊!原来你们是同级生啊,贵志那小子还真是幸运。”

长野静美害羞道:“能够和三桥君同班是我的幸运。”

“哈哈哈哈,说起来贵志还吃了好多你送来的丸子呢。”

“他很喜欢吃吗?”

“是呢。”

……

“我回来了。”

“今天我们静美好像很开心呢。”

长野静美正在帮妈妈把垃圾分类,听见母亲的话笑出了一排贝齿:“是!”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呢?”

“今天……又交到两个朋友?都是很好说话的人。”

大概是朋友吧?

有了三桥贵志或许她下课可以找他说说话?找邻居说话,没事的吧?

虽然这人有点不正经!

她将分好类的垃圾放在门边,明天就是周五了,可以丢垃圾了。

*

第二天长野静美照样被母亲塞了两个便当,出门的时候三桥贵志也正好出来,她跑过去和他打招呼:“早上好,三桥君。”

三桥贵志撇了一眼长野静美:“喂,普通学生就不要和不良生走太近啊。”

长野静美疑惑:“为什么?”

“笨蛋,会被找麻烦的吧!”

“不要,呆在三桥君身边会更有安全感一点。”长野静美想也不想地答。

昨天三桥贵志打架的身影落在她眼里,虽然有点可怕,但大部分带给她的是安全感。

三桥贵志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还不到他肩膀的女生,他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居然和不良说安全感!笨蛋!”

三桥贵志拔腿就跑,长野静美被灰溅一脸,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等,等等我啊!三桥君!”

“笨蛋才会等你!”

长野静美虽然跑得慢,但是身为鹿儿岛的女人,她绝不认输,她在耐力上胜过了三桥贵志,三桥贵志在快到学校的时候被长野静美超过了。

长野静美还很遗憾地说:“三桥君,你的体力好像没我的好,以后要加强锻炼啊!”

三桥贵志喘着气给她翻了个白眼,就被长野静美塞了个便当。

“三桥君,今天的便当也拜托了,拜拜。”

三桥贵志看着她走远,实在没有力气去追她了,伊藤真司这时候刚好到校:“喂,你这家伙在这干什么呢?”

长野静美泡面头因为跑步散开来了,她索性披了头发,没想到一走进学校里,原本拥挤的走廊如同摩西分海一样给她分出了一条道。

低着头走路的长野静美没看到这一幕。

在她走过之后走廊里的学生热烈讨论起来。

“就是她吗?”

“听说是和三桥,伊藤两人一起打败十个人的女人!”

“好厉害!!!”

“不对,好像是她之前在这里受欺负了,三桥为了她叫上了搭档伊藤和十个人打了一架!”

……

长野静美在嘈杂地声音里听出了此起彼伏的感叹声,听得长野静美脸红。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大家看我的眼神这么奇怪?

她快步走去了二年三班的教室,刚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就有三个女生站到她位置上,对她鞠躬:“长野同学!对不起!”

整个教室的人看着这边窃窃私语。

长野静美吓得连鹿儿岛方言都出来了:“け?(啊?)”

三位道歉的女生是昨天嘲笑她的人,听到长野静美的话小心问道:“开门?是叫我们开门的意思吗?”

她窘迫地转换成标准日语:“不是……为什么?”

“对不起,我们对长野同学做出了这么过分的事情。”

“我嘲笑了你的口音,对不起!”

“我还嘲笑了你的头发,推了您,对不起!”

长野静美涨红着脸挥手:“已经过去了……”虽然那些行为确实对她造成了一些伤害,但是她们现在认错她也就没有那么介意了。

三个女生对视一眼:“请问您是原谅我们了吗?”

长野静美抿唇:“没有。”

伤害就像拿把小刀在木头上划上一道痕迹,这样的痕迹不会消失,只会永远地留在木头上。

三个女生听了要下跪,被长野静美制止了。

“请您原谅我们吧,可以把我们对您做的全部都还到我们身上。”

这确实很让人心动。

可以将别人对自己做出的伤害报复回去,肯定很解气,只是……

“那这样的我和你们有什么分别呢?”

长野静美直视那三个女生的双眼:“利用这样卑鄙的手段去伤害别人,我做不到,所以你们放心吧。”

三个女生被看穿心思,只好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教室内的人见没戏看了转过了头,教室门边突然被打开,一个人粗暴地驱赶着周围的人,然后又恭恭敬敬请着门外的人进来。

长野静美瞪大眼看着被不良少年们簇拥着过来的金发少年和海胆头少年。

她准备和伊藤真司打个招呼,就看到三桥贵志往她的方向走来。

金发三桥贵志走到长野静美桌前,也许是刚刚被人簇拥的感觉让他有点飘飘然,对着她喊:“喂,这是我的位置!”

长野静美愣住了,金发面前的鸭屁股头小弟立马凶神恶煞地跟着吼她:“喂,听不见吗!三桥哥叫你让开!”

长野静美被吼得耳朵嗡嗡的,她感觉这人要吃了她一样,而她认为的朋友三桥贵志并没有帮她。

“不是说长野静美和三桥是朋友吗?”

“不是吧,看三桥君的态度,完全不认识她一样啊。”

“不会是长野静美缠着三桥君吧?毕竟三桥君那么厉害……”

算了,本来就不是朋友,是自己一个人认为的朋友吧。

长野静美红了眼。

三桥贵志愣住。

本来他觉得这种角落正是代表他老大地位的好位置,没想到叫长野静美让个座会惹哭她。

啧。

三桥贵志扯了一把吼长野静美的鸭屁股头少年,生气地吼回去:“喂!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鸭屁股头少年被喊得耳鸣,他立马对三桥贵志鞠躬道歉:“对不起!”

三桥贵志:“不是我!”

鸭屁股头少年识趣地对长野静美道歉:“对不起!”

长野静美胸口郁积地难受劲还没过去,抽抽搭搭地吸着鼻子,她没理,自行将桌子搬出了原地,桌子拖得在地上划拉出刺耳的声音。

三桥贵志迅速按住她的桌子:“喂,这地方是你的了,别哭了。”

长野静美不理他,三桥贵志看了头大,心里莫名烦躁不安:“你怎么了,不是说给你坐了吗?”

长野静美哽咽道:“三,三桥君,好过分……”

女人就是麻烦!

他在心里呐喊,可惜没人听到。

长野静美拽住桌子,三桥贵志压住桌子,两人僵持在这里。

上课铃声响起,三桥贵志从兜里拿出一块皱巴巴的手帕笨拙地给她擦眼泪:“别哭了,你就在这坐着哪也不去。”

是昨天她拿着给三桥贵志擦嘴角的。

长野静美也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让男生给她擦眼泪,她拉着桌子坐回原地。

三桥贵志舒了一口气,转身就看到一种不良少年好像被冰冻住了一样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三桥贵志做出个凶狠的表情:“看什么?也想让我给你们擦眼泪吗?”

听见这话的长野静美难过都凝固住了。

三桥贵志落座在她的旁边。

椋木老师走了进来,看了眼后排的不良少年都坐的整整齐齐的,最后一排一个泡面头女孩子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这还是除开学以来第一次教室满员呢!

椋木老师紧张地翻开课本。

课间。

三桥贵志撑着头看长野静美。

长野静美一点也没有要理他的意思。

不会是还在介意他吼了她吧!

他开口:“喂,你……”

长野静美哑着嗓子打断了他:“我有名字的。”

“啊,长野啊。”

“什么?”

三桥贵志被她这么一打断,反而忘记了他原本要说什么,绞尽脑汁提起另一个话题:“这个后两排,不是给不良学生坐的吗?为什么你会在后排?还恰好坐在我的位置上?”

“不是,这个是我先坐的,我一直坐在这里。”

“为什么要坐在一个这么多涂鸦的桌子上?你也觉得很酷吗?”

长野静美手指划过桌子上的涂鸦。

“不是,你没有看到这上面写的什么吗?”

三桥贵志好奇地凑过来:“恶心,笨蛋白痴,长野静美……”

长野静美感觉到被这么念出来就好像是在骂自己,她捂住三桥贵志的嘴:“为什么要念出来。”

三桥贵志想了想:“这个桌子很酷啊,有这么多“纹身”,我拿这个给你换吧。”

长野静美看着三桥贵志手按的崭新干净的桌子。

自己这张桌子很酷吗?

“是吗?”

“赶快跟我换,这样才有不良少年的风格!”

“……换就换。”长野静美让出了桌子,三桥贵志如愿地换到了长野静美的桌子。

他花了点时间将桌子上长野静美的名字抹去,换上了自己的名字。

下课后他离开去上厕所,长野静美看了一眼。

三桥君,是个好人啊。

她想。

延伸阅读

艾右宝贝成长园托育加盟  http://www.mufull.com/g7g.shtml
艾右宝贝成长园由香港艾乐国际教育集团创办,我们是一家专注做全球具有品牌影响力的幼儿园

浣碧加盟  http://www.mufull.com/pi5r.shtml
浣碧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永生加盟  http://www.mufull.com/pw96.shtml
永生玩具坐落于华北批发玩具城--临沂永兴玩具城,主要批发遥控塑料玩具为主。本商行本着

兰榭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mufull.com/umaq.shtml
奢侈品皮具护理不同于普通的皮革护理,它具有高端化、量包定制、手工操作的特点,为保证服

7-ELEVEn加盟  http://www.mufull.com/a4yo.shtml
7-ELEVEn便利店于1927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创立,为各省市的连锁便利店

百乐加盟  http://www.mufull.com/ydzr.shtml
百乐玩具设计制作卡通服装、卡通人偶服装、卡通表演服装、行走人偶卡通、卡通服饰、动漫卡

丽原十字绣加盟  http://www.mufull.com/nfb1.shtml
烟台丽原有限公司坐落在美丽的海滨城市――烟台。这里素有“鲁绣之乡”之称,位于开发区珠

大润发便利店加盟  http://www.mufull.com/up23.shtml
香港大润发便利店国际有限公司是一家民族企业,创建于2017年3月22日(在香港成立)

山香名饮加盟  http://www.mufull.com/yzcr.shtml
山香名饮茶叶是由婺源县山香名饮茶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茶叶专属产品,婺源县山香名饮茶业有限

博诚化工设备加盟  http://www.mufull.com/nf5v.shtml
山东博诚二手化工设备为于风景秀丽的水泊梁山,它由于交通便利又被誉为‘商人的梦想之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因果记在线阅读第2节

    挂在墙上的钟摆,极其有规律的左右晃动着。还是那间房间,依旧很安静,与之前不同的是,此刻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没错,是秦朵叫人把刚刚楼下的那个男人强行带了上来。也顾不上别的了,秦朵摩挲着下巴,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果然是个极品,身材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高挑一些。提着婚纱,秦朵大步走到了男人的面前,手

  • 紫意无双在线阅读第三章

    人族三位大能修士退走了,碧血莽已经到达了虚元镜后期,自不是他们一中期两初期的修士能敌的。云妙山脉深处,两个人类修士正极速前行,偶尔会有低级妖兽出来袭击他们,不过都被他俩很轻松的解决了。“奇怪了,这两天遇到的都是低级妖兽,连归一镜的都不见!而且这里的毒气也重了许多。”云中凡说道。“是啊!我也觉得奇怪,

  • 高中生重生日常SSP-226

    “这小子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在起床后的一两分钟,伴随着走廊里回响的“起床”。早就睡不着的柯舍,坐在床上,眼盯着床架子。“发什么呆呐?”睡他在上面的把头垂下来。今天和昨天一样,没什么变化,杜克也没有再被拎出去。他一跛一跛的了,他挂着黑眼圈了,他的手指抖得厉害,他的胳膊抬不起来,他搬不动木箱子了(因此

  • 宇宙平衡系统第五章在线阅读

    有一次比赛打得比较晚,大家赢了以后想要出去庆祝。我怕熬夜,就在一个只有同届朋友的群里说我要回去洗袜子,就不一块去了。阿飞来问我:“大鹏,袜子不能明天洗吗?”我直接说:“那是借口,我就是不想去。”阿飞去找部长。过了一会儿,部长来找我,说:“阿星,等会儿我们庆祝完,还要根据这次比赛开一个会。你如果不去的

  • 直播之极限巅峰在线阅读第三章

    伊文思在晕过去之后,那个那字都没有再去看她一眼,然后大步的走到门口,使劲的将门给拉开,对着站在门口的丫鬟说道:“去打一盆冷水过来。”新房里面发生的动静两个丫鬟自然是都听见了,现在听见王爷吩咐自己做事,立刻开口说道:“是,王爷。”男子鼻子里面嗯的一下,然后再次的走进了房间里面,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

  • NBA:我能打爆一切在线阅读第10节

    赵力帆露出一丝苦笑,“我身旁的人,全是没有吸入能晶的人,也是这一点让我们知道了丧尸的由来,若是没有能晶,那该有多好。”问生花了三分钟,便将所有兵爪的身体之中能晶给收取了,一共五枚,这五枚能晶,若是制成营养合剂那么就是普通人也可以服用,但眼下的这种情况只有觉醒者可以使用。“兄弟,我想问问你,摘取这些能

  • 奥特:数码大师在线阅读死灰复燃

    小厮又报了几位江湖人士的名字,有凌湛空听说过的,也有没有听说过的。过了一阵子,众人听到“凉州慕容世家大公子和夫人到!洛阳龙门镖局秦总镖头到!济宁雷家堡雷少堡主到!”的时候,花醉荫道:“我们这桌齐了。”一位面如珠玉的公子正挽着一名美貌少妇走进门来,正是慕容解忧和妻子陈雪若了。陈雪若是昆仑派掌门人的千金

  • 暴躁男团迎接春天在线阅读第五章

    梁山后传精编版:第五章:“什么办法?”“究竟是什么办法,我们到军营,我慢慢说给您听。”来到岳家军营里。“这营里的好多人都认得你父亲,你就不怕……”“我为何要怕?您的岳家军营和您一样,所有军士全是忠义之士,我有何理由防备他们告我?”“即便如此,我这里也有很多秦桧的奸细,有什么话,我们只管屋里说吧。”“

  • 青火之痕饥饿

    石头上的少年一张脸瘦巴巴,怎么看都土气。还好一双眼珠子清亮,干净,穿着打满补丁的粗布单衣,袖子短了一截,露出藏污纳垢的手腕,下身的裤子也是齐腿弯。这原是林国柱夫妇前几年回家扯得布给裁的衣裳。不论四季,穿得破烂了,就打着补丁继续穿。在石头上坐一整天,林书终于认清了现实。他穿越了。前世是知名导演,怎么也

  • 英雄联盟之执掌五路在线阅读第一节

    “快,快,赶紧把热水端进去。”一个年约四旬的婆子一边不耐烦的指挥着大儿媳,一边又拦着想进产房的二儿子徐鸿达:“你是要考功名的人,可沾不得污秽血腥。”徐鸿达没敢推开挡在门前的老娘,只一个劲伸着脖子顺着门缝往里瞅:“都叫喊了几个时辰了,怎么还没生下来。”徐老娘就看不上儿子把心思都放在媳妇身上这个样子,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