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女主是个饭碗精之双胞胎(4)

作者:幺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宋翊清皱眉,这个凶手肯定是与他们相熟的人,不然怎么会大半夜和人家喝咖啡,咖啡喝了一半,杯子在他们发现的时候都带有温度,这是管家和女主人死亡唯一的相似点。

扒开管家的衣服,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在倒找衣袖的时候突然从里面掉出了一个东西,宋翊清捡起来缓缓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合作愉快!

转动咖啡杯,杯壁有擦拭过的痕迹,正好管家手边有个手电筒,宋翊清打开手电筒照着白色的杯壁,看到了一点红色的印记,还带着油渍。

这似乎是个口红印。

宋翊清跑上楼,来到女主人被害的房间,屋子里的东西都没有被动过,他径直来到了书桌前,打开手电筒照着白色的杯壁,这个杯子上没有被擦拭过的痕迹。

难道两人遇见的应该不是同一个人?

想了想,他打开洗手间的门,洗手间的装修和他房间的一样,同样是没有镜子,趴在地上,轻轻敲了敲,是一样的声音。

重新回到一楼,他对着头顶的天花板有些好奇,管家的洗手间是有镜子的,唯独第二层没有镜子,洗手间的地板看上去确实和普通的瓷砖地板一模一样,但是声音骗不了人。

大厅的顶很高,大大的水晶吊灯直接可以镶嵌在里面,天花板直接与二楼与三楼的衔接处平齐,一楼修建的非常高,与二楼的衔接处挂了一圈宽广的山水画,显得非常有意境。

于波一脚踩在沙发上,整个人显得十分放纵,他不屑的看着大厅内四处走动的宋翊清,嘲讽道,“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我们杀的他,他自己都说了是罪有应得了。说不定就是管家杀了女主人,然后再自杀。”

于洋不满的看着他,轻声道,“放下来。”

于波不情不愿的把脚放了下来,陈述笑道,“老大,你最近变化挺大的。”

于波脸色一变,正襟危坐,“变了什么?”

陈述摇头,“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宋翊清一边观察周围,一边留意着他们的话,看到于波非常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而旁边最容易冲动的于洋却是一副沉稳的模样。

陈述调转枪头,“老四,你看出什么了吗?”

宋翊清摇头,“没发现什么。”

他把字条重新拿出来,对着吊灯下面一照,右下角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印子。

“你们谁有铅笔?”

于洋举手,“我知道,我在管家房间里看过,我去拿过来。”

与他的积极不同的是,于波从看到字条的那一刻开始就脸色铁青,双手不自觉的在腿间紧握成拳,甚至想阻止于洋去拿笔。

于洋很快就回来了,当着他们的面,宋翊清轻轻用铅笔在印子处划着,慢慢的字迹浮现了出来,于洋。

三个人的视线瞬间凝结在于洋的身上,他帅气的脸有一时是懵的,马上遮掩了过去。

于波的视线中带着焦虑,带着不安,于洋低下头,不去看他的眼神,承认了,“是我做的。”

“你们做了什么交易?”宋翊清问。

“这要从我父亲那时候说起,我父亲是个残疾人,自小腿脚就不好,,家里又没钱,年轻时就没人看得起,后来他在邻村的介绍下,和我的母亲认识了。

母亲是一个盲人,就有了我……,只是命运玩弄人,母亲有一次忽然晕倒,父亲送她去医院才知道,母亲患上了肿瘤。”

说了一半他叹了口气,“家里实在太穷,连幼小的我都三天没有吃饭了,这个时候,父亲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管家的电话,他承诺给我父亲五百万,让他去撞一个人,一定要撞死,并且在警署不能供出他。父亲为了钱,答应了。然后,撞死了陈情。”

陈述咬苹果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了。

“这个陈情,就是女主人的情人?”宋翊清总算是把于洋和这个古堡联系上了。

于洋点头,“对,是他。父亲进了监狱,最终母亲还是没有得到治疗,她死了。”

“管家不是给了你们钱吗?”宋翊清疑惑,给了钱为什么还没得到治疗?

于洋的声音一顿,含含糊糊的说,“他没给齐,手术费不够,母亲不愿意治病,把钱给了一个远方堂哥读书去了。”

“那好,你继续说你和管家的交易。”宋翊清点头,表示此事不用再说了。

“其实,我是拒绝的。管家说……”于洋的脸色很不好,似乎是那话羞于启口,“让我去糟蹋一个男孩。”

男孩?“是小少爷?”宋翊清震惊的瞪大眼。

于洋低头瞄了于波一眼,咬牙,“对。事成之后,他给我足够的学费上大学。”

“你的父母或许能力有限,你有手有脚,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靠出卖自己的灵魂来赚取这些肮脏的钱财?你刚刚看到了小少爷是个什么样子了吧?”

想起小少爷的惨状,宋翊清只感觉一口气堵在心口,他虽然是一个npc,但是他后来逐渐有了独立的思想,他也会对玩家肆意杀戮幼小生命而感到愤怒。

于波回呛,“你懂什么!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人,怎么会理解我们这些穷人的难处?”

“呵呵。”宋翊清嘲讽的笑了,原主虽是个孤儿,但是是用勤劳的双手打工,凭借优异的成绩拿到奖学金,减免学费。而此时于洋在干嘛呢?

打球,撩妹,逃课……

不再理会愤怒的于波,他对于洋说,“那你又为什么会回来这里?”

“找管家要钱。”于洋干脆的答道。

“给了吗?”陈述问。

“没有。”于洋摇头。

“那是不是你昨天晚上偷偷出来,拿着钥匙然后往管家的咖啡里下毒呢?”

“不是,没有!”于洋激动的“腾”的站了起来。

“那你介意我们去你的房间看看吗?”宋翊清询问于洋的意见,但于波的脸色却非常不好,“你们去房间干嘛?是不是想把杀人工具藏到我们房间,栽赃嫁祸啊!”

于洋按下于波的手,“我没问题。”

宋翊清点点头,对在吃苹果的陈述说,“一起去吗?”

于波瞪眼,“凭什么他能去?我们也要一起去!”

“那我们就一起去吧。”宋翊清可不想去他做一些无谓的争执。

四人一齐上楼,于波埋怨道,“这什么鬼楼梯,绕的人七荤八素,烦死了。”

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悬挂在大厅的闹钟,陈述轻飘飘的说,“看到了吗?那像个十字架,银色的十字架,是用来驱鬼的。六个小时一响,正好是整点12点和6点,至阴的时候,震慑恶鬼。”

于波搓了搓手上的鸡皮疙瘩,“你想说什么?钟两次没有响,死了两个人,你说这是鬼做的?真是可笑,我宁愿相信是人做的,说不定就是你做的!”

陈述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究竟是谁做的,跟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一行人来到于洋的房间,整个房间充满了书卷气,桌子上还有看了一半的名著,丝毫没有体育生的痕迹。

于洋和于波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就非常紧张,宋翊清直接去了他的床头,抽开抽屉,柜子里有一张照片,里面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帅气的男孩子。

其中一个男孩就是于洋,照片中间有些凸起,宋翊清用指甲划开用双面胶粘贴的边缘,而此时,于波的神情已经可以说是非常恐怖了。

缓缓撕开,里面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哥哥,我出车祸了,医生说要整容,我好怕!”

陈述轻哼一声,“哥哥,双胞胎?”

宋翊清盯着此时非常紧张的两人,“你们是双胞胎?”

“不是!”于波反驳的声音特别大声,反而更坐实了他们的心虚。

“呵。”陈述笑了一声,“于洋,你太不会做戏了,于波在国外独自读书多年,性格沉稳。而你,太过暴躁易怒,从进来的那一刻起你就完全没有了隐藏的想法。”

于洋非常镇定,他轻笑了一声,“老三,你说这话太过臆想了吧,我和于波真的没关系,你就凭借这张不知所云的照片笃定我和他的关系,未免太草率了吧?

而且,于波出国留学多年,是刚开学才来到学校,那个时候的于波和现在的于波就是同一个人,你又凭什么笃定他的性格沉稳呢?”

“你的确很冷静。”宋翊清赞叹,“那你的另外一个兄弟在哪儿?又整成了谁呢?”

陈述本想着再次追问,但是被宋翊清阻止了。

“诚如你所说,我们都从未见过于波,他的性格也确实不了解,可是,你又怎么能证明,他就是真正的于波呢?”

“你……!”于波哑然,怒极的他挥起拳头就要向离得近的陈述打过去。

陈述往旁边一闪,顿时跑到了宋翊清的身后,“呜呜,这个人说不赢就要打人,真的好可怕!”

于洋拦下于波的拳头,于波马上就泄了气,“我的另外一个兄弟在车祸后的手术台上因为医疗事故,死了。”

“好。”宋翊清站起身,“既然你们都有所隐瞒,那也问不出什么了。不如我们各自分开,看有什么线索。”

于波梗着脖子,“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宋翊清侧过头,斜着眼睛,轻声说,“我们找不出真正的杀人凶手,说不定,下一个死的,就是你。”看到于波瞬间脸色煞白,轻挑眉毛,“当然,也有可能是我。”

延伸阅读

女配(快穿)渣女本渣  http://www.wxjjzs.cn/n34w.shtml
贝一晗对尚可从不含糊。他带尚可去本市最好的日料餐厅吃料理。“贝一晗你太够意思了!”尚

爱的真香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wxjjzs.cn/stni.shtml
清晨,阳光照射到幽蓝之森,苍蓝色的海洋也不再寂静,幽蓝树吸收了阳光的能量,释放出了梦

万界第一宗门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wxjjzs.cn/p6ft.shtml
这是一个小型的飞行器,杜维和凯瑟琳趴在飞行器靠边的位置,看着窗外的场景。飞行器没多久

配角的背叛啊,抱歉,实在是…忍不住了啊。  http://www.wxjjzs.cn/dxf9.shtml
虽然平静的生活对于黑手党来说可能太过无聊,但吉良吉羽还是非常享受这一段时间,只不过…

神路征战之第七章  http://www.wxjjzs.cn/g7sw.shtml
正式录制的时候,和彩排时安排的一样,恬澄唱最后收尾的两句。原本是想让组合三人最后以合

影帝的白月光姐姐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wxjjzs.cn/sdnh.shtml
关于魏婴丢失记忆这件事,王奕博曾经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他痛苦过,绝望过,可最终他能做

喜欢你没道理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wxjjzs.cn/acbk.shtml
女孩又憋着嘴要哭,豆大的泪珠就挂在眼眶中摇摇欲坠。顾飞鸟看到纪一一真要哭,赶紧把袖子

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之狂风落尽深红色(4)  http://www.wxjjzs.cn/b9dq.shtml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从前在方寸山等金蝉子时,悟空总是能深切体会到这种缠绵悱

(综)主神任务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wxjjzs.cn/a4qw.shtml
陌叶子走回班级里面,也不多什么,直接收起东西准备走人。都要去梦想中的魔法学院了,还留

[盗墓|瓶邪]蛇母陵八日游(又名关根巨巨世界观的破灭与重塑)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wxjjzs.cn/goqv.shtml
01.“那个,咱们是要搬家了还是怎么了吗?!”刚搬过来没多久的欧尔麦特觉得有点奇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戏凰胡萝卜味

    ·方佩卿的问题一出来,她就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奇怪。段晓晓拉拉方佩卿的裙摆,朝她摇了摇头。这个傻姑娘,若真想知道,私底下问小梨就可以了,何至于当着别人的面,戳他的痛处呢?方佩卿忙道歉:“真是对不起,若有冒犯的地方,还望你海涵。”张子晁摇了摇头,这两姑娘修练还不到家。分明想要引起陆时均的注意,可是却弄

  • 落千雪桃花入世

    大事已定,心满意足。五夫人不觉心情大好。“百花宫正是急需用人之际,桃花谷的加入真是及时之雨啊。”陶源一口应下,毫不推脱。“夫人吩咐便是!我桃花谷上下愿为夫人所驱。”“陶长老痛快人。”五夫人美目一转。“百花宫正欲成立暗卫,我看不如就由桃花谷出些人手,然后请陶公子出山,担任总领之职,如何?”“使不得,使

  • 暴富之后回农村在线阅读第十节

    晚上回去后,白宇趴在床上好奇地问起花岚。加北:“你说花岚啊,她以前在我们部落是有名的美女,后来嫁给了首领同父异母的兄弟,不过有一年雪季狩猎狼群的时候,他男人死了,首领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又不愿改嫁,就干脆收她做了女侍。”白宇震惊:“等等!花岚是首领兄弟的老婆?”这不是正儿八经的兄嫂吗?加北:“对啊,否

  • 起航我们的梦想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若穹,盖四野,揽八方,其之大,不达仙者,勿览之,也不知其大也!“看啥看,就是你!小家伙,来地狱了还不老实,快来巡检门这里。”一条通往前方阴森庞大宫殿的路口处一个鬼面人身五丈高魔头站在高出他数十倍的暗灰色门前一个个核对过来的鬼魂信息。这个时候在大宫殿内,阎王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看着手里面的生死薄,对着

  • 末世之重生召唤师之算账(10)

    算账黄桃对这种已经失传的传统文化不太在行。不过还是有兴趣围观一下的,虽说签了卖身契的劳动人民一般是没有节假日的,但只要不是苛责下人的主人家都会让大家放松一下,感受一下节日的气氛的。黄桃回房的时候发现大多数的丫鬟们都不在,黄杏牵着梨花的手也正准备出门。“咦?姐姐今天不用学规矩吗?”黄杏看着从外面进来的

  • 其凡传之念师在线阅读第十节

    “别卫老师卫老师的了,你说的别扭我听的也别扭,卫生巾就卫生巾吧,反正除了佳姐和你们也没人知道,你们可不能给别人说啊!”潇潇几句话让我听的还挺震撼“那,那个帅哥是?”我挺好奇的。“我单相思的对象,我喜欢人家,人家看不上我!现在更没希望了,反正也没有过。”潇潇说着就开始埋头扒饭了,看着挺伤心的。“我真不

  • 一朵娇媚霸王花在线阅读第一章

    “在我真正可以自由生活以前,我需要表演。”——多洛莉丝·路德蓝c城,午十二点三十七分。“恭喜你!你可以出院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师放下自己手中的催眠诊断结果,对着面前的女孩笑着说。她面前的女孩先是一怔,像是听到什么不可置信的消息一般,随即就是喜悦里带着不舍,“我...我真的能...?”医师点点头,

  • 氪命玩家已上线第4章在线阅读

    蓝兮谣吃完,三人就又去夜猎了,这才想起来害怕。一路紧紧跟着蓝曦臣,看见小精小怪的,也不敢动,全靠着蓝曦臣和蓝忘机打杀。云深不知处“忘机,以后你带兮谣去夜猎吧。”“兄长不去了?”“我不去了,我去了,她就知道躲在我身后,我不去,她不敢接近你,也可短时间将她锻炼出来。”“好”果然下一次夜猎是蓝忘机单独带她

  • 江宇直的异世之旅[江澄同人]之第一章(1)

    “咳咳咳……”太师府的一处偏僻的院落里,不停地回荡着这样的声音。这个院落里住着的是府上的少夫人,已经病了俩月。少夫人名叫沈瑶月,原来是永宁侯府上的大小姐,嫁的是当朝太师府的长孙赵冉。本来是门当户对的一桩亲事,两人却没能琴瑟和鸣。看不惯新夫人的赵冉在成婚两年间,纳了十八房小妾,当众给她没脸。后来沈瑶月

  • 灌篮高手之暴君第九章在线阅读

    清晨温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了这间卧室。陈天伸了个懒腰,半坐着靠在床头。他的精神很好,但脑袋里有些混乱,像宿醉后的第二天那样。这个状态下的他没能马上想起昨晚发生的那些事情。闭上双眼,好一会,如冰消融一般,昨晚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异能呢,异能呢。陈天马上闭上眼,带着期待感受起全身。“哈哈,我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