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反派超可怕的在线阅读我给您一个亿!

作者:瀛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涵已不是那个血气方刚的气盛的男孩,他的刚性多了一份隐忍!

他了解,此刻指认这个众人眼里闪耀的少爷,是龌龊肮脏的渣男,反而会被认为嫉妒到发疯的少年!

苍白无力的说服力!

可男子为什么没有认出李涵?

一则昨晚,庞千翔早早离开包厢,庞千翔这种渣男,只顾酣畅淋漓的鱼水之欢,哪会去正眼去看农民工。

二则,李涵经过简单的一整理,换了一身合适得体衣服,平头正脸,略显帅气!

庞千翔依然得意忘形,淡淡的说道:“我每天都有那么多的出席,例会,见的人不下上千人,所以很多人见过我,很正常!”

没想到,庞千翔演起戏来,情感到位,没有丝毫的瑕疵,可以说演的完美,天衣无缝!拿个好莱坞,百花奖,肯定没有问题!

李涵一阵反胃,那张虚与委蛇的人面禽兽,多看一眼就觉得恶心无比!

迟樱的大姨就是始作俑者,拉郎配的发起人,满脸得意的说道:“秀珍,我给樱樱介绍的少爷,真心不错吧,颜值,学历,家境,单单拿出哪一方面,配我们见樱樱,是绰绰有余啊!”

谁也不知道,迟樱的大姨收了庞少爷十万的好处费,才不遗余力的促成这件事。

迟樱的父母心里还是满意这个庞家的少爷,脸色羞红,有点难堪,他们当然不想人还没嫁过去,自己家的女儿就被碾压一头,唯唯诺诺,对他为命是从!

迟樱的大姨见状,脸色微变,打起哈哈,对着庞千翔说道:“千翔,以后,成家了,你可不要欺负我们家樱樱啊!”

庞千翔眼神坚定,信誓旦旦,满口雌黄的说道:“大姨,一首诗能表达我对樱樱的感情!”

“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迟樱的大姨对庞千翔更是敬仰,仰视眼前这位才华横溢,气若山河的少年,看了看旁边的李涵,更觉得人是不能比的!

趁机,迟樱的大姨说道:“阿姨啊,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诗词情怀,只要你对樱樱好,阿姨就放心了!”

“当然!”

庞千翔回答的如钢铁般坚毅!

迟樱的父母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秀珍啊,既然庞少爷这么有诚意,择日不如撞日,越早越好那我们把结婚日子定在明天,怎样?”

明天?

众人一愣!

也太着急了吧?

啥东西也没准备尼。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迟樱是多么的差,多么的难嫁人,让娘家人急于甩走这烫手的山芋!

大姨一阵催促的眼神看着妹妹,怕下手晚了,会被抢走一样!

而后!

大姨在迟樱父亲耳边耳语了几句:“你公司资金链断裂,应该早点,恢复正常营业才是啊,不然等债主找上门来,那可不是公司倒闭这么简单了!”

迟樱的父亲——迟海,意味深长的点点头,用怪异的眼神看向女儿,眼神里充满歉意,总有种卖女儿的自责!

自始至终李涵如旁观者一样,他现在明明白白的看清了局势,且不说,迟樱嫁给庞千翔这个渣男,他一百万个不愿意,看到迟樱的父亲胡海,竟然想通过卖女儿来缓解公司的危机,李涵对胡海内心的鄙夷,瞬间拔高到云天!

这不是一个男人该干的事!

更不是一个父亲应有的姿态!

软弱,懦夫,看不起,充斥着李涵的内心!

一团小火苗正在从胸膛燃燃升起!

迟海用双手捧掌,搓了搓脸,有些无章的说道:“明天•••明天是不是有些仓促了?”

庞千翔立马精神抖擞,眼看自己就能抱得美人归了,趁势点燃屋内所有人的气氛,一脸严肃的说道:“我爸说了,这要这边答应,别说明天,就是今天结婚都来的及!”

此言一出!

击溃了迟海的所有的疑虑!

全屋的主角,迟樱却一脸沉郁,内心焦灼万千,她不知道怎么定夺!

那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一方面,迟樱家庭陷入危机,义不容辞的该替家里分担一些负担,这是为人子女的义务。

另一方面,庞千翔三年的疯狂追求,让迟樱颇为感动,她觉得他是爱他的!她也想等结婚后,把远在海外的羊羊接回家,给她一个温馨的家,不再缺少父爱!

而!

原本这一切,板上钉钉,可随之李涵——羊羊的亲生父亲的到来,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自己苦等三年的男人,坐在客厅的一角,她实在没有勇气看李涵一眼,怕那不争气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迟海身为人父,他觉得有必要尊重一下迟樱的意愿,用商量的语气问道:“樱樱,明天可以吗?”

迟樱内心翻江倒海,思绪万千,呆愣在那里,被父亲的询问,拉回了现实!

而这问题是多么艰难的回答!

谁不知?

人生最艰难的就是抉择!

李涵其实也想听听迟樱的想法,这也是他的心声!

他知道他在她心上留下了无法愈合的伤疤,刚才她把他拒之门外足已经说明她不想见到他!

如果迟樱心里上已经接受了另一个男人,自己再怎么强求就显得不识趣了!

可偏偏迟迟迟迟不回答,一股脑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砰!

把自己反锁在里面。

在门外就能听见嘶嘶的哭泣声!

李涵心一揪,心跳多跳了两下!

大家觉得诡异,樱樱今天怎么了,之前不是答应的吗?今天怎么显得不高兴!

迟樱的姑姑大舌头,打破僵局,缓解局面,说道:“女孩子家,嘛,你让她当众回答这个问题,那多尴尬啊,我了解樱樱,她这是羞涩的回答,她这是同意了!”

“哦,哈哈!”

……

一屋人脸上挂满了喜悦,除了李涵!

接下来双方长辈商量,结婚的事宜,李涵没有一句听进心里。自始至终自己就像一个多余的人一样,碍眼,不入局……

事情到了现在,按道理说一切都应该尘埃落定,盖棺定论了!

李涵也该死心,彻底放手,还迟樱一份宁静的生活,自己也再无牵挂!

正当一切按照想象中的预演着!

冥冥之中,就是这么不平凡!

哐当!

迟樱的门被猛地来开,重重的撞击在墙上,声音之大,几乎快要震破耳膜!

迟樱已经哭成泪人!

脸上的妆早已哭花,头发凌乱!

很显然,她内心做了几何级的挣扎!

众人都呆住了,不由的起身,看向迟樱!

接下来迟樱的话语,动作,如晴天巨雷,劈在所有人的身上!

迟樱用尽洪荒之力,一字一顿的歇斯底里的喊道:“不!我••要••嫁••给••李••涵!”

说着跑到李涵的身边,紧紧的抱住李涵,像一个小女人一样,依偎在自己心爱的人身上!

泪水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呜呜……你个混蛋,这三年,你干嘛去了,怎么不早回来……呜呜……”

像极了小别胜新婚的夫妻!

李涵感到被重重的暖意围身,此刻冰冷的心,被融化,如炽热岩浆如海,激起爱的雾气!

他知道迟樱是爱他的,是发自心底的爱!

不止庞家人当场石化,连迟家人也晕头转向!

一个女神般的美女,抱着一个农民工同学撒娇!

这画面不是一般的震撼!

要说震撼,迟樱的妈妈以难以置信的眼神重新审视着,这位她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她乖巧听话,知书达理,礼节上更是让人无可挑剔,可如今这般动作,当众拥抱同学,举止亲昵,这是她的女儿吗?

庞千翔脸如猪肝,像被人狂扇了几百巴掌,难堪至极,自己追求三年的女神,连手都没牵过,如今被当面秀恩爱!

自己完完全全是一个备胎啊!

他能好受嘛?

不仅他不好受,他家的长辈也蒙羞!

庞家长辈率先发难,用质问的语气看着迟樱的家人:“这是什么情况?”

迟樱的大姨反应迅速,一把拉开迟樱,嘴里嘟囔着:“樱樱撒开,你难道希望你爸到处被人追债吗?”

迟海知道,她对不住女儿,可现实不得不让他低头,自己的合伙人撤资,让自己的资金链断裂,万般无奈,侵蚀着这位中年男子!

迟樱的妈妈说道:“樱樱,你考虑过咱家的处境吗?现在已经处于水生火热,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爸被送进监狱吗?”

迟樱心里咯噔一下,极不情愿的松开手!

她无奈……

她不忍……

她更绝望!

钱真的太可怕了,可怕到让自己的父母,不得不卖女儿才能缓解困境!

迟樱的姑姑说道:“就是,你跟着你这位农民工学生,他家天天种地,能给你什么幸福,樱樱听姑姑的,以后你会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的!”

庞家人也冷言冷语的抨击着眼前的农民工:“你看看他穿着,浑身加起来也就百十来块钱,还不够我喝一杯饮料的钱!”

“一进门我就看你不是好东西!”

“一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

抨击声,此消彼长,此起彼伏!

此时迟海,一脸愁容地看着李涵说道:“孩子,不怪你,怪我无能,我确实需要钱,你请回吧!”

李涵差点被吐沫口吹淹没,李涵用坚定的眼神回道:“叔叔,你需要多少钱才能挽回公司?”

“一千万!”迟海没有隐藏。

“我给您一个亿!”李涵淡然的说道!

延伸阅读

疯狂龙博士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gbhf.shtml
暂无

阳森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ahxz.shtml
阳森水族灯是东莞市阳森光电有限公司旗下产品,位于东莞市桥头镇是一家从事LED灯具设计

迈帝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nlzm.shtml
迈帝医疗设备有体温探头,心电图机导联线及胸吸球、肢体夹,血压袖带,输液加压袋,有创血

糖乐乐儿童主题乐园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dep.shtml
多种娱乐设施和游戏,给孩子带来更多的换了体验,全新的儿童成长乐园,给孩子提供更好的娱

科玛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y361.shtml
科玛化妆品成功运用在韩国ODM业界享有名声的韩国科玛卓越的研究开发、生产、制造、物流

福雅珠宝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sy2d.shtml
福雅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福雅珠宝公司是香港雅发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在中国的重点发展公司

爵匠美术培训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sre.shtml
在教育行业,现在更风行的是美术教育。美术教育从古至今一直存在,可见这一种教育是极为主

WORTA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d2du.shtml
WORTA自行车总部成立于2008年,经历了各地困难的金融危机,公司重振旗鼓,理清思

F&X Carpet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6q1f.shtml
杭州富兴集团的前身为富阳市富兴进出口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

红旗连锁超市加盟  http://www.enursescrubs.com/ujcr.shtml
开超市是赚钱的快速通道,所以,您要是川渝地域的创业人不妨考虑一下当地的特色品牌——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皓天上帝黑暗的简史

    在一个离开地球很多个天文单位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星球。那上面的人很贪婪,经常发生战争!几万年的文明,法律,道德,被建立和践踏了无数次!高科技不是创建幸福生活,而是摧毁蹂躏活人的人生!一种半机械半生物的小虫子被制造出来,准确来说更像病毒,但比病毒还要小很多倍。他们可以按照设定好的工作任务工作一辈子。且

  • (歌之王子殿下)美妙乐章第七章

    方子骞的思维和行动相当统一,他想吃火锅,他要吃火锅,于是两步就走到桌边坐下。楚凡一见这大老板在面前坐下,条件反射地起身伺候起来,取了一套干净的碗筷,准备好油碟,恭敬地双手呈上摆在对方面前,然后立即调大火力,又往锅里加了点常规菜品。这一顿,方子骞觉得很舒服,那丫头很有眼力见。但凡他多瞟了一眼的菜品就会

  • [综英美]镜花水月在线阅读第五章

    “你就不能用你的智商好好想想吗?首先这个人肯定对穆天宇很重要吧?”“嗯。”“那他没找到那个人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弃吧?”“嗯。”徐诺妍打了个响指:“那么重点来了,那人没找到他肯定不会放弃啊,这快毕业了他突然转学顶着那么大压力能为了什么?找人呗!而且这人很可能是个女生。”“那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很可能是女的?

  •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在线阅读第4章

    韩定一脚将肖立踹出老远,他小心翼翼的把傅星玉抱起来,指尖都在颤抖。“可真是一群好同学。”韩定双眼冷冷的看向那些学生,随后抱着傅星玉前往医务室。医务室的医生看到傅星玉这模样,连忙给他进行伤口处理。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但为了安全起见,医生还是建议韩定将傅星玉送去大医院检查下,并且最好通知家长。这打架斗殴

  • 我在末日当皇帝之夜幕星河(6)

    劫谷的夜幕,星河璀璨,如梦似幻。烈阳在炎关镇长大,终日与黄沙作伴,极少看到星星。意识朦胧的缓缓睁眼,看见缀满青穹的灿烂星辰,眼里难免迷离。星穹上,像是缀满了宝石。“好美……”烈阳气息微弱,脑海里残存了右手化为白骨的画面,因此他不敢贸然尝试挪动身体。甚至觉得,如果能死在这样的星空下,也算此生无憾了。…

  • 卫家有女战绝天下第10章在线阅读

    唐廷玉看着她们那温馨的一幕,就接过玉嬷嬷给泡的茶,抿了一口后笑着说:“她在前院见不到你,就委屈的快哭了,”“傻丫头,娘在屋里,你哭什么呢?”冲着唐廷玉柔柔的一笑后,陈氏伸手摸摸瑾萱光滑的发丝问道。“我不喜欢她们……,”闷闷的声音传出,她并没有抬头,更像是个任性的孩子。“她们都说娘的身体不好……娘,御

  • 喵虎第一章在线阅读

    “可恶!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是未来的那个特南克斯?”一个头发紫色的小男孩在一间房间中坐立着,无力的抱着头,他看起来很是伤心,他看着面前的一张照片,上面的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那男人看起来很是一副不屑的表情,那个紫色头发小男孩无力的摸着照片眼眶湿润的流着泪水。他就是我们的主角,特南克

  • 异世界同样致郁她想融入他的世界

    鉴于对楚然莫名的心绪,萧南将信将疑,勉强接受了她穿越的事实。她居然是古人,实在非常诡异。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看她如何面对现在这个局面。萧南觉得有点艰难。路过百货公司,萧南比比划划,总算买了几件楚然可以穿出去的外衣,不管怎样,总不能让她穿着那身奇怪的衣服。想了又想,萧南又买了一部手机。拿着大包小包

  • 江海不渡重生

    孟楚柯死于一场车祸。在爆炸轰鸣间,他的身体也承受着剧烈的疼痛,直至最后失去意识。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一张柔软而又舒适的大床上,右手则紧握着一个手机。孟楚柯疑惑的看了眼四周陌生的环境,不大的卧室内灰尘遍布,厚重的窗帘隔绝了窗外的日光,这个没开灯的房间绝对称得上是昏暗了。很显然,这里不是病房,

  • 我的前男友们[快穿]第5章在线阅读

    延禧宫已是风声鹤唳了,整个紫禁城的氛围也好不到哪去。令妃坠马,皇上虽未言语些什么,可人人都能瞧见这异常平静之后的危机。内务府的人首当其冲,永和宫主位纯贵妃却是兀自饮茶好不惬意。愉妃心里摸不透纯贵妃是何意,也跟着用茶盖子碰了碰茶碗,装作若无其事般饮着永和宫据说是皇上亲赏的香片。“贵妃娘娘这儿的东西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