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后来花开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絮絮叨叨 来源:晋江文学城

想到自己奖金泡汤,在医院里被警花讽刺,还得陪着笑脸给胖虎爸妈买饭,这事儿还没完,说不定明天教职工开会校长还要批评她,这一切都是因为姬云!

童月华抓起教鞭,恶向胆边生,“姬云!给我站起来!”

她却从不想想,如果姬云第一次被欺负向她求助时如果她找警告钱媛媛,这那么之后的事恐怕就不会发生了。

许多人在别人作恶时沉默旁观,却没想到恶有一天会使自己也受害。

更无耻的人还会因此痛恨受害者“连累”了他。

姬云站了起来,童月华握着教鞭走到她身旁,“把手伸出来!”

姬云抬眸看童月华一眼,平静淡然。

可童月华和她眼神一触,心中立刻像被大铁锤砸了一下似的猛地一跳,不知为何竟然有点害怕,气势立刻减了,平时姬云总是缩着脖子肩膀,她倒没觉得这孩子个子高,可这时她挺胸扬眉站着,竟可以和穿着高跟鞋的她平视。

童月华觉得,今天的姬云和平时很不一样,竟然隐隐有点凛然不可侵的样子。

她握着教鞭的手本来已经垂下了,忽然又想起钱晓婷昨天晚上打电话给她,说姬正扬今天去了东京出差,要一周后才回来,让她多“照顾”姬云。

呵呵,她还能听不出钱晓婷说的“特别照顾”是什么意思?

教鞭打手心的痕迹一周以后肯定会消失了吧?

想到这儿,她又握紧了教鞭,抬起了手,狞笑着,“把手伸出来!”

回过头看的同学们不少脸上都是惊恐的表情,童月华性子暴烈,上她的课回答不出问题就要一直站着,言语讽刺侮辱什么的都是常见的,遇到她心情不好时还会被她用书本打头,有时甚至还会用教鞭打手心,教鞭虽然是细细一条伸缩的不锈钢空心管,可抽下去立刻会肿起一条红印。

和周围的同学们不同,姬云脸上一丝畏惧、愤怒都没有,她平静问,“老师,你要打我么?为什么?”

童月华有一点心虚,平时她按钱晓婷授意打骂讽刺姬云时好歹会找个借口,让她站起来背书,背得不好就罚站,骂她猪脑子,用书本打脑袋,可她从来还没用教鞭打过姬云手心,她怕姬正扬看到。

学校里其他老师,甚至是校长都不知道姬云的父亲就是赫赫有名的姬正扬,可是她知道呀。

不过今天嘛……她咬了咬牙,笑了,“姬云,你可以啊?智商只有83也没耽误你勾引**学啊?是不是所有智商都用在这儿了?王小虎现在住院了,钱媛媛也被打的头破血流,你很开心,很得意嘛!”

李峰小声说,“老师,今天胖虎……不,王小虎还叫姬云到教室外面,说有话跟她说呢!我们都看到了,对不对?”

童月华一看周围几个学生的表情,知道确有其事,胆气更壮了,“姬云,你亲妈死得早,又疯了,没能好好教育你,今天老师就教教你,女孩子要自尊自爱,知道么?”她说完吼道,“把手伸出来!你不听老师的话是不是?”

教室中此时空气都仿佛凝住了,姬云看到不少担忧害怕的面孔,可也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她把双手平伸到童月华面前,嘴角微微翘起。

童月华抓住姬云一只手,右手狠狠一挥,教鞭在空中划了个银弧,发出撕裂空气的声音,坐在姬云前面的钟研吓得想要捂住眼,可是——

“啊——”

“哎哟——”

教鞭抽在手心的声音并没响起,反倒是童月华痛苦尖叫了一声,捂住额头,一旁的李峰也捂住了头。

那根不锈钢教鞭竟然在她挥到最高的时候突然折成了两截,细的那一截儿飞起,先是重重砸在了她额头上又落下去敲在了李峰头上!

学生们全都惊呆了。

童月华这时脑门疼得火烧火燎的,疼得她眼泪都冒出来了,她又一向爱惜自己的容貌,生怕断掉的教鞭把自己脸划破了,也顾不得打姬云了,急忙跑回讲台,把她提包里的镜子取出来照。

她一看,立即吓了一跳,自己脑门上肿了食指粗细的一条红印,油皮亮晶晶的,隐隐还有血丝渗出来。

童月华气得浑身发颤,指着姬云说不出话来,她想要冲过去捡起扔在地上的半截教鞭狠狠打姬云一顿,可是一看到她那种毫无畏惧甚至可以算得上有恃无恐的样子,再想到刚才挥鞭要打姬云之前她脸上那丝微微的笑意,仿佛就等着她动手呢……

突然间,童月华觉得全身毛孔悚然,在六月的夏天竟然打了个寒颤。

这时班上的学生们也晃过神了,虽然畏惧童月华,可有的人已经露出了极力在憋笑的样子。

童月华知道自己在全班面前丢了个脸,可终究不敢再靠近姬云。她气急败坏喘了几口气,脑门的伤处一跳一跳地疼痛,“姬云,站到教室后面去!”

看到姬云前座的女孩正在担心地回头看姬云,童月华迁怒,又喊道,“钟研!你看什么看?想和她一样小小年纪就勾引男生是吧?那你也站到后面陪着她!”

钟研没想到自己突然就被连坐了,又听到“勾引男生”的话,委屈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可她不敢顶嘴,憋着泪拿起书站起来,走到依然仰头站着不动的姬云身旁时还偷偷拉了她一把。

姬云和钟研站在教室后面,童月华觉得心中这口气总算出了,这才开始上课。

姬云捧着书垂眸不动,可是心中已经怒极。

自从她七岁拜师,师门之中师长细心教导弟子,弟子对师长的敬爱,孺慕之情更甚于父母。她从未见过如童月华一般品行恶劣,以凌虐学生为乐的人,这种人也配称为师长?

姬云没有考虑到,在她从前的世界,修真者凡是收徒都会挑选良质美才细心培养,期待今后徒弟能够有所成就可以壮大师门,徒弟如果不诚心侍奉爱戴师父难以得到真传,对师徒双方而言,成本都非常高,所以师徒关系不是父母子女却更甚父母子女。

可在现在的世界,教育已经被极大程度的普及化,小姬云的国家还义务进行九年教育,师生关系又不是长久的,最长的也就不过六年,师徒间的关系当然不紧密。

而且,像童月华这样的老师还不算最坏的,还有频频向学生家长索要财物、甚至猥亵侵犯学生的败类呢。当然童月华也算不上好老师就是了。

同样,不敬爱老师、甚至敢对老师动手的学生也有。

下课之后,童月华布置了作业,恶狠狠瞪姬云一眼抱着教材离开了,她急着去附近的药店买点镇痛消肿的药膏。

钟研腿都站麻了,她看看明显不高兴的姬云,小声说,“别难过了。童老师就是这样。她从前才凶呢,我哥过去也是她学生,他说那时候童老师还用教鞭把学生后背给抽流血过呢。”

姬云沉声说,“是么?这样的人,怎么还能留在学校呢?”

钟研揉揉胳膊,“我听我哥说,因为她爸爸是和校长有点交情。”

姬云嘴角动一动,并不说话。

自习课结束后如果没有课外活动就可以回家了,同学们三三两两背上书包离开教室,姬云把今天学到的知识梳理一遍,收拾好书包,给姬正扬打了个电话。

东京这时已经接近七点了,姬正扬早已完成了一天的会务,正在吃饭。

他一看电话号码正是秘书张品报给他的那个号,感到有点惊喜,没想到女儿真的打给自己了。他笑着走到餐厅一个安静的角落接电话,“云云?放学了?想爸爸了?”

“嗯。”姬云看着窗外的夕阳微笑,她沉默了一会儿后,电话另一边的姬正扬果然开始觉得不安了,“云云,你怎么了?有同学欺负你了?怎么了?快告诉爸爸啊……”

“爸爸,我很害怕……”姬云动用了小姬云七八岁时的记忆,那时的小姬云受尽父母宠爱,天真娇憨,她不知道自卑为何物,也不知道同一个人会有两幅面孔,她是爸爸的小公主,而爸爸是她最信任的英雄,是无所不能的。

“今天早上……”姬云用包含委屈、惊恐、后怕可又极力想要保持最后的坚强的声音告诉姬正扬,她被校园恶霸钱媛媛勒索,她的同学在阻止他们时被围殴成重伤,后来在课堂上昏倒了,被救护车送进医院,听老师说,内脏破裂做了手术……

姬正扬的眉毛越皱越紧,气得大呼,“怎么会有这种学生?”要是没有同学救助,那么现在躺在医院的不就是自己的女儿了么?想象了一下,姬正扬怒不可遏,他安慰了姬云一会儿,觉得女儿情绪稳定了才和她道别。

姬正扬本想打电话给留驻在S市公司总部的秘书张品让她明天到学校问问这件事学校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叫钱媛媛的校霸……哎?等等,钱媛媛?这该不会是钱晓婷那个堂侄女吧?他记得钱晓婷说过那孩子也在十中上学,比云云大一岁,她还嘱咐她多照顾云云呢。

她就是这么“照顾”姬云的?

晓婷家怎么会有这样的孩子?难道,是同名同姓的另一个孩子?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是钱晓婷打了过来。

姬正扬接起电话,钱晓婷不大高兴,“正扬,你女儿今天闯祸了!她教唆班上一个**学把我三堂哥家的女儿给打了!我堂哥女儿头都破了,那个男孩子也进了医院!两家家长现在在医院里闹得不可开交,你看看这可怎么办?”

延伸阅读

威纳邦健康洗衣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5hb.shtml
在这个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投资创业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威纳邦健康洗衣加盟就是其中一个倍

7号洋行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6v67.shtml
七号洋行致力于成为跨境电子商务垂直领域的先锋,逐步发展为全球知名跨境电商品牌,让向往

沃德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ys9o.shtml
河南斯沃德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生产扶手箱、中央扶手箱、原装汽车手扶箱的厂家,旗下拥有“

珂兰钻石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bvco.shtml
珂兰,正致力于把世界上优质的钻石带给每一个追求幸福生活的人。在别的地方,钻石只是一个

广东欧普特十大品牌净水器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gytd.shtml
广东欧普特十大品牌净水器广东欧普特十大品牌净水器

直点作文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bkti.shtml
近几年,新型的培训模式灵活多样,孩子在游戏中边玩边学,寓教于乐,上课不再是一件苦恼的

食尚传奇牛排杯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0bx.shtml
牛排杯是既可以喝又可以吃并且口味独特、食用新颖的街头美食。食尚传奇牛排杯具体的做法是

苏康洗衣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i2e.shtml
苏康洗衣品牌于2007年创建,是南京苏康洗衣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自面世以来,苏康洗衣因

艾科斯兰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y1ww.shtml
我们是一家在国内较早从事各类水处理设备的销售企业可为客户提供从家用小型RO反渗透纯水

正生陶瓷加盟  http://www.orindagroup.com/gnio.shtml
景德镇正生陶瓷有限公司地处千年瓷都——景德镇市,是一家的陶瓷生产厂商,并有自己的的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继承兰若寺之奶茶(修)(5)

    乔酥定睛一看,发现那边坐着的,不正是秦枫和艾诗韵嘛!一瞬间,她想起了书中的剧情。根据书中的剧情,秦枫和艾诗韵此时刚萌生好感,互相之间还处于试探阶段,还没告白。这不,最近一次月考即将来临。秦枫虽然成绩不错,但是他偏科比较严重,英语是他的薄弱项。而恰好,艾诗韵最擅长的学科就是英语了,次次考试班上第一。所

  • 守护甜心之穿越现实之第七章

    等等,总觉得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的样子啊!段笑笑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试探的说道:“我刚刚好像不小心听到有谁说,其实这一次穿越过来的,并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我的男神其实也穿过来了。而且,我男神的身份,好像就是那个渣男主啊。”“卧槽!你怎么知道的!”话一出口,6521立刻就住了口,然而还是太迟了,只是这

  • 延禧攻略之纯妃重生第四章

    庄学究半靠着椅背,低头随手翻看书册。张凝水和齐衡则双双立在案前,气氛颇有些微妙。齐衡看看学究,再微微偏头看看张凝水,正打算替她开口求情。却听见她突然剧烈咳嗽起来,面色通红,着实骇人。“张二姑娘身体不好,国公夫人早前已向老夫有所说明。”学究瞧她咳得厉害,总算放下手中书册,捋着花白胡须。张凝水忙向庄学究

  • 穿越之火器时代在线阅读只要和离(2)

    君璃正想得出神,耳边忽然传来谈妈妈满含希翼的声音:“小姐,这会子您想起以前的事了吗?”君璃猛地回过神来,不由哂然一笑,她这会儿纠结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她找得到找不到回去的方法尚属未知,哪里管得了这许多?还是先应付过去眼下的局面是正经。因忙不好意思一笑,问道:“妈妈才说什么来着?我一时晃神,没怎么听清

  • 快穿之我的黑历史之太宰的算计(10)

    “你觉得‘佐藤被能力暴走的重力使杀死’这个剧本怎么样?这样佐藤死后,他出现在机场的缘由还可以随我们乱编。”“一点都不好!你当别人都是傻的吗?有你在,谁会相信我的异能力会暴走?”“自然是我们港口Mafia之外的人,而这样就够了。”太宰笑得一脸不怀好意。中也觉得自己看多了那样的太宰,眼睛都要瞎了:“……

  • 红楼之贵妃是个小花精序章 黑龙

    波澜壮阔的大海是生命的摇篮,对于这生命的摇篮人们一直以来都是抱着崇敬的心态!豪华的游轮上依稀可以见到一轮夕阳即将被这生命的摇篮所吞没,可人们亦是觉得这样的美景美话只能在童话中见到!但与着中美景有所冲突的是在游轮甲板上站着一群西服革履的黑衣人,他们中间围着一个身着休闲装的俊美男子!这样美幻的场景上演绎

  • 女皇子(清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夕拾惊吓的捂住胸口的小心脏,看着身旁的那一抹亮色。一模一样的脸,只是从前排司机师傅的车内后视镜里面,完全看不到她的影子。夕拾没有瞎说,她还真的是见了鬼了。最重要的是这个鬼还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她回来了,还是说根本就没有走过。她会过来附体吗,那么自己呢,会回到现实吗?“你最好收起你惊讶地嘴巴,把地址报

  • (猎同)寄居蟹第10章在线阅读

    进组后并不是马上开始比赛,他们还要进行赛前准备,录个采,熟悉场地等等。当天晚上,得知评委之一是乔鹤白,彭琦激动地挨个敲门:“婷婷!星星!评委有乔鹤白!乔鹤白!”彭琦虽然跳脱,年纪却比冯星遥和阮雨婷都大,他自顾自给两人起了昵称,叫起来格外顺口。阮雨婷先开门出去:“你是乔鹤白粉丝?”“开玩笑吗?我们这里

  • [西游]如果这是大圣在线阅读第5章

    崖底,除了长年不散的瘴气外,一切都显得很诗意。无数种不知名的花草盛开,如地毯一般铺满了整个崖底,各种说不出名的生物活蹦乱跳的奔跑着,飘逸的气息如波浪一波连着一波。李天华就静静盘坐在小潭的边缘,紧闭着双眼修炼着。无数的天地灵气都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被他纳入体内,潭中的灵液早就已经枯了。看来是他的修炼有成

  • 焚天战记之灵石风波(10)

    帝都平日里帮派之间小摩擦就多。据传闻,当天那场斗殴越闹越凶加入战圈的人越来越多,后来把酒楼都给轰踏了。死伤者无数,东方书院派来一群金丹期强者跟帝都皇城的护卫队联手才把疯狂的众人镇压住了。待问清楚缘由后,众人面面相觑,随即下令全城通缉那个叫落白的无耻之徒。年迈的护卫长表示,自己执勤那么多年从没有听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