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靓女截殉录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儒卿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宫里?宫里来人了?”

还不待李幽林说话,林芝兰一个激灵醒了,坐起身来。

迷迷糊糊,手脚并用从李幽林身上就往床外边爬。

李幽林:“……”

林芝兰爬到床边,下地穿了鞋,抄起桌上的元帕就要往门口走。

赶紧把这元帕送出去,送出去小命就保住了!

“回来!成何体统!”李幽林坐起身来,低声呵斥。

看着林芝兰一身里衣,头发乱糟糟,李幽林额角青筋一阵跳动。

林芝兰回过神来,转身看向李幽林。

“不成体统!”李幽林坐在床边,阴沉着脸。

林芝兰低头看了看自己,自己这幅德行,还真是不成体统!

林芝兰讪讪笑了笑:“妾身太急了些!太急了些!”

林芝兰去柜子里随意翻出一身粉红色外衫,穿上。

又走到梳妆台前梳头发,可费了半天劲儿,插了一脑袋簪子发饰的,头发依然散趴趴乱糟糟一团。

林芝兰照了照镜子,很是泄气,无奈叹口气。

李幽林穿好靴子站起身来,拿过备在一旁的黑色锦袍穿好。

随即开口喊道:“来人!”

门吱呀一声打开,两个小丫鬟端着两盆洗脸水,低眉顺眼走了进来,放下后自动自觉低着头退了出去。

李幽林捞起一个帕子擦了脸,走出门去。

林芝兰也洗了脸,走回梳妆台坐好,准备再捯饬捯饬头发。

门外进来两个丫鬟,走到林芝兰身后,自然熟练地帮她梳着头发。

“小姐睡得可还好?”一个丫鬟手指翻飞,帮林芝兰理着头发,小声问道。

林芝兰试探着问:“冬青?”

“奴婢在!”冬青恭敬答道。

冬青是她的贴身大丫鬟,自幼跟在她身边,管着她身边的大事小事,成熟稳重,打得一手好算盘,算得一手好账,就是有些抠门。

“小姐昨夜没吃晚饭,可有饿着?”另一个丫鬟手里拿着簪子问道。

林芝兰试探着又问:“夏朱?”

“小姐可是饿了?”夏朱脸有些冷。

“不饿,不饿!”林芝兰连忙答道,生怕夏朱生气。

这个夏朱武艺高强,性子直,身手狠,是她二哥发现继母心思不正,特意找来保护她的。跟了她三四年,算是一起长大。对她忠心耿耿,最见不得她受委屈,就是脾气有些暴,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林芝兰头发梳好,站起身来。

李幽林在院里跟南风说完话,走了回来。

想到皇后娘娘叫人递的话,还有老太太那边已经进了门的两位嬷嬷,李幽林脸色阴沉。

“下去!”李幽林走到椅子边坐好,声音冰冷。

冬青和夏朱看向林芝兰,林芝兰点点头,两个丫鬟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侯爷?可是有事?”林芝兰走到李幽林面前开口问道。

“嗯!”李幽林看向林芝兰,“宫里来了两位嬷嬷,待会儿你我要去祖母屋里。”

“好的,侯爷!本就该去给祖母敬茶的。”林芝兰点点头,知书达理。

“事关重大,待会儿在两位嬷嬷面前,还要麻烦夫人配合与我,这关系到……”李幽林斟酌着用词,涉及到皇家,话不能说得那么直白。李幽林想用简单的话语,跟蠢女讲明白现在的危急情况。

“侯爷!您不用说那么多!”林芝兰打断李幽林的话,体贴异常,“您是我的夫君,我自是听您的!您说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她可不想听到太多关于皇家争权夺势的话,以免日后跑都跑不掉。

“……”

林芝兰今天如此明事理,李幽林颇有些意外。

不过,懂事就好!

鉴于她这么懂事,李幽林没和她计较她又犯蠢,乱了规矩又自称“我”了。

“那好!待会儿看我眼色行事。拿上帕子走吧!不要叫嬷嬷等久了!”李幽林站起身来。

林芝兰把帕子折好,想到待会儿要当着他人把帕子交出去,心里有些别扭。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个烫手的玩意儿。

她伸手扯住李幽林的袖子,有些扭捏的把帕子往他手里塞,低着头小声说:“侯爷,这帕子还是您拿着合适些。”

李幽林低头打量林芝兰,只见那张白皙细腻的小脸上红通通,李幽林唇角微微勾起,把帕子随意团了团塞进袖子。

两人出了屋门往外走。

李幽林吩咐等在院中的南风几句,南风点头离去。

冬青和夏朱跟在林芝兰身后。

一行人出了正宁院,直奔李幽林的祖母李老夫人的院子永安院。

李幽林个子高,腿长,又是习武之人,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恨不得追风逐电。

林芝兰本就身子娇小,和李幽林比起来那是名副其实的小短腿儿。

为了成体统,又不能跑,她拼命捣腾着两条小短腿儿,迈着小碎步紧紧跟在李幽林身后。

“侯爷!”到了永安院门口,刚迈进院子,林芝兰忍不住出声叫李幽林。

“嗯?”李幽林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林芝兰。

“侯爷,请您放慢些脚步!我这,按理说,昨夜,按理说,洞房,我这不能走太快……”支支吾吾,隐隐晦晦,林芝兰喘着气提醒李幽林。

不得秀恩爱嘛,您这一个人蹭蹭蹭走前头,她这一个洞房花烛夜刚下床的姑娘家,大步流星跟在后头,它也不合逻辑啊。

她一个刚成亲的姑娘,也不是那金刚不坏之身,这么着,那别人不得起疑嘛!

就算别人见了那帕子,不怀疑真假,那看她这健步如飞的,不得怀疑侯爷您这功能有问题嘛。

“嗯!夫人说得有理!”

李幽林往老夫人的门口看了一眼,心思一转,瞬间领会林芝兰的意思。

他伸手牵住林芝兰的小手,虚虚环着她的腰,慢慢往前走,满眼柔情,温声说道:“夫人慢些走,莫累到!”

林芝兰一噎:“……”

侯爷,您该去戏班子唱大戏!

李幽林看林芝兰呆呆看他,眉毛一挑,语带戏谑:“怎么?夫人这是劳累过度,走不了了?可要为夫背你?”

借机调戏她?

林芝兰一咬牙,是时候飙演技了。

身子一软,往李幽林身上一靠,抬头看他,声音娇娇软软:“多谢侯爷体量,妾身勉强还撑得住!”

“……”

宫里的两位嬷嬷从老夫人屋内出来,恰巧看到二人这恩恩爱爱、腻腻歪歪的一幕。

皇贵妃宫里的嬷嬷脸色一沉。

皇后宫里的嬷嬷唇角一勾。

老夫人身边的林妈妈陪在一旁,看了一眼两位嬷嬷,笑着迎上来:“侯爷,夫人,两位宫里来的嬷嬷本是怕夫人太过劳累,想移步过去您院里,这赶巧了您二位就来了。”

林芝兰靠在李幽林身上小声提醒:“侯爷,帕子,帕子!”

李幽林从袖子里掏出帕子,递给林妈妈,林妈妈接过扫了一眼,满面笑容收好了。

皇贵妃宫里的嬷嬷脸色更加阴沉。

皇后宫里的嬷嬷唇角勾得更高。

“给侯爷请安,给侯夫人请安!”

规矩不能乱,甭管两位嬷嬷是何种心情,甭管身后是谁,这该见礼还是要见礼。

“两位嬷嬷多礼了!”李幽林淡淡点头,回了句,算是给足了面子。

“两位嬷嬷不必多礼!”林芝兰跟着鹦鹉学舌,还给自己加了点儿戏,一脸羞赧:“我这……抱歉让二位久等了!”

“夫人,我们进去吧,祖母在等着。”李幽林扶着林芝兰往里走。

大家客客气气,又一同进了屋子,各自落座。

林妈妈把帕子递到老夫人手里,凑到李老夫人耳边说了些什么。

李老夫人扫了一眼帕子,笑容微不可见一滞,随即眉开眼笑,连说了两句:“好孩子!好孩子!”

林芝兰做贼心虚,坐在椅子上,脊背绷直,袖子底下两只小手紧紧攥在一起,一直低着头。

听到老夫人说了两句好孩子,心里的石头这才落地,偷偷吁了一口气。

总算过了这一关。

李幽林父亲母亲均已不在,他父亲老侯爷娶的两位姨娘,都上不了台面。

是以这侯府的后院还是李幽林的祖母李老夫人当家。新妇进门,敬茶自是敬给老夫人。

李幽林带着林芝兰,两人恭恭敬敬给老夫人跪下磕了头,敬了茶。

“好孩子,快起来!”老夫人慈眉善目,笑得一脸欣慰。

李幽林率先站起,随即扶着林芝兰站起。

老夫人拿出两个精致的荷包,塞到二人手里。

“孙儿谢过祖母!”李幽林面带笑意。

“孙媳谢过祖母!”林芝兰乖乖巧巧。

“好孩子,不跟祖母客气!”李老夫人哈哈笑着,心情甚好。

旁边丫鬟递过一个首饰盒,李老夫人接过,递到林芝兰面前:“兰儿,这是祖母的心意,一些老物件,你收着。”

林芝兰看向李幽林,李幽林点点头,林芝兰上前双手恭敬接过:“多谢祖母,孙媳一定好好收着。”

两位宫里的嬷嬷看了一场家庭和睦的大戏,任务完成,各自起身告辞离去。

老夫人亲自送到门口,这才带着众人转身回屋。

两位嬷嬷终于走了,没出什么岔子,林芝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小命应该算是保住了。

众人落座。

李老夫人打发了丫鬟婆子出去,屋内只剩下三人。

李老夫人不说话,李幽林也不说话,屋内一时安静下来。

林芝兰坐在椅子上规规矩矩,不动声色。

“侯爷!”李老夫人微微叹口气,开口。

“孙儿在!”李幽林欠了欠身子。

“成亲不是儿戏!你如今是侯爷,凡事有自己的主意,祖母年岁大了,也活不了几年了。我们侯府上上下下,上百口人,性命都攥在你手里,祖母只盼你凡事要三思,莫冲动。”李老夫人意有所指,语重心长。

李幽林站起身来,恭谨应道:“多谢祖母教诲!孙儿知晓!”

老夫人喊了林妈妈进来。

老夫人冷哼一声,语气淡淡:“把那帕子还给侯爷!我是老了,但还没瞎!”

李幽林和林芝兰相对一望,在空中挤眉弄眼,拿眼神交流着。

露馅了!

血多了?

血少了?

不知道啊!

我也不知道啊!

“行了,不用在这糊弄我这老太太,回去吧!我也乏了!”李老夫人没眼看二人在那眉来眼去,挥手赶人。

二人赶紧施礼,退了出去。

看客走了,无需再演。

李幽林迈着大步往前走,一眨眼功夫把林芝兰远远甩在后头。

林芝兰不知李幽林去哪儿,也不再追,跟着丫鬟一边小声聊着,一边往回走。

回了正宁院,进了里屋,就见李幽林已经坐在椅子上等着她,手指轻叩扶手,脸色不悦。

延伸阅读

邻几便利店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6hhx.shtml
作为安徽本土便利店品牌,邻几便利店一开始的市场定位准确:早就锁定在二三线城市的年轻人

杭翔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yfqa.shtml
杭翔装饰装潢本着诚信为人,质量为本,努力为您创造一个温馨、舒适、绿色环保的家。杭翔装

​爱饭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ipp.shtml
爱饭是一家加盟餐厅,全国各地至今已有40多家,总店在长沙,湖州、常州等地均有分店。菜

庆裕工贸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gjm9.shtml
庆裕工贸有限公司地处中国科技五金之都——浙江省永康市,本公司是一家专职生产钢木室内门

永和工艺品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p8de.shtml
永和工艺品,留下了无数价值连城的艺术瑰宝,然而不无遗憾的是,这些见证了人类历史长河的

尚欢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ghqi.shtml
上海尚欢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5月。现办公地址在上海市闸北区梅园路228号企业

徐州净化工程安装报价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g3x7.shtml
暂无

YXR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gicf.shtml
YXR保护套总部是计步器、计算器、秒表、按摩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华橙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dblf.shtml
华橙保健酒位于四川省渠县天星镇工业园区,总投资2.596亿元,年产00吨,拥有员工7

星贝伞推车加盟  http://www.trilliumbalsa.com/d62d.shtml
星贝(StarBaby)童车提供各种儿童电动车、儿童摩托车,儿童自行车、手推车、三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印王道第5章在线阅读

    丁毅轻轻敲了一下小白兔的额头,轻声说道:“我要出去一下,等我回来我就带你去摘蟠桃!”嫦娥一脸紧张的看着丁毅,低着头,一脸失落!丁毅轻轻的摸了摸嫦娥绝美的脸颊,平静的说道:“放心!少爷没事的!”丁毅心中想着神话殿堂!一扇大门出现在了他的一侧!金光迸发、神霞万道!丁毅看了一眼嫦娥与小白兔,他们似乎根本就

  • 流心第8章在线阅读

    “哈哈,罗南真是傻子,目标是那个女人不代表一定硬是要去不抓她嘛,找到东西能威胁控制她也行啊。”这时在克里人的无畏战舰中,一个蓝皮肤的克里人正在嚣张的大笑道。他的计划实现了,调开卡萝尔,然后乘机抓住斯库鲁人,前面的袭击都是为了降低卡萝尔的警戒心。因为实际上他们的主要目标已经不再是完全消灭斯库鲁人这个种

  • 不恋人间四月天(民国+大丫鬟)之大婚(7)

    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我知道,陈当家又来了。这是五天中他第六次来。而我,这五天闭门不出。“小虾......”门被轻轻拉开。陈当家的声音传过来。“今天日子就不错。当家的,跟嫂子把事儿办了吧。”我依然蜷缩在墙角里,头也不抬。我还知道,那天夜里他跟刘寡妇就圆了房。所谓办事儿,就是一个仪式而已。“你这样不是个事

  • 穿到异界当领主在线阅读第8章

    饭菜时间很快便结束了,双方自然也达成了协议,对于纪勇来说,能够有一个出名的大酒楼帮自己的蔬菜打广告,那也是不错的事情。景雨做到车上,透过车窗看到车后越来越远的纪勇,又看了看手中的合同,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虽然这是自己第一次主动亲男孩子,可是心里却没有很反感,换来的是对方终于松了口,要求不那么过分

  • 叶公子养龙日常在线阅读第1节

    《穿成逃跑小知青》——By为我撩人——2019.02.14001.六月,暑气蔓延,万里晴空白云寥寥,太阳挂在头顶炙烤着,地上的生灵似乎受不了这个热气,叽叽喳喳地鸣叫反抗。姜呦呦站在一条狭窄的山道上,耳边是响亮的‘知-了’‘知-了’声,因为密集短促而显得尖锐,听得人颇有些心慌慌。“是、是做梦麽?”姜呦

  • 这锅我不背在线阅读连环打脸

    教授大惊:“什么?全错了?”“对,宁嘉佑把左右心房的位置都剪错了。”薛明成高兴的说。教授对宁嘉佑印象还不错,皱眉走过去,乍一看的确如薛明成所说。可细看之下,又有些不对劲。唐哲提醒他:“教授,我们的大体老师是镜像人。”教授诧异:“真的?”“是的,和正常人不同,大体老师的心脏在右边,而且左右心房全部相反

  • 霸后分道扬镳

    低沉的天幕被高速路休息区的灯火拨开了一角,露出重叠着的铅灰色的浓云,浓云下是停车场上密密匝匝泊着的车辆。走下车子的纪北崇没麻烦去问坦坦的喜好,在进入混合餐饮厅后直接走向了麦当劳。各自点了份汉堡套餐,等取的时候,坦坦忽然说有东西落在车上了。纪北崇懒得多问,直接把车钥匙给了她。拿到套餐后,纪北崇随便找了

  • 我真不是上门女婿在线阅读第二节

    十四年后……湛蓝的天空朵朵浮云飘过,阳光异常的充足,照在大地之上却也没有丝毫的灼热之感。达斯魔兽山脉一处密林中,片片高耸入云的古树舒展着它们那繁茂的枝叶,将大部分的阳光挡在了外面。一群身体程灰黑色,毛发如钢针一般倒竖的风狼飞速的狂奔着。片刻过后,只见风狼群后方千于米处出现一道黑影,几个闪烁间,便到了

  • 映之谋之第二章(2)

    生活的动力,一般都是要靠自己去寻找的。戚少商很擅长这种寻找,而且他在见到顾惜朝的那刻就明白自己找到了,他感觉自己不再是一无所有孤军奋战,有家归不得的种种凄惨,而是一种微妙的心情,不自觉的想要去接近那个人。但对方可不知道他的心境。他心想这傅氏真是财大气粗,还真就打算这么白养着他啊。这不行啊,每天混日子

  • 都市:开局收养五胞胎会幸福

    “怎么只是个这么小的口子,竟然能留出这么多的血?”“你在干什么,都从医院出来了,你怎么还老老叨叨的!”我回头瞪他“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回去!”“不用了,我自己坐公车回去就好”“不行!”他从车那边绕到我这里,拽住我的手“贾总!我只是个小小的营业员,不劳您这么费心的!今天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我挂上最无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