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谓荼第八章

作者:燃炎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我为期末考试没有考好而懊悔的时候,接到了电声乐队的邀请,他们要在汇报演出中演唱《千与千寻》的主题曲《永远同在》,其中有很多段落是由长笛演奏的,而且还有一段出彩的长笛solo,学校里只有我是吹长笛的,所以他们只有找上我,我便欣然接受了,至少可以冲淡部分近些日子的阴郁。

果然排练时非常有趣,几个学长说着好笑的段子,平常的聊天竟聊出了相声的感觉,我经常笑得花枝乱颤,贝斯手何向东学长说:“小姑娘,长笛吹得不错,你的加入让这首歌润色了不少,你可得好好学,别丢了专业,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跟哥提,哥一定帮到。”听到夸奖我自然是开心的,据说这个学长是男生里的“头头”,牛逼哄哄的,有他罩着其他人都对我很客气,暗地里议论我是大哥新收的小妹。

说实在的,在乐队排练的时候真是我来这学校最开心的日子,不仅独享着学长们的照顾,还跟着键盘手章老师学习了很多专业知识,让我受益匪浅,我真想转到他们专业。很快晚会联排开始了,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精彩的舞蹈和歌唱,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所学校的教学质量,先不说参演的人,单说专业水准那是可圈可点的,让我对这些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同学肃然起敬,看来人不可貌相,当然我还是看到了他,虽然我不想见到他,但目光还是不自觉地遍寻他的位置,果然站在第一排领舞的就是他,在舞台上真是耀眼夺目,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潇洒帅气,就像有一道光环照着他闪闪发亮一样,竟让我看得入迷,实在很难与那晚龌龊的形象联系在一起,如不是亲眼所见,真的无法相信台上英雄般的人物在台下竟是狗熊。

在后台候场时,我有意躲起来,因为不想跟他打照面,但他好像也在遍寻我一样,还是被他找到了,四目相对倒是我尴尬起来,把头别了过去准备上场,到了舞台我深吸一口气:绝对不能冒泡,要好好吹。鼓点响起,重拍进,前奏长笛solo起,熟悉而悠扬的旋律让我沉静下来,渐渐化紧张为从容,将害怕舞台变为享受舞台,主唱唱完一段后间奏继续,我在其中加了一些炫技的乐句,将我出彩的技法展示出来,引得台下观看彩排的候场演员鼓起掌来,这让我更加有了信心,一首歌下来我作为伴奏却成了全场的焦点,这是始料未及的。下场后何向东给我竖了个大拇指,我笑成了一朵花,而这个笑容被站在幕后看完整个表演的他收入眼底,他冲我眨眨眼,我不敢看他,马上收起笑容从后台溜了。

“你就这么不愿看到我吗?”

化妆间的我一愣,下意识看了看好在四下里没人。

他走了进来,我无处可躲但又不想跟他废话,只能自顾自地整理礼服。

“真不打算理我了?”他拉过我的手,被我立马拨开。

“陆鑫,请你自重。”

只见他的手停在半空,笑容消失,盯着我的目光中流露着失落,“小喆,你别这样,那天晚上……”

“请你不要再跟我说话,我觉得你恶心。”我狠狠地说,想到那天晚上在舞蹈房他与别人偷欢,就胸闷感觉喘不上气。

没想到我这么说也没有惹恼他,反倒更加淡定起来,他干脆将化妆间的房门一锁,拉过一把凳子坐下,我看他的动作立即警觉起来,“你要干什么?为什么锁门?”

他笑着没回答,眯着眼看着我,就像他向我告白那天一样的表情,我的心颤了一下,“看来你还是很在乎我的,对吗?”

我愣住了,一时间找不到应对的话语,连撒谎嘴硬都忘了,恐怕他就是我的劫难,即便我在别人面前巧舌如簧,到了他这就会成哑巴,我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和沉着,这种人真是可怕,因为他真的很懂女人心。

“不错,我承认那天我跟闵惠子在舞蹈房亲热,我不狡辩也不解释什么,因为这就是事实,我还可以告诉你我跟她不止一次。”

天呐,这么没羞没臊的话他也可以这么平静的说,真是震碎了我的三观。

我没回应,因为我想听下去。

“我没有逼过她,都是她自愿的,当然她也没有吃亏,在我这她能满足所有的物质需求,所以我们两个无非是各取所需。”

“可……她是真心喜欢你。”话音刚落我就想抽自己一耳光,我到底在心烦什么?是他偷欢还是别的女生喜欢他让我吃醋?

“哈哈,我知道啊,可那又怎样?喜欢我的人多了去,难道都要让我去喜欢一个遍吗?喜欢是个人的事情,谁也不能逼着谁去喜欢一个人,虽然她把自己给了我,但也不能逼我一定要喜欢她作为交换,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没有谁对不起谁,况且她也不是第一次就跟了我。”

“那你第一次……”我说到一半发现不对。

“唔?怎么不说下去?话说一半可不是你的风格。”他更加得意起来。

“没什么。”我知道搪塞不过去,但能挽回一点是一点吧。

“你是想问我第一次是跟她吗?”他坏坏地笑,看得我简直想找地缝钻,看着我慌乱的样子,他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我赶紧向后退,本能地紧了紧衣服。

“怎么,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会□□你吧?”他笑得更开心了,“你放心,我从来不勉强人,我喜欢自愿的。”他走近了几步,“如果我告诉你我第一次不是跟她,你会怎么想?”

“关我什么事,你让开!”我终于找回自己,想赶快结束这场面红心跳的对话,我猜自己现在窘迫极了。

“真的不想知道吗?”他继续逗着我,我很奇怪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廉耻,怎么说这些话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难道他真的不要脸吗?

“我向你坦白,我的第一次是跟我的初恋,她比我大2岁,高一那年暑假我在我爸厂里帮忙,她是在那打工的,她笑起来很干净很甜美,但命不好,遇上很多糟心事,我第一次见她时她蹲在厂宿舍拐角哭,后来我们聊了很多,虽然比我大2岁,但却跟小姑娘一样,什么都不懂,接触多了就相互有了好感,跟她在一起真的很快乐,那应该是我第一次觉得女生可爱,于是很快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这样一来男朋友到女朋友宿舍留宿就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那时候我真的很喜欢她,对这段感情非常珍惜,甚至想过以后娶她,但被我爸知道了,不分青红皂白立马把她开除了,我找我爸大吵一架,差点断绝关系,之后再也联系不到她了,问她的工友得知她回了老家,估计电话号码也换了,于是我一气之下跑到这里读寄宿学校,就是不想见到我爸。”他叹了口气,缓了缓,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在说假话,能感觉到他对那段感情很用心,或许这段感情的结束使他变成现在这样放荡不羁,“事情就是这样,从那之后我没再轻易对女生动过心,把感情想得很开,这几年过得也很是浪荡。”

老实说我有些惊讶,但也是情理之中,一个浪荡子之所以成为浪荡子,必然有原因,只不过他的故事略显俗套了。

“所以我也不过是你猎奇的对象而已?”

“不全是,”他倒是实在,“开始确实将你跟闵惠子那一类女生一样对待,但后面我发现你不是她那种女孩,于是我便放手了,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够认真就不值得你喜欢,索性拜拜,我也落得自在,继续过我的浪荡日子。”

“那为什么现在又来找我?”我奇怪。

“说来我自己都惊讶,我竟然有些放不下你,不知怎的,我最近总是想起你和她,你某些地方确实和她很像,让我有种找回初恋的感觉。”

“这么说你把我当她的影子了?”

“不不不,虽然有相似的地方,但你跟她完全不是一类人,她很腼腆,而你却很直爽泼辣,这是你最吸引我的地方,尤其是今天我看见你吹长笛,真的让我很心动。”

“你真的很自恋。”

“哈哈哈,也许吧。”他凑近我,“看在我向你坦白从宽的份上,真的不再考虑考虑我?”

虽然我觉得他已经没有那么恶心了,但我还是不能就这么让他得逞,“这个现在不好说,我得重新审视你。”

“那好呀,随便你审视,反正我就是这样了,我承认之前对你不怀好意,但从现在开始不是了,我要认真追你,你就瞧好吧。”

“那……”我顿了顿,“闵惠子呢?”

“你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说完他莞尔一笑便开门走出了化妆间,没有对我做任何越轨的举动,也许真如他所说,这次真的不同了?我真的打算第二次接受他吗?其实我自然是喜欢他的,只不过那晚对我的刺激太大,大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而且我甚至有些害怕他会对我做那种事情。

演出当晚,我打开二姑姑送给我的一套崭新的化妆品,正要准备尝试化妆,佟亚男推门进来了,她想借走我的新口红,我自然是不愿意借的,可又不好直接拒绝。

“我前些天有些咳嗽,用了口红,我怕传染给你。”我扯谎说。

她听后笑了笑便不再纠缠了,可是没过一会儿,我就被教务主任叫过去:“怎么你的口红还不能借了?涂一下就会得病吗?”

我的脸一阵白一阵红,气愤地找到佟亚男要跟她理论,她好笑地说:“自己不借还有理了?”

我语塞,难不成,你借你就有理了?仗着教务主任疼你就目中无人。果然如我初见的判断一样,她是个笑面虎。

陆鑫这些天确实把我照顾得很好,“这些垃圾食品就不要吃了。”他从我包里拿出今天学校发的零食,然后将一个饭盒递给我,我打开一看是切得整整齐齐的新鲜水果,有西瓜、橙子、樱桃还有火龙果。

“你还挺有心。”我笑了笑。

“那必须的,为了重抱美人归嘛。”他别有意味地冲我挤眼,惹得我拍打他的头,也许在外人看来我们早就和好如初了。

“快吃吧,等下化妆就不方便吃了。”说完便拿上自己的背包走了,我从化妆镜中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暖暖的。

演出非常成功,在庆功宴上校长大赞我们,非常鼓舞人心,让我们吃好喝好,犒劳这些天的辛苦,但这次我没有喝酒,陆鑫也没喝,我们草草吃了几口后便出了食堂,不知不觉两人走到了他第一次约我的地方,我们俩都沉默了,最后还是他打破僵局,缓缓牵起我的手,我没有反抗,任他牵着往前走,像是给了他信心,他转过头对我笑了起来,那笑容就像春日的暖阳,竟然让我有些痴迷。

走了几步他停了下来,定定地看着我,认真说道:“小喆,我知道我的过往可能配不上你,但我对你是真心的,你会嫌弃我吗?”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那么傻傻地看着他。

“如果哪天你不喜欢我了,要跟我说哦,我一定不会纠缠你。”他有些忧郁地说。

我不忍心看他这样,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就对他说:“你什么意思?刚答应跟你在一起,就说丧气话。”

听到这他的眸子明亮了起来:“真的?你不嫌弃我吗?”

“嫌弃!我嫌弃死你了。”我巧笑着用拳头捶在他胸前,他终于满意地笑了起来,用双手裹住我的拳头,对着里面呵气:“冷吗?”

我点点头。

“那我送你回宿舍吧。”说完刚要拉我走,被我顺势拉了回来,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便踮起脚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调皮地笑着等他回应,他受宠若惊地看着我,将我紧紧拥住,热烈的吻让我深深迷醉在他的臂弯,那一刻我更加确信自己是真的爱上他了。

延伸阅读

福州东南妇幼医院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g918.shtml
福州东南妇幼医院前身为福州鳌峰医院,建院已有二十多年历史;是一所以服务女性健康为特色

魔力兔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6cbr.shtml
四季红儿童商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儿童快乐、健康成长为目标,销售多种国际儿童品牌商品及本

菓料甘草水果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bu2y.shtml
菓料甘草水果隶属于成都菓料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针对我国各个地区传统饮食文化展开了一

腾信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yi8j.shtml
腾信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方向盘套、汽车应急用品、防眩镜、充气泵、遮阳挡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鑫利来建材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bokl.shtml
鑫利来建材加盟详情北京鑫利来建材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公司前身是北京鑫利来粘合剂

音乐时间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ysnc.shtml
音乐时间KTV打造北京市中心经典的量贩式KTV及酒吧,之力营造健康时尚的消费环境,的

花嫁工坊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nj6j.shtml
花嫁工坊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手工饰品、饰品、新娘饰品、影楼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

悦田龙井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xzz7.shtml
悦田茶叶有限公司专注龙井茶、只做龙井茶做“安全、口味正、喝得起”的龙井茶

茶鲜疯饮品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bq3f.shtml
茶鲜疯活用自己的长处,默默的立足市场。发挥自身优势,打造更多精品服务于客户,在良性发

戴隆加盟  http://www.criserinteractive.com/yhfh.shtml
戴隆五金配件总部是弯头、排水器、分水阀、分气器、池底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伪阴沉女的奋斗史若无命中定,何来惊魂梦

    “你好,印先生,我是陈城。”一旁的陈城先是接过月白手上的蛋糕,然后另一只手伸向印津。他的声音温和而稳定,语调里有不卑不亢的客气以及不失分寸的热情。“你好,我是印津,今天很高兴和你见面!”印津显示出了十二万分的友好,用力的握了握陈城的手。这两个男人努力调和着有些尴尬的气氛,才寒暄了几句,不识趣的姚今就

  • 我的男朋友好像是吸血鬼第3章在线阅读

    “难道是送错了?”有个小辈不识抬举的说道。沈明辉走过去就是一巴掌,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是白痴啊。”“都直接把牌匾送到家门口了,怎么可能会送错?”“这三块牌匾,包括这块牌匾,不是送给爷爷,难道是把这三块牌匾送给沈七夜这种废物的!”沈明辉的这席话,惹得沈家集体赞同,即便还有人心存疑虑,也只能放在肚子里

  • 灵武斗魂之新队友(9)

    内测玩家们讨论着各种各样的猜测,最终得出的结果大体一致,就是这两人很可能是捡了现成的便宜——他们赶到的时候BOSS已经被杀得差不多,然后前面的玩家都被BOSS给虐死了。这个假设是可以成立的,DFT的新手都不明状况,听着是个5级的BOSS,也许贸贸然直接跑去单刷的都有。这些内测玩家之所以还没动手,第一

  • 仙灵界主在线阅读第一代首负

    “由于系统是根据现世界标准来定,然而我并不信系统会这么友善,这些东西肯定加过价。这些在真元域当神的东西,在这里就只是凡物…况且系统不完整,知道的信息不多,之前的信息除了货币信息其他的并不是关于灵元域的。现在连境界分配都不清楚,更别说这世界多大,现在在哪,整体实力多少。”叶羡云闭眼思考着。“把他放下吧

  • 邻家校花是妖怪在线阅读第6节

    罗子正道:“江墨和师父出去了。”叶泉真失望道:“这样啊,罗小师叔,等师叔祖回来,能否告知他一声,让水灵根的江墨到望蓝峰来?”水灵根太容易被人觊觎,叶泉真想将江墨收为亲传弟子,好让她能学得本事保护自己。罗子正很自然道:“她不会回去的,她已经和我一样拜慕岩师父为师,以后只会留在末岁峰。”“诶?”叶泉真惊

  • [综主鬼灭]日月重光在线阅读第五节

    “啊!!!”两个小空姐同时蹦起来惊叫,布草间里竟然跪趴着一只白毛狐狸精,尖尖的耳朵支棱在脑袋上,毛茸茸的大尾巴拖在屁股后,上面沾满了鲜红的血迹,看似妖媚却无比渗人。“狐狸精啊……”周淼发疯似的扭头就跑,尖叫声差点震碎了玻璃窗户,不过张新月却一把抄起地上的行李箱,冲到赵官仁身边就要砸过去。“别砸!我不

  • 网游之上帝禁区在线阅读第一章

    2110年7月1日9:00上海市浦东区我的名字叫:玄弋,今年16岁,是个高中生,在好学生看来我只不过是个坏学生,不管怎么样啦,我都是在为自己活也不要去管别人怎么想。呼……我在这里等了将近三个小时了,你问我为什么等这么久……还不是为了一款**——《星叶》,这款**是虚拟**的一次革命。以前的网游都是进

  • (穿书)女妖魔成年后超凶之我们做兄弟

    找到慈祥的村长爷爷对话,我提交掉前往北部杀土匪的任务!“叮!”系统提示:恭喜你已完成“阻击土匪”的任务,获得经验值5000点,丛林护腿一副,声望+100。哎呀我去!居然有出装备了,简直就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呀!我乐呵呵地结果丛林护腿,急忙查看它的属性——丛林护腿(青铜器)防御:15力量:+7需要等级:

  • [足球]队长之第一章(1)

    [宿主,您好,欢迎来到R空间。我是系统,编号R001。]机械化金属质感的声音在任弘脑海中响起,任弘却来不及反应。他只知道自己叫任弘,然后“我是谁呢?”。任弘不停地在脑海中回忆自己究竟是谁这件事情,却发现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有一些高楼大厦从记忆中飞速掠过,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没有理会所谓系统的声音,他

  • 联盟盖伦系统之副系统,**国度开启

    “猴儿精,你这猴王八,你去泡妞吃肉,拿哥当搬砖工使……哎哟,累了半天不说,这眨眼间几张红太阳就打水漂了…”不曾走进寝室,曹刀的怒骂声便随之传递而来。“恩?猴王八?”王侯嘀咕着,顺手操起门前的扫把就冲进了寝室。“蓬…”“哎哟,猴哥?猴哥,饶命啊,小弟啥也没说啊?猴哥,你就当小弟先前放了两个屁成不?”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