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特种兵之绝世兵王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夏普狼 来源:飞卢小说网

往常的时候,宋向东虽然也往家里大包小包的拿好东西,可是那好东西除了给陈菊花宋老头二老留下一大半之后,剩下的好东西可都是宋家三房各自分了的。

老宋家三个儿媳妇儿,赵秀英娘家爹是大队书记,家底殷实,不需要闺女贴补家用。

林月红和刘红梅娘家都穷,可是人家林月红娘家日子再穷,也没指望着嫁出去的闺女养家。

唯独拉下一个刘红梅,娘家穷的叮当响不说,娘家人还个个都是好吃懒做的懒汉。

刘红梅嫁到宋家之后,没少拿着婆家的东西往娘家送。

这些事儿陈菊花不是不知道,平常吧,只要刘红梅做的不过分,她就当没看见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全当是为了老宋家的和睦。

可是这会儿陈秀菊看着刘红梅这个眼热的样子,老眼眯了眯,一个眼刀子就飞了过去:

“老三家的!

你这是干啥呢!

家里的猪的都嗷嗷叫了,你咋还不去喂猪?

咋地,还想等着俺老婆子去喂猪啊。”

老宋家的养了一只老母猪,是生产队过年时分给老宋家的,算是老宋家的宝贝。

家里喂猪这事儿都是宋家三个媳妇儿轮流干的,今个儿轮到刘红梅喂猪了。

刘红梅听了这话目光闪闪:

“娘,俺这就去喂猪。”

说完,刘红梅一步三回头喂猪去了。

“行了,你们这群棒槌也别在这里傻站着了。

都该该干啥干啥去。”

陈菊花摆手把老宋家一家人都撵走了,扭头对宋向东道:

“老大。

你到屋里来一趟。”

宋向东听了这话知道他娘这是有话跟他说,轻声叮嘱了赵秀英几句,就抬脚进了堂屋。

宋向东进了堂屋,看见他娘面容严肃的坐在椅子上,就笑开了:

“娘,您这是咋啦。

这大好日子,沉着个脸干啥?”

陈菊花叹了一口气:

“老大啊,昨个儿婉月三个娃子家来,文轩跟我说了一件事儿。”

啥事啊。

宋向东一头雾水。

陈菊花轻声吐出几句话,宋向东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这件事儿还是发生了。

宋家堂屋里气氛沉重。

堂屋外头一家人都欢天喜地的,赵秀英听了丈夫的话,照例把堂屋桌子上的鸡蛋糕,麦乳精,饼干啥的好东西收拾好了,给公婆二老留下一大半之后,剩下的平均分成三份,拿给两个弟媳妇一家一份送去了。

林月红看着分到手里的这些个鸡蛋糕,麦乳精啥的,高兴的不行。

哎呀,这可都是好东西呢。

林月红娘家爹牙齿不好,不到六十岁的年纪,一口牙早早就掉光了,上了年纪的老人没了牙齿吃东西就不方便。

尤其是现在日子不好过,家家户户吃的都是硬邦邦的杂面窝窝头,林月红娘家爹吃不动这么硬的杂面窝窝头,每次吃饭只能喝点儿地瓜粥。

饿的老人家瘦成一把骨头了。

林月红梅次回娘家看见他爹这样就心疼抹泪,她有心给她爹买些软和的点心,可是她手里没钱儿,只能蒸点儿地瓜窝窝头给她爹带过去。

现在好了,家里有了这些麦乳精,鸡蛋糕她爹就能吃顿好的了。

林月红红着眼眶跟大嫂道谢,边上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宋文哲,宋文博也都高兴的不行,这两兄弟大了,懂事了,心里心疼自个儿姥爷。

看着大伯娘分给他们二房的好东西,两兄弟都挺高兴。

“大伯娘,这下俺姥爷有福了。”

宋文哲开心开口。

嗯嗯。

边上的宋文博跟着点头。

赵秀英笑:

“文哲文博两个孩子都是孝顺的好孩子。

都知道心疼姥爷了。

二弟妹,你以后可就享福吧。”

林月红听了这话就欣慰的笑。

赵秀英跟林月红说着知心话,三房的刘红梅捧着分到手的半篮子好东西在屋里转来转去,她想着把这些好东西都拿到娘家去孝敬爹妈。

但是又想到过几天就是她娘家侄女的生日了,虽说她侄女是个丫头片子,但是她爹娘哥嫂都是爱面子的人。

侄女过生日,她要是不送点稀罕东西回去。

爹娘哥嫂一准儿不高兴。

行到这里,刘红梅就不由得埋怨起宋向东了。

这大哥也真是个小气鬼!

给自己的亲闺女买这买漂亮的裙子,咋地就不能给他们三房也没一块好看的花布?

整天赚这么些钱,自家人也舍不得买点好东西。

真是越有钱越抠!

刘红梅嘀咕了两句,耷拉着脸在屋里躺下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秀英洗完了脚,把洗脚水端到院子里倒掉,回到屋里的时候,看到自家男人正枕着胳膊靠着床头像是思考什么事情。

赵秀英就笑了:

“大晚上的,你不睡觉,想啥呢?”

宋向东叹了一口气:

“秀英,今个儿咱娘说。

前头三个孩子回家的时候,在路上开了眼了。”

啥?

赵秀英一听,脸色一白,差点儿摔在地上。

宋向东眼疾手快拉住了媳妇儿,赵秀英着急的眼泪在眼里打转,抓着宋向东高的手就不放了。

“这是怎么了?

咱家三个孩子都开眼了?

婉月呢。

婉月有没有害怕?”

赵秀英想起自个儿娇俏俏的小女儿,心里就疼的发颤。

开眼这个词是老宋家祖上传下来的。

通俗说法就是撞鬼了。

今天大半天,宋向东就琢磨这件事儿。

他开眼那年,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壮小伙子了,娃都有了。

因为从小心里就有这个准备儿,所以宋向东接受的很快。

这么多年来,他也习惯了。

只是,这孩子们会不会害怕。

他这个做爹的心里就没底了。

宋向东见自己媳妇儿哭的一抽一抽的,便一把将她搂过去安慰:

“行了。

你先别哭了。

这事儿等我明天跟孩子们说说,看孩子们咋想的再说吧。

先睡吧。”

宋向东这么说,赵秀英想了想,也知道哭没用,只能先点头答应了。

夫妻俩灭了灯,睡了。

本来宋向东打算好,第二天跟孩子们谈谈的。

结果当天晚上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断了他的计划,也打破了大河山生产队寂静的夜晚。

这场大雨来的着实蹊跷,四月天里居然下起来雷声轰轰的大暴雨,这让大河山的村民们都惊呆了。

被窗外轰鸣雷声惊醒的村民们都惊诧地睁大眼睛看着黑夜中滚滚砸下的大雨点,一下子都炸锅了。

“这是咋回事啊?

咋地下大暴雨了?”

“四月里头下大暴雨,这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事儿啊?”

站在自家屋檐下的村民叽叽喳喳个不停。

这时候秦蓉蓉也跟家里人一起跑出门来躲雨。

没错是躲雨,老秦家穷的叮当响,一家子住的是都是漏雨的茅草房,这外头下着大雨,老秦家茅草屋里哗啦啦漏雨。

没办法,老秦婆子只能带着家里人厚着脸皮挤到村口大队处躲雨。

这会儿大队处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了,大家伙儿都是出来看稀罕的,毕竟这么大的雨可不多见。

大河山大队书记宋建党皱着眉头看着滚滚黑夜里倾泻下来的雨水,发愁一般跟身边的宋向东说道:

“向东啊,这场雨来的不是时候啊。”

宋建党和宋向东是一块儿玩着长大的本家兄弟。

宋建党有啥烦心事儿都习惯找宋向东说说,这会儿宋向东看着外头的大雨,俊朗的面庞上满是焦虑。

“建党我看这事儿不妙。

这场雨来的这么突然,又下的这么大。

闹不好地里的庄稼要减产。”

宋建党点点头,一脸忧虑。

他担心的就是这个事儿,现在是四月,地里的麦子刚冒出个头,正是长苗的时候。

冷不丁的来一场大雨,地里的麦苗给砸坏了可咋整。

大人们在外头发愁,穿着小雨衣的宋婉月正是年少不知愁滋味的年纪,这会儿小姑娘正伸着小嫩手往外接雨花。

斗大的雨点儿噼里啪啦打在青砖屋檐上,溅起一朵朵漂亮的小水花,在煤油灯的照映下格外有**。

“小妹,外头雨大,小心着凉。”

宋文轩细心地替小姑娘挡住飘来的小雨点。

宋婉月穿着小雨衣,睁着小小下巴靠在那里,大眼睛湿漉漉的泛着水渍,嗓音娇娇软软;

“谢谢大哥。”

宋文轩笑笑没说话。

这时候站在一边的被雨水淋的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秦蓉蓉一脸嫉妒的看着被家人呵护的宋婉月,心里的嫉妒跟藤蔓一样疯涨。

在黑暗中,秦蓉蓉忽然看见大队门口的一大片泥水洼,她恶毒地笑了,伸出手暗中靠近了宋婉月。

不经意看到这一幕的叶晨川眯了眯眼,伸出大长腿往前一绊。

没有丝毫防备的秦蓉蓉被绊了一跤,身体失去控制,尖叫着摔在了门口的泥水洼里。

“啊啊啊!”

宋婉月听见尖叫声,往前看过去,看着在泥巴洼里打滚儿的秦蓉蓉,惊诧不已:

“她怎么啦?”

叶晨川唇角微勾:

“大概是脚滑了。”

原来这样,天真好骗的小姑娘恍然大悟。

在泥巴洼里打滚儿的秦蓉蓉:

nmp的脚滑,

叶晨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延伸阅读

女男变错身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safefire.cn/6r12.shtml
独孤晗铱心里暗暗吐槽:“真的是谁稀罕啊。”而她的语气里却依旧是不急不缓,“是妹妹多虑

古堡魅影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afefire.cn/g04y.shtml
次日,天气晴朗,微风中弥漫着醉人的花香,吹拂在每个人的脸上,更是将每个人的阴霾心情吹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之第七章(7)  http://www.safefire.cn/sxft.shtml
戚戚眯眼笑了笑,而后悄无声息地向着谢昭昱的方向挪了挪。然后,她非常满意的看到,谢昭昱

重生转在线阅读暴怒的堇诺  http://www.safefire.cn/gt0y.shtml
“都到我地盘上了,才反应过来,不觉得太迟了。”听到传来熟悉的淡然声音,谭苘看向声响出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之第一章  http://www.safefire.cn/s430.shtml
林宣汐睁开双眼的时候,入目便是满目的红,头上盖着红色的盖头,垂首可以看到精致的绯红裙

盛唐风流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afefire.cn/n9ew.shtml
看到血雾在海水中弥漫,道格拉斯的瞳孔缩小了一瞬,他伸手拽住意识模糊的罗宾下滑的手,用

封天战神纪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safefire.cn/6l5h.shtml
原本还想说点什么的刘兰听到牧王说出现付两个字之后顿时肠子都悔青了,原来徐秋早就知道这

[神奇动物在哪里]Suger——魔法、律法与办法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safefire.cn/yufu.shtml
公元986年,宋朝兵分东、西、中三路开始了浩浩荡荡的北伐。但不幸的是刚刚出征不久东、

还珠之老乾不nc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afefire.cn/ajet.shtml
凰梓柒配了一颗铃铛,而后十分满意地笑了笑。“怎么样?喜欢吧?”凰梓柒浅笑着看着迷迷糊

[王凯]干了这碗热干面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afefire.cn/n7jy.shtml
太后此话一出,大殿中的众人自然都跟着呼吸一滞!霍瑶光明明就是头脑清楚,条理分明,怎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陪师姐修仙的日子第四章在线阅读

    早晨,走廊上一阵刺耳的电钻声,惊醒了所有人。顾蓁懊恼的把脑袋埋进枕头里,可这声音就像长了触角一样,搅得她内分泌都快要紊乱。顶着乱蓬蓬的头发爬起来,摸到眼镜戴上,走过去拉开门,恰好对面的房门也推开了,池浩南光着膀子站在门口,皱着眉头,“搞什么啊?”顾蓁立即站得笔直,对着继父恭敬问好:“叔叔早上好。”池

  • 夺命神医在线阅读第六节

    “嘶~,这自由模式下的拟真度也太高了,摔一下这么疼的吗?”赵世揉了揉后腰,站起身。“咦?”透过几根竹子的缝隙,赵世看到了后面那个偶尔有紫色光晕在表皮流动的竹子。转头看到大熊猫没有追过来,赵世便往那个竹子的方向走了过去。看着眼前这根竹子,赵世感觉有点儿意外。要不是偶尔能看到上面的紫色光晕,还真有可能认

  • 有仙来在线阅读第4章

    天心悠悠的睁开双眼,看着四周石头堆砌而成的墙壁,茫然说道:“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还活着?。”感受着身体的酸软无力,天心想起那天的情景,便一阵心悸,要不是殊死一搏的使用天帝之手,现在骨渣都不知道在哪,幸好,活了下来。想到这,天心便急忙内视,当看清楚身体状况时,先前的一丝庆幸便化作乌有。身体机能衰

  • 武侠之我有9999个宝箱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凯文回到青草村口的时候,老瓦尔和豪森他们已经发现了他的失踪,许多佣兵和村民正集结在村口,准备组织搜索队出发寻找他。大家看到他的归来,一起围了过去,七嘴八舌的询问着他,玛丽安也在埋怨着他的不告而别。虽然大家不停地数落着他,但从大家的眼神中和语气中还是能够感受到浓浓的关切之意,这也让凯文非常的感动,也

  • 我在神雕开超市关于高考的一些注意事项(求花花,求收藏,求一切!)

    翌日。2019年度全国高考苏省文理科考生最后一天考试。又是艳阳高照的一天。李枫早早的就到了考场外等待入场,周围的人群都是一个考生围着几名家长做着最后的嘱托。“来,儿子,再吃一口糕粽。”一个身材瘦弱的男生在一身着红色旗袍的中年妇女的坚持要求下,硬撑着咬了一口咽了下去,表情很是痛苦。“好嘞。儿子,我跟你

  • 从药神到世界首富第二章

    男人无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呼吸声都重了很多但就是一动不动,明明忍得额角青筋都爆出来了,搁在她身上的手都有些抖了。顾暖暖这会儿是真生气了,她好歹也是一大美人,多少人明里暗里打她主意!这会儿送上门睡一回儿,特么还被人嫌弃到这地步,要不是身上明显不对劲儿,她至于么:“你还是不是男人?送上门的都不吃?”顾暖暖

  • 我真没有开挂啊在线阅读第一节

    地球,一个赤道微鼓,两极稍扁的不透明球体,千百年来,它就是一种不会被打破的真理,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人们的心中,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一个不会被打破的真理,却在那一天,化为了泡影。地球,就像一张被揉成了一团的纸,在这一刻,缓缓展开。2372年,人类的文明已经达到了一种超乎想象的地步,空间技术,生物技术的相

  • 神奇宝贝之我成了百变怪在线阅读第九节

    接下来的事情,夏浪已经可以预见了。小悟空会顺利地击败玛斯鲁塔的其他红缎带军团喽啰,然后带着善良憨厚的人造人八号回到村子里。对孙悟空的训练也差不多了,小悟空剩下的体力,做这些事情应该差不多。至于那个傻大个人造人八号,夏浪也不关心。对于格罗博士的计划,他暂时不想去干扰。毕竟沙鲁,很有可能会作为签到奖励的

  • 海贼之我的儿子是罗杰之第六章(6)

    第二天醒得早,偷懒睡觉没被发现。李夕月吐吐舌头,赶紧一骨碌起来。八月天亮得还挺早,她轻轻把颖贵人今日要穿的衣服整理好,燃了一炉篆香,候到卯正时去床边唤醒了颖贵人——这是她当嫔妃的第一个早晨请安,当然不能怠慢。睡眠不足的颖贵人眼泡红肿,一脸“被头风”的模样,不吭声坐起来,闭着眼任几个宫女给她穿戴。梳妆

  • 神奇宝贝之神の秋第9章在线阅读

    虽有厌恶,更多愤怒,可王灵还是坚持来到了这第二道铁门近前。仅仅是凭借这不时袭来的一丝丝寒意,她似乎就已经对这里边儿的玄机心知肚明。“又来这一套,都懒得搭理你!”看都不看一眼,王灵就已是迅速迈步,绝无停留。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她早已深入到了这个甚是幽深的密室之中。由于这里的环境因素,不论自身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