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黯世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浴之 来源:17K小说网

公司每周五下午两点照开例会。

开会前小周到捣鼓笔记本电脑,问舒柏晧:“为什么今天周总都来了。”

小周说的周总是公司的二老板周天宇。

周天宇跟舒柏晧也是校友,不过不是一个学院,读金融,比他大一届。

周天宇在公司前途未卜的时候投了很大一笔钱,这笔钱救了公司的命,所以他现在是股份仅次于温博凉的二股东。

周天宇虽然是总经理,但只是挂了个名头,很少来公司,平时最爱干的事就是投资。

他深知不要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采用遍地撒网的策略,投了不少小型互联网公司。

然而他的眼光并不太好,看中的大多是吹得天花乱坠的概念型公司,几年下来除了温博凉的光远科技,其他的几个据说收益都不好,倒闭了一大半。

所以无事不登三宝殿,周天宇这次来,肯定是有什么事。

但大家都是一个公司,还是上下级,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事自己多留个心眼就行了,不需要拿到面上说。

舒柏晧将打印好的会议议程在座位上摆放好,对小周说:“少说话,多做事。”、

小周立刻闭嘴,将PPT准备好。

几位老总进入会议室,周天宇也来了。

周天宇穿了一身浅蓝色西装,纽扣没扣全,露出里面的米色暗纹衬衣,他最近经常健身,身材炼得很挺拔,胸膛和肩膀鼓囊囊的,将衬衣的纽扣这撑得有点紧。

周天宇长得好,五官端正,口袋里票子也多,大学的时候便很讨小姑娘的喜欢,但也因为如此,什么都来得太容易,人便会飘,同时谈了不少暧昧对象,不出半个月都崩了。

现在周天宇泡妞的水平又上了一台阶,作为商业名流,半只脚踏进**圈,开始泡女明星了,这让他看上去比读书的时候眼珠有些发黯。

周天宇抓了抓摸了一层厚重发油的花轮刘海,空着手,晃荡着进来,抬抬下巴,居高临下地跟舒柏晧打招呼道:“诶,小舒,好久不见啊。”

舒柏晧说:“周总。”

周天宇打量了舒柏晧一眼,然后笑笑,说:“真是这么多年了,你一点也不见变。”

这句话听上去似乎是好话,但人见多的就会明白,这其实说的是——这么多年,你一点长进也没有。

周天宇便继续说:“最近工作怎么样?钱还成吧?如果觉得不行只管跟我说,我替你去跟博凉说去,你别看别人的面子他不给,我的面子他肯定是要给的。”

舒柏晧没说话,敷衍地嗯了一声。

这就是他不喜欢周天宇的原因——他总能跟谁都自来熟。

周天宇比他晚认识温博凉四五年,然而在其他人眼里,似乎他们才是老朋友。

他一直去掉姓直接叫温博凉的名,也不曾问过温博凉本人乐不乐意。温博凉对周天宇的自作主张并没有表露太多情绪,但周天宇这么叫他,他也只是眉头皱一下,依然答应。

这让舒柏晧小肚鸡肠的不乐意起来。

他从来不敢这么叫的,凭什么周天宇可以?

他低下头,叫小周在温博凉来临前,再把PPT检查一遍。

周天宇见舒柏晧不搭理,讨了个没趣,于是去跟其他几位老总谈论最近基金如何。

陆陆续续其他几个重要参会人员也来了,最后到的是温博凉。

温博凉径直走到圆桌会议室最中间的位置,舒柏晧给他拉开转椅,他坐了下来,两手交叠在桌面上,纤长的食指敲了敲表盘,淡淡地说:“开始吧。”

“好的。”舒柏晧打了手势,会议室的灯光立刻熄灭,财务总监、销售总监分别给温博凉汇报公司上半年收益情况。

接着是总工程师,重点向温博凉介绍公司“启明计划”的现阶段情况。

温博凉认真听,PPT的荧光投映在他脸上,让他深刻的五官像蒙上一层冷光一样锋芒毕露,他沉默的直视前方,深棕色的眼眸快速的跟随着荧屏上的文字移动。

启明计划是光远公司的心脏。

至少舒柏晧是这么认为。

这个想法温博凉酝酿了十年。

舒柏晧第一次知道温博凉的这个想法时,他们还在读大一。

那还是一次自习课,他们在一间教室,舒柏晧想办法跟同学换了座位,坐到了温博凉旁边。

温博凉不曾注意这些,他的全部身心,都凝聚在自己面前的白纸上。

舒柏晧依稀辨认,纸上画着一个圆圈,然后周围延伸出直线,与其他圆圈相连,圆圈旁是两个英文字母——decentralized network.

那时舒柏晧并不懂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然而单单只是字母,都让他感到恐惧。

因为他知道以温博凉的家境,和温家对他的预期,用不了多久,温博凉一定会和其他有钱人的孩子一样去国外深造,或许是四年,或许是六年,或许不再回来。

这让他感到无力。

他可以追随他进W大,他可以追随他读计算机,但他不可能追随他穿越整个大西洋。

那一整个自习课,舒柏晧什么也没读进去,他满脑子仅仅只记住了这两个单词——decentralized network.

回寝室后,舒柏晧立刻查了字典,然后用他浅薄的英语基础,揣摩着这个词汇的意义——decentralized network分散式互联网。

这便是整个启明计划的雏形,是温博凉的初心,也是他迟迟未能完成的理想,一个不受中心服务器控制,分散式互联网。

它将是革命性的,它的出现,撼动的是现有互联网的根基……

总工程师汇报完毕,温博凉缓缓开口道:“很好,这段时间辛苦了。还需要多久?”

在外也是叱咤风云的总工程师此时前额也渗出了一层薄汗,他反复核对手中的材料,回答道:“还需半年。”

“嗯,”温博凉手中的笔在记事本上勾画了一笔,说:“半年时间并不宽裕,你们把握好时间,今天散会后你来我办公室,我看一下你们现在的脚步。”

“好,没问题。”总工程师汗下得更多。

温博凉这么说,他们今晚算是谁也别想回家睡觉了。

汇报完毕后,会议议程已完成。

温博凉正要说散会,这时周天宇突然说话了,他说:“关于启明计划,我还有要汇报的。”

舒柏晧有些意外,周天宇还有什么汇报的?

一般情况下,召开公司管理层的办公会,会上讨论的议题,都是由行政部门收集整理成文,作为会议安排。而舒柏晧作为行政部门总监今早打电话问周天宇是否有事宜需要在会上讨论的时候,他给的回答是没有。

周天宇随性道:“我没做什么PPT啊,我就简单说一下。这个启明计划不是马上就要上线了吗。我看了一下,这个计划前期投入蛮大,这个研发经费如果完全由我们内部消化,压力还是很大的。”

温博凉面无表情,只是将两手环在了胸前。

他继续道:“为了这个计划公司设立了专项组,有十五个工程师,还有设备、机房、等等等等,我大致估算一下,这个项目已经研发了快两年,一个月的投入至少是五十万,到现在已经快一千万了,还不见成品,这对我们公司的资金周转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温博凉说:“你的意思是?”

周天宇整理了一下措辞,说:“我们刚刚完成B轮融资,马上就要进行C轮融资,这时候财务汇报好不好看是很关键的,如果让潜在投资商看见我们账面上有几百万的大窟窿,这说不过去吧。”

“我们一年纯利润就有八千万,交税都不止一千万,这个数的科研经费,根本不会影响什么财融财报融资,你在这儿跟我在这儿扯淡呢?”同坐的副总经理李则砚直接打断周天宇的话。

李则砚是后期进入公司的管理层,以前是一家非常出名的手机小**程序开发公司总裁,被温博凉收购后便进入公司当总经理,在公司也说得上话。

周天宇被说到痛处,脸色立刻变了变。

他又抓了抓头发,不乐意道:“不影响?这么大一笔钱扔水里都能听见个声响,像你们这样到现在都不找赞助商,信不信到时候连个声响都听不到!”

李则砚一点情面不讲,语气极冲道:“盈利不是只有弹出小广告这一种方式。我可不想我们公司的开发出来的软件每隔三分钟就跳出来一个——上线就送屠龙宝刀,low爆了。”

周天宇冷笑:“我听你这意思,难道你还想走付费?你这才是跟我搞笑了,你信不信我保准产品一上线盗版满天飞,你一毛钱都赚不到!”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了半天,争得脸红脖子粗,这时温博凉将手里的笔往本子上一搁,说:“行了。”

两人立刻收了声。

温博凉甚少表露自己的情绪,但他仅仅只是坐在那里,他身上所代表的气场,都让人退避三舍。

谁也不敢说话,都等温博凉拍板。

温博凉看向周天宇,平淡地开口说:“我只说两点:第一,启明计划跟公司能否拿到下一轮融资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我自主开发的非盈利性项目;第二,启明计划是绝对不可能商业化。”

最后几个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可是,”周天宇脑门青筋几乎要爆出来。

他虽然被拒接,但依然锲而不舍,“不接受赞助商这个项目是绝对不可能盈利的!温博凉,我们开公司的,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不盈利的事儿,不赚钱的事儿,我们为什么要做?”

周天宇还是没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温博凉沉默地看了周天宇一眼,说:“我们现在线上一共有三百二十四个项目,今年上线的就有三十一个,二十五个已经开始盈利,剩下六个预计这个月月底可以回本。从盈利的角度来说,公司的资金运转良好。我们现在在讨论的并不是盈不盈利,赚不赚钱,而是你到底还想赚多少钱。”

人的欲\望一旦开始,便难以满足。

当能赚到十个一千万的时候,一个一千万便无法满足他们的胃口。

他们一定要赚完客户身上可以赚到的每一分钱。

周天宇突然没话讲。温博凉的数据并没有错,以他们公司的体量,这一千万的科研经费只是洒洒水而已,并不会对公司资金周转造成任何潜在风险。

但他就是不甘心……

虽然周天宇和他们不一样,不是计算机专业出生,但这么多年一直在互联网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多少也耳濡目染了一些。

他商人敏锐的嗅觉告诉他,温博凉手中握着的启明计划是通往未来的钥匙。

这个计划一旦上线,整个互联网行业都会为之震动。

他们将引来一个全新的互联网,所有普通用户都可以体验到不受互联网巨头垄断的纯净、无广告,虚假信息的网络……

曾经的互联网巨头们将全部重新洗牌,他们背后的商业损失无法计算,而温博凉可以从中谋取的利益更是无法衡量。

他可以垄断整个行业,一手遮天,然而他却拒绝了,这简直是疯子……

会议室短暂地沉默了几秒,只有温博凉手腕上的表盘滴滴答答走动的声音。

温博凉低眸看了看时间,时间是下午三点半,他合上手中的笔记本,平淡地说:“散会。”

老总们陆续离开。

周天宇咬着牙,依然有些不甘。离开的时候,他猛地推了一把椅背,让那椅子像陀螺一样原地转了好几圈。

延伸阅读

九华红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dnt5.shtml
九华红床上用品依托九华山佛文化的魅力和本地桑蚕文化的传统优势,研发、设计、生产高、中

康发日用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dk4v.shtml
康发日用主营发泥、发蜡、啫喱水、焗油膏、洗发液、软滑王、干细胞修复素、还原蛋白酸等。

隆廷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atdw.shtml
隆廷净化器总部创建于2007年,是福建省规模和影响力的酒店客房用品生厂商,公司集研发

怡蔚信邦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dk30.shtml
北京怡蔚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集科、工、贸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业务有太阳能光

ACG国际艺术教育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gqlq.shtml
ACG国内外艺术教育是一家值得信赖的艺术留学机构,丰富的师资资源,好的服务,开设艺艺

halder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di27.shtml
halder玩具总部是一家线下生产经营服装、卡通动漫服装、卡通动漫饰品、COSPLA

校园直饮水、热水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ahsm.shtml
你去联系,我们可以共同投资,也可以你独立投资,支持比房地产更收益!

AMM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xid5.shtml
AMM童车总部经销批发的婴儿用品、母婴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周大福珠宝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6x3c.shtml
周大福珠宝品牌成立于1929年,是信誉优良的珠宝品牌。在六十年代,周大福由郑裕彤先生

好尚乐加盟  http://www.poetryblogrankings.com/xu2s.shtml
好尚乐女装是深圳市龙岗区好尚乐服饰批发商行经销批发服饰,商行经销的服装销量节节高各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穿之寻道第一章

    帝都星最高军事法庭,灰色的司法女神雕像伫立在法庭正门外,女神一手提剑,一手持天平,庄严肃穆的眼神注视着法庭中的众人。仅能容纳一百人的法庭此时却足足挤了近两百人,满满当当得却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就如同门外的雕塑般凝重。“叶翎少将来了!”伴随着一声低呼,今天被审判的青年终于出现了。青年的

  • 假面骑士王者帝骑在线阅读第五章

    崔丽先走进院子院子里,到淑芬同志跟前:“婶子,我和想我娘谈一谈。”说着就跨进了堂屋里。王娇娇也艰难地迈着小短腿跨过门槛,崔家的院门儿挺高的,前些年,天公不作美,年年下大雨,为了不让院子里倒灌进去水,村里的人家都把门槛做得很高。5岁的娇娇长得矮墩墩的,比同龄的小孩都矮一些,自然娇娇的腿也很短,昨天来崔

  • 清穿锦鲤十四福晋之拍卖会(下)(10)

    正当林叶想快步走出万古商会的时候。“先生,等一下,我们可以谈谈吗?”万古商会的副会长万明客气的说道。“我应该没露出什么破绽吧,算了,看一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林叶思考着。“可以,但是还请你们快一点我有事情要忙。”林叶表现不高兴的说道。“一定,耽误不了先生多久时间的。”万明陪笑说道。万古商会的议事大堂

  • 凤华落尽在线阅读第10章

    “穹下回可不要这样吓姐姐了,好吗?”柒弦拿着棉签仔细的用盐水为穹擦拭着伤口,轻声说道。“我知道了...”看着低头温柔的为自己擦伤口的柒弦,穹也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太傻了,不能为了怄气连生命都不要了,那样的话还怎么和那群偷腥猫抢姐姐!“姐姐我先去做晚饭了。”悠儿看到温柔仔细的为穹擦伤口的柒弦说道。“嗯。

  • [王一博]风尘不见在线阅读第十章

    安安曾经想过,如果还有比冬日里的被窝更温暖的地方,那一定是沈知旭宽广的怀抱。如果还有什么能灿烂堪比夏日里的阳光,那一定是沈知旭高兴时的微笑。沈知旭吝啬的温柔,是这世上唯一能勾引顾安安沉沦的诱惑。可此刻的他,没有丝毫温柔。沈知旭突如其来的吻杀得安安有些措手不及。她甚至没来得及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沈

  • 福咒师在线阅读第二个BT (四)嘘!有鬼

    司卓终于下了土,葬在一个淋漓的清晨。而福家的女儿最后是醒了,但没过几天也走了,回到那个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里继续上学。两家人的关系自那以后就很冷淡了,基本上不怎么往来了。司家的人遇到福家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回避一下,毕竟是他们的过失。还有一个月就要考研了,福月便搬到了外面住。离她的大学很近,差不多只有几十

  • 翰林院作死日常在线阅读第10节

    第九章无极之灵慕容豪坐于龙座之上,有些无奈的看着下面已不到五百之数的大臣,虽说与大哥决定要来一次大换血,可当看到这一朝文武大臣被杀一半,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心疼。“韩将军,虽说这叛党已除,可这官职空缺该如何处理呀?”慕容豪一脚把这头疼的问题踢给了韩威。“回陛下,邓学宫众学士已至宫前,只需经过考核,定会有

  • 耿氏[清穿]之第一章

    第1章《这个女主我来当[穿书]》文/兔子一只宽敞舒适的VIP病房里,一个女孩儿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被子遮住了她大半张脸,但仅仅是那显露出的一角,便足以彰显她的美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红女明星喻鱼,人称“宅男女神”。她的经纪人谢静一身干练的套裙,脸上有熬夜留下来的倦色。因为喻鱼的意外,好几个重要通告

  • 七星迷之应对危机

    目前的杏花村,小石看到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一级。而这个什么卫将军竟然是12级,只是级数的差距,就是众人不可以逾越的。而对方装备肯定比自己好,或许还有强大的技能,而且还是将军,肯定有一些手下。小石不由的揉揉太阳穴,怎么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希望摆脱成为男宠的命运。心里不由的想到,是不是之前得罪塔灵,她故意整

  • 九流旁门入学。。。

    第九章“为什么会这样呢?上学也好,**也好。。。”“别给我扯白学了!我会忍不住打死你的!”平冢静恶狠狠的对着正坐在车后排瑟瑟发抖的一对兄妹说道。“是。。。”这次空倒是十分的老实。。。要问为什么。。那就是,不讲理又发脾气的女人真心不好惹,特别是那种年近三十又还是单身的大龄剩女,空可以用脑袋上的包做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