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五朵蘑菇 来源:晋江文学城

慕珂虽对人的容貌并无概念,但她仍觉得花公子长的非常赏心悦目,是让人一瞧见就心情大好的那种。

他不笑的时候,是端方君子,他一笑便是温润如玉,春风拂面。

让人心神奇异的平静下来。

而他也很少有不笑的时候。

如此来看的话,花公子长的着实不凡。

可是……当这如切如磋的公子,俊秀的面容上泛起潮红的时候,便又是另一种风情了。

而慕珂短短几年的人生里,也确实未曾有幸看到过人脸红。

“你……你怎么了,花满楼!你的脸,你的脸好红啊!”

慕珂满目的担忧,柳眉轻蹙,仿似含愁。

室外的雪已然憔悴,融化之时开始稀稀拉拉的从房檐滴水,随之而来的是更深的寒意。

可再多的寒彻都无法将公子炽热的躁动安抚下,他红着脸叹息了一声,讷讷言道:“你就不要打趣我了……”

“打趣?……”

慕珂茫然,全然不懂她到底何时打趣过花满楼,脑海里满是疑问。

花满楼轻咳了一声,立即转移话题道:“你将要寻的友人特征告知与于我,我派人替你去寻。”

慕珂自是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当下连连说好,拉着花满楼的衣袖朝楼上狂奔。

公子感受着身边人携来的清浅花香,微不可闻的松了口气。

……

花满楼从慕珂的口中得知了一个铁血军人的形象,红衣银甲,是位将军。

而另一位便是一美貌的温柔女子。

可是……他在扬州居住多年,却从未听闻过,这里何时出了一位姓李的将军。

虽心有疑虑,但花满楼却并未怀疑过慕珂所言,他是个心思坦荡之人,也向来不喜去无故揣测别人。

当即便记录下来,打算寄封信去往家里。

慕珂双手托腮,看着花满楼研墨写信,他虽目盲,却行为举止与常人无异,若不是那双瞳孔时常无法聚焦,还真无法让人看出端倪来。

慕珂瞧了他许久,全然不察花公子的身躯愈发的僵硬,神情也不自然了。

到最后,他无奈的执笔叹道:“你这样一直瞧着我看,我会很不自在的。”

慕珂满头的问号,心想着这有什么不自在的,她这一路上走到哪都是人群拥堵,无数的目光都盯在她的脸上,也没看的她有哪里不自然啊。

清冷的声音脆响:“你这么好看,为什么不让人看啊。”

呼吸一滞,花公子似是又想涨红脸,但到底还是按耐住了。

“那便……随你吧。”

*

这封信隔了三日才到达花家人的手里,若是寻人怕是又要好长一段时间。

慕珂自己也没歇着,白日里出门抓住人就问有没有见过一个铁甲凛冽的军爷,又或者是紫衣的貌美女子。

然而,非但没有问出什么来,那些人一看到她就变得呆滞了起来,活像个木头愣子一般。

时间快速的流逝,慕珂住在客栈已有半月有余,眼看着就要接近年关,却仍然没有得到友人的消息。

花满楼的四哥在朝廷里做官,官职不大却是个有实权的,难得自家弟弟头一回有事求他帮忙,花四哥自是不会推脱。

连着好几天查了扬州近几十年的户籍档案,得到的却是查无此人的结果。

花四哥不信邪,连着熬夜加上压榨下属,翻遍了大庆国近三十年全部的户籍档案。

同名的查出了无数,却没有一个是军人。

更没有一个妻子名叫裴南珂的。

花四哥自知没有帮到弟弟,心下也有些愧疚,还是不得不匆忙写信寄去了扬州。

*

展信的那日,是整个冬季里难得的艳阳天,慕珂坐在小楼的窗台上,两条腿悬空正漫不经心的晃荡着,她正对着的便是客栈空无一人的后院。

花四哥用的墨是特制的,花满楼认真的抚摸着一个又一个的文字,却并未得到想要的答案。

“怎么样,找到军爷和花姐的住址了吗?快告诉我他们住哪里,我好想见他们啊!”

姑娘回头看着他,喜悦与兴奋交织在眸底,已是迫不及待。

花满楼听着她话语里的期盼,喉间一哽,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沉吟良久,他缓缓开了口。

“四哥说……翻遍整个庆国都没查到这两个人存在的痕迹,慕珂姑娘,是不是你给的信息哪里有误啊?”

话音落下,姑娘便是一怔,旋即眉头便蹙了起来。

“不可能啊,我不会记错的,我们相处了那么久,日日见面。军爷叫李慕然,花姐叫裴南珂,他们在前年的八月十三结婚,地点是扬州,还说要请我吃酒却突然失踪,我怎么可能会记错。”

她情绪里的激动不似作假,花满楼讷讷良久,竟不知道自己是该安慰,还是继续询问的好。

慕珂语罢,便皱着眉头静默片刻,似是在沉吟。

良久,她面容上的失落与焦躁褪去,又恢复了往日的淡然。

“对了,我知道该去哪里寻他们了,军爷临走的时候说过,南珂病死了,花满楼你告诉我你们这里的复活点在哪里,我去瞧瞧,说不准能找到他们呢!”

姑娘话语里一派懵懂与天真,又带着显然易见的期盼。

花满楼心中已起轩然大波,惊愕的抬眸,喉间满是困顿。

南柯病死了。

慕珂姑娘要去复活点找人……

复活点这三个字乍听陌生,但从字面上便能领会其意。

姑娘话语里的认真不似作伪,半点玩笑的意味也无,也正因如此,花满楼才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开口。

若世界真的存在复活点这个地方,又如何会有那么多的悲欢离合?

眼前的姑娘,却是对人会生老死别全然不知一样。

花满楼很想告诉她,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复活点这个地方,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挂起一抹牵强的笑,他眸中含着难过,不为自己,是为了眼前心若稚子的姑娘。

“我亦不知复活点在何处。”

“这样啊……”

姑娘失落的出声,清冷的声线宛如击玉:“没关系,我可以去找。”

她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单纯的宛如孩子一般,越是如此,花满楼越发的难过了起来。

复活点这样的谎言,一但撒下便需要永世去瞒,他不敢想象得知真相的姑娘究竟会如何的绝望,毕竟自相识以来,姑娘心心念念的便是两个友人,连家人都从未提过。

花满楼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平复了心底翻涌的情绪。

“你那友人可还交代过什么别的寻他的方式吗?”

南珂死了,将军却是活着的,公子想,若是能够寻到其中的一位,也算是慰藉。

“没有了……”

姑娘语罢,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双眸倏忽间一亮。

怀里凭空出现了一只花盆,绿油油的植株颤颤巍巍的抖了抖叶子。

姑娘从窗台上跳回屋子里,走近花满楼后将花盆递了过去。

“军爷临走的时候给了我很多很多的兰草种子,他说,等我养的兰草什么时候开花了,他和南珂就会来接我,但是我养了很久,它们全部都枯死了也没能开花,这是我最后的一颗兰草了。”

慕珂虽拥有技能和背包,但是相比较起真正的玩家,还是有所不同的。

比如,她能够做出很多其他人做不到的动作,每当这个时候,花姐就会大声的喝斥她让她不许那么做,慕珂虽有疑虑甚至还觉得委屈,但每次都是乖乖听话了。

因为,南珂和慕然是这个世界上,她最喜欢也最重要的两个人啊。

……

而更大的不同便是,她所得到的物品,永远不像军爷和花姐一样,一眼就能看出所有的信息。

所以,这盆兰草……

花满楼小心翼翼的在兰草的叶子上摸索了片刻,良久他才抬起了头。

温润的笑在面容上绽开,公子的声音无比的轻柔,像是害怕稍微大声一些,就会惊醒姑娘脆弱的美梦一样。

“我对花草尚有研究,若你信得过我的话,便将这盆兰草留在这里吧,总有一日我会让它开花的。”

须臾间,姑娘的眸子瞬间便点亮,像是万千星辰落入眸底,终于驱散了那满眼的清寂。

延伸阅读

名泰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dz9k.shtml
海南名泰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金218万元,可承接1500万

嘉洲阀门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a5wz.shtml
嘉洲阀门成立于2004年,位于浙江省永嘉县瓯北西岸工业区,于2008年改制为永嘉嘉洲

丹奇美肤品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y3l9.shtml
丹奇美肤品成立于1992年,是国内较早专注OEM化妆品生产企业。公司坐落于古为“千年

科亚五金配件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apji.shtml
科亚五金配件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安防设备生产品牌,主要从事应用于安全

kiuim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x7w8.shtml
kiuim儿童安全椅一家集开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为一体的服装生产厂商。我们的主营产品

福宝王防水材料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nhdg.shtml
福宝王防水材料质量可靠,性能稳定,绿色环保,由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承保,经严格评估和检测

漫之风语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y334.shtml
漫之风语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毛绒公仔、挎包、钱包、背包、帽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eight-day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y5zj.shtml
eight-day饰品总部是一家以生产925银、及珠宝流行饰品的独资企业,主要产品有

西关明记肠粉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6ihh.shtml
西关明记隶属于广州森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创立于2016年,市场发展无限,在当前的

雅蓝鸟加盟  http://www.domain-holdings.com/6qqv.shtml
雅蓝鸟家纺加盟有限公司,是国内家纺行业起步较早的一家现代企业,在为数不多的国内家纺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邪凡救世在线阅读第二节

    冷颜的狠虐,和他的商业手段一样,在襄城可是相当有名的,与其说襄城的上层权贵是敬畏他,不如说忌惮他来的更加合适。“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划破深夜里的寂静,穿过层层叠叠的空气,传到了她的耳膜。尽管细微得几乎听不见,甚至可以忽略不记,魅蓝还是察觉到了异常。作为前特种兵神秘部队退役的尖锐队员,耳力和判断力

  • 赛罗之哄我睡觉!(9)

    宋眠登上深海的后台,把数据记录翻了个遍,顶多也只有他收到粉丝的打赏的各个时间记录。他也没有直播时开录播的习惯,所以并不能找到客观证据证明他的土豪粉丝“睡眠眠”不是他找的“托儿”。要是打上码发他和那个粉丝的聊天记录,说不定效果会更加适得其反。路人很有可能认为那只是他们串通好互相发的假的聊天记录,更何况

  • 都市:极限冒险家第4章在线阅读

    “妈,你在哪里?家里的门为什么锁了?”夏未落望着紧闭的正门,一只手握在铁门的边缘显得十分无力。她就像被人抛弃了。“哦,是这样啊落落,我和你妹妹出去旅游了,担心你一个人在家住不安全,我就把门锁起来了,你这几天就在朋友家里住吧。”赵诺宁说的云淡风轻,望向海边在沙滩上的夏子茜,眼里满是笑意。“我的签证怎么

  • 棠月可期魔王降世

    在阎王殿内,狂风席卷,汐儿落在了大殿上,黑发凌乱,眼睛附近流着鲜血,呼吸薄弱。“来人啊,传亡夜”阎王爷扶起汐儿传令到过了许久....“禀告阎王爷,小公主并无大碍,只是眼睛...哎”“嗯,好,我知道了”阎王爷冷宗泉,坐在旁边看着她的女儿,汐儿脸色苍白,眼里满是心疼,从小都不在自己身边,而是下凡渡劫..

  • 天龙八部之一越尘缘在线阅读第六章

    水月洞天,地狱岩通道处,隐俢是真的支持不住了,抱着石像,阻止石像回归原位,却终究没啥力量,人被石像带着一点点的退。“童博啊,你再不回来,我真支撑不住了啊!”隐俢大叫着。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呼喊,童博终于带着豆豆与童战回来了。将豆豆与童战放心,银龙盘旋一下,撞向地面,化作了童博。安稳落地,童博方才松了口气

  • 开局全民科技大跃进在线阅读第十章

    刘三感到一阵恶心头晕,急忙大叫:“慢来慢来,这符是假的,我是你们一伙的。”恶面邪神:“哦?你要是骗我马上会死的很惨。”刘三定了定神,把身后两只三头犬的绳子解开,从身上抽出把小刀一划,把狗皮划开,从里面出来个小孩,然后又把别一个划开,也出来个小孩。刘三一人给了一两银子说:“自己回家玩吧。这钱买糖一直让

  • 抗日之铁血军旅第4章在线阅读

    直到监管者随着林宇远去,小希这才露出了头。“没有错,现在只有快点打开拿到大门,才是首要目的。”小希说道。“只有越早的打开那道门,才能让他更早的安全。他一定不会有事的,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他会在大门的出口等着我。”小希的心中充满着希望,除了逃生的希望,似乎还多了一种对以后日子的期待。想罢,小希就开始努

  • 绿天庵在线阅读第7节

    一个女护士不自觉地搓搓自己*露在外的手臂,喃喃道:“……怎么突然就冷了。”另一个护士同样抱住手臂,猜测道:“是不是空调温度调的太低了?”“咱们医院都是统一的中央空调,温度不变的。”“那是怎么回事?”女护士下意识看向被众人围绕在中间的景澄,轻声道:“该不会是……”话未说尽女护士就转过头,和同事对视一眼

  • 守护千年只为一瞬之神秘刺客

    这些刺客已经距离林若他们越来越近了。林若不禁有些郁闷,如果只他一个人甩掉这些刺客,还有是绰绰有余的,关键是现在还带着一个女子……这些刺客个个身手不凡,而且互相之间的配合,仿佛是受过了严格的训练。嗖……一支暗箭又飞了过来……谢之宜此刻经过一段时间的逃跑,已经有些体力不支,所以并未察觉到暗箭的飞来。说时

  • 超级帅哥在都市在线阅读第十章

    这次收缴物品,王艳兵主要带领几名战士负责男星那边。何璐则是带领着火凤凰成员,负责女星那边。“姐姐,手机跟充电器、耳机等物品交上去也就算了,防晒霜跟护肤品就不需要了吧?”郑漺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包包,好似在守护什么重要得多宝贝般。“首先,在军营里面要称呼我为教官!”“其次,你们现在算是入伍当兵,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