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男主他又欺师灭祖了之神秘宾利女!(求收藏)(2)

作者:相茯苓 来源:晋江文学城

疤脸一伙人何时受过这等蔑视,一个个像是红了眼的野兽,挥舞着钢管扑向陈子龙。

陈子龙不退反进,如猛虎扑食高高跃起,一记生猛的双腿撞膝狠狠迎向最前两人。

砰!砰!

两人甚至来不及惨叫,下巴重重地挨了一记仰头喷出一滩血水后,白眼一翻昏死过去。

紧接着陈子龙腰部用力,身子三百六十度腾空翻转,双腿借势鞭腿扫出。

咔嚓!咔嚓!

“啊,我的胳膊断了……”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传来,惨叫声不绝入耳。

落地后,陈子龙又送出两记侧踢,大汉近二百斤的庞大身躯硬生生被陈子龙踹出几米开外。

出招狠辣凌厉,毫不拖泥带水,仅仅一个照面,疤脸的手下就全军覆没。

而疤脸,则被陈子龙狠狠地在脸上又补了一脚!

对待同志,要像春风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残忍。陈子龙想低调生活,但并不代表他对任何事情都可以隐忍。

整个过程中,陈子龙都没用上内劲,纯靠肉体横练的力量。主要是因为他体内的那股莫名戾气要靠内劲来压制,一旦控制不住,爆发出来将会对周围的人和物带来灾难性的毁灭,这正是他决定回家修养提升实力的重要原因。

莫名的恐惧感在疤脸心底滋生,彻底被打得没了脾气,声音带着无限的委屈:“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一直打我的脸?”

“既然不要脸留着也没用,我帮你毁容连个谢字都没,你倒先跟我计较了?”陈子龙眼一瞪,一副教训小辈的姿态。

“你……”疤脸一时语噎,牙齿咬的喀咔作响。但他却忌惮陈子龙的实力,带着手下小弟就准备开车离开。

“等等,”陈子龙声音冰冷,吓得几个地痞大汉差点没把屁憋回去。“你们把这里当什么了?想来就来,说走就走?”

“那你还想怎样?”疤脸的脸色难看到极点,眼角的肌肉微微颤动。

“车留下,人滚蛋!”陈子龙说着,特意原地活动着腿脚。

疤脸虽然十分不爽,但是若再闹下去,吃亏的铁定是他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自己把福少手下那个高手请来,看这小子还敢牛逼。

疤脸不甘心的看了陈子龙一眼,然后挥挥手带着几个小弟一瘸一拐离开。

热闹结束了,围观的人群也迅速散去。

钟淇儿像只欢快的小兔子,拽着陈子龙的胳膊摇晃道:“大叔,你比以前更厉害了耶,赶紧教教我,以后我见着这群混蛋好好收拾他们。”

“女孩家家的整天想着这些,小心以后没人敢要你!”陈子龙勾起手指在钟淇儿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眼神中尽是溺爱。

“切!本姑娘天资靓丽,追我的人排队都可以绕城三圈了。我不管,你说过我长大了就教我武功的,要说话算数,要不然你不在淇儿就会被欺负了。”钟淇儿撒娇地贴近陈子龙,一双小手紧紧地将陈子龙的胳膊搂在自己怀中,生怕他再跑掉。

“放心吧丫头,我这回回来不走了。”

“真的吗?大叔。”

“从小到大骗过你吗?”陈子龙反问道。

钟淇儿滴溜溜地转动着黑眸想了一会,歪着小脑袋说道:“好像真的没有唉,大叔一直都说到做到。”

以前他们就总是这样,但是那时还小,什么都还不懂。现在长大了,该发育的也都发育了,对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也都明白。

陈子龙的肘尖无意间碰到一团软绵绵的物件,钟淇儿也感应到,恨得直痒痒。暗暗伸出小手捏住陈子龙腰间的一丁点皮肉,用力一拧,痛得陈子龙只吸凉气。

但是不知为何,两人却都没有撤回手,就这样别别扭扭朝旅馆内走去。

“老陈头不在家?”陈子龙望了望后院空着的老式躺摇椅问道。

老陈头是陈子龙的爷爷陈问天,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外面出了这么大的事,老陈头没理由不出来。

“要是爷爷在家的话,这些家伙才不敢来闹呢。”钟淇儿嘟着小嘴,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对于钟淇儿的话,陈子龙可谓感同身受。他可是老陈头一手带大的,以前陈子龙练功偷懒可没少挨老陈头的暴揍,至今想起都一身鸡皮疙瘩。

“他去哪了?”

“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

“他就不怕房子被人给拆了?”

“爷爷算准你会回来,说有你在家,就没人敢拆了。”

蛋疼!他回来就是让老陈头帮他解除那股气息的。现在连人影都见不着,还解个蛋。

“他没让你带话给我,或者留下书信之类的?”老陈头做事向来古怪莫测,但陈子龙仍不死心。

“哎呀,你不问我都差点忘了,爷爷还真让我给你带话。”钟淇儿猛地一个激灵。

“快告诉我!”陈子龙强压住激动,催促道。他就知道陈老头会有办法应对那股戾气。

钟淇儿清了清嗓子,模仿着陈老头的老成语气,有板有眼地说道:“小子,你那操蛋的毛病我也爱莫能助。哈哈哈,不过你可以去参加真武大会,或许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陈子龙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老陈头出的算是哪门子骚主意。他连真武大会是干毛的都不清楚,去哪参加?

不过以陈子龙的性格,绝对不会听天由命,即便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要拼一拼。

“老陈头就说这些,没了?”

“爷爷还说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在旅馆好好盯着点。不要再偷看女租客洗澡,不然他回来打断你的腿。”钟淇儿笑嘻嘻地转达着老陈头临走时的交代。

“我怎么会做那么无聊的事呢,这老头真会开玩笑!”陈子龙好像被老头的话言中,挤出尴尬的笑容。

“大叔,你还有操蛋的毛病?我怎么不知道啊,是什么呀?”不待陈子龙缓过劲,钟淇儿突然将小脸凑近,冷不丁问道。

“这个,以后再告诉你。咱们先去把门口收拾一下,免得影响到租客。”陈子龙一头黑线,赶紧转移话题走开。这丫头关心的重点总是和平常人不一样。

“哼!小气鬼,我就不信撬不开你的嘴。”钟淇儿气的一跺脚,眼珠子滴溜溜转几下,奸笑着跟了上去。

两人快速将门前收拾干净,又将横在门前的越野车停到了后面的院子里。

这里相传是某个家族的老宅,面积不大但建筑古朴考究。老陈头将临街的那座小楼改作成两个大套间和几个标间的小旅馆,精致典雅,却价格实惠。

小院的环境很好,中央有一小块水池,周围植着几根毛竹,葱郁茂盛,意境非凡。住在其中能让人心神放松,这在热闹喧嚣的大都市中到时极为稀罕。

也正因如此,小旅馆的生意出奇的好,几间房间总是被人争相预定。

几年没见,钟淇儿对陈子龙过去这几年发生的事充满好奇,像个好奇宝宝一般,紧紧跟在陈子龙屁股后问东问西。

无奈之下,陈子龙推脱要回屋洗澡才摆脱钟淇儿的纠缠。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作为最机密的无番号部队,关于那里的一切,从脱去军装的那一刻,要永远在记忆中封存。

舒舒服服地冲了一个凉水澡后,陈子龙换了一身短装出了屋子。

“大叔,你怎么才完事啊!”钟淇儿本来蔫不拉几的趴在柜台上,一见陈子龙出来,迅速从柜台后窜出。

“什么情况?”陈子龙笑道,这丫头的性子是一点也没变。

“马上就要开学了,我和朋友约定好了,要去置办一些大学生活用品。”

“行,去吧!”陈子龙爽快地答应。

在陈子龙心里,他早已将钟淇儿当做自己的妹妹看待。当得知她考上远近闻名的江州大学时,陈子龙由衷替她高兴。

正准备去楼上转转时,门外传来一阵汽车引擎声,一辆宾利慕尚缓缓地停在旅馆门前。

车门打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从驾驶座下来。环视周围一圈后,才缓缓地打开后车门。

陈子龙一眼就看出中年人的真实身份,心里微微诧异,什么时候武道高手这么不值钱了,竟沦落给别人做保镖。

不过,当车内的女人下车后,陈子龙瞬间将一切疑问统统抛到了脑后。

乌黑柔顺的秀发被高高盘起,被挽成一个高贵端庄的发髻,几缕发丝微微垂落在侧脸颊。

淡墨的柳叶眉下是犹如一泓清水的幽眸,小巧的琼鼻,**迷人的红唇,一切仿佛浑然天成,精致绝伦。

一袭精心剪裁的深色制服,将已经成熟透的娇躯紧紧包裹,高耸饱满的胸部,盈盈一握的细腰,妖娆曼妙。

短裙下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完美的没有半点瑕疵,宛如举世无双的艺术品,晃的人心里痒痒。

天使面容,加上魔鬼般的高挑身材,还有堪比女王的强大气场。

颠倒众生,祸国殃民,饶是阅女无数的陈子龙也一时看着迷了。

出神的空当,女人已经一步步走近柜台。

“陈老呢?”女人见陈子龙是生面孔,淡淡问道。

“我爷爷?他外出了。”听话音竟是熟客,陈子龙立刻笑脸相迎。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女人的脸色更加苍白,语速明显加快。

“说不准,或许一天两天,也可能十年八载。”陈子龙说完,末了又堆笑加了一句,“你要是开房的话,直接找我就行,包你满意。”

女人听闻前半句,俏脸隐隐浮现一丝失望和不安。但是听完后半句,她的表情却变得寒若冰霜。

“流氓!”说完狠狠地剜了陈子龙一眼,转身上楼。

延伸阅读

华磊酒业食品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plt8.shtml
华磊酒业食品公司主要从事各地各地特产休闲食品的开发、代理、批发少售及品牌连锁店运营与

一恒除尘设备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n7lp.shtml
一恒除尘设备公司主要生产各类袋式除尘器(脉冲式、反吹式、振打式)及配件系列(除尘布袋

农家菜园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x7po.shtml
农家菜园连锁超市有限公司总部位于广州,是一家以满足城市居民日常生活消费为需求,为社区

拓辉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yde7.shtml
拓辉灯饰总部是灯饰、灯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佛山市拓

滴滴打水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phac.shtml
滴滴打水网络平台项目介绍:滴滴打水网络平台专注于互联网+饮用水,滴滴打水网络平台通过

豆丁baby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658j.shtml
豆丁baby婴儿游泳馆是隶属于保定豆丁母婴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豆丁bab

伊莎曼丽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d60d.shtml
伊莎曼丽女装主营的是针织衫、羊毛衫、羊绒衫、羊毛连衣裙、围巾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杰玛水处理设备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py2q.shtml
杰玛水处理设备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含量的水处理公司。杰玛水处理设备拥有

宏创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ginh.shtml
宏创车载用品总部是一家从事车载电子设备研发、制造与销售的高科技企业。公司凭借强大的研

兰纳时尚加盟  http://www.vwellbeing.com/a4i9.shtml
兰纳时尚传统泰国手工家居饰品公司,总部位于泰国清迈BaanTawai手工村。Baan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我掌门实在太稳健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交换生的生活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只除了好友藤原纯夏不在身边,沙希的一切都照旧。早上按时起床,吃饭,上课,再吃饭,再上课,然后回家。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她身边突然多了一个柳生比吕士吧。“柳生比吕士呐……”小小的叹息声从她的口中发出。“诶?佐佐木同学认识A班的柳生吗?”前面的小仓突然回头,

  • 玄天神骗第九章在线阅读

    毛驴忙是猛地擦了擦嘴角,反骂道:“你嘴角才有屎呢!”“你刚刚自己说的嘛,你们没听到他自己说他吃屎了吗?”少爷抬头问了一下旁人。这就让毛驴尴尬了,问道:“我刚刚说过什么吗?”“我好像听到你说吃了什么吧!”张莉有点装傻,不愿意戳穿。“好像那个是少爷说的那个什么吧!”张春晓想想都觉得恶心,哪里愿意提及。毛

  • [黑篮]未来之海之第八章(8)

    在这一群不是身着巫女服,和服,就是穿着现世服装的审神者里,一身大唐成衣外观的我显得有点鹤立鸡群,无视一路上频频传来的视线,在逛街前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先兑换到这里的货币,万屋旁正好就有这么一个兑换处。1金子:100甲州金,了解了大唐的金银与这里甲州金以及小判的兑换比,作为一名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缺金人傻钱多

  • 想成为人类的神之子[综]在线阅读第10节

    星期六的上午,我还在正睡觉,蓝琳一头跌了进来。包都没有来得急放下,就走到床前,摸着我的额头问我:“狗狗,你怎么了?昨天晚上打电话也不接,把我吓坏了。”我睁开惺忪的睡眼说:“什么事情也没有,这不是,你在家的时候,什么都是你干,还总气你。得知你今天要回来,我昨天晚上加了个班,把所有的该洗的都洗了。这样,

  • 天封噬骨之第三章(3)

    周五这天。中午还是艳阳高照,一觉睡醒却是倾盆大雨。周末学生不许留校,谁也没想到会下雨,苦了学生,上课也没心思。白溪岳扒在课桌上唉声叹气,傅锦在后桌拿手指戳他几次他都懒得计较。烦呐。要怎么回家他家远,走路还是走小路来,一下雨小路就不好走,走路得一个多小时,要是走好的水泥路,要走将近三个小时。傅锦就不觉

  • 何以仙剑第九章

    小巧玲珑的紫铜鎏金香炉,正置于蜻蜓腿三足圆香几之上,在室内一角徐徐吐出袅袅香雾,淡淡的苏和香气弥漫在安静的室内。郑玉薇斜斜靠着软枕,正坐在攒边围子罗汉榻之上,缓缓翻着手上书本,在室内侍候的丫鬟婆子皆垂首静立,室内只偶尔听到翻启书页的轻微声音。这是安国公府一行抵达潭拓寺的第二天。潭拓寺是本朝开国皇帝亲

  • 综武之绝代宗师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夏树为自己的这个隔声感到非常的羞耻,但却当她捂住嘴的时候,又忽然打了一个闷隔。光忠最初看见她的样子有些微微愣神,但很快,他却看着她为了不打嗝一边捏着鼻子,一边捂住嘴的样子给逗笑了。但他憋笑也憋的非常幸苦,毕竟有别于像小贞和鹤丸那种能豁达的表现出自身情绪的刀,烛台切光忠非常在意自身的礼仪与形象。

  • [主刀剑]主公的秘密在线阅读探索鬼别墅

    他们听到王自强这样的说,于是是急忙的跑过去看了,反正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是昏迷了,就算是真的有什么危险的话,那个女人现在对着他们这个多的人也是不可能有什么危险的吧,虽然他们现在的心理面还是想的这些,可是还是走了过去的.却见是王自强对着他们说道:“这个女人身体十分的虚弱,我看是应该饿的了吧,你们看他的脸色

  • 双剑西来[综武侠]在线阅读第七节

    想了一个晚上,她终于想明白了,她不能这样萎靡不振下去,她不能独自一个人躲起来疗伤,即便做不到反击报复,也要灿烂的笑,笑着面对一切。早起,突然听到屋子里有动静,带着莫名的惊喜冲出卧室奔到厨房,看到审越围着围裙在忙碌着做早餐,略略失望的挠着脑袋。审越自然看到她脸上努力收起来的失落,知道她内心还在期盼童浩

  • 神契师之单纯弟弟真可爱

    长生离开前还信誓旦旦的对我说等他解决完所有事情他会负责了,嗯?他要负责什么?并没有把长生说的话放在心里,我倒是很开心的去找安吉娜把找到弟弟的事情跟她说了。“真找到了?”安吉娜问。“嗯呐。”我点头。“哪有那么巧,刚想找就出现在你面前了。”安吉娜不信。“就是那么巧,我也看了,这蝴蝶胎记只有我跟我弟弟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