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洲天下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朕瓦特了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凌霄心中怒骂不已,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一派风轻云淡,仿佛一切世事起落都不看在眼中的模样,这让围攻凌元青等人的同时,还时不时看看她的百姓们心中佩服不已。

百姓们:不愧是陛下,就是稳得住!

凌霄见百姓们再走就真要围了凌元青等人了,她瞥了一眼旁边的那些皇家侍卫,见他们眼睁睁看着着急却不敢上前阻拦,便知他们是来前就被吩咐了不得妄动。

凌霄手中宝剑再次一抛,宝剑清鸣着绕场一周,百姓们自觉地停下脚步安静下来,齐齐伸长脖子往女帝那看,想听他们陛下有什么指示,是要狠狠揍啊,还是先绑起来再说。

凌霄朗声道:“汝等且先退后,来人,安营扎寨!”

原本只能干着急的皇家侍卫们闻言顿时呼啦啦涌过来,开始动作麻利地搭起帐篷,凌霄瞟了一眼,心想这群篡位后代还不傻,知道她有可能不回宫,就直接带了帐篷过来。

百姓们听令的乖乖后退,但一双双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凌元青等人,生怕他们对女帝有什么不敬,握着手里的锅勺和油条,随时准备冲锋上前为女帝献身。

没一会,一顶华贵的帐篷搭好,凌霄正要叫上凌元青等人一起入内,就听手中的宝剑忽然长吟起来,她顺着宝剑心意放开它,便见宝剑飞起来绕着她转了一圈,指了指帐篷,又指了指帝陵,随即它又对着凌元青和百姓们一比划,摇了摇剑柄。

凌霄心中一动,她接住落下的宝剑,吩咐一众人且先等待,又让巨鹰和蜘蛛守住帐篷,自己单独带着宝剑入内。

进了帐篷,宝剑再次从凌霄手中飞出,这次它直接飞到帐篷中的贵妃榻旁,剑尖指了指,剑身做了个平躺的动作,意思是让凌霄躺下,凌霄几步走过去躺好,宝剑也顺势平躺在空中,它发出一阵阵短促的鸣吟,随后又轻轻用剑柄帮凌霄闭上眼睛,表示:碎觉!

凌霄还未能明白她的佩剑为什么非要让她这会睡觉,就感到自己的意识被一股温和的力量,带到了一片明亮温暖的世界里,首辅、太傅、六部尚书,她前世重用的几位将领,皇室宗亲中的几位亲王郡王,地宫暗卫中的暗一至暗三,内侍总领景承平的徒弟景安宁等人,正等在那里。

众人见女帝到了,顿时激动地跪拜行礼道:“臣等恭贺陛下回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凌霄见此哪还有不明白的,她一面稀奇世上居然真有托梦这回事,一面摆手让众人平身。

首辅等人依言平身,几位皇室宗亲中的江郡王却没敢起来,他跪着向前膝行几步,对着凌霄砰砰叩头泣声道:“罪臣向陛下请罪!罪臣后代不忠不孝违背誓言,居然胆敢弑君篡位,罪臣该死!请陛下惩处!”

凌霄嘴角一抽,心道你这都死得不能再死了,朕还能让你怎么死?

凌霄挥手让江郡王起身,她道:“起来吧,你早都葬入帝陵了,子孙后代如何与你无关,朕猜那胆敢篡位的,也不是你郡王府嫡系吧?”

当年凌霄登基日久后,举朝上下为她选看皇夫,入选者足有百人,皆是皇朝中家世、才华、人品、相貌一等一等的适龄世家公子,凌霄本人当时并未太在意此事,本打算等首辅等老臣帮她选过两轮后再亲自相看。

谁想,就在她那年的万寿节上,江郡王嫡女酒后指着她鼻子怒骂她:“不知廉耻,女子也敢称帝!你既然选了我俊哥哥,怎还能再选别人?即便婚后,你也应当让出朝政大权,由我俊哥哥执掌朝堂,你就该在后宫中相夫教子,还得为我俊哥哥纳上三五妃子,封我为贵妃才是大度!不然你就是毫无妇德!”

凌霄当即怒极反笑,她斥道:“你愿做那一辈子天地只有井大的后宅女子,却不代表天下女子都和你一样心思!”

凌霄当时真是震怒,她和父皇当初为她能顺利登基付出多少,她继位后又为女子可为官做宰,领兵征战付出了多少,方才换来现在朝堂的男女臣子各半,民间再不觉生女无用,每年残杀女童者无数,却不想,今日却被人指着鼻子骂她“毫无妇德”!

凌霄父皇,既先帝,一生只有凌霄一个孩子,先帝也曾因老臣们上谏的“过继”动过心思,但时年刚满八岁的凌霄却道:“我为何不能称帝?谁规定女子不可登基为皇?”

先帝闻言心惊,便听凌霄又道:“我自小便过目不忘,才智上也算聪慧过人,您教导我的朝政权谋,我亦能做到举一反三,遇事、对事时我也算心思通透,朝政处理时,您也称赞我天赋极佳,看遍满皇家同辈,可还有比我更适合帝位者?既如此,您为何不能立我为太女?”

先帝当时怔住,久久无法言语。

因凌霄所言无错,他与皇后大婚后十年无有子嗣,后宫妃子因此一年比一年多,却依然无有音讯,他那时已然绝望,酒后跑去宗庙哭诉,谁想三个月后皇后被诊出喜脉。

凌霄作为他盼了二十年才盼来得孩子,虽是位公主,却被他从小带在身边呵护教导,一切女子三从四德之事都不愿她碰触,平生只愿他的掌中宝能一生安康幸福,活得肆意骄傲,哪怕是凌霄从小就对朝堂政务有兴趣,他也宠着一一教导。

可谁想到他的掌中宝对于国事处置上,却每每都能说出发人深省的言语,很多建议也新奇又极具远见,且从小便威势强大,御下手段非凡,连他身边的内侍,都对她忠心耿耿……

先帝越想越觉得,是啊,凭什么他的女儿不能继承皇位?

先帝此心思一动,便再也压不下去了,他开始召集朝中重臣商议,思想古板的重臣们当然不同意,古往今来,哪有女子称帝的道理,为此当时的几位老臣差点触柱死谏,而原本盼望着自家儿子能被过继的皇室宗亲们也炸了锅,一个个跑到先帝面前哭着喊着阻拦,更有甚者跑去了宗庙哭诉先帝不孝。

结果,去宗庙哭诉的,一个个都莫名其妙脚一滑撞了个头破血流,要死谏的老臣们,则是府邸大门皆被京都百姓们泼了粪尿,还送了纸钱,怒骂他们不顾百姓生死,不如早死。

接着事情越传越广,天下士子抗议声不绝,百姓们却差点揭竿而起,只为维护他们的公主能顺利被封太女。

偌大皇朝,在凌霄未降生前,天灾人祸不断,还有妖魔鬼怪骚扰,百姓们过得日子可谓苦不堪言,但自凌霄降生那天起,洪水之地再无大水泛滥,干旱之地再无饿死百姓,就连蝗灾地动都没了,百姓们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

且公主这几年间为他们做得事,从农田灌溉到粮食种植,从修坝利民到打压贪腐官吏,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为了他们,这样好的公主凭什么不能被立太女?凭什么不能登基称帝!

他们不懂士林那套,什么女子有才无才是德的,他们只认准了一件事,那就是——公主登基,必为明君!

就为了这个,百姓们简直豁出去了,各地百姓的请愿源源不断地通过各种渠道送到先帝的御案上,甚至有百姓们为此跋山涉水赶往京城,跪在宫门前求立太女。

那时局势一度危机,百官,天下士林,皇室宗亲们,与先帝和百姓们完全站在了对立面,几位封地王爷中有心怀不轨者,也已开始图谋造反,更有甚者,已经在联络外族,企图一同兵压京城,逼迫先帝退位让贤。

凌霄听闻后,不顾先帝反对,在一次大朝会上亲自舌战百官,从皇朝国事辩到皇族家事,从利国利民辩到开疆扩土,她对着众人勾画出心中宏图,誓要打造出一个皇朝盛世。

这是满朝文武,也是先帝,第一次得知凌霄心中大愿,所有人都被她堪称野望的未来规划吓到了,有官员在朝会后大骂“公主是个疯子”,但也有官员被说动,对公主描绘的有功即可封爵称王,皇朝之外,海内外凡打下划归于皇朝之土地,皆可作为封地世代传承的未来生出野心。

特别是手握兵权的武将们,公主所说海外之地,谁打下就归谁的美好蓝图,简直让他们自听到这句话开始就兴奋不已,几夜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安眠。

不几日后,武官一系最先倒戈,当时的老镇国公带着满朝将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先倒向了先帝,在第二次大朝会时上奏请立太女。

而被凌霄登基后重用,当时才刚刚踏入内阁只是个阁臣的首辅,则带着自己派系的人马成为了第二批拥护者,为凌霄和先帝突破文官集团打开了口子。

当时还只是阁臣的首辅也曾被其他阁老质问,但他的回答却让更多朝堂文官开始摇摆不定起来,他说:“汝等入朝为官所图为何?难道不是青史留名?公主若能登基实现宏图大志,我等哪个不是皇朝的功臣?哪个不会流传千古?”

这话一出,顿时让当时无数文官陷入了纠结,是啊,他们当官图个什么,为国为民?

笑话,当时能有钱读书考上科举者,谁家中没有良田大宅,真正知道民间疾苦而读书,做了官还能一心为民者,满朝堂也挑不出多少。

当官,当然是为名为利,再穷的官员,几年下来也能告别清贫走上人生财富的巅峰,再不知道缺钱是个什么滋味,但在为利之前,他们首先为的,是名。

文人有几个不求名?

没有。

当官的文人有几个不求青史留名?

一个都没有!

现在有一个*一*,很可能就让他们流芳百世的机会摆在眼前,且成功率似乎还挺大的,那*是不*?

当然是——*了!

朝中文官接二连三的倒向凌霄和先帝,特别是很多年纪正轻,还对未来充满野心的官员,为此不惜和思想古板的老师断绝师生关系,也要拥立太女,这让那些坚持反对的老臣们感觉自己被抛弃、被孤立了,他们一气之下,索性集体上书请辞,想以此逼迫先帝放弃这荒唐的念头。

谁想,先帝在凌霄的不断劝说下,压根没妥协不说,还直接准了他们的告老还乡,原本的位置迅速有了更年轻更有干劲儿的官员顶替,这让一众老臣差点气昏过去,最后只能哭哭啼啼地回老家去了。

至此,凌霄被立太女已成定局,先帝怕再拖会有变动,迅速昭告天下,百姓们普天同庆,官员们鼓掌欢呼,自此,便开始了凌霄走到台前,带领皇朝走向恢弘盛世的帝王生涯。

凌霄被立为太女后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趁胜追击,再次压低百官与士林的底线,下令组建东宫班底,并开自古以来招选女子当官为将的先例,直接任命女子为官。

这在当时的朝堂上再次掀起巨大的波澜,但不等群臣谏言,凌霄就再次走了“大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益捆绑”路线,率先招选了文武官员中所有有才名的女儿为官,并承诺女子未来一样可封爵封王,拥有自己的封地,世代传承将写进皇朝律法。

这一招顿时打蒙了原本无法接受此事的官员们,特别是那些家中只有女儿,被指责“断了根,无后”的臣子们,他们只要一想到自家女儿以后也可以封王拜侯,生个外孙还是跟他们姓,搞不好还能得一块封地,抵抗之心就不是那么坚决了。

此后凌霄抓住机会组建属于东宫太女的直属军队,严训四年后,亲自率军出征外族,一举灭掉了周边总来侵犯皇朝的所有部落,并对战役中有功的男女将领不吝封赏,一切承诺说到做到,这让她一举得到了军心不说,还让自己拥有了一支真正令行禁止的铁血大军。

而当一个未来的帝王牢牢掌握了兵权,还有什么能阻止她?

再没有了。

此间几年,先帝为了帮凌霄稳住后方局势,拖着本就多病的身体苦苦支撑到她十四岁,见她终于把整个朝堂掌控手中之后,才放心的含笑而逝。

随即凌霄登基,对这些年来拥护她的官员择选人才委以重任,当时的阁臣,后来的首辅等人一一上位。

就这样,在她自己手握重兵,和原本的东宫班底,与拥护她的众官员的支持下,朝廷逐渐君臣一心,诸多利国利民举措被实施,皇朝开始变得一天比一天更好。

到凌霄年满二十,被百官奏请挑选皇夫之时,她已两次亲征外族与周边诸国,皇朝疆域一扩再扩,金银矿藏山一般不断运回国库,各种粮食物种普及百姓,整个朝堂也政清人和,贪官污吏不再,皇朝,已经距离她当年所描绘的盛世之景,越来越近。

那时的凌霄就已威势日重,满朝上下都没人能在她深具压迫力的目光中抗住三秒,但凡她有什么决策,一旦下令,文武百官无不遵旨听令,连个说不字的人都没有,就更别说被人指着鼻子骂了。

所以,当江郡王嫡女胆敢大不敬犯上后,可想凌霄当时的怒火之大,与整个朝堂的哗然与愤慨。

首辅等女帝的坚定拥护者,纷纷弹劾江郡王教女无方,按皇朝律,江郡王府应抄家灭族,这让江郡王一夜白发,跪在大殿门口却什么都不敢说,也无从辩解,只能默默哭泣。

凌霄大怒过后,想想这位老王爷当年对她父皇的忠心耿耿,想想他也曾屡屡为她父皇分忧立下战功,再想想他愿自贬为庶民,只为求换他嫡女一命的爱女心切,最后想想当年父皇对她的爱护,因她一句“我为帝王才能最肆意骄傲的活着”,她父皇就甘愿冒着丢掉皇位的风险为她争取太女之位,凌霄最后还是心软了。

她最终只处置了那嫡女一人,夺了她郡王嫡女的县主封号,把她贬为庶民从皇族玉蝶中除名,并给她和她护着的那位“俊哥哥”赐婚,下旨两人永不能和离,且不准纳妾。

你不是爱着护着你的俊哥哥吗?没问题,朕成全你!但有一条,并永不允许你的俊哥哥和其后代步入朝堂!

且看你回归生活本真后,还怎样贤德淑良!

而且,胆敢在皇夫择选条件第一条“无相爱私通之人,为自愿入选”上就欺君,这样的“人才”,皇朝要不起!

朕更是要不起!

除此之外,凌霄再未对江郡王府做出惩处。

万万没想到自家居然保住了性命爵位,还保住了唯一嫡女性命的江郡王府,对此感恩戴德,江郡王一家老小入宫叩谢圣恩,立誓江郡王嫡系一脉从此对女帝一脉死忠,哪怕战场上战死到最后一人,也要保住女帝一脉的传承永不断绝。

等到之后凌霄南征北战之时,老江郡王带着家中子嗣冲锋陷阵,自己战死沙场,家中儿郎也牺牲得只还剩小儿子一人,这才换得他们一家与首辅等人一样同葬帝陵的荣耀。

而后来的皇夫择选,凌霄选了她太傅家嫡子温文华为皇夫,温家在当时历朝历代的地位,相当于凌霄前世的孔子、孟子等圣人家族,其嫡子一身才气可想而知,当真是君子如玉,满腹经纶,但大婚以后,温文华秉持着后宫不得干政之铁律,只专心帮她管理好后宫,一生从未过问一句朝堂之事。

再后来,或因平衡前朝局势,或因安稳武将文臣之心,又或是因附属国进贡等等,凌霄后宫人数逐渐增多,又封男贵妃一人,妃子八人,嫔九人,其余昭仪、婕妤、美人、才人等等更是不计其数,且男女均有。

而此时这片特殊的意识天地里,江郡王听到凌霄的问话,刚起到一半的身子又跪下了,他战战兢兢地道:“回、回陛下,那、那篡位的小子,他、他、他是那不孝女的后代!”

江郡王“他”了两声才豁出去一般喊出后半句,喊完他就趴在地上不敢抬头,身子哆哆嗦嗦的,脸上老泪纵横,心里发苦。

他们一脉当年因那不孝女差点被抄家灭族,幸得陛下开恩才有后来同葬帝陵的荣幸,谁知,那不孝女也不知道是怎么教导得后代,曾孙女居然敢设计他们郡王府嫡子春风一度有了孩子,这也就算了,那曾孙女也不知道给那嫡子下了什么迷魂药,那嫡子居然敢违背祖训誓言秘密把孩子接回了府中,声称是无法有孕的嫡妻之子抚养长大。

后来那孩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去看望了生母后,回来就中了邪一般,开始大肆招兵买马收买人心,勾结小人起兵谋反逼宫,导致当时在位的陛下玄孙毫无防备之心下被夺走皇位,陛下一脉尽皆被屠戮,也自此开启了皇朝再次妖魔横行的时代。

篡位的凌皇也许是自知自己有罪,他的皇陵选在了距离帝陵极远之外的偏僻地方,牌位连宗庙都没进,此后的凌氏皇族帝王,有憧憬女帝的,便把自己的陵寝选在帝陵旁,有自觉有罪无颜面对女帝的,便和篡位的凌皇一样,把陵寝选在了偏远之地,一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江郡王断断续续讲了所有经过,这些一半是他们苏醒后,当年的凌氏皇族的帝王来请罪时说的,一半是这百年来,帝陵前天天来拜谢英灵,或是跪求女帝复活的百姓们闲聊时他们听来得。

凌霄闻言微眯了眯眼,面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对于江郡王的讲述,她只信一半。

不是说江郡王在说谎,或是凌氏皇族的帝王与百姓们说谎,而是江郡王那个被贬为庶民的嫡女,本身就有问题,其他人看到得只是表象而已。

凌霄原本也不知情,直到她把那嫡女贬为庶民后的当晚,她做了个梦,梦中,那嫡女爱慕的“俊哥哥”摇身一变成了她的皇夫,且在逐渐掌权后买通宫人,趁她分娩时害死了她,把他与那嫡女的孩子狸猫换太子,替换了她所生的真正皇子,并拥立为太子。

之后那男人掌控朝堂登基称帝,废除了她施行的所有政策,狠狠打压女子地位,还娶了那嫡女为后,两人恩爱一生,还因尽心尽力教导“她所生的皇子”继承皇位而获得了好名声。

凌霄第二天醒来气得差点摔了茶盏,若不是梦中显示,她与两人身上一根根相连的红线彻底断裂,似乎在表明三人间再无关系,她非得下令砍了两人脑袋不可!

自那时起,凌霄就直觉那个嫡女有问题,那时她觉得那嫡女已是庶民,后代又不得入朝堂,看在江郡王痛不欲生的份上,也就饶她一命,可现在看来,她那时还不如砍了这两人脑袋来得痛快。

凌霄并未怪罪江郡王什么,他和他的儿孙们一生对她、对皇朝忠心不二,连命都献给了皇朝,没什么可怪罪的,反倒是那个后来与曾孙女生下孩子的嫡子,与那个回来就开始篡位的孩子,凌霄觉得问题更大。

但此事也无需再告知江郡王等人,他们死都死了,世事也已经如此,当年的篡位之人也都死了,再追究已是无用,没必要再说出来让难过了半辈子的江郡王再添痛苦,还不如专注眼前的事该如何处置。

且就算要追查,江郡王和首辅等人一直在帝陵中,也难以知道些什么,这些事还得出去后再想办法。

凌霄却不知道,当年她梦到的梦境,其实远远没有结束。

延伸阅读

如意鲤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dpsx.shtml
如意鲤鱼竿是台钓竿、海竿、溪流竿、玻璃钢手竿、抄网、支架、鱼漂、鱼线、各种渔具配件等

恩山酒业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yq2w.shtml
恩山酒业,是一家酒类品牌运营公司——主营:四喜人家(白酒)。公司秉承中华千年历史,传

淑妮Sunnay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dt0q.shtml
韩国淑妮Sunnay护肤品在亚洲,中国人是聪明的,日本人是富有的,而韩国人则是漂亮的

乐屋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pf14.shtml
乐屋家居饰品是深圳市宝安区西乡乐屋工艺品厂旗下产品,总部是钻石画、十字绣、抱枕、钻石

NEWLUX新奢奢侈品护理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uqc0.shtml
上海新奢汇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是NEWLUX新奢品牌的所有者。公司总部位于上海繁华的南京

雪宁毛浴巾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dlhd.shtml
雪宁毛浴巾,是一家以生产三巾为主的私营企业。其主要产品:纯棉毛巾和很细纤维毛巾.竹纤

春田花美甲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u70e.shtml
上海丽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春田花美甲是内与资深美甲日企携手的企业,属于中国中高档

可妮雅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a6h3.shtml
可妮雅化妆品始终将的生物前沿科技与出众于潮流的美容护肤理念出色融合,成功地创造出以肌

蓝店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gfmq.shtml
暂无

学亿教育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dykeassociates.com/sa2t.shtml
学亿教育培训学校加盟_公司简介学亿教育培训学校是经教育局批准、注册的一所正规培训学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解之欲问无边冤家路窄

    阚糖今天被调到外科帮忙,一整天下来都没有空闲过,午饭都是让同事帮忙从饭堂打回来。外面的天已经黑,看了看时间,准备七点,赶紧从外科回急诊科收拾东西下班。回到急诊科看到李楚在办公室外的椅子坐着。见到阚糖回来,李楚站起身,朝阚糖微笑点头。阚糖打开办公室的门,“李秘书找我有事?”李楚是徐珩之的私人秘书,阚糖

  • 暗恋,有点甜在线阅读第十章

    秋紫云住的是政府专门给她安排的一套两室两厅,离政府也不太远,他们没有要车,就这样一起步行在街头。天色已暗,那街道两旁的店铺在闪着幽幽的灯光,有那么几个新潮一点的场所,闪亮的霓虹灯不断的变换这色彩,把这城市点缀的份外妖娆。回到了秋紫云的住所,华子建就有了一种渴望,他渴望着和秋紫云的缠绵和激情,很长时间

  • 前女友黑化日常第5章在线阅读

    这时谷仕淡淡的说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王紫依被刘齐胜带进审问室,邓曦坐在他的对面,郑海天做笔录。王紫衣脸色苍白,目光呆滞,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衣服,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看着地面。邓曦看着王紫依有点紧张,站起来倒了杯水放在她手上。邓曦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王紫依的手背,她手突然一抖,整个水杯掉在了地上,这时

  • 巨龙第三章在线阅读

    正如原著中的一般,多弗朗明哥带着霍明古的脑袋上了玛丽乔亚,希望获得天龙人的原谅。可惜不但没有得到天龙人的原谅,还差一点死在玛丽乔亚。回到北海的多弗朗明哥正式和托雷波尔等人建立了名为堂吉诃德家族的海贼团。不、现在还不能说是海贼团,只能说是一个家族,一个活动在北海的黑道家族。罗西南迪既没有说加入,也没有

  • 白雪旧时歌第三章在线阅读

    徐青惊恐地看着杨蜜。杨蜜看到徐青惊恐的眼神,以为徐青害怕自己打它,笑道:“糖豆不要怕,我不是要打你,你现在身上沾了水,干脆就洗个澡吧。”徐青松了一口气,原来要帮自己洗澡,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事情。杨蜜让徐青转过身对着浴室门,没有她的允许不准转回身。徐青很听话地转身对着浴室门,接着他听到杨蜜从浴缸出来的声

  • 我的系统有点凶第6章在线阅读

    至于剩下的功夫明星,唐泽就真的不认识了,如果比名气,别人或许能甩他十条街,但要真打起来,唐泽还真不放在眼里。“这我哪知道,不过听说他脾气一直不太好!”“哈,这种人,我一只手能打十个!”唐泽撇了撇嘴,毫不客气的说道。“那你会接受挑战吗?”小王连忙问道。“别逗了,你以为我很闲啊?”如果真是什么高手,他也

  • 我在大秦当暴君在线阅读第6节

    黛玉自小身体虚弱,贾敏对她管教的又严。后来虽说身体好了些,也当家做主了,到底还只是每日忙些府里的事物,这一下子收到这么些外面的小玩意,虽然知道不值几个钱,可耐不住新奇细致。看着那几个用绿松石做的蝴蝶,实在是新颖异常,又看到边上那一对泥娃娃也是可爱的,这些个小玩意看的黛玉的喜爱非常,花了不少时间摆在屋

  • 一个做梦的蓝人在线阅读第10节

    时间转眼便是小半个月过去,这一日,慕染柒与慕老夫人上了马车,朝着京城外的卧佛寺而去。一路马车缓行,只等到临近中午,马车才顺着阶梯旁特地为了富贵家族开辟出来的宽阔山道上了山顶,来到寺庙门前。“老夫人,大小姐,已经到了。”慕染柒闻言当先下了马车,又伸手将老夫人给扶了下来。随后,祖孙两个在下人的陪同下入了

  • 赖上恶魔老师在线阅读第9章

    墨尉生自知理亏,一路上只是闷头一个劲地全力逃遁,任凭渺沧海紧追不舍破口大骂也只充耳不闻。两人修为本就相若,而且墨尉生修的雷法遁术乃是修真界数一数二的,渺沧海本身也是奇才,自创遁光之术不输墨尉生。各门派弟子不时自天空飞向不归谷,眼见这情况俱都一呆。其中有那一行十二人脚踏剑光停在半空,其中一人惊呼道:“

  • 世界仅剩我一人在线阅读第7章

    过去的花雨界,夏初森林,周边地区------“所以说·····你们真的是从未来来的吗?”听完美得丽的解释后,小美得丽淡漠地说。美得丽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伤心的“自己”。随后站起来,走过小美得丽的身边说:“我曾经一直都很后悔!为神魔当时不是我牺牲的呢!可是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神魔是吗?”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