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隐墓师之0重生(1)

作者:木易神 来源:17K小说网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人来说只有一次。

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

所以前进吧,不停的努力下去——在荒芜的沙漠中行走下去,在热闹的城镇中行走下去,在艰难险阻中行走下去,在甜蜜的诱惑中行走下去——行走,不断的行走,无须要求自己走向什么光明伟大的结局,因为行走本身,便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不要担心走的慢,也无须担忧摔倒,只要你能坚持走下去。

一个无可名状的存在正在虚空中行走着,这段路是曾经某个势力的实验区,对比正常的世界,这里的时间是不稳定的——可逆,且有多条时间线,这在大多数地带是种罕见的现象。

由于当年的实验,这里看起来很荒凉。

这里的生命存在形式很奇特,他们在诞生初期蜷缩在名为“位面”的孤岛之上,过着简单的生活。这些位面有的距离很近,有的距离很远,有的在不断运动,有的则静止不动。

而由于这里多条时间线的特性,所有的位面又不是一个单纯的面,而是一个位面层——这是由于时间线的差异而导致的位面堆叠效应。有时候,当两条时间线距离分歧点渐行渐远,这个位面层也会因此分层,成为两个不同的位面。

但也有一些位面,明明时间线差异极大,却始终没有分层——那是因为其中有一根柱子似的存在拉扯着这些位面,将一些差异极大的时间线固定在了同一个位面层上——这种存在是这里的生命的后期存在方式,他们称之为“四阶。”

这里的生命在初期无法感受到位面层上其他时间线的自己,但生命本就是追逐进步的过程。当他们最终将触角伸出了自己的时间线,与其他时间线的自我沟通后,若能达成一致,在自我诉求中寻找到了共性,便可以在位面层上形成一个新的自我,这个自我贯穿了位面层,是位面层中其他自我的和谐统一。

若是最终无法和其他时间线的自我达成统一,那么就会自我混乱——这里的生命将其称为心魔劫。

之后,这里的生命开始谋求脱离位面层。当他能最终脱离位面层而存在,在虚空中形成一个独立的自我时,就被这里的生命称为“五阶。”

当然,在那个无可名状的存在——我们还是先称呼他为123吧,在123看来(我们举一些通俗的例子):这里的生命四阶之前,就是精 子,卵子,四阶可以算是受精卵,四阶后期到五阶,这算是受精卵发育,当其到达了五阶后,恩,你现在算是个婴儿了(不过说是婴儿,却也可以理解为初步踏入了高级生命层次了)。

话虽如此,这里的生命尽管弱小,却依旧是一片险地:一方面是这里出生的“婴儿”大多都能成为赫赫有名的强者,给这里立下了众多不许触犯的规矩——毕竟能与众多自我达成一致,寻求自我诉求的共性,这种心志和其他那些得天独厚,一路顺风顺水走来的人比起来,就是大人欺负小孩子。

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是大虚空中有名的“埋骨地”,或者说是,“监狱”。

在大虚空中,达到一定生命层次的生命是极难被杀死的,而且到了这种生命层次,也很难有什么事情值得大动肝火来杀人——此外,若是杀了人,在高等层次的生命里,可是要被道德谴责的。

所以大虚空中的生命遇到对另一个生命极为恼怒的情况时,不会杀了他,而是将其撕碎了扔在这些“监狱”中——在高等生命眼里,这是监狱,但在生命层次不够的生命眼里,那就是墓地!

大虚空中的监狱各种各样,123面前的这个,由于其位面层的和时间线的特性,高等层次生命一旦被撕碎了落入各个位面中,是很难再次统合起来的。

这就相当于把一个人的记忆(你也可以理解成三魂六魄)分成好几份,塞入狗,老鼠,蟑螂,蜘蛛这些低等生物的身躯中。假设人遇到这种情况,不会出现什么小说里一只狗或者蜘蛛突然有了前世的记忆——因为那些低等生物的大脑根本承载不了身为人的记忆,到那时,你甚至无法确认自己的存在,只会真的以为自己是狗,是老鼠。

这就是生命层次的限制,人永远无法和狗谈论伟大的画作,不是因为狗的智商情商达不到,而是因为狗的视觉限制了他们所观察到的颜色不如人那么多。(当然,人类也不配和狗谈论味道的艺术。)

以上只是举个例子,在高等生命层次眼中,人和狗的差别并不大。就像在大多数人类的眼中,乳酸菌和酵母菌差别不大——尽管他们一个是真菌一个是细菌。(也就是说,比起低等生命层次和高等生命层次之间的差异,低等生命层次内部的差异被忽略了。)

扯远了,123这次仅仅只是路过而已。他现在驻足在这片土地上,只是走累后的歇息而已。这时,一个位面上的战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然后他被感动了。

这种感动是很没有常理的,但细想下来又并不突兀,就犹如劳累的旅人,看到墙角的蜘蛛不断的结网,然后被风吹散,却始终不放弃的继续结网,被蜘蛛的坚持感动一般。

在我刚才举的例子中,旅人之所以感动是因为将自己带入了蜘蛛的视角,而在123的这次观察中,并不单单是如此——不同的点是,蜘蛛和旅人是有着本质不同的,蜘蛛之所以不断的结网是没有选择,而在123的观察中,感动他的这个人有着其他选择。

人依旧是种低等生命层次,我们的寿命只有不到百年,我们心志容易受到化学信号的影响,我们的常因为各种原因而懈怠,而懒惰,而自私,而愚蠢。但我们又和其他低等生命层次有着本质的差别——我们有智慧,有脑子。

高等生命层次和低等生命层次的共同点极少,但智慧稳当当的占一条。

让我来简述一下123看到了什么。

但在说这个之前,我们看一下这个地方的社会构成:(以下剧情魔改自核动力战舰的三部曲,核动力战舰应该是魔改自无限恐怖。)

这里的生命在成为五阶后,修建了一个名为“初代”的机器,初代的目的就是制造五阶——至于制造方式嘛,就是把你抓起来,面对各种让你死亡的恐怖场景,若是你能一直活下去,那么你就能慢慢成长为五阶。

一些四阶个体仿造着初代的形式改造了自己,控制着位面上的个体来协助自己探索一个个位面,这些四阶个体被称为“穿越怪”。

某个“小气量”(皮划艇原文)的生命在穿越怪的打压下成长为了五阶,修建了“沃土区防御体系”,他们的信条是让位面上的个体自由发展,杜绝穿越怪和初代的“远程”遥控——而由于穿越怪远比初代更加混乱,更加不讲规矩,所以有时他们会帮助初代打压穿越怪。

在沃土区防御体系出现之前,这里属于混乱的无政府地带,而如今,沃土区防御体系是这里的统治阶级(虽然这个统治阶级目前还很弱小)。

而将123感动的,是沃土区防御体系中的两个生命,我们暂且称呼他们为“又穷又硬的骨头”以及“乱”。

乱在位面执行一个任务时,帮助一个封建帝国建立了资本统治,并引来了初代的窥视,他在疯狂挣扎躲避初代的抓捕时,看到了在自己建立的统治下,人民痛苦生活的一幕,并为此内疚不已。

此时,又穷又硬的骨头在位面投影了一个生命——潘明,以一换一,代替乱抗住了初代的抓捕。因为乱明白又穷又硬的骨头的作风,知道他会为这个世界痛苦生活的普通人而抗争,因此他放下了自己对这个世界人民的内疚——乱抬起头看了看烟尘朦胧的太阳,一种莫名的感觉克制不住的从心中狂涌,两股热流从眼角流过脸颊。乱:“我被救赎了。”

这时的骨头已经是四阶高级个体,而乱处于三阶。

之后过去一段时间,骨头被扯进初代的一部分,由于被困在初代里,面对各种各样残酷的境地形成了两个新的人格(这两个人格被初代分开保存,以低级的生命形式来看,可以视作两个个体),其中一个人格抛弃了自己的善良,理想,变得残酷,现世——我们先称这个人格为“盼”。

而另一个人格比前一个更加无底线,更加疯狂,更加痛苦——我们先称这个人格为“明”。

而乱此时也临近四阶,在另一次位面任务中,乱巧遇了地球文明,由于乱本身就是地球文明的一员,获得了奇遇才走到现在这一步,所以他计划剥离出一个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自己在地球重新起步,想要知道没有金手指的自己,是否能走到如今自己这一步,是否能走向“伟大”。

这个新的,纯净的个体,叫做陈素。

然后初代紧随而来,派出了“盼”,要求他在半个月内杀死(对于初代来说是抓捕,对于低级个体来说是杀死)陈素。盼和陈素都没有认出对方,但盼被陈素劝服,答应了陈素十天后再杀死他。

对于盼来说,这十天非常难熬,因为陈素活的时间越长,初代给予他们小队的奖励就越少,他要面对队员的抱怨,以及其他队伍的偷袭——在这十天中,他成为了陈素的“保镖”。

距离十天的界限越来越近,这个承诺也越来越难以遵守。在最后十分钟,两人站在天台边上,盼掐着陈素的脖子问他:“到底为什么要等这段时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陈素:“在过去我不认为我能熬过酷刑,但是如果仅仅只是这段时间,我认为我可以守口如瓶。”

盼用火焰烧灼着陈素的身体,说:“没有人可以守住信息。”

陈素咬着牙,用灵能发出声音说道:“为了某个想法,是可以的。”

黑色的火焰舔舐 着陈素的身体,盼用吞噬人的目光看着陈素,而满良痛苦的陈素也看着盼,恍惚之间,一个早已被删除的记忆浮现在了他的心头,这个记忆,迷迷茫茫就像痛苦中的幻觉。

陈素在和盼的对视中笑了:“我明白了,是你。那么我,更应该救赎你。我本来就欠你的。”

陈素认出了盼,也明白了这其实是一个局,一个巨大的局。而这个局,陈素有遗憾,却并不怨恨,因为很公平。

这时,初代将明投放到了两人面前,并告诉盼和明,谁杀了陈素,就可以获得抹杀另一个人的权利。

对于盼来说,此时最佳的选择就是捏紧自己的手,捏断陈素的喉咙,但不知为什么,他却对这个最佳选择有了疑惑。

而陈素捂着自己被烧成黑炭的手指,用恍然大悟的语气笑着说道:“现在我明白了一个事情。”

一旁的盼(此时在看着明,但是一只手的刀锋在指着陈素,随时会先动手,完成初代的任务),盼冷冷的说道:“杂鱼(陈素),你明白了什么?”

陈素裂开嘴笑着说道:“我活到现在,完全靠着金手指,当金手指没有了,我在恶劣的时代,可能一秒都活不了。”

说到这,陈素自己咧着嘴笑了,在一边笑,还一边嘶嘶的因为疼痛而吸气。但是他站了起来,将手中的螺丝刀举了起来,在站起来的瞬间将盼往后一拉,盼瞬间后仰从天台上掉落。在这么动手的时候,盼的撬棍砸向了陈素。但是没有砸中。

陈素此时看着面前的明和他的队友们,声音略带悠扬的朗声道:“这是你方投放的最后一组人,也是你方在在剩余时间的最后一步棋。但是也是我最后计划救赎的一组人。”

在盼赶回天台的途中,盼的队友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了他所有从初代那里获取的兑换物都失效了,他们正在使用狙击(狙击目标是陈素,这样可以抢人头)。

盼顿了刹那,似乎恍然明白了什么,突然暴起喊道:“不,救他,给我救他!”盼的声音沙哑且痛苦。

而这时候天台传来了陈素最后的喊声:“永远,都不要恨自己,因为这个世界皆有可能,唯有自己初想唯一。如果是我,亿万可能应该走向唯一”然而一切停止了,天台上一切停了。

位面之外,这个局的推手——一个名为演变的存在看完了最终的序幕,无奈的说道:“是的,没有金手指,这种人格根本活不下来。因为总是那么容易为时代而牺牲。但是——————————好美。”

当盼重新走到天台的时候,看着被抽出来的脊椎,以及粉碎的头颅。盼陷入了巨大的冲击中,盼开启了自己的量子思维场(简称四阶锁),这个状态下,本该是大量的,各种可能的,杂乱的想法以及欲望,充斥着自己的思维,使得自己的思维处于疯狂和崩溃的边缘。

但是盼的大脑此时充分的模拟了陈素的思维,以至于自身被一种强大的情感冲击。这种情感信息冲击之强,以至于让过去压制心魔杂念的理智都开始颤抖。至于那些心魔,则在这一刻似乎全部忘记了。

与陈素约定的最终时刻抵达,看着天台上茫然无措的明和他的队友,盼明白了一切。“这是一场超级较量。而在自己面前的那怂包,自始至终都没有把自己看成敌人,而这个‘怂包’的最终目标是——初代。”

“抹杀,给我抹杀,给我抹杀”明指着盼,高喊道,索要着自己的成果,但是初代在执行最后的命令时。陷入了一个无限重复的倒计时。

“抹杀开始。

滴,重新抹杀,抹杀倒计时,10、9、8……1。

滴,重新抹杀,抹杀倒计时,100、99、98……1。

滴,重新抹杀,抹杀倒计时,1000、999....”

盼看着对面的明,用毫无人气的声音说道:“结束了,也开始了,他(陈素)已经成功邀请我们进入了这个位面。”盼傻笑着看着天空正在拍摄的警察无人机,呆滞的说道:“现在,我们被救赎了。”

虚空之中,123看着手中的一个光点,那是他在最后时刻在所有人眼皮底子下拿(偷)来的陈素思维——在别人看来,陈素的思维应该是落在了初代手中,但123巧妙的截取了一丝,且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你的本意是补完自己从渺小走向强大的过程,但却只是证明了没有外力的帮助,你连一秒都很难在残酷的时代活下去。”123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你也证明了自己值得伟大的资格,你证明了自己的勇气,证明了自己是个英雄。”

“英雄吗?”陈素笑了笑(他并不知道自己面前的存在是谁,在他看来,可能是演变,可能是又穷又硬的骨头,也可能是其他类似的存在,视野的限制让他难以揣测出123的强大。):“我认为我只是一个凡人,一个敢于选择的凡人。”

“当凡人选择了不凡的道路,也就成为了英雄。”123抬手将手中的光点抛起:“你的夙愿被外力打断,但我现在愿意为你重新编织一场你追逐夙愿的机会。”

光点没入虚空之中,随后在那一点上,一个庞大的位面诞生了——这个位面与附近的位面格格不入,旁的位面是一个个位面堆叠起来的位面层,而这个位面只有薄薄的一层,但是却非常的大(这个位面只有一条时间线且不可逆。)

123看着这个新诞生的位面,接着从自己身上拽下一个光点,也投入了那个位面,他顿了顿说道:“而我,也会在这里陪你一切追逐伟大。”

(乱和123的这种心态,简单粗俗的理解就是你现在可以轻松1v7残酷的红警电脑,但是你却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开局一分钟不运营,然后只出动员兵1v7残酷电脑——当然,这只是为了给那些难以理解这种行为的朋友一个粗俗的解释,大家不要生搬硬套。)

延伸阅读

庶女画棠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bzqsw.cn/pzy6.shtml
难得的周末。对于普通的高中生而言,不是去上补习班就是尽情的浪荡在玩耍里。然而对于从小

[银魂]你还是你第三章  http://www.bzqsw.cn/p9go.shtml
郝明愣愣地看着窗玻璃上的大洞,风透过这个洞吹进来,吹乱了他一头柔软的短发。他脑海里想

我的老千生涯2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bzqsw.cn/i9q.shtml
到了京城,成暃才知道,闲云观是个很了不得的地方。叶师法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当然,京城的

韶华勿负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bzqsw.cn/ybzw.shtml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在回家的车上,我们看到一个六十多岁左右的老头因为没钱买票要被赶下

[盗墓笔记]怒海潜沙&秦岭神树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bzqsw.cn/x2hl.shtml
“白衣神剑蒙面侠,笑傲江湖谁争锋!纵横天下无敌手,神long见首不见尾!”随着石坚已

[快穿]毁灭世界,我只需一天!心软  http://www.bzqsw.cn/uosa.shtml
温年年听在耳里,又看到自己身边和谐静好的样子,不禁有些怀疑:“遇之哥,曲奇他们是不是

末日枭雄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bzqsw.cn/xy2x.shtml
看着这个怀里的女人醉眼朦胧,朱唇微启。相信这一刻,没有哪个男人会忍得住。除非那些都市

秦途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bzqsw.cn/wis.shtml
城市宫很大,典型的西方建筑,没有中式皇宫的那种高大外墙。巴洛克风格的宫殿,是普鲁士历

万千天道入命来别弯腰,皮股会露出来  http://www.bzqsw.cn/u00l.shtml
本来李飞还yy地想着,既然自己已经是女身了,那直接跟迪莉睡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在

如意小赘婿之第一章  http://www.bzqsw.cn/b43m.shtml
大二的第一学期总是有些惆怅,好端端一个大好年华的女青年就要被叫做学姐了。花信风很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诺千金在线阅读第二节

    开窍液只有半个手指高,小小的一瓶红色液体,这只是最低级的一品开窍液,却要卖一百银币。王后掌管后宫,向夜阑母子每个月的零花钱少得可怜:自己每月才10银币,是众兄弟姐妹中最少的;母亲才50银币,还不及有些妃嫔的零头。太医也检查不出向夜阑身体有什么毛病,可是母亲不甘心,四处求医,耗尽积蓄。虽然此处人迹罕至

  • 投影世界巨蛇

    伴随着一股血腥的气味袭来,一个巨大的黑影从通道里出现了。只见一条全身通红,体长十丈的大蛇出现在他们眼前,赤红的鳞片散发着光芒。当下空气一片寂静,众人皆呆滞在原地,动弹不得,呆呆的看着这大蛇。朱裕也非常震惊,他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蛇,蛇身几乎堵住了整个通道。只见这大蛇将头抬起望向他们,巨大的蛇头吞吐着

  • 战龙临虚第6章在线阅读

    上一次宋虔之见苻明韶,是数日前他奉旨深夜进宫,苻明韶窝着一肚子的火,几乎把承元殿掀翻。一通龙威过后,命宋虔之必须将这两个刑部不敢查到底的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第二天就给秘书省下了一道旨,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特批,允许宋虔之在查案期间随意出入宫禁。这时,宋虔之打量陆观,他这一身新袍子,光鲜亮丽,将他脸上的阴

  • 和霸总结婚后我逆袭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上海的监狱都在地处偏僻的地方,一般审判厅下令木仓决的,就地就给崩了。“咱来这儿干嘛啊?”俞岁好容易逮着自己爹不在家,翻墙跑出来的,谁知道夏媛直接就来了监狱,“大晚上的,多吓人啊。”钱琦跟了夏媛那么久,早就知道这人的脾气,压根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见她义无反顾下了车,这才“嘘”一声,“别说了,夏媛是想给

  • 九门默示录之**仙人(3)

    中忍正式赛延期到一个月后举行,和动漫中的剧情基本一样。接下来不出意外将会遇到火影世界最有意思的那个人。为了能早日遇到那人,林旦已经在澡堂中泡了整整一个多星期。直到身上都掉了层皮也没有看到那人。“不会吧!难道不是在这个地方?”“不可能,他那么**。”“……”“啊!”澡堂中传来一阵尖叫声。声音是从隔壁女

  • [香蜜]飞禽与走兽在线阅读荆楚

    姐姐中毒了。君瑶是一向在意自己身体的,所以她很快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请了太医看,太医却只是说她是因为不适应府里的吃食,导致长时间的肠胃不适,需要调理一段时间。君瑶自然不信,几番试探查证之下,她才知道,有人已经把手伸向了太医院。君瑶自己也是多少懂些医术的,她自觉是中了毒,可却没见过这种毒,她怀疑自

  • 我的苦逼道士生涯在线阅读方家孙女方欣

    你先坐下吧,随后李雨伸出手掌搭在方老背后运转灵气,灵气顺着李雨手掌流向方老身体,慢慢运转修复方老身体,方老感觉身体有说不出来的舒畅感觉。好了你起身试试吧,方老运气发现,原来运气有阻碍的腋下已经完全畅通无碍了,方老说道敢问高人尊姓大名,李雨回道大名不敢当你就叫我李雨吧。老朽方忠国在此谢过高人,不知高人

  • 无限位面之荣耀王座在线阅读天定姻缘

    “系统,出来一下,我怎么才能买彩票中奖呢,这个姻缘你得帮我续上啊,我的未来幸福靠你了啊!”吴应波和张静出了专卖店大门就去彩票店了,在这期间他询问系统道。“咸鱼,找老婆都这么低三下四,能不能虎躯一震,霸王硬上弓啊!不要说是我全能系统的主人,你这个宿主最没用了。”系统又是鄙视的眼神看这个宿主。好吧,麻蛋

  • 从将军墓里爬出来的前夫之莫名其妙的剑道天才少女(6)

    方寒也是有些忍不住了,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主要是自从昨天他回家后,方清雅的一系列举动实在是太奇怪了,和小说中的差别实在太大。“我……我没想干什么啊。”方清雅一个激灵,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她可不敢透露系统的存在,因为刚刚绑定这个系统的时候,她就收到过警告,如果告诉外人系统的事儿,她就会被直接

  • 姐姐好甜在线阅读第7节

    女孩漆黑睫毛下,一双眼睛潋滟如水晶,一眼望下去仿佛清澈可见底,不再充满着令人不喜阴沉、算计、暴躁。她粉嫩嫩的唇瓣扬起,故作魅惑的弧度,神态间却透出一丝不谙世事的明媚天真。放慢的语气,也是甜美软糯。沈倾颜她……好像突然间有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了。君墨城怔了怔,墨色瞳眸闪过一丝极为细微的波澜,很快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