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和魔教护法有绯闻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子琼 来源:晋江文学城

【 港黑太宰治,太宰治狂热粉的芥川龙之介,我觉得我的世界观碎了,虽然在看到那个反牛顿的中原中也的时候就碎了一地。

——洛栎】

“幻即是真”可真好用!

集齐龙珠即可召唤神龙,呸,召唤男神!

系统还是偶尔会有正经的时候嘛。

终于让我感受到金手指了QAQ

我默默感叹道,把倒在地上的少年扶起来。

“你这做老师的可真不称职。”

“啊呀啊呀,毕竟没有洛桑温柔,芥川君能遇到洛桑可真算是幸运呢。”

忽悠,你可接着忽悠。

看看之前我打他的情况,我都觉得自己是个莫得感情的狼灭。

“他叫芥川啊?” 我随口问道。

芥川?莫非叫芥川慈郎?

这么一说,我就想起了一个问题,虐他虐得这么惨了,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惭愧惭愧!

“芥川,芥川龙之介。”

啥玩意?

我没听错吧?

是我理解的那个芥川龙之介吗?

“你”疯狂想拿奖的那个?

重名?

我多么希望他能笑着告诉我“开玩笑的啦~”,可惜,我还是太天真了……

可能是我表情里懵逼的元素太多了,他看着我,“怎么了,洛桑?”

我愣住了,在太宰耐人寻味的目光之下咽下了那句“你偶像?”,转而把芥川交给了一旁的部下。

这个世界可真玄幻——

之后就脑中无限循环刚刚“芥川”对太宰治狂热的动作和神态。

强行接受真相。

你确定你们俩没交换灵魂?

说不定是重名,就是重的多了点,比如说太宰治,芥川龙之介,话说那个中原中也名字也好熟,莫非……不,肯定不是我想的那样。

“洛桑,是个神秘的人呢——”

“谁不是呢。”

他都那么怀疑我了,我也很淡定,反正你动不了我,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由于是第一天上任,我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当然,(表面上)逛了逛港黑之后我就走了,反正系统有地图,怕什么。

该浪的还是要浪!

#工作什么起来嗨!#

//

“这,这个,还有那边那一排第二个,我都要了,包起来,送到我给你的地址。”

我一连选了几件平时要吃土好久才能买得起的服装。

那语气,那神态,活脱脱一副富家小姐的模样。

“好的,小姐。”

售货员笑得一脸灿烂,看着我跟看财神似的,毕竟她的业绩都是我刷上去的。

淡然地等他们包装好了,我刷了刷手机,又放在一边。

啊——爽!

俗话说得好,没有什么是一顿血拼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顿!

我对购物没有太大的执念,但是,不得不说,有钱人的快乐,是你想象不到的好。

有钱就要任性!

系统虽然有些时候不靠谱,但是关键的点还是智商在线的。给我表面上安排的身份是在外旅游的富家小姐,就算港黑挖的再深也只能查到早早为他们准备好的黑手党审讯官的身份,绝不可能有更多了。

这就为我之前的谎言扫了尾。

而且,钱也是实打实的,手里拿的银行卡完全花得出去。

于是乎,我就开始流连各大商场。

啊,资本主义的奢侈生活——我来了!

//

“我喜欢你冷冷态度,面对我的小招数,喜欢你说话语速,陪你逛街买衣服。我喜欢你的小糊涂,想要牵你过马路,不用走太多地图,下一站就叫幸福,呜呼~”

我哼着歌,蹦蹦跳跳地过了马路。

哎呀,新买的森女,真是好看。

心情好到不要不要的!

然而,席慕蓉曾告诉过我们,快乐的时光总是乍现就逝去。

【随机任务:劝说这位少年放弃跳楼自杀】

???

又有任务?

37你怎么回事?

这任务……

好吧好吧,再怎么说这样的事也不会任其发展的。

日行一善日行一善。

我接了不就是了吗。

我跟着37标的绿箭头一路打车到了目的地。

一栋写字楼。

蛮高的哈。

那少年就在顶层的护栏旁踌躇不定,楼下是围观的群众和接到报警赶来的警察。

我是跟高楼有什么相冲的地方吗?怎么老在这些个地方犯事?

“大家请让一让!”

警员围起警戒线,极力疏散人群。

这句话没有获得应有的效果,反而引来了更多的人。

“是××街的早间。”

“原来是他呀。他不是……了吗?”

“真可怜的孩子呢,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新来的吧,居然会可怜这种人,你可不知道他以前都干过什么好事!”

楼下的人或嘲讽或冷漠,楼上的警察急得满头大汗,“你……能不能再想想?想想你的亲人,你爱的人?”

少年一脸冷漠,似乎拒绝交谈。不断威胁着靠近的人赶快离开,不然他就跳下去了。

【请宿主赶快采取行动。】

【按照推算,早间会在十分钟后就会跳楼,这个高度,即使有防护垫也会落下残疾。】

!!!!

我听到这,立刻拔起腿就向上面冲。

“小姐小姐,那边很危险,你不能过去!请赶快离开!”

“啊!怎么还有人上去啊?”

“谁知道呢,看着就行了。”

警察连忙拦住我,“小姐,现在他的情绪很不稳定,请你务必远离!”

“我是他的邻居!我叫佐藤清子。”

“我知道怎么劝说他!”

他们怀疑地看着我,我按照系统准备好的话证明我是他的邻居。谢天谢地,我还真是,系统给我安排的身份在那个男孩家附近租了房子。

经过一系列麻烦的解释和保证后,他们相信了我,我被相关人员扶上了顶楼,站在警戒线边缘。

“又……又是说客吗?我不想听,你走吧。”

“嘿!那个……我叫佐藤清子,最近新到你们小区,正好在你家楼上,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我深呼吸一下,这么高,还真有点吓人。

从未有过劝说别人的经验,我能做的也只是聊天,尽力避开他敏感的话题,至少也要拖着他,等到曲赋风华起效果。

之前听过这么一个问题:你说自杀的人,到底是想不开,还是想开了呢。

我从没想清楚过,但是,我认为,至少要等到享受过生活的美好,才能评判这一切吧。

所以,无论怎样,要活下去呀!

……

“你可以,跟我聊聊天吗?”

“你追剧吗?或者动漫漫画什么的?这些我都比较喜欢呢。”

“???”

“哦,没有吗?看来是没有了……那你有喜欢的明星歌手演员什么的吗?”

……

“我有哦,好像推荐给你耶,不过大多都是种花人,可能说了你也不认识,那……就换一个我们都认识的嘛,其他的以后再介绍给你!”

……

他一直沉默,我也不气馁,一直絮絮叨叨的,跟菜市场买菜的推销一样。

“歌手歌手歌手……我想想,哪一个好呢……哎,有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你知道米津玄师吗?”

“不知道。”

他愣住了,可能是没想到我真是来找他聊天的。

”他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歌手,是个高功能自闭症。人超超棒!他发行的第一张个人专辑《diorama》,作词、作曲、编曲、演唱、演奏、混音到宣传动画和专辑设计皆由自己一手包办。是不是很厉害?”

早间撇过头不看我。

我自言自语:“我也觉得呢……”

“我们一般都叫他八爷,有一个梗哈,你要不要听?传说八爷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哈哈哈。你说是不是?”

“你……来,来找我就是来说这些有的没的吗?我没有兴趣。”

“我就是想跟你聊聊天,站在那里这么久了也会累的吧,我觉得那里很高耶,恐高症真的伤不起。”

我席地坐下,装作轻松。

……

“要不我推荐八爷的歌给你听?”

……

“我想想,lemon.……嗯,los……不行,要不就……有了!”

“你听过《打上花火》吗?”

“……”

他的声音有些小,像蚊子哼哼,不过没事,之前有起色了,至少他没有立即跳下去。

“我超级喜欢那里面所说的夏日祭穿着浴衣看烟花的样子。可惜刚刚来霓虹,我还没有见过呢。”

“你说,如果参加夏日祭的话,穿蓝色的浴衣好看,还是粉色的?”

“你的审美不会很直男吧?我选什么可算靠你了!”

一旁的警察奇怪我怎么这样说话,楼下的人依旧议论纷纷。

早间死死抓着栏杆,盯着天台的空地依旧不开口。

“说到夏日祭,你吃过林檎糖和章鱼烧吗?朋友他们都推荐我去试一试,我想问一问,先做好准备嘛。还有哦,如果去捞金鱼,会不会很好玩?”

『“奶奶,我要这个!”

“来,给你,俊二可以自己捞到金鱼吗?”

“可以的!”

“看!奶奶!”

“是烟花呢……”

“真美呀。” 』

他嗫嚅着,好像想说些什么,最终又放弃了,而他的眸子里,含着泪光。

我心里想着有效果,从兜里拿出系统配备的手机,点开《打上花火》,声音开到最大。

他有些警惕,怀疑的目光始终黏在我身上。

“就是想给你听首歌,别那么紧张嘛,像个老太太。”

“好好的小孩子,这么老成干什么?学真田吗?”

前奏响起,我也忍不住跟着唱。

“あの日见渡した渚を今も思い出すんだ

直至今日仍能想起那天所眺望的海岸

砂の上に刻んだ言叶君の後ろ姿

在沙滩上刻下的话语和你的背影

寄り返す波が足元をよぎり,何かをさらう

涌动的波浪掠过脚边,究竟掠走了什么

夕凪の中日暮れだけが通り过ぎてゆく

风平浪静之中只有黄昏悄悄地流逝”

“这个人在干嘛啊?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

“不知道。”

“要我说早间这人死了就死了。”

“他站在上面这么久了,不也没有跳下去吗?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是就是,等了这么久,他还不跳,搞什么啊。”

真吵啊,我揉了揉太阳穴。

“闭嘴!”

下面的人转为窃窃私语。

这样的氛围,可不适合劝说人。

太压抑了,怪不得他就这么跳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或者,他们假装不知道,他们以为的轻飘飘的一句话足以击溃一个人。

他突然转过身,盯着我,我冲他一笑,“哎呦,是不是我唱的太难听啦?对不起啦,我的音色就是这样,不过你是第一个听我唱这首歌的人哦,不许嫌弃啊!”

“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光芒怦然绽放

花火を见ていた

烟花映入眼帘

きっとまだ终わらない夏が

还未完结的夏天一定会将

暧昧な心を解かして繋いだ

将暧昧的心融解再紧紧相连

この夜が続いて欲しかった

愿今夜永不结束。”

随着歌声,人们好像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在夏日祭里,身穿精致浴衣的****在清新的山林间,从树叶的斑驳缝隙中不经意窥见零星的花火,“嘭”的一声,花火悄然绽放,他们便在广袤无垠的星空下坐拥了整片天空的绚烂。

他浑身发抖,嘴唇嗡动,苍白的脸流露出一抹怀念的神色。

『“俊二,来,试试这一件?”

“奶……奶奶。”

“好看呢,真合适。”

两鬓斑白的老人让少年穿着新衣转一圈,眉眼间止不住的笑意。

“俊二很棒呢。这次考试又有进步了?”

“……嗯。”

“俊二,看,烟火哦,小时候你也最爱缠着我开夏日祭看烟火了。那时候奶奶还年轻,抱得住你。现在老喽……抱不动了。”

“俊二,俊二?”

“奶奶,我在。”

“奶奶走了,要好好照顾自己,你叔叔阿姨他们是好人,就是日子过得也紧巴,要懂事,啊?”

“呜呜呜呜……嗯,呜呜……奶奶……我会的!”

“俊二是吧?以后你就跟着我们过了。”

“俊二,还在楼上啊,有时间出去走走,散散心,我把点心放在楼下了,记得吃!”

“胡说什么呢,有我在。就少不了你一口饭!用不着你出去做兼职。”』

我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啊嘞啊嘞,果然这个调我还是唱不上去呀。”

“不过你没有嫌弃真的太好了呢。”

“我下次选一个你不知道的歌,这样你就听不出来我跑调了嘻嘻。”

“你说下回想听什么歌呀?”

“你说,我明天来找你,你会开门吗?我就在你家楼上哦,很近的。现在都春天啦,路边的樱花都开啦!超美的景色呀!”

“踏春赏樱,你去不去呀?”

“如果你去的话,我就给你放我最喜欢的歌!有没有很荣幸,别人想听我都不给他放呢!”

一旁的长岛警官有些疑惑,这小姐怎么说话不按逻辑呢?

过了很久,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我都以为他不会有什么反应的时候,他毫无征兆地崩溃大哭,含糊不清地喊着些什么。

“小姐,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现在他正是情绪不稳定的时候。”

“没事。”

“我说,你当我朋友怎么样?当我朋友很实惠的。我们可以一起去逛街,一起追番,一起深夜修仙,我可以介绍我喜欢的角色和歌手给你呀!”

“有我这么聪明漂亮的小姐姐做闺蜜,保准你不吃亏!”

我强忍住泪水和颤抖,尽力摆出最欢脱的笑,手舞足蹈的,完全不像是在劝告自杀的人,倒像是在跟一个普通的陌生人聊天。

他哽咽着,跪倒在地上,白色的衬衫蹭上了灰,袖口处隐隐约约有血迹。

终于,完成了。

我松口气,深呼吸一下,走上前去把他扶起来,拍拍肩,“哭吧,哭出来,哭过了就好了……别怕,我在这呢。”

“我……对不起……我呜呜呜,对不起……”

他一个劲地道歉,看着让人心疼。

我揉揉他的头,安慰了几句,然后再将他递给长岛警官,让专业人员进行专业的心理辅导。

这首歌的前置时间可真长。

不过好在有效。

哎,这早间也不容易。

我看着系统提供的信息默默想道。

幼时丧父,母亲改嫁不肯带着个拖油瓶,都是奶奶把他拉扯大,小时候可没少受流言蜚语。

奶奶死了,他一个人跟着亲戚,因为性格和家世,经常不合群,邻居私下里常常编排他做了什么坏事。

情绪一积压,就爆发了。

其实他本来不会跳下去的,冲动型自杀的缓冲时间是13秒,但是,受不住楼下围观的人的嘲讽,他一激动,就……做出了令自己和亲人后悔的事。

//

我和早间在警署做完笔录后就拉着他又到了一个长椅旁。

他还是那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不过,比之前跳楼的时候可是好了许多了,有了生气。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闺蜜,以后请多多关照哈。”

他似乎有些不适应,但是还是尽力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知道中岛美嘉吗?”

早间摇摇头。

“我给你推荐她的一首歌哦!叫《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现在我要唱啦!可能会跑调,你多担待。”

他很认真地点点头。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ウミネコ が桟桥で鸣い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有海猫在码头悲鸣

波の随意に浮かんで消える 过去も啄ばんで飞んでいけ

随着浪花起伏消没让我的往昔也随它而去吧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诞生日に杏の花が咲い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生日那天杏花开放

その木漏れ日でうたた寝したら虫の死骸と土になれるかな

若是在那洒下的阳光里打盹能否与虫之死骸一同化为尘土呢

薄荷饴渔港の灯台锖びたアーチ桥舍てた自転车

薄荷糖渔港的灯塔 生锈的拱桥丢弃的自行车

木造の駅のストーブの前で どこにも旅立てない心

木造车站的暖炉前无处可去的心灵

今日はまるで昨日みたいだ明日を変えるなら今日を変えなきゃ

今天与昨天如此相像想改变明天必须改变今天 。”

唱到中间,眼眸像起了雾,湿漉漉的。

我声音哽咽着,继续唱下去:“分かってる 分かってる けれど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心が空っぽになっ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心中已空无一物

満たされな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きっと満たされたいと愿うから

感到空虚而哭泣一定是渴望得到充实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靴纽が解け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鞋带松开了

结びなおすのは苦手なんだよ人との繋がりもまた然り

不擅长重新系起与人的牵绊亦是如此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少年が仆を见つめてい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少年深情凝视着我

ベッドの上で土下座してるよ あの日の仆にごめんなさいと

抱膝跪在床上 向那天的我说抱歉

パソコンの薄明かり 上阶の部屋の生活音

屏幕的微光楼上的噪音

インターフォンのチャイムの音耳を塞ぐ鸟かごの少年

电话的铃声紧塞住双耳那笼中的少年

见えない敌と戦ってる 六畳一间のドンキホーテ

与看不见的敌人战斗着 六畳一间的堂吉诃德

ゴールはどうせ丑いものさ

反正目的也是一样丑陋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冷たい人と言われ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被人说是冷血

爱された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人の温もりを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想要被爱而哭泣是因为尝到了人的温暖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あなたが绮丽に笑う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你灿烂的笑容

死ぬことばかり考えてしまうのは きっと生きる事に真面目すぎるから

尽考虑着死的事 一定是因为太过认真地活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因为还未与你相遇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出生我对世界稍微有了好感。”

少女的歌声由舒缓到激烈再到高昂,虽然有些沙哑,却没有丢失这首歌本来的意境。

我看向前方的景色,想起了中岛美嘉的经历,缓缓唱出了最后一句。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我对世界稍微有了期待。”

早间有些迷茫,为这首歌,为眼前的人,为生活,更为他自己。

其实一开始唱的时候,他很低落,每一句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每一句都让人想起来生活上的失望和伤心,直到最后,才发现每一句都是生,都是希望,每一句都让人想起来被家人朋友温柔对待的那一刻。

鬼使神差的,他问了一句,“小姐这么温柔,是为什么呢?”

我微微眯眼,想起了那个茶色头发的少年,经历了那么多,却仍然温柔地对待世界。

回了一句夏目式的回答:“因为遇见了温柔的人,所以会想变得更温柔。”

“那个温柔的人,是谁呢?”

“哈哈,有很多呀,只要用心看,总会有的,所以,愿你会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你知道吗?史铁生在《务虚笔记》中曾说过,‘一个真正想死的人,不会再计较人们说什么。一个拿死说来说去的人,以我的经验来看,并不是真的想死,而是……’”

“而是什么?”他急切的追问。

“而是还在……还在渴望爱。”

//

送走了早间之后,我在街上随便走走。

结果意外看见了上吊自杀却没死成功的太宰治。

“哦!是洛桑~快来救我~我要死在这里了~”

“啊!好的好的!”

好不容易把他从绳子上解救下来,他嘴里又在念念叨叨着什么新的方法。

通过刚刚早间的事情,我有些感触。看着太宰治这副模样,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怎么都不是滋味。

我忍不住开腔:“你想知道什么,轻松一点的自杀方法吗?”

“洛桑知道吗?真的是太好了呢!”

他夸张的询问,在我看来,都是心酸和孤独。

我咳嗽了一声,“那我就说咯。”

他像小孩子听课一样,盯着我,专注又认真。

“教给你一个完美的自杀方法:

1.洗一个热水澡

2.泡一杯热牛奶,加点蜂蜜

3.把空调开到舒适的温度

4.喝下牛奶,躺到床上

5.等你睁开眼看见太阳升起就是你已经死了并轮回啦,用新身份新心情去重新活吧。”*(引用)

周围沉寂了一秒。

他哭笑不得地看着我:“洛桑?”

“嘘——只是孟婆搞错,不小心让你的下一世和上一世有点像而已哦。”

我小声地说着,露出一个西瓜味软糖一样清爽的笑容。

他不说话,侧着脸,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怎么了?这个自杀方法是不是很棒?”我凑过去,捏了捏他的袖口。

他发出一声短促的笑的气音,“洛桑,真是可爱呢。”

“puri~”

『我本想这个冬日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突然之间,我想起了那个衣服的典故,急切地问出口:“如果——”

“如果什么?”

他疑惑的回头,笑容像是刻上去的,那么虚假、不真实。

我在原地停了一小会,有些挣扎,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如果……我送给你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你可以……你可以,先活到夏天吗?”

我擦了擦眼泪,声音沙哑却可以听得清。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回复。

他露出一个疑惑的,感到好笑的笑容,不在意地点点头,“这么说呢,诱惑实在太大了,好呀~”

我没在意这些,抓住了他冰凉的手,紧紧的不放开,“就……就这么说好了!我们拉钩。”

他愣住了,不同意也没拒绝。

就当你是同意了吧。

“明天会天晴!出去赏樱怎么样?”

我没头没脑地丢下这句话,欢快地向前走,远远的扔下太宰治。

今天天气真好呢!

我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加快了步伐,感觉身上轻飘飘的,像是丢了些什么。

//

【如果春天来了,我们就去赏樱,看树梢的绯红云霞。夏天去看烟火,享受那抹在灿烂星空下绽开的璀璨。秋天去高高的山岭,赏漫山遍野的红叶,然后在冬日的暖阳中堆雪人,等到冬天过去了,又是另一份快乐的开始。】

延伸阅读

神奇宝贝:神级选择之第七章(7)  http://www.longsunzg.cn/gt9j.shtml
秦凰说起这《天龙八部》的故事,一讲就讲了好几天,一直讲到了西门吹雪驾车到了万梅山庄,

风云之绝世孔慈十亩荒地  http://www.longsunzg.cn/doag.shtml
“这就是十亩良田?”看着地契,又看了一眼面前的荒地,叶修当即便是皱起了眉头。自己还是

朕的皇后太有财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ngsunzg.cn/puga.shtml
经历过这一晚折腾,安暖也不敢再随便关门了。她现在生活作息健康到觉得自己能长生不老。早

战斗吧!老祖宗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ngsunzg.cn/nt8y.shtml
佛修修的是功德,而魔修通常满身杀孽,杀孽深重的魔修最是惧怕心魔劫,佛修自身的功德能消

万剑绝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longsunzg.cn/gqjn.shtml
自从看不见父母棺木那一刻起,陆粱便仿佛失去了魂魄似的,任由赵大拖拽着,一脚深一脚浅的

七圣徒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ngsunzg.cn/a5xn.shtml
咣哧,咣哧,咣哧~~!天空下着绵绵细雨,灰暗的夜空不时的闪着雷,一列开往湖北的火车车

(微微一笑同人)何以灼华在线阅读路遇不平!  http://www.longsunzg.cn/x5qj.shtml
距离武当山不远的一座小镇中,因为张三丰的百年大寿,此处聚集了许多江湖中人,至于他们是

炸裂之旅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longsunzg.cn/gx50.shtml
汪晨再度苏醒便感觉自身已然恢复了二成力量。此时的汪晨已然没有了永恒之力,不可能在片刻

血灵战皇之查岗(10)  http://www.longsunzg.cn/bt29.shtml
“四杀”!!!鲜红的大字铺满半个屏幕!左下角的聊天框里记录着吴淼杀人如麻的赫赫战功!

山海笑谈间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longsunzg.cn/pqqg.shtml
洞室内,黒木正把兽皮、兽骨上的每一种功法都默记在脑海里,这些秘笈是不能带出洞外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负债卖身日常[综英美]炙火岩精

    在新的一天历练开始之前,浪子向侯俊屹透露了一个消息——此次组织这个小团队到赤焰戈壁历练的真实目的是继续他们前一次的探险,简而言之就是之前一次他们这四人小队在赤焰戈壁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区域,而恰巧那时众人储备的水源略有些不足,便只得暂时放弃了。在终止那次历练之前,他们不但通过观察星象粗略定位了那片看似

  • 被绝世美颜攻略的日日夜夜在线阅读第二章

    外面的雨似乎没有停的意思,本来约好了今晚要去吃那家有名的日料,但唐兮夏梦的突然爽约和外面淅淅沥沥的雨让孙靓放弃了这个想法。吃不到大餐的她显然有些烦躁,她无聊地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着重播节目,电视台一般都会把晚上首播的节目放到第二天下午重播,这是惯用套路。而这时,电话却响了起来……孙靓拿起电话,她发现是个

  • 我的弟弟是佛祖在线阅读缘分这种事

    洛才秦的手受伤了,虽然不是吴妙故意的,但多多少少脱不掉干系。吴妙很是内疚,倒是把梁小曼和邹少东那茬忘了。两人回到了画廊,妙妙伸手指戳戳洛才秦的肩膀,“你这一个半月里头,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叫我吧。”洛才秦认真想了想,“这么说的话,我吃喝拉撒都不怎么方便……”妙妙踹了他一脚,洛才秦笑了,“喂,你可别把我

  • 一品嫡女第五章在线阅读

    融城的画师工会很高,足足有五丈(约15米)高,但工会只有三层,一层是展厅和买卖的地方,二层是会长、副会长、以及画师的专属房间。顶层也就是三层,则是专门画师等级鉴定的地方。虽然说是一层,但是因为整个建筑是上尖下宽的,整个三层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是材料室,另一个就是鉴定室了。“曹爷爷,他们为什么那样看我?”

  • 霸总真让人头大第一章

    峰峦叠嶂的大山脚下有一个宁静平和的小村庄,在这小村庄有两户人家地处偏僻,村民一般都不会往这边来,其中一户人家悄然无声,仿佛空无一人,下一秒屋内却多了几分生意。顾眠春在一张木床上醒过来,睁开眼一看,瞬间就想到了家徒四壁,顿时回忆起了自己的穿越对象是农家寡妇,当时她的关注点全在还有别的**者上。农家寡妇

  • 重生雄子的烦恼[星际]之新世界的大门(4)

    当你发现想象中的、期盼已久蛋糕其实是个杯连半点糖都没加的苦咖啡的时候,你会是什么反应?竹下泉觉得这恐怕已经不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差距了,而是假冒伪劣以次充好欺骗感情!最重要的是,她真的好想吃饱啊。愤怒冲断了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竹下泉拎着她的小皮箱,在一击将朝她面门射来的火焰撞飞出去后,气冲冲朝前走了两步

  • 我在三国有个店在线阅读第二节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原书的剧情现在应该是刚刚展开。今晚的宴会是他们影视学院的院长吴盛一手操办的宴会。为了给新人学生铺路,他也会带几个不错的学生过来,给他们一个能和大佬认识的机会。就在一周前,苏梨不得已和男主肖澈提出分手,和封疏辞签订了结婚协议。结果在这个宴会上,苏梨被怀恨在心的肖澈卖给了富商赵斌。他

  • [HP]涩果之清浅一去冷如霜(8)

    凤清雪出神的盯着铁盆里快要燃尽的木头,她其实好想说,苏清浅,可不可以不要走,我等了你那么久,不算久,可是就是想要留下你。可是她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没有资格挽留任何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爱的人离去,永不回头。一阵沉默之后,苏清浅略微凉薄的声音打破了这样的寂寞。“对了,雪儿,这是五千块钱,我平日里存的零花钱

  • 网游之圣机甲在线阅读第十章

    林天看向钟,已经在精神时光屋2年了吗?那么该出去了,林天脱下自已身上的重力服,用魔法变了一身轻装,把战斗力压到四千后走出门,回到了现实世界。我先去见下神吧,之后该准备一些东西了,之后林天闪现到神的身边。嗯?神感觉到背后一凉,之后回头一看看见了林天,是林天啊,你已经修炼好了吧,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现在的

  • 卧底:我欺骗了所有人!在线阅读第8节

    魏哲“听到”脑中的声音后,先是一惊,然后狂喜。只见他左手伸平到右肩,右手背到身后,然后不停扭动着交替双手,两只腿也交换着颠起,围着米娅唱起了翻身农奴把歌唱。最后他左手搭在米娅左肩上,头架在米娅右肩上,痞里痞气的说道:“姐们儿,开始爆发吧!用你的超能力尽情的赚票票吧!”米娅白了魏哲一眼:“我只是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