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时仙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云中刀 来源:17K小说网

“不要!”林韵是被梦惊醒的,躺在床上的林韵猛地坐了起来。自己重生了,这是林韵在三天前确认的事实。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不可思议,记忆中自己是被沈唯打死的,虽然不知到为什么回到了现在可林韵对把自己活活打死的沈唯却没有任何想要报复的心情,只想远远的逃离,逃离这个刚刚回来的地方,故土重归的喜悦还未积蓄便再次被前世的恐惧冲散。

“啪嗒”

林韵在黑暗中摸索着台灯的开关,按了下去。白色的灯光映在脸上,射进心里,林韵空洞的眼神有了色彩。夜有些凉,林韵拿起身边的白色长袍样的睡衣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穿上白色带着小熊花纹的拖鞋,拉开凳子,林韵在自己卧室的书桌前面坐了下去。

书桌上是睡前林韵忘记收起的笔记本,上面的笔记有些潦草,杂乱无章好似孩童的涂鸦,那是林韵刚刚回来时根据脑海中的记忆整理的内容,因为时间很久,很多事情都记不太清了反倒是沈唯对她的折磨占据了大部分内容。

“重生不会让笨人便聪明,也不会让弱者变成强者。”

这是林韵笔记本上写的最醒目的一句话,用以提醒自己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落在正上方的时针提醒着林韵自己在这里坐了有多久。“已经这么晚了啊?”一阵轻语,笔记本被指节分明,皮肤白皙的手拿了起来,轻轻的合上放入盒子里。

“啪嗒”

是落锁的声音,里面的内容林韵没有告诉任何人,亦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林韵特意买了一个锁,将盒子锁了起来。

沈言,沈家财产的掌控者,作为南方最大的财阀,沈家的触手涉及各个方面,政府、商业、军方都有着沈家的身影,因此沈言的地位在南方可谓举足轻重。当然作为林韵的养父,沈言并没有想象中那般苛责林韵,反倒对林韵的古怪行为仿若没有看见一般默许着她的奇怪举动。

“决定了?”装饰豪华的汽车上,沈唯戴着墨镜靠在椅背上闭眼小憩,作为沈唯的唯一助理,跟在沈唯多年,苏落清楚的明白自己不应该多嘴,可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将车停在路边,苏落打开车门,坐到了后面,与沈唯隔了一个椅子的空位以便让沈唯可以更加舒服的枕在自己的腿上,双手搭在沈唯的太阳穴上,为她轻手揉捏。

因为太过舒服沈唯忍不住哼了出来,但是语气却没有因此变得有些许的柔和“准备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现在吗?”。

冰冷的语气犹如一盆冷水打在了苏落的头上,是啊,她可是沈家大小姐,掌握着南方的大部分经济资源的沈家唯一的女儿,苏落想起了她与沈唯的第一天见面。

那时的她刚刚被公司解雇,因为不愿意在老板面前承欢,所以处处排挤、打压,甚至因此连累着她的父母。

苏落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雨,自己在老板面前跪了一天,祈求他能够放过自己的父母,那天的低声下气苏落没有忘只是把它藏在内心的角落。

视线落在沈唯没有表情的脸上,目光不自觉的柔和了起来,这是一个把自己当成家人一样照顾的人

苏落有些庆幸,庆幸遇见了那个在雨□□自己伸手的人,庆幸自己因为沈唯的一句话跟在了她的身后。

“跟我走,我帮你”。就这么一句话,现在的苏落仍然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她竟然相信了这么一句话,可手心与手心之间接触的温度是苏落至今也难以忘怀的温暖。

两人都没有开口,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闷,不适应的沈唯皱了皱眉,自顾自的说道“听说那个老家伙收养的养女回来了,不去拜访一下怎么可以”,语气满是嘲讽。

“是来争夺财产的吗?”

“嗯,根据调查她这次回国应该做了不少的准备,你这边也提前准备好”当初刚刚被赶出家门的沈唯遇见了这个在雨中跪着的女孩,或许是内心的不忍,亦或许是相似的经历让沈唯伸出了自己的手,此后便将苏落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般,本就没有想过苏落能够帮到自己,但是苏落却一次又一次的给着她意想不到的惊喜。

现在仍在沈家居住的林韵对于即将到来的沈唯是躲不开避不过的,毕竟是沈家大小姐,林韵必然是要见上一面的,不安中夹杂着期待,奇怪怎么还会期待呢?林韵有些不解。

这一世的林韵并没有穿着那件早已准备好的晚礼服,因为已经放弃了那份觊觎的心,林韵穿了一套平时的衣服站在了沈言的身后。

拐杖与大理石地板的撞击声清脆响亮,虽然疑惑可沈言到底没有问出口,毕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林韵的一些小动作自然瞒不过他,当然包括那件特意准备的晚礼服。

出现在门口的红色身影林韵第一时间便认了出来,那是沈唯,沈家的大小姐,亚麻色的头发披散在身后,将红色外套递给旁边的管家,露出的是绿色开肩的上衣与灰蓝色的短裙。

张扬又有着难以言说的自信,这是林韵这一世第一次见到沈唯,不同于前世那个已经成长起来的沈唯,现在的沈唯与记忆中有着些许差别。

“你就是老家伙收养的女儿?”沈唯扭头看着这个安静的有些过分的女子,语气满是敌意。

“你…你好,我是林韵”手掌试探性的伸了出来,本以为能压抑住内心的害怕,可再次见到沈唯林韵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对于沈唯的恐惧早已刻在了骨子里,难以抹去。

“哼”装作没有看见的沈唯转身朝着大厅走去。

“这是什么意思?新的手段?”跟在沈唯身后的苏落默默的猜测着,今天的林韵与苏落以往了解到的有点不一样,可具体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迎上去的林韵尴尬的收回了手,重新站在沈言的身后。

“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沈言生气的看着沈唯“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没妈养当然不成样子喽,怎么,您嫌丢人?”沈唯满不在乎。

“你,你,你…..”发抖的手指指着沈唯可以看出沈言内心的愤怒,扬起的手掌停在半空中看着那个刻意迎上来的脸,沈言无力的垂了下去,手杖与地面重重敲击,发泄着内心的愤怒。

“父亲,你没事吧”察觉到不对的林韵接住了沈言想要下坠的身体,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了手上,猝不及防的林韵后退了一步,费劲的将他重新扶到了椅子上。

对于沈言,林韵是感激的,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家,虽然这个家不太美好,可是如果没有他的话,林韵不知道自己现在会在哪个垃圾堆里度日,尽管沈言多次对林韵说过她只是顺手捡来的而已,可林韵不介意,不管是不是顺手终究是沈言拯救了她的人生,林韵如同父亲般对待着沈言。

沈言有些惊奇的看了一眼林韵,以前的她可不会这样。

沈唯的眼睛从刚才就没有离开过沈言晃动的身子,想要伸出的双手又重新放了下去,转而换上了更冷的笑容打断了林韵与沈言的互动“我说,两人的其乐融融是不是可以到此为止了”。

林韵有些紧张,放弃的话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明明当初回来就是为了这份财产,明明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不甘的情绪在心底蔓延,旋即再次被沈唯这份冰冷打入谷底,眼睛看着桌面上雕刻的万马奔腾图,一遍遍数着上面的马蹄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原来没有一万只马啊”林韵有些不合时宜的想。

将林韵的思绪拉回的是酒杯与桌面的撞击声,在沈唯的冷哼声中林韵不自觉的打了一个战栗。

“给她留百分之三十?”沈唯的声音有些大,指着林韵“她有什么资格?”

“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现在的沈家还轮不到你来做主”沈言看着沈唯的无理取闹忍无可忍。

和前世一样,最终自己获得了百分之三十的财产,林韵并不感到惊讶,声音有些小充满了试探的味道“那…..,那个…..我可以放弃吗?”林韵有些底气不足,会让父亲失望的吧。

“你说什么?”这次轮到沈言奇怪了,对于林韵的变化沈言是感受最明显的一个人,可即使如此也没有想到她会放弃,不由得反问着。

林韵的这句话确实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就连一旁的律师也有些好奇,那可是沈家百分之三十的财产啊,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我想要放弃”看着沈言林韵一字一句,语气的决绝不容置疑。

这个回答出乎了沈唯的预料,调查上面清楚的写着林韵,骄傲自大,爱财如命,虽然拿不准林韵是什么意思,可就今天的表现而言明显与调查的完全不一样。

对于林韵从国外赶回来的目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知道原因,无非是为了沈家的财产,可这个时候却提出放弃,为了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敢贸然开口,等待着林韵的解释。

原本的讨论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因为决定放弃,林韵的心思反倒没有在这场讨论上,与其他人相比更像是旁观者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这句话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站在沈言的身后面对沈唯探寻的眼神有些不安。

延伸阅读

金宝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y91h.shtml
金宝童车总部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为一体的儿童用品生产企业,地处豫中平原

雅兰婚纱礼服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n0as.shtml
雅兰婚纱礼服产品款式新颖,用料讲究,质量可靠。款式设计的理念即以东方人的特性加之西方

涂涂美术用品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dkyk.shtml
涂涂美术用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市,是一家主要经营数字油画、编码油画、数字彩绘

优粤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yuam.shtml
优粤建陶全面引进意大利出众的压机多台,配套目前国内外出众的辊道窑炉和抛光生产线,拥有

糖糖屋榴莲芒果甜品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lo4.shtml
糖糖屋榴莲芒果甜品是广州第一家创意甜品店,将新鲜水果用创意的做法、创作出健康美味的新

浪漫小巫童装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ncgs.shtml
亿鑫美服装商行是一家集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化童装服饰企业,位于广东虎门。公司

金兔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d1cl.shtml
盐城金兔皮鞋护理有限公司集产品销售、技术培训、人员输出、品牌加盟、专职鞋房承包、代客

思琪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yu1l.shtml
思琪婴儿用品总部是喂养餐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

百丽亚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aeyj.shtml
百丽亚钟表公司经过多年的发展壮大,产品也不断地更新和美满;产品的质量的不断提升,为消

SIDI流行饰品加盟  http://www.eugene-osadchy.com/b75v.shtml
深圳市泰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高档女性饰品产品设计研发、品牌管理运营的企业。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命星火在线阅读相亲

    春分的晚上,张素菡下班回家和张母吃完饭,坐在电脑椅上,不经意间掀起键盘,发现了张父在打印纸上写的字:素菡你好!我为你加油!早日康复。请按时吃药。千万不要辜负你爸妈、妹妹对你的期望。加油吧!素菡你好!我是你的爸爸。这次我匆匆地从外地回来是因为你在电话里说了很多语无伦次的话,使我感到很震惊。回来以后,通

  • 网游之杀戮者之第三章

    其实看着接引蹭蹭两下子就飞上来了准提是有点酸的。——她之前爬山爬了好久呢。酸的准提觉得自己现在仿佛坐在柠檬山上被柠檬环绕。都是西方本土物种,凭啥就她哥就会飞啊!但是吧,一看到接引上来就哭的稀里哗啦的,甚至脸上还残留着之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痕迹一下子也慌了。这是咋了啊?她哥咋还哭成这样了呢?该不会是

  • 绝地求生之超级掠夺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二天一早异能者就被召集起来,安云和安晨挑了角落坐下了来。不远处就看到了李贺几个,互相点头打了招呼不一会周于和另一批西装革履的人走了进来。正中央的大叔轻咳开口“在座的都是异能者,今天请大家过来呢是有事商讨,大家都知道南方基地正在建设中,军方呢现在就想出发,到那里的时候防御工程差不多已经建设完成,但是

  • 豪门秘婚小新娘在线阅读第3章

    按摩完了之后,顾愉换上易萱送她的裙子。易萱还给她化了个妖艳的妆,大地色的眼影,拖长的眼线,卷翘的睫毛,加上大红唇色,魅惑无边。回到包间的时候,钟琪琪和卢晓雨一脸惊艳表情。“顾愉,你平时就该这样打扮!”“真的美呆了,原本我觉得咱们四个颜值相当,现在,你是最美的。”顾愉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是易萱的化

  • [傲慢与偏见]我只想种个田在线阅读异变

    两个漩涡正在鼓动着血液,相互牵扯着白昊的心脏,血精果的精气蔓延,此刻白昊的身体就像一个填满火药的丹炉,随时可能爆炸。盛怒之下,白昊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肉身,只是站起来的一瞬间理智才刚刚恢复,不过已经晚了。白昊本以为自己的人生已经抵达了终点,却意外的没死,这两个小漩涡旋转的方向并不一致,导致白昊的血液居然

  • 靠种田走上人生巅峰在线阅读第4节

    羽尘的表妹表面上虽然看起来很文静,但与她接触多了,就会发现她有一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淡,而且那是只对羽尘一人的冷淡。那种冷淡是一种无形的网,笼罩在羽尘和她之间。自从父母外出一直没有回来之后,羽灵就经常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她就失去了与羽尘说话的兴趣,对羽尘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可羽尘毕竟还是羽灵她的表

  • 大秦之老子是秦始皇之好戏开始了(2)

    陆云清,蛮好听的名字……“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陆云清轻声说着梁浅急忙摆摆手说着不用。才认识不到几分钟,而且刚才还被他捉弄了。陆云清低眸似乎在思考什么,梁浅见状就说,“我家快到了,我就先走了”梁浅说完就快步走开了。陆云清望着梁浅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眼眶慢慢湿润。终于见面了……“咳咳,公子”老乞丐

  • [综]弃暗投明(删文重发)之离奇的开始

    “我是谁,我在哪儿?”在一片的迷茫中,他醒了过来,在一个岛上,他环顾四周,看见了一艘二战时期的日本军舰,军舰的上面有一个旗帜,是一个白色的旗帜,中间是一个红色的圆圆的太阳。“日本国旗吗,看来这是一艘日本的军舰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看见了自己灰色的衣服上有一个白色的别针,上面隐隐约约的写了两个

  • 隋刃在线阅读第一章

    金色余晖从窗户投进来,修理铺的工作间光线昏暗,只有靠墙处亮着一盏冷光大灯。姜有成说出他“绝妙”的提议时,林雪原在修理一辆九级残废的悬浮车。她手中正举着破拆器,“咵嚓”一声掀开变形的车门。林雪原白色短袖扎在黑色短裤里,胳膊细白,身量纤瘦。回头的瞬间,她一身气势却莫名恢弘,仿佛被打断了拯救宇宙的大事业。

  • [全职]破晓在线阅读第8章

    迪文姬站在营地边缘的岩石上,笔挺的军姿已经维持了一个时辰。午夜的雾气在肩甲上形成了薄薄的水膜。右手中的骑士长剑也显得越来越沉重。身后久别重逢的男女还紧紧的偎依在一起,女孩静静的蜷缩在男孩的怀里,感受着**的心跳。而男孩轻轻的抚摸着怀中女孩的秀发。久久不愿分开。迪文姬就这样默默的守护着身后的恋人。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