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明日方舟之归去来兮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踽行沙鸥 来源:纵横中文网

《盛夏星光》

文/贝晓莞

2016.7.16

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谢/绝/转/载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爱到不顾一切,明知是骗局,还心甘情愿。

第一章

夏初,微风裹着细雨吹来,携着淡淡的凉意,掠过肩头,带走天边最后一片乌云,天空也随之渐渐放晴。

葱白的手指无意识地收紧,放开,再收紧……反复几次之后,盛夏终于微微一动,伸手揉了两下发红的眼眶,又找出纸巾,细细地擦去吉他上散落着的雨珠,一遍又一遍。

她身旁的台阶上,散落着几张写满乐谱的纸,被方才稀落的雨滴打湿,浸透出斑驳的痕迹,半湿半干的黏在地上。

盛夏也不在意,只抱着吉他发呆,直到将心里堆积的那点郁结疏散开,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

等再看到那散落一地的乐谱时,她不由得一怔,有些想不起这些谱子是怎么落在地上的。

正想弯腰去捡,却忽然听到自身后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

盛夏心里一紧,飞快地转过头去。

只一眼。

竟毫无预兆地撞进一双如夜空般漆黑深邃的眼睛里。

那人的目光清远专注,看向她时,莫名地透出几分无声的安抚。

安静的,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在墓园里唱歌?”他开口说,“不怕吗?”

那轻慢和缓的语气,像是怕惊扰了住在这里魂。

魂……盛夏不由得一抖。

她着实没想到在这个日暮黄昏的时间里,竟还有人停留在墓园里。

也不知道这人究竟在她身后听了多久。

她想得出神,愣愣地看着那人闲庭散步般自不远处徐徐走来,一步步靠近,一时间忘了说话。

等看见那人站在距离她一米外的地方停住脚步,才兀的回过神,重新转过身去。

“不……今天是我妈妈的祭日。”盛夏怀抱着吉他,并不排斥与对方说话,只扯了扯嘴角,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一些,“我想唱歌给这里的人听,希望她们听到我的歌,可以帮我转达给我妈妈。告诉她,我很好,只是……我想她。”

想念啊……

苏木低低地呢喃了一句什么,盛夏离得远,又背对着他,没听清楚,正要回头,却见他已经自顾自地走上前来,长腿一迈,就势坐在她身旁。

随即,一股清浅的药草香,若有若无地萦绕而来,划过盛夏的鼻间时,她一怔,不免多嗅了一嗅。

的确是药草的味道,虽然极淡,却让人无法忽视。

很像……妈妈身上味道。

盛夏眼眶发酸,忙低下头,不再看那个近在身旁的男人。

许是她呆愣的表情有些好笑,下一秒,对方忽然笑了。

那笑声低低的,清润中透着些许温和,继而一声轻叹划过她耳畔,他再开口时,声音里却满是藏不住的哀伤和落寞。

“那我可以请你再多唱一遍刚才的歌吗?”他微低着头,白净的指腹拨了拨腕上的紫檀木珠串,“我妈妈……恰好住在这里,或许她可以帮你的忙。”

住在墓园……

盛夏微怔着,虽然心里有过猜测,但乍听到这样的话,还是不安地抓了抓头发,窘促道:“抱歉。”

“没关系。”苏木温和地笑道:“已经……很久了。”

大约是发现对方和自己有着相同的身世,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竟忽然生出一点惺惺相惜之感。

落日下的墓园,越发冷清静谧。

微凉的风,混着泥土的味道,掠过花草,掠过树桠,掠过大树下并排坐着的两个人。

轻柔的女声伴着她手中的吉他,低声吟唱,比之前每一次都更认真,更专注。

你会不会为这样的一首歌落泪?

那歌声极致哀婉,旋律反而最是温暖,轻易地牵出你心底埋藏至深的柔软,音符跳动,合着那轻柔的低吟,不过寥寥数句,却道出那些你不能说出口的叹息。

一曲终了,苏木微低着头,圆润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腕上的珠串,还在出神。

盛夏偏头看他一眼,见此也不好打扰,便自顾自地收拾自己的东西。正要背起背包,却被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惊了一跳。

异常嘹亮的铃声,在这沉寂空旷的墓园里更显突兀。连走神的苏木也被这急促的铃声强行拽回思绪。

他微皱着眉头,不由得看向身旁的女孩。

见她被电话里的咆哮声吼得一怔,手上也更加忙乱,眼看着下一秒就要背着吉他开始飞奔。

苏木却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

盛夏稳住向前冲的身体,感受到手腕上那一截陌生的温热,错愕地回过头,看向刚刚放开手的男人。

手机里,粗犷的男声还在大声咆哮着:“盛夏!你要是十分钟内赶不回来!这辈子就不用回来了!……”

可盛夏却忽然觉得周遭的一切都在逐渐远离,整个人仿佛跌进一片犹如星空般蛊惑迷人的漩涡之中,耳边只能听到那轻缓温润的声音,带着几分浅淡的笑意,对她说:“别急,我送你。”

她怔怔地看着苏木那双深邃平和的黑眸,渐渐忘记了言语,忘记了焦躁。

只有一张小脸,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红了。

这是一个清俊温和、礼貌也疏离的……好心人。

是苏木留给盛夏的第一眼印象。

十分钟后,车子平稳地停靠在一处游泳馆外。

盛夏匆匆下车,走了两步,又折回到驾驶座旁的车窗外,弯腰轻叩两下车窗。

苏木降下车窗,看着她绯红的小脸,无声地扬了扬眉梢。

“你……能不能……”盛夏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说话就有点卡壳,却又不舍得移开目光,忙深吸一大口气,终于顺畅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闻言,苏木一怔,视线上移,不由得看向盛夏的双眼。

那双漆黑透亮的瞳仁中映着他的脸,专注的目光里,仿若隐藏着黑曜石般璀璨而澄澈的光。

“苏木。”他轻声道:“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他从不轻易自报姓名,这是第一次,他将主动权,让给对方。

可惜,盛夏并没有明白苏木的深意。

她只飞快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高兴得连眼睛都亮了几分,“我叫盛夏!还有,今天谢谢你!”

她笑得单纯,苏木也不由得微微一笑,却摇头说:“不用谢,就当是……你帮我唱歌的谢礼。”

盛夏摇摇头,正要再说,恰逢手机再次响起,等她匆匆应付完对方的电话,再转回身去,空无一人的车道上哪里还有苏木的影子。

马路边只剩下她一人孑然而立的身影,遥遥地望着远处奔流的车流。

苏木,苏木……

倒真是人如其名,性温,质润。

尤其是他身上那丝特有的,若有似无的药草香。

浅淡中,带着一点微涩的清苦,却意外地让人觉得安心。

安心?

盛夏不禁自嘲地一笑。

自当年那件事情发生后,她的戒心,怎么允许自己对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产生“信任”这种情绪呢?

正出神,却忽然听到有人大喊她的名字。

盛夏回头,循声望去。

下一秒,不待她反应,脑袋顶就吃了来人一记爆栗子。

“长能耐了你!”丁成恨铁不成钢地戳着盛夏的脑门,“我跟你约的是几点?现在几点!”他一边不停地说着话,一边不忘揪着盛夏的衣领,快步向游泳馆里走。

“我要不是看你一个小姑娘在B市混的不容易,我才懒得管你!”丁成看也不看地从服装助理手中取走一套裙子,转手塞进盛夏的怀里,继而将她推进更衣室。

门板闭合的瞬间,盛夏的耳边,是丁成最后的警告。

“你要是再迟到。”丁成说,“不管你水性有多好,这都是咱俩最后一次合作!”

盛夏啄米般地点点头,直到门板彻底闭合,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其实,丁成是个好人。

盛夏遇到丁成,是在B市的护城河边。

她恰巧目睹一位失足少女跳河自杀,来不及思考,随手扔下背包就跟着跳下了河。

后来,失足少女被盛夏救回一条命,话没多说两句,悄悄走了。

盛夏……却因此,丢了背包。

身无分文的她,傻坐在护城河边,欲哭无泪。

而丁成,是那时唯一对她伸出援手的人。

“呦!哭着呢?”

丁成的模样长得不错,只是咧嘴笑时,总带着几分痞气。以至于盛夏第一眼看到他向自己伸出手时,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丁成看着她的拳头,也不在意,只嗤笑一声,随手将名片扔到她怀里。

“我们剧组缺一个替身演员,工资日结,一百起。”丁成说,“去不去?”

盛夏想了想,仔仔细细地将丁成的名片看了三遍,然后干脆地回答:“去!”

那一刻,盛夏认真地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

没成想,她却因此,成了丁成手下一名水下替身演员,一做就是两年。

在盛夏心里,丁成是个好人。

是在她最艰难的时候,唯一帮助过她的恩人。

只是,谁都不容易。

没有人,会平白施舍他的善心。

“盛夏!”丁成在等得不耐烦,却又不能冲进去揪人,只得锤着门板大喊:“你好了没?墨迹什么呢!”

闻言,盛夏忙拉紧裙子上的拉链,应声回道:“好了好了!”

……

盛夏今天的工作,是作为女主角的替身,拍摄一场水下昏迷的戏。

“不要挣扎,不要露脸。”导演卷着剧本叮嘱盛夏,“就当你睡着了,使劲憋气……明白了?”

盛夏点点头,脸上挂着讨巧的笑,心里却腹诽不已。

憋着气能睡着?傻吗!

导演自然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只看她态度谦逊又听话,心下满意,笑了笑说:“你也是个老手了,别的也不用我多说,下水吧。”

盛夏干脆地“哎!”了一声,随即收起其他心思,站好位置后,对身前即将推她入水女演员爽朗地一笑,“好姐姐,我这人胖,你推得时候使点劲哈!”

盛夏的本意是担心女孩子手劲小,又不好意思,不疼不痒地推她一下,落水慢了耽误时间。

可她没想到的是,她面前的女演员也是位新手,本就紧张地头顶冒汗,听到盛夏的话,当即信以为真。在听到导演的指令后,更是使出吃奶的劲,猛推了她一把。

只听“咚”的一声,盛夏应声落水。

水花高高溅起的瞬间,众人也忽略了盛夏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惊慌。

因着那位女演员的大力配合,盛夏落水后,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掠去,直到她撞上剧组特意在水下放置的隔板。

头撞击隔板的声音,本就发闷,更因着水声的掩盖,丝毫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水面上,导演见演员就位,赶忙招呼着大家开机拍摄。

水面下,盛夏却因为隔板撞击到她脑后的旧伤,而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旖旖!跑……快跑!”

“旖旖……”

是谁?在喊?

是……妈妈吗?

盛夏费力地睁开一米眼缝,胸腔压迫的窒息感让她越加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她无助地看着头顶上方那隔着水幕的光亮,努力地想要伸出手去,却无论如何,都触碰不到那人温柔的笑颜。

妈……

眼泪融进水里的同时,她唇边冒出的气泡也越来越少,直至消失。

“卡!”

一条通过。

导演在一旁满意地拍了拍丁成的肩膀,笑道:“这小姑娘找的不错,省心!”

“瞧您说的,这都是您教得好!”丁成一面恭维导演,一面抄过扬声器对着水下喊:“盛夏!拍完了!上来吧!”

他一连喊了三遍,都无人应声,而沉在水下的盛夏更是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动作。

丁成这才慌了,忙招呼人下水救人。

可没等他们的人跳下去,盛夏却已经被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带到了游泳池边。

丁成悄悄地打量着那个轮廓清俊,气质温润的男人,觉得很是眼生,不免多看了两眼。

眼下他也顾不上询问对方的身份,只好当他是路过的好心人,也没在意。

可当他把目光移到盛夏身上时,却顿时惊出一身汗来。

“血!”

……

延伸阅读

阿姆斯壮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sksq.shtml
秉承阿姆斯壮一贯的承诺:不含DOP、重金属、VOC含量极低DOP是一种增塑剂,已经被

美车仕倒车雷达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xkst.shtml
福安市美车仕汽车用品商行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米兰洗衣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6ap0.shtml
米兰洗衣,源自意大利,是国际洗衣品牌。米兰洗衣凭借国外经营管理经验,完善的售后服务,

新博洗衣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s9i.shtml
新博洗衣创立于1998年,专业从事洗涤洗染技术的研制、开发及高效洗衣服务。秉承“创造

昱婴谷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xqh3.shtml
昱婴谷婴儿用品总部所经销批发的婴儿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并

盛汇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aqx2.shtml
盛汇水产品主要以经营海参、鲍鱼为主.公司一贯奉行“信誉、质量、诚实、公道”的原则,真

亿鑫汇融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u8vp.shtml
亿鑫汇融隶属于江苏无锡亿鑫汇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江苏无锡亿鑫汇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部

yume乙叶梦银饰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uj9u.shtml
品牌简介品牌宗旨创造令人憧憬的时尚银饰,不管是节日或平时,送礼或自用,皆会想到YUM

搜农坊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gccf.shtml
搜农坊是各省市创新推出体验式特色农产品购物平台,隶属于湖南搜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致力

开普特加盟  http://www.movie-cash.com/6dj3.shtml
开普特健身器材加盟,耕耘国际市场15年,注重产品研发和高端客户维护,并保持高度的纯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第一辅助在线阅读第7章

    叶言非将程澄带到学校附近不远处的一个龙虾城,这个时候这里已经是热火朝天了,进进出出的人颇多,走到门口一看,堆满了一筐一筐的龙虾,张扬舞爪鲜活可爱。叶言非先将小绵羊停好,领着程澄上了二楼,直径走进了包厢。包厢里面的人程澄都很熟悉了,一二三都是叶言非的舍友,但是他也看到了两个新面孔。一见到叶言非,舍友们

  • 黑暗书籍在线阅读第4章

    “开什么玩笑?”陈凡不以为然道:“他凭什么来报复我?就他那样的,我一个能打十个。”又继续信心爆棚道:“报复我?老子打不死他!”“如果人人都像那个倒霉鬼那样的话,那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星星居然卖起了关子,这正是它刚刚从陈凡跟林子欣聊天的过程中学来的最新本领。星星这个家伙说的话还是有很大的信服力

  • 网王-夏日的私语在线阅读第10节

    “刘秀,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突然,陈瑶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无奈起来。“你说。”“你先来四季长春西餐厅吧,我在这里等你。”四季长春在江州市也是非常著名的,建立在黄金大厦的顶楼,站在上面吹着风俯瞰着整个市中心的繁华,品味着无与伦比的美食,看着夕阳落日的余晖,实在是别有一番滋味。当然,四季长春的消费水平也是

  • 强制不是爱在线阅读秀才

    自高皇帝建成周以来,天下享安平已久,又历经文、成二帝经营,整个成周王朝是蒸蒸日上,国力空前强大,民众大都安心乐业,文人骚客大都赞誉这是大同之治,可好景不长,成皇七年,黄河水决堤,河北道民众一夜变成灾民,整个河北道都乱了,朝廷的救济丝毫不起作用,反倒是催生了许多贪官,民众不堪其苦,纷纷接竿而起,朝廷连

  • [HP]联络人之湖面(4)

    木之本樱和大道寺知世坐在教学楼后的一个小山丘上,大道寺知世捧着便当盒,安安静静地听完了木之本樱和自己说的话,之后就露出了堪称兴奋的笑容:“原来如此,这么说,我以后又可以拍到小樱穿着我做的衣服战斗的英姿了!”“知、知世……”木之本樱拂了拂额角像是要拂去不存在的大汗珠,她无奈地笑着:“你假期的时候不是才

  • 末日之我的妹妹你怎么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所以,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安羽穿着一身皱巴巴的睡裙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满头乱发,而她的对面,正坐着一名西装革履、姿态优雅的年轻男士。这种巨大的反差感让她恨不得把自己团成一颗球,钻进桌子下面。宅也是有常识和羞耻心的!如果早知道站在门外的是眼前这位陌生的帅哥而非送餐小哥,她是死也不会以这种姿态

  • 暖婚有你甜又苏第四章在线阅读

    “阁下……便是那冰封西海之人吧?”仙石大将面色沉凝的将手中的蜗牛电话虫放下,看向了莫问。莫问虽然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但是令整个西海冰封,而且库赞也在他身边如同小孩子一般安静,这两点足以让仙石相信,这少年就是那拥有着令西海冰封的恐怖力量的存在!“仙石,我不想和你废话,我就一个问题,退,或者不退!”莫问

  • 几梦 永恒的爱个座位满

    又经过了几组,比较重点的是前1937组合一个解散的组合,来寻求最后的机会,但张帆却并没有觉得这几个人里面哪个符合了心中的标准所以差不多都是C,D,F这三个班“下一组”张帆说完,只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姑娘走了上来可能是不太会化妆,所以几乎是半素颜的状态“开始你的表演”一手从前慢,让张帆这几个人听得非常舒服

  • 玄幻:开局融合盘古精血!第七章

    7虽然被通形未吏生当场拆穿了谎言,但拆穿了他也不能怎么样,只能在开学前尽力磨着秋日奈保证不会一个人使用个性溜出学校、开学后时不时给她发个消息提醒她别忘了自己的承诺之类的。秋日奈当然没忘了自己的承诺,她只是没打算遵守而已。凝山国中是县内首屈一指的私立中学,不管学业还是纪律都要求很高,秋日奈开学后花了一

  • [金色琴弦同人]恶魔的颤音无尽虚空

    无尽虚空,黑暗茫茫,浩瀚无垠。乱流之风裹挟着虚空中的能量,形成一个又一个能量漩涡,在虚空中尽情地肆虐。黑暗的虚空中,无数密密麻麻的庞大绿色符文组成一个规模宏大的狭长虚空面。虚空面将虚空膜深深压下,在无尽虚空中形成了一道巍峨壮观的虚空峡谷。峡谷四周虚空膜上,烙印着无数庞大,闪烁着绿色光芒的符文。峡谷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