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逍遥生穿越记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邪天傲霜 来源:飞卢小说网

柿饼也不是说做就做的,方致远也就是这么一个打算。方曾也是这个意思,这次上山才走了一半,还有几个陷阱没去看过。方曾对着方致远说道:“虎子,我看这柿饼也不是一天就能做好的,咱先去山上看看陷阱,再找找其他果子,山珍。等回家,你给我好好说说要哪些东西,咱准备好了,再来摘柿子。反正这儿没人来,离柿子熟还早呢。”

方致远一听,立马赞同了。对着方曾说道:“还是舅舅想的周到,那我们再去找找。舅舅,你不是说山里还有秋巴梨和沙果吗。咱再看看,说不准又能找些好东西。”

于是,舅甥两个也就接着走。方曾再收获一只野鸡,两只兔子,一窝野鸡蛋。方致远则是看到了不少的枣子、梨子、沙果,虽然看着离成熟还有些时候,但那满满的挂在枝头,也让方致远流了不少的口水。

越往里走,越是树多路少,有些地段人简直就过不去,草丛太深了。走了好一会,方曾才带着方致远歇下来,拿了水和午饭找了个树墩就坐了下来。他拍拍方致远的肩膀,说道:“虎子,我们先在这吃午饭。再过去些,就有五六颗核桃树,这个时候核桃都落在地上了,呆会我们就过去捡。这东西镇上的人家都喜欢买了给老人孩子吃,价钱还不错。”

方致远一听有核桃,吃饭的动作就快了些。

等两人到了那块地方的时候,只看见大片落在地上的青皮果子,方致远有些疑惑的看着方曾,捡了个青皮果子问道:“舅舅,这就是核桃?”

方曾被问的一头雾水,一想也明白了,他以前给他哥家送去的都是去了青皮的核桃,这次外甥是第一次见这中带皮自然不认识了。这么一想,看着外甥迷糊的小样子,方曾被逗笑了。拿了个青皮果子,用身上的小刀给剥开,瓣出了里面的果仁,递给方致远,说道:“尝尝,这刚刚摘下来的核桃最甜了。以前你看见的那是晒好的,这是刚刚摘下的,当然不一样了。”

方致远尝了尝,果然是核桃,而且特别的香甜,吃在嘴里可香了。真是长见识,在前世知道核桃补脑,他也吃了不少,可还是第一次见着核桃原来长成这样啊。

见外甥吃的开心,方曾干脆多剥了几个,让方致远吃。方致远赶紧塞了个给方曾吃,两舅甥相互笑笑。方致远准备自己动手剥,可不能耽误着舅舅干活。

可方曾看了,赶紧说道:“虎子,可别剥了。这东西不好洗,弄在衣服上就洗不掉了,就是手上沾些也要过上几天才能洗没了。有些人家的哥儿就用这个给土布上色,最是难弄了。”

关照了方致远,方曾就把带着布袋,还有两个麻袋拿出来,布袋用来装一路捡的蘑菇等山珍。麻袋就是用来装这些青皮果子的,他手脚快,很快就弄好了。看看天也不早了,还带着方致远,就领着方致远回家去了。

回到家,方曾先把青皮果子给埋在土里,再拿出竹扁箩倒出蘑菇山菌放好。方致远则是把小背篓中的各色果子拿出来,去厨房做饭了。他舅舅把一只野鸡杀好了给他,让他看着做,看来是昨天他做出的东西让他舅舅完全相信了他的手艺,现在就打算把厨房就给他当家了。

方致远看着蘑菇就想到了经典名菜小鸡炖蘑菇。虽然,他没发现这儿有粉条,可这儿也有小鸡炖蘑菇这道菜。所以,他做起来也不费事。麻利的把鸡和蘑菇弄好,在贴了一锅掺了白面的玉米面饼子。就架了柴火把鸡焖在锅里,自己出来看看。

方曾也弄的差不多了,他把野鸡剪了翅膀用麻绳拴着,野兔放在竹笼子里。看着方致远出来,拔了一根野鸡屁股上最大的鸡毛递给方致远,说道:“虎子,拿着,你不是最喜欢和大壮比哪个野鸡毛好看,这根绝对好看。”

方致远囧囧的接过方曾手上的鸡毛,他真的不想这么幼稚啊。太毁坏他的形象了,明明他刚刚还想着成为理智稳重的小大人,可立马被他舅舅这么神来一笔成了个幼稚的小屁孩。

他转移话题的问道:“舅舅,你干嘛把青皮果子埋进土里?”

方曾却是说道:“这样,过上个四五天,青皮就松了,剥剥就开了。要是嫌脏就用淘米水冲冲也是一样的。”

好吧,长知识了!方致远星星眼的看向方曾。

想到方致远说到的柿子饼,方曾问道:“虎子,你说你会做柿饼,给舅舅说说怎么做,也能让舅舅看看要准备什么东西,省得到时候摸瞎。”

方致远想想也是,他回忆他奶奶做的法子,说道:“先要把柿子削皮,不要去蒂把。在放在外面晒,特别是下面要用高粱秆子隔起来,晚上还要用东西盖起来,不能被雾水弄湿了。等晒是上十天八天的,再去捏柿子,一定要趁着太阳没升起的时候,把柿子捏成饼子样子,然后再接着晒上三四天,接着捏上三四次就差不多了。最后,就是把柿子没有蒂把一面两个合一起,一块放进大缸中,每放一层就要垫一层干柿子皮,然后就等着,过上一个月等柿子上有了白白的东西出来了就能吃了。”

方致远尽量把柿饼的制造过程的说得通俗易懂些,也符和他现在的孩子身份。方曾听着方致远说的头头是道,心中有了底。又想着这柿饼果然复杂,一般人不知道过程还真做不出来。现在开始弄,等弄好了正好快到过年了,那个时候正式卖柿饼的好时候,不管是卖给镇上的铺子,还是自己摆个摊子都是个好买卖。

最为重要的是,柿子不花钱,做柿饼看似复杂却只是人累些,不花什么银钱。就是买上几个大缸以后自己家放粮食做咸菜也是要的。这么一想,方曾心中下定决心要弄柿饼了,要是不成,损失也不大。

方致远看着方曾的神色就知道大概成了,柿饼做的毕竟复杂,时间还长,可它不花钱不费东西。现在柿饼一个卖三文,过年还要再贵些。那一片柿子树得做多少个柿饼?这样就是他们卖一文一个也能挣上十几贯钱,也能抵得上一个中等人家两三年的收入了。

下定决心,方曾就打算明天去卖野味的时候去买上一些大缸。好在现在大家都要忙着修补农具,倒是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家。

方致远趁机又给方曾说了一下刨子的样子,让他舅舅明天去铁匠铺给打个两三把回来。不然,光用刀子削皮,太吃不消了。方曾看着方致远给他比划的样子,答应明天去铁匠铺看看,要是能做出来就打上三把回来用。

天擦黑,为着不费油钱,他们就赶紧吃饭。边吃边盘算了下,决定以后方致远在家削皮,看柿子;方曾先去把柿子挑回来,在用粗粮杆子做个垫子,放地上的,盖柿子上的都要做。

好在他们一个汉子一个小子在家,那村里的哥儿从不过来,他家在山脚下也离村子远,也不担心别人来看见这么多柿子说闲话。不然,钱没赚到,话都要听一大堆。特别是,方曾也清楚他们是外来户,虽然和林信是亲戚,可这有不是林信一个人的村子,要是他们家用柿子赚了钱,惹了眼,林信他们也不好办。还是闷声些好,不给自己添麻烦,也不麻烦别人。

两人定好了主意,也就安了心,不管怎么样,现在他们有了目标,也就好办事情了。吃完饭各自就早早的睡了,毕竟明天就要开始干活了。

第二天,方曾一大早就赶车去了镇上,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两个大缸,说是还要在去搬上三趟,等下几次在去镇上的时候带回来。这两个缸看着就很大,方致远一个人只能抱着缸身大半边,他抬了个边,大部分的重量都在方曾身上。

等把缸放到屋子里,方曾拿出了方致远所说的刨子。对着方致远说道:“虎子,这东西,人铁匠铺子的老赵看上了,不仅不要钱,还说要给我几个钱买下,下次打了放在铺子里卖。我和老赵老交情了,能要他的钱?这不,他就给免费打了十把。我们这下还不知道用到猴年马月了。”虽然说的嫌弃,可得瑟的表情却很是得意。

方致远摸着刨子,很是喜欢。虽然没有现代做的精致,也很重,可他用刨子试了下,很好用很锋利,可比现代用不到几天就坏的刨子强多了。

这天下午,方曾就挑着稻箩进了山去运柿子去了。家里的垫子也编好了几个,剩下的等柿子到家再说。方曾连挑了五回,还想去第六回被方致远给拦下了。他这一下午就削了四稻箩的柿子,手都抬不起来了。明天的也够了,方曾忙了一天也累了,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哪能这么赶啊。特别是天都黑了,这山里要是有个野物也危险。

方致远这么给方曾一说,急性子的方曾也想到了。他不累,孩子也要累了,两个人这才歇了吃饭,晚上,方曾难得的点了油灯开始削皮。他手上动作快的很,方致远才跟着削了半筐柿子,他一筐就削好了。

两人把柿子都削皮了,这才上床睡觉。第二天,方致远醒来的时候,方曾已经挑了一堆的柿子堆在家了。方致远看着时间都要晌午了,赶紧起来。

这个时候方曾刚好又挑了担回来,方致远赶紧端了水,让方曾歇歇。他对自己早上睡懒觉有些过意不去。对着方曾说道:“舅舅,早上你怎么没喊我。”

方曾笑了笑,喝了一大口水,才说道:“你还是孩子,要长身体的。昨天累着了,今天就该多歇歇。舅舅自己干也是一样的,你赶紧去吃早饭。舅舅给你煮了个鸡蛋,补补身子。”

方致远心中暖暖的,多少年了,他没感受过长辈的关爱与爱护。或许到了这个地方也不是太糟。

方曾说了两句话又往山上走了。

方致远看着堆成小山的柿子,认命的削了起来。

延伸阅读

永安家旺加盟  http://www.a-aabyss.com/p8r5.shtml
广州市百仕腾化工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集核心涂料和新型建材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

金天泉加盟  http://www.a-aabyss.com/pkzj.shtml
净水器经过了近二十年的发展,消费者对其的认知度慢慢提高,市场发展到增长的拐点,行业发

纤芙蓉加盟  http://www.a-aabyss.com/a3ql.shtml
商丘市东之韵饮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制、生产、包装、销售及物流配送为一体的养生饮品公司

西爵皮具加盟  http://www.a-aabyss.com/gsry.shtml
西爵皮具总部是生产女包、男包、休闲包、学生包、登山包、胸包、双肩背、钱包等产品,我厂

腾宏教育加盟  http://www.a-aabyss.com/bxyn.shtml
北京腾宏教育中心有限公司创办于2002年,是一家专注于高等学历教育,远程教育、在职研

优品茂车险超市加盟  http://www.a-aabyss.com/uol7.shtml
湖北汇金通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车险、旅游为行业依托,致力于电子商务综合服务和O

红阔加盟  http://www.a-aabyss.com/y2la.shtml
红阔窗帘经销批发的烂花纱、遮光布、印花布、窗帘、窗纱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壁上观加盟  http://www.a-aabyss.com/n1ct.shtml
壁上观墙艺漆,非壁纸、新涂料。作为一种新型装饰材料,是一种很豪华、重量级次、大到宾馆

福品阁加盟  http://www.a-aabyss.com/xses.shtml
福品阁饰盒利用很为丰富地理资源和生产资源,整合深度加工,配合不断更新开拓技术经验,大

优可溯颜产后修复中心加盟  http://www.a-aabyss.com/60su.shtml
优可溯颜产后修复中心招商加盟。优可溯颜产后修复中心,致力打造Zui出色的妈咪康复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盗墓:从聊天群开始在线阅读要和你绝交

    我闷着声音说:“干嘛。”赵毅笑着伸出手在我脑袋上碰了碰,说:“昨天是不是又出去疯了?头发乱糟糟的,快进去收拾一下,赵毅哥哥带你出去吃饭。”我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扭捏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去,可看到赵毅那张脸时,我想都没想说了一句:“你等我,我去换件衣服。”我快速进入自己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换掉身上的衣服

  • 大宋:开局杀了奸臣秦桧第5章在线阅读

    说到婚事,成婚怎么可以没有礼服!大明朝的规定,只有取正妻才可以穿正红色的喜服。但是乡下一般没那么多规矩,讲究些的人家就裁一块红布盖新娘头上。但更多是穿着一身补丁就出嫁了。想着想着,唐庆正好走在一家布铺门口。店门口的小二老早就看见唐庆了,还未等到唐庆走进门,小二就先招呼起来:“客官,可是要做衣服吗。”

  • [足球]早安,马德里在线阅读第五章

    三天后,当若伊正在一棵树上闭目养神时,一阵轻微的动静很快引起了她的注意。远处渐渐传来轻微的步伐声,随着距离的拉近,声音也越来越大。从脚步声的密集程度来判断,显然有不少人!但令若伊感到吃惊的是,纵然有这么多人,那些步伐也居然整齐划一得就好像是从一双脚上发出来的!她立刻伸手拉住头顶上的一根树枝,脚用力在

  • 我的女徒弟制霸了都市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5章堕落轮回(三更!推荐票,收藏啊!)小梦不紧不慢的道:“而,堕落轮回便是可以在轮回之人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恢复记忆了,但是,但是进入堕落轮回的人,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重生的,可能是一天,一个月,或许是一年,十年,万年,甚至是数十万年,而且一天,一年等时间短重生的几率也是很小的,而主人万年轮回

  • 都市之恐怖降临在线阅读信不信我剁了你的手?

    其他人见此,自然不用再多说也就很自觉的离开了。靳初阳两个人谁都不想多看一眼,直接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就跟着大家伙一起离开了。“初阳,什么时候和新总裁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唐懿如一脸若无其事的与靳初阳并肩而行,用着阴阳怪气的声音问道。靳初阳侧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笑容,那眼神给人一种毛骨耸然的感觉,冷

  • 空余恨,两难全在线阅读凡人武者

    一道黑色之物突然袭来!“呯”一声巨响!“哎吆,我的妈啊!痛死我了?”黑骑老幺一声痛苦的惨叫。独头儿以及手下这些汉子正待引颈待毙,却听到一声及其痛苦的哀嚎。独头儿不禁揉揉眼睛,只见一个破旧的空酒坛竟然停留在半空中,就是这个空酒坛将化为恐怖雾气的黑骑流寇中老幺给击的倒飞出数十丈远。显出真身的黑骑老幺被破

  • 都市:从舔狗男二的逆袭开始基情满满的对视..

    这边歌道三刚刚爬上船...根本没人关注他..也是啊,他们这群悍匪..刚刚打劫归来...干的还是传说中的“黑吃黑”每个海贼...都是美滋滋的巴望着...甲板上一箱箱“财宝”金光闪烁..一柄柄豪华的宝剑匕首..就插在财宝箱子里...而刚刚叫他上船的人...也根本没理会这个好运的小鬼..每天死去的人..太

  • 欲言又止最动听第六章在线阅读

    熟悉到骨髓的称呼,陈意大脑里有一瞬间的空白。脑海里浮现清丽少女讨好又甜美的笑容,清脆的嗓音,一直喊着:“陈意哥哥~陈意哥哥~陈意哥哥~”他嫌烦,停下脚步恶狠狠地说:“谁是你的哥哥?真不要脸。别以为我妈收养了你,你就是我的妹妹了。我可没有你这样土的妹妹!”少女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可是却是转瞬即逝,下一

  • 都市之连呼吸都变强在线阅读第六节

    军阵如山,士卒如虎,甲胄鲜亮,器械甚精。这是红马之上的龟兹使者对千里迢迢来到自己城池的这支军队的第一评价。兵临城下之时,要么聚集兵马,囤积粮草,激励士卒,坚守待援。要么派出使者,晓以利害,献城投降,以保军民。当然,这些都只是手段,战和之妙,取舍之间,在于上位者之手。当战当和,何时战何时和,须随机应变

  • 天刀系统在线阅读第八章

    玉瓶脱手,刹那间将那屏风打得四分五裂,原先的遮蔽顿时荡然无存。而霍然却没被打个措手不及。他身形如电,恰站在沈之珩面前,一把软剑堪堪抵在了沈之珩的脖颈上,似笑非笑地瞧着他。霍然一直是以易了容的面目见人,模样再寻常不过,可这转瞬的笑意偏偏在他眼睛里生出了璨然光辉,如同顽石里乍然剖出了璞玉,看得徐尚儒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