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天元刀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山水仙 来源:纵横中文网

艾自由索性无视他,不搭他的话茬。

过了几分钟,他们看到那个猥琐男穿着阿玛尼西装从占卜楼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他的右手提着一个闪着银光的手提箱,脸上荡着无耻的笑。此时的他像极了那些突发横财的市井无赖,尽管他的身上穿着一套价格不菲的阿玛尼。

没过多久,高昂从占卜楼里走了出来。当然这时他已经穿上了一套新西装。

让艾自由没想到的是,她身边的张小强竟然大踏步地走向高昂。两人似乎是互相认识的,又是握手又是拍肩膀,聊得很是火热。艾自由则被晾到一边,独自站在街角感受着冬日刺骨的寒风。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高昂的车才从艾自由的视线中消失。艾自由疑惑地看向张小强,张小强却笑而不语,直到走到她近前,才向她摊出手掌,让她看他手中的东西。

那是一只红色的纸袋,大小和百元大钞对折后的大小相近。不等艾自由说话,张小强已经打开了纸袋,并从里面抽出一张红纸片。纸片正中有一个用毛笔书写着的“家”字,右下角盖着名章——“詹铁嘴印”。

詹老爷子通常不会直接回复问卜者的问题,而是赠给问卜者一字或几个字作为提示,让他们自己参透。这个“家”字便是詹老爷子给高昂的提示,而张小强突然和情敌高昂攀谈起来,就是为了偷他身上的这件东西。

“家,花凌绝不可能在花宅里,那里已经被警方搜遍了。”艾自由想起李护士受伤当天,警方出动警力在花宅搜查线索的场景,在那样的搜查下,连一只老鼠都会被发现,更别说是一个大活人了。

张小强听艾自由这么一说,发光的小眼睛瞬间黯淡下来。

“如果你认为詹老爷子的字灵验无比的话,其实......这里的家也不一定单指花宅的,也许......花凌还有另外一个家也说不定。”

没想到艾自由这句随口说说的话,竟然让张小强开心地笑了起来。大白牙在他的脸上格外明显,几秒后才被他厚厚的嘴唇盖住。艾自由了解张小强,他是那种不善于隐藏自己内心的人,看到他突然笑起来,她便知道他定是想到了什么。

果然不等她问,张小强已经激动地说了出来。

“你猜得没错,那个‘家’肯定指的就是花凌的另一栋房子,”张小强顿了一下,下巴微微上扬望向天空,“花凌在订婚舞会后失踪,目的就是为了躲避她和高昂的婚事,所以她一定不喜欢高昂......”

艾自由连忙用力去敲张小强的脑袋,好把他从臆想中拉回来。

“疼!”张小强龇牙咧嘴,“我说到哪了?我说到哪了?看,你把我的灵感都打没了,总之花凌现在一定是躲在一栋空房子里,她现在肯定特别孤独寂寞。”

一阵冷风吹过,艾自由连忙把大衣的帽子扣到脑袋上,顿时觉得暖和了一些。她没好气地说:“那咱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到那栋房子里把花凌给请出来,免得她自己一个人寂寞空虚冷。再在这冷风里呆上个把小时,连我都要变成透心凉了。”

张小强抱歉地笑笑,忙拦了一辆出租车,并热心地帮艾自由打开后车门。

坐在开着暖气的出租车里,艾自由的身体渐渐暖和过来。艾自由不是很相信算命卜卦之说,但是觉得张小强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如果花凌真的是为了逃婚而故意躲起来,那么她肯定会躲在她熟悉的地方,比如她的另一处房子。可是直到现在,警方依然没有花凌的任何线索,她是如何在订婚舞会结束后突然消失,又如何躲过那些摄像头的呢?看来这些谜团只有在见到花凌后才能解开。

接近傍晚,他们来到D市最为繁华的商业街。

艾自由记得这里,几天前她还曾顺着这条商业街步行到花店调查过,是的,花凌的花店就在这条街上。

果然,出租车在花店旁停了下来。可是张小强却并没有去【花仙子的店】,而是顺着店旁的石阶直接上了二楼。

花店的楼上是一间画室,招牌上写着【qb画室】。

qb这两个字母让艾自由的眼前骤然一亮。她立刻想起qb先生,那么他们之间会有关联吗?还有这间画室和他们寻找花凌的任务又有什么关联呢?

艾自由刚要开口问赵小强,张小强却已经在敲画室的门了。

“乔斌,快开门!我是张小强!”

乔斌?不是来找花凌吗?怎么突然变成乔斌了?艾自由一脸懵逼地看向张小强,希望他能够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张小强却完全忽视她的目光,只顾着大力敲门。

咔哒一声,画室的门开了。

让艾自由感到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这间画室的主人。画室内的陈设很简单,白色的墙壁上挂着色彩强烈的抽象画,靠近窗户的一角放着画板和排列整齐的染料。整间画室弥漫着淡淡的油彩味和浓浓的咖啡香。

“我们去喝咖啡。”

艾自由顺着张小强手指的方向望去,简易的茶几上果然放着两只咖啡杯,而且咖啡杯的上方升腾着薄薄的热气,像是刚刚冲泡好的一样。

“好久没有喝到这么正宗的拿铁了,看来,你这位朋友的品味和我很相近嘛!”艾自由美滋滋地喝着手里的咖啡赞叹道。可张小强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跳起来呛她几句,而是紧紧地捧着手中的咖啡杯,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你怎么了?没事吧?”

张小强苦笑,幽幽地说:“每次来找他,我都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恐惧感,在他面前我没有任何隐私,和一个赤身*体的人没什么区别。”

“还记得我常和你提起的那位既有颜又有才的表哥吗?”张小强见艾自由点头,才又继续说,“你肯定一直以为他是我脑中虚构的人物吧?其实......我和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我的那位表哥是真实存在的,他就是......乔斌。”

乔斌?这间画室的主人吗?

“可是,为什么找不到你表哥的照片?”

虽然张小强此时的表情认真至极,不像是在说假话,可是他真的有一位在G大读计算机系的表哥吗?要知道艾自由可是用手机给他们全计算机系的男生一个不落地拍过照片的,并且让张小强指认过,那些照片里根本没有他那个所谓的高帅表哥。

“是我删了照片。”

一个如乐器般好听的声音在艾自由身后响起。

这个声音像一个魔咒,把艾自由定在原地,让她无法动弹。多年前她听过这个声音,想着再听一次就爱上他,祈祷着他回头。多年以后,当她再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她却没有勇气回头了,一切都来得太多突然,使她措手不及。

与此同时,艾自由发现张小强竟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他的脸上现出故意讨好似的顽劣笑容。艾自由猜出说话的那个男人一定是张小强的表哥乔斌,于是硬着头皮转过身来直视他,以掩饰内心激动不已的情绪。

灯下的乔斌身材高挑,举止斯文,清瘦的脸庞带着几缕高冷的书卷气,那是种只有才华横溢又温雅谦和的文人墨客身上才有的气质。大学四年,艾自由的脑袋里被迫存储了上万条有关他的信息,现在这些信息汇聚成具体的实像,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眼前的他,是他应该有的样子。

他含笑看着艾自由,这让她产生一种错觉,恍惚觉得他们是分隔多年的恋人,而这一次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安排。

“我是小强的表哥乔斌,你可以和小强一样,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乔斌向艾自由伸出右手。

他的手很暖,很符合他温润如玉的气质。

“我是张小强的好朋友艾自由,你也可以和张小强一样,直接......”

艾自由突然停顿下来,没想到自己竟不自觉地代入了乔斌的句式,当然乔斌那么说是没问题的,她大可以不称呼他为乔先生,而和张小强一样称呼他为乔斌,可是这句式放到她这里却是不适用的,因为赵小强平时对他的称呼是——表嫂。

糟糕的是乔斌恰恰是张小强的表哥。

“对,和我一样叫她艾自由好了!”张小强走到艾自由身边帮她圆场,并偷偷朝她挤了挤眼睛,想必张小强也是不想让乔斌知道他曾拿他开玩笑的事。

张小强和乔斌拉了几句家常,很快就切入了正题。乔斌除了是一位画家之外,还是一位电脑高手,张小强此行的目的就是想借助乔斌的力量,查出在花家名下是否存在除花宅以外的其他房产,以及其他房产的具体位置。

乔斌很爽快地答应了,只见他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几分钟后便有了结果。花博士和花太太的名下只有花宅一栋房子,而在花凌的名下却另有一间商铺,看着商铺的地址,艾自由突然想到了什么,忙从包里翻出一本小小的只有手掌大小的记事本。

记事本的第一页写着“花凌失踪事件调查记录”,第二页的上半部写着几个人名——花博士、花夫人、李护士、高昂、花店店员,他们之间用线连着,线上标记着他们与花凌的关系。在花博士的后面画了一个描粗的问号,花夫人和李护士的后面标着②,花店店员的后面标着①,①后面是一个括号,括号内写着“调查结果见第三页”。

延伸阅读

陆地方舟电动车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s7ii.shtml
深圳市陆地方舟电动车有限公司是我国早专门从事效果变频纯电动汽车研发及生产的高新技术企

智贤悦网络教育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b8p6.shtml
智贤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专注从事科普展示品的研发、制作、推广。智

玛丽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6rg5.shtml
玛丽产后修复招商加盟。玛丽产后修复,妈妈身边的育婴顾问,就信赖爱亲连锁,多家加盟店的

恩赛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gg3k.shtml
暂无

乐知英语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s8qy.shtml
上海乐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乐知英语)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集英语教育及互联网科技为

龙岩富达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n3lf.shtml
本批发部主要经营花生、菜干、地瓜干、茶叶等土特产产品龙岩富达批发在国内有着很大的品牌

戴梦妮珠宝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u3yq.shtml
戴梦妮珠宝为深圳市戴梦祥珠宝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深圳市戴梦祥珠宝有限公司集产品设计,研

明达眼镜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gyr2.shtml
武汉市东方明达眼镜有限公司是各省市的眼镜少售连锁企业,总部设在光谷慧谷时空大厦,自1

爱鞋仕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xuy3.shtml
爱鞋仕擦鞋巾生产厂家—郑州元康生活用品有限公司。擦鞋巾,新兴大规模消费市场,爱鞋仕专

彩砖塑模加盟  http://www.awarenessjunction.com/gjy6.shtml
彩砖塑模在塑料模具研发制造方面不断创新锐意进取成功地运用在重点工程项目上合武客运专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第四章在线阅读

    不过弈阳却是没有动笔书写,既然当年《千字文》都会引起天地异象,接下来决定好的四篇必定也是如此,华夏出品必属精品。既然定下了,到时候就直接往石碑上刻就行了,不过都是些脑子里的东西,搬出来就是了。现在对于弈阳来说,重要的是突破自身的穴道,早日能够修炼那套复杂的吐纳术,不过讲真的,就算是弈阳修养够好了,看

  • 穿到男主未生时之第五章

    行李箱是放在周明亮的房间里的,周明亮的房门大开。隐约可见今天早晨自己起床后尚未收拾好的床铺,被子凌乱地揉成一团,枕头东一个西一个,上面还搭了两件换洗衣裤。谢春突然就坐直了身体,冲着那扇打开的房间,收拾好的行李箱,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更因为前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谢春便如同有一根刺卡在喉咙里,咽不下

  • 穿越变寡妇在线阅读第8章

    时光在静静的流逝,可是病房里两个小姑娘,却愈发的沉默了……转眼之间,我出院的时间就快到了,而旁边的那个漂亮女孩却要比我晚几天。这天一大早,妈妈把我的东西收拾好之后,就坐在莫阿姨旁边,俩人一阵狂侃。莫阿姨很舍不得妈妈,但同时又为妈妈高兴。妈妈也很舍不得莫阿姨,和莫阿姨在一起的这一个多星期,妈妈懂了许多

  • 由远及近第2章在线阅读

    两人进村时太阳已经落山,村里稀稀落落居住的山民家里,已经升起了袅袅炊烟,远处犬吠鸟鸣肥猪哼哼,一幅幽美的野狼山春居图。是的,从这个名叫李家洼的山村再往里走,大概二三里,就真正的进入了听名字就很恐怖的野狼山,王铮就是在山里被山娃救了回来。当时,可能是穿越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穿越前的宿醉,更有可能是被那

  • 我不是假帝在线阅读第二章

    林阳记得胡亥可是只活到了二十三岁,而此时来算,现在自己可是20了,也是就是这两三年的在位期间丢了性命,他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异死他乡,还等着回去装大神,带妹子呢!“陛下,陛下,你看这是不是该让他们起来了......”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便努力将思绪给抽了回来。心生,要是真的这样那就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

  • 分化后我和影帝一起上综艺在线阅读第十章

    “林昊天!你往哪里看啊?”这是叶芝兰教林昊天学习以来第N次叫喊了,每次林昊天都悻悻然地转过头来。因为每次林昊天跟叶芝兰坐在一起的时候林昊天总是吧嗒着眼睛往叶芝兰身上瞄,弄叶芝兰羞愤不堪。不过在这情况之下林昊天也只用了一个月,就学会了各种现代社会的各种生存本领,手机电脑甚至以前一度好奇的汽车,还有各种

  • 洪荒:我师傅真的很平庸在线阅读第2节

    刘诗雅的娇躯僵硬一下,接着一软,就倒在他的怀中,软玉入怀,体香迷人,犹其是刘诗雅抬起头对着他嫣然一笑,轻声道:“龙哥,你真厉害,这么难的题的能答出来,我,我爱你!”说着,不待龙剑锋回答,双手已经挽住他的脖子,小嘴已经印上了他的大嘴。龙剑锋只感到脑袋里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飘飘然不知所以然,只感到人生幸

  • 穿书后前任他叔想娶我君臣博弈

    “百万啊!即便是我大明朝的子民又有多少个百万?咳咳!”万历帝心情激荡之下,忍不住咳了出来,半晌才止住,说道:“如此,你们还认为矿政之事,是与民争利吗?那些混账如此荼毒我大明子民,他们算什么‘民’,不过是一群官商勾结的混账!”方从哲皱眉说道:“矿政之事糜烂至此,却是不得不下手整治了,只是若是派出矿监,

  • 穿越之妾身命薄呀九华奔雷

    晚餐时间,钟铁第一个放下了饭碗,开口道:“明天你们姐弟三人就要一起进入内门的登堂入室阁了,爹当年也是在那里完成的修行,所以还是能够给你们一些提醒的。”看到钟铁放下了碗筷,叶倩如和钟秋霜立刻也放下碗筷,然后端正的坐好摆出了洗耳恭听的样子。不过钟飞却没有理会,径自抱着那头烤乳猪在那里啃咬,这乳猪当真烧烤

  • 宫斗真苦逼在线阅读第1节

    廉崇十七年,立春方至,尚有瑞雪未消,正是春意将绽未绽之时。“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夫子穿着一身颜色陈旧的茶色长衫,怔怔地倚在门边,良久才回神,徐徐问道:“生逢乱世,故生此叹,如今……天下稍安,诸位对此言作何解?”无人应声,片刻静默之后,传来两声啁啾。逦水镇处于国境之南,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