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越万界之绝世伪娘小妾

作者:1096207133 来源:飞卢小说网

翠翘宫的宫人安素每日必来雍府,直到第七日堂巫抽掉雍伤口缝线。额头的伤口若不细看不易发现,宋华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然宫人安素无意间提起,公子雍身边有位绝代佳人,既不像妾又不像丫鬟,宋华子刚放心又悬起,凭着母亲的直觉,儿子拒婚或许另有缘由。她生平第一次,开始留意雍身边的女子。

一日,公子乔邀请公子雍酒楼宴饮,酒宴却设在接待权贵的女闾。

公子乔包下整座楼,女闾关门接待贵客,客人只有公子乔公子雍楚江。

宽敞的花厅只有三人,公子乔坐了主位,公子雍楚江分左右坐在下首。

雍是第一次来这里,若不是有愧于公子乔,他是不会应约的。他发现这里与想象中有很大差别,环境甚是清幽雅静并不喧闹,也没见到俗脂艳粉的官妓,上菜的是两个雏妓,形容尚小却已进退有度举止从容。

公子乔调侃雍道:“与你想象中有差别?你真是没见过世面。你也不想想,这里的头牌田婧,如今可是你们齐国相爷管仲的宠妾,田婧何许人也?那可是识得宁戚之才的奇女子,此间不是等闲人到得的。”

公子雍反唇相讥:“表兄深谙此道,是想再寻个田倩爱宠?”

公子乔谑笑道:“你别不识好人心,我还不是可怜你,议婚的人了尚不通男女之事。我是真心为你担忧,怕你新婚之夜不懂御妻之术被妻耻笑,才好心点拨于你。” 楚江抿唇轻笑,公子雍白了乔一眼,饮酒掩饰尴尬之色。

公子乔斜睨楚江啧啧:“楚江你也别笑,你比你家公子强吗?干脆我好人做到底,你说怎样?你这傻小子看我进宫也不拦着我,结果我被姑母好一通训斥,可我冤枉啊!你们俩到底谁见过鲁姬?真丑?”

公子雍一本正经道:“明明是表兄你吹嘘见过鲁姬,而且奇丑无比,怎么你自己倒忘记了?”

公子乔挠头:“我记不得有这么回事,难道真是年纪大了?开始忘事了?”

雍与楚江偷笑,公子乔举爵豪爽道:“来,我们一饮而尽办正事了。”他率先尽饮击掌数下,一位风韵犹存的盛装丽人,率领一众花团锦簇的妙龄女子,来到他们面前,楚江顿时俊脸飞红,人如石化一般。

公子乔以手招那丽人,丽人含笑碎步走到公子乔身边跪下,公子乔在丽人耳边轻语,她一边点头一边看向雍。然后安排一位名唤月婉的女子,袅袅婷婷走来跪拜雍,然后跪在雍身边服侍酒水。

月婉人如其名,修眉媚丝眼,润泽的樱唇笑不露齿,乌亮的墨发松松挽髻斜插珍珠碧玉步摇,冰蓝深衣袖口彩蝶栩栩如生,年约十七八岁。

楚江身边服侍的青衣女子名柳轻,楚江的窘态令她忍俊不禁。她笑起来颊边两个梨涡,新月似的眼眸温柔地打量楚江,楚江坐得笔直目不斜视,公子乔见状不由扑哧一笑不住摇头。

公子乔的旧识,红衣女惠草服侍公子乔,她曾是此间头牌,年龄大了之后被月婉所取代,公子乔念旧,若来这里习惯点惠草服侍。他二人谈笑自若,时不时惠草喂公子乔一口酒一口菜,公子乔倚在惠草膝上甚是亲昵。

楚江不住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公子雍,雍故意视而不见,只重复着一个动作,月婉斟酒他端起便一饮而尽。

公子乔笑对月婉柳轻道:“你二人服侍好了本公子两位兄弟,公子我重重有赏。”说罢搂了惠草纤腰说笑着上了楼。

月婉浅笑道:“公子,奴略通音律,已在房中燃香设琴,不知公子可否赏面移步上楼?”

公子雍凝视月婉良久点头道:“好。”负手随月婉回房。

柳轻的邀约楚江断然拒绝,柳轻倒也不以为意,花厅里只剩他二人,楚江拘谨道:“姑娘不用再陪我,可自去便是。”

柳轻叹一声转而笑道:“那却不可以,虽说大人您无意,奴家却不可以造次,留下奴为您斟酒吧,不然娘会责罚的。”楚江一听顿生怜意,此间的规矩却是他所不了解的,于是他渐渐放松浅酌慢饮,柳轻身边斟酒夹菜,楼上传来动人的琴声。

柳轻颇为羡慕道:“临淄城操此业者七百有余,月婉是最当红的头牌花魁,她心性极高一直盼着能得遇知音,成为田倩第二,她若能得公子垂青此生足矣。”

楚江自语道:“恐怕不能。”

一曲终,公子雍已下楼,瞟一眼花厅的楚江大步离去,楚江快步跟上公子,曲终人亦散。

是年冬,齐桓公生诞,公子雍一早入宫拜寿,适逢公子乔便相携入宫。

申时,宫使奉命迎小真入宫,辰叔秋娘不知何故忐忑不安,小真亦是一头雾水,茫然不解登车入宫。

宫使小真识得,是翠翘宫安素,小真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进了翠翘宫。进宫后有宫娥引领小真来到汤池,竟是要服侍小真沐浴。

小真抗拒:“这位姐姐,请告诉我这是何意?”

高挑白净的宫娥含笑道:“我家主母召见姑娘,主母好洁必是沐浴更衣方得见。”

小真无奈,任由几位宫娥伺候着沐浴更衣,并盛妆打扮了她,带她到一位宫装丽人面前跪下。雍母是桓公六位如夫人中年纪最轻的,一双媚极的狐狸眼,淡而高挑的眉,薄薄的红唇略向下弯,身姿婀娜窈窕,美则美矣面相显得有些刻薄。

小真拜伏在地很久,宋华子才冷声道:“抬起头来。”

小真谨守宫规抬头则目光低垂,她感到雍母灼人的目光扫向她全身,令她如芒在背。

雍母下颌微扬,便有宫娥过来扶起小真,引领小真离开翠翘宫,来到寿宫殿的偏殿侯着,这时分宫里已掌灯。

又过了约摸半个时辰,安素带小真进入寿宫殿。他步履轻快地走在小真前面,路上简单交代小真一些宫廷规矩,面上始终挂着令小真捉摸不透的笑容,送小真来到大殿他便不见了踪影。

这时又有一位宫娥领着小真进入大殿,殿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盛装的小真光彩照人,宫娥将小真引领至齐桓公座下示意小真参拜,然后退出。小真规规矩矩行了大礼,桓公不由身体前倾欣然道:“抬起头来。”

小真起抬头,目光低垂不敢直视桓公。

宋华子趁机笑对桓公道:“此女善琴,特为君上献寿而来。”

此时此刻小真明了宋华子的用意,她进来时已瞧见公子雍与公子乔微张着嘴,一脸的错愕。

桓公眉开眼笑道:“取琴来。”

公子雍忽然离座,上前挨着小真跪下从容道:“君父,此女是儿子近日纳的小妾,儿子与妾排练了新曲合奏为父祝寿,儿祝愿君父万寿金安。”公子雍伏地叩首,小真再拜桓公。

桓公颇感意外:“一并连箫也取了来,难为雍有此孝心,更难得的是雍**了。”说罢朗声大笑,众人也纷纷陪笑,只有宋华子阴沉着一张脸。

宫娥将瑶琴玉萧奉上,公子雍微笑着附耳对小真说了一句,小真会意点头。一曲喜庆欢快的《鹿鸣》,被一琴一萧演绎的淋漓尽致宛若仙乐。公子乔脸上的笑容凝固了,雍与小真珠联璧合,世间再无如此完美的一双璧人。

曲终桓公大声笑道:“好!琴瑟和谐,有赏。”竖刁立即吩咐准备赏赐之物。

公子雍与小真双双跪拜谢恩,小真始终未敢看过桓公。公子雍牵起小真的手送出大殿,着宫人唤来楚江耳语几句,楚江陪小真先行回府,公子雍复归宴会。

出了宫门小真长长舒了口气,惶惑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公子雍与鲁姬的婚事黄了,雍母迁怒于小真,一个卑贱的婢女竟敢勾引她的儿子。为绝后患她故意当着雍的面献小真与桓公,量雍不敢当众与父相争,这样既出了她一口怨气亦扫清了障碍。不料雍当堂红口白牙假说小真为妾,宋华子气恼不已,身为母亲她又不能揭穿儿子。

回府后楚江对迎在门口的辰叔道:“公子吩咐马上收拾绿雪含芳,让小真过去住,宫里的赏赐很快到了。”楚江交代完又返回宫。

辰叔来不及多问边走边吩咐,大步流星直奔□□,秋娘得了信,率仆众不到半个时辰便将绿雪含芳收拾妥当。小真从海棠苑搬到了绿雪含芳。

遣散众人辰叔搓着手疑虑更深,秋娘急忙拉着小真坐在床边道:“真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走后娘这颗心七上八下晃得难受,你爹是一直守在门外等着你回来,我们都急死了。”

小真犹心神不宁:“公子母亲似有意将我献于齐侯,公子便当庭称我为小妾,就是这样子了。”

辰叔秋娘脸色一会黄一会白,不知该忧还是该喜,秋娘向辰叔使个眼色,辰叔知趣的避了出去。

秋娘摩挲着小真的手柔声道:“真儿,公子若晚间过来住,你要懂事只可逢迎不可违逆,娘在你妆奁里放了一样东西,娘走了你再拿出来看,会有用处的。”

这时小侍跑来通传,宫人已过二门,请小真谢恩领赏。

秋娘牵了小真匆匆来到正堂,小真跪接齐侯赏赐后,秋娘又送小真回到绿雪含芳,自怀中取出一块精美玉佩道:“瞧瞧娘这记性,搬你的东西过来时,是你那盏莲花灯里掉出来的,幸好没有摔坏。”

小真接过玉佩奇道:“这是哪里来的,并不是我的。”她猛然想起公子乔腰间解下的玉佩,原来他藏在了灯里。正好公子雍进了门,秋娘向妆奁努努嘴掩上房门离开。

延伸阅读

成异界魔王的平凡生活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zaidaffas.cn/xxc6.shtml
夜深人静,余泽斜躺在床上,逗弄仙人掌的下巴,结果被毫不客气地拍了一巴掌。肥猫怒气冲冲

飞天算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zaidaffas.cn/aimw.shtml
#51L:=_=o(╯□╰)o不敢相信!lz村通网多久?电脑可是几年前就普及了!#5

再生锦年之灵璇行歌在线阅读灭口  http://www.zaidaffas.cn/ak1e.shtml
村子里五十余口人这时候都围了过来,眼看着火焰腾烧,空气之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山药闻

成为超人后我破产了第五章  http://www.zaidaffas.cn/6bea.shtml
简迦表情严肃的看着李樱花:“你的护身符呢。”在人类变**鱼后,繁殖方式也有了改变,从

武侠之无敌宝箱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zaidaffas.cn/6lnq.shtml
看着阳炎眼睛里面那一抹复杂的神色,躺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的莫莱当下便是以为,这个失忆了

人民教师在大唐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idaffas.cn/nzhn.shtml
啊,你醒了呢,感觉怎么样?感觉怎么样?声音是软糯的甜美女声。看见零叁从床上坐起来,少

开局一个游艇公司试探  http://www.zaidaffas.cn/obs.shtml
经过上次与突厥军队大战后,双方都元气大伤,关雍城得到暂时的安宁,但李玄还是命令士兵要

封门店之热血男儿(8)  http://www.zaidaffas.cn/phig.shtml
花狸猫心急如焚,眼前又浮现出那老妇人慈爱的眼神,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他记着老妇人的话

地狱难度开始的异界生活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zaidaffas.cn/bqvy.shtml
凌绝顶轻叹息着随手就把这名自杀的死士轻放在了屋顶上,随即半蹲着从紫色的腰带中掏出了一

杀戮证道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zaidaffas.cn/6f54.shtml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整个铜雀楼中除了美妙的琴音外,再无半点喧嚣。所有人都沉浸在空山鸟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恶女难为在线阅读第六章

    苹果手机像素极好,苏梦怡惊慌的脸孔,白皙的丰满,颈间胸上的红痕,甚至毛孔都被拍的一清二楚。苏梦怡伸手去抢,被被小光按在马桶上,还被堵住了嘴。王小光抽出皮带甩到她的丰满上,拍了几下,看苏梦怡不敢再反抗,顺从了不少,眼泪盈盈的看着他,伸手将她嘴中的东西扯了下来,“不喊了?”苏梦怡看着小光,“小光哥哥,我

  • 他们都知道我重生在线阅读血战莽牙狼(三更!)

    “这样啊,行吧,等你回家了看了你哥哥,到时候你就来找我。我家在青冥城镇,到时候你随便打听一下我悦家就可以了。”悦诗玲对阳乐说。“悦诗玲,你在哪个学院啊,你有没有听过林清微这个人?”阳乐想到清微便抱着侥幸心理问下。“林清微,你说的不会是学院排名第二的林清微吧,她可是我们学院的第一美女呢,没想到你居然还

  • 深海之泪第7章在线阅读

    很快李芷珏就收到了学校发来的讯息,任强让她去办公室找他一下。一进办公室,李芷珏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声影。是陈放。他后来并没有回她信息,李芷珏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而讨厌她。“你是说她真的是自己独立完成的对吧?”任强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曾经倒数第一的女孩在经过短短半年的时间居然能够考满分的成绩。但他没理由不相

  • 冰惠兰心之新文地址(1)

    “安然,起床!再不起床我揍人了!”威胁的声音刚响床上挺尸的人就扑腾一下坐了起来。“爹,你怎么比公鸡打鸣还准时。”稔熟地躲过要落下的巴掌,安然快速地套上背心闪到门外还不忘贫嘴。“小然,怎么跟爸说话。”一双大手差点把他的小身板拍倒。“好好说话呢,只是光顾着前面的狼忘记了后面的虎。”没等身后的人反应过来小

  • 末世:收群美女当佣兵在线阅读残缺的怨魂

    乌云突感耳边一阵瘙痒,用拿着筷子的那只手轻轻碰了碰,没多想。那位服务员又端着一盘菜来到了乌云所坐的那个位子。“等一下,我好像点了四个菜,为什么还有一个没上?”乌云问。“那道菜的工序比较复杂,所以会上的慢一些,最多十分钟肯定会做好。”服务员说。还有十分钟才上,乌云心里想,着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五点五十九

  • 我乃龙傲天有容乃大

    1、有容乃大乱丢垃圾是不对的,这点原离离深有体会。刚从211里头毕业的原离离在第一天上班的途中就因为一块香蕉皮,滑了一跤,白眼一番,两眼一闭就晕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金碧辉煌的暴发户景象。绣着金丝的寝被,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亮闪闪的金杯,原谅她,她就是这么一副见钱眼开的穷逼样,没

  • 所有小白兔都对我一脸崇拜第七章在线阅读

    母亲云花和王美凤聊了好长时间,恩。。。大概有两三个小时吧。终于在云花东拉西扯,恶意歪楼了两三个小时后。王美凤都笑呵呵的带着还愣神,没和相亲对象说一句话的大侄子离开了。云花也笑呵呵的将王美凤送出了门。“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王美凤一脸猛然的带着大侄子坐上车。男子还从走神中回过神来道;“婶,你不

  • 都市欺诈师在线阅读第十节

    九死一生白莲按下汽车启动键,静默了十七八个小时的汽车,憋足气,“嚓”一响,轮毂滚过地面,驶出了小巷。她正庆幸没有警察赶来,几辆警车呼喊着,从各个方向飞速而来。“靠!”白莲很少说脏话,“死狗……”她还没有说完一句话,一颗炮弹擦着车身而过,“碰”,在空中炸开了。白莲被震得从座位弹起来,头实实在在地顶到了

  • 都市玄幻之吞食天地在线阅读第三节

    正确的来说,这是我跟小男孩相处的第二天。前两天他一直都是昏睡发烧,在生死边缘挣扎。已经辨别不出颜色的墙上挂着一个没了玻璃的钟表,现在是早上七点。我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毛毯从身上滑落掉在地上,扬起一层灰。我弯腰捡起毛毯搭在椅子上,这个屋里只有一张床。哈克玛还在的时候,床归我睡,而他则是睡这张椅子。他

  • 次元世界:开挂玩家之第八章

    8.边清乾早注意到舒朗房间只剩一张床,他还真是不习惯和别人睡在一起呢。林监定的酒店一定有他的房间,边清乾拿着个小喷壶喷着绿萝的叶子,逗舒朗,“什么怎么睡,这么大的屋子没有我睡得地方吗?”“啊哈哈,不是那个意思。”舒朗干笑两声。“就是得委屈你跟我挤着睡了。”说完观察边清乾反应。“我看你那床挺大的,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