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贞观河西事绝交

作者:天水郡王 来源:17K小说网

第二天,苏苏依然没有出现。

傍晚,同学们都上晚自习时,校园里一片僻静。而艺术楼靠近围墙,旁边有一条小石子路,巡查的保安夜夜拿电筒经过,专门抓逃课的学生。

静珠凭过往的经验,在靠近食堂的接口处,有一处栅栏最低,铁网有一个一人大小的洞,洞外有一堆从田间弄来的稻草,从洞里跳出去,不会摔伤,加上外面长满了芒草和灌木,地形隐蔽,是最佳的偷渡口。

周六晚上静珠带着苏苏,就从此洞逃出去,在网吧呆了一晚上。这个洞几乎没有别人知道。

静珠把手机调成电筒,偷偷从后门跑到食堂一角。一路上,月黑风高,只有少数几盏路灯孤独地守卫着校园,虫鸣从夹道两边的绿化带传出来,更添寂静。食堂工人已经下班,这一带连路灯都没有设,当真是一处安全死角。

沿着石子路,一直走到洞口边,毫无发现,这里寂静无人,连草木都没有一丝晃动,一两只萤火虫在草丛里发着荧光。静珠扒开灌木丛,检查洞口,那一丛充当障碍物的杂草纹丝未动。看来苏苏并没有从此洞逃出。

正当她翻动草丛、恢复洞口的模样时,一束白光从100米开外射来,停在簌簌摇动的灌木丛中,“谁在那里?!”一个粗暴的男声冲破静寂,直刺静珠的耳膜。

“糟糕,保安!”静珠暗暗叫苦,但无论如何不能被抓住,否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这么想着,忙关掉手机,计划往食堂方向跑。抬腿时,脚腕一阵剧痛袭来,被一根硬物磕了一下,周围那些茂密的灌木和杂草再也不是掩护,而是牵绊。

那一束白光晃动着,越来越亮,一阵急促的脚步由远而近,不到半分钟便停在了洞口处。

“干什么!大半夜跑出去上网!”来人气都不曾喘一下,大声而幸灾乐祸地喊道,惟恐天下不知,“小家伙,看你往哪跑!”

静珠一看逃不掉了,也不再撕扯那缠住脚的草藤,忙躲过那一束白光,弯腰去摸受伤的脚腕,“哎呦,哎呦,我的脚被蛇咬了!哎呦!”

一束光果断打在她脸上,静珠相信保安看到的是一张因疼痛、恐惧而扭曲的女生的脸,她挤出两滴眼泪,楚楚可怜地求饶,“叔叔,我……我刚想从这边去教室,看见外面有人影闪过,想必是有人要偷出去上网,就过来看了看。”

来者是个45岁左右的壮汉,就是保安队的队长,一米八三的个子,配上一张瘦削、冷峻的脸,不苟言笑,自然不怒而威,被他抓住的学生很少逃过教务处的处罚。有人说,或许是他在这个太平盛世憋屈了太久,他在军队里的威猛和精力无处可施,才把学生当成了发泄对象。

此刻,他正满脸兴奋地盯着她,仿佛猎人发现猎物,看得静珠一阵阵发虚。

“别装了!一看就是想逃出去上网!说,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他毫不留情地揭发静珠的小伎俩,不等她回答,不由分说一把拽起静珠拉着灌木的手,一路连拉带拽往办公楼走去。

静珠一边挣扎一边解释,这回脸真的因为疼痛而扭曲了,她的手腕被他抓着,几乎要到粉碎性骨折。“叔叔,你错了!我是艺术班的,我真的不是要爬围墙。”

队长根本不吃这一套,用力拖着她,说:“艺术班?你们艺术班的学生太坏了!我见得多了!刚才跳出去的人,是谁?”

静珠心想,完了,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说不好连苏苏也会被逼供出来。

“我不走,我不去!我是清白的!”静珠的手被拖着,脚却极力地摩擦地面,那双人字拖已经变形了。一来二去,一个大叔拖着一个少女,真是滑稽之极!

“到办公室再说!”队长像命令犯人一样命令她,正巧下课铃响了,学校又沸腾了起来,很多学生趴在栏杆上叽叽喳喳地指手画脚。

静珠不想被同学看笑话,只好跟着他的步伐,“好吧,我自己会走!”

从路口到办公楼只有300米左右,但静珠感觉走了1千米,格外漫长,一路上回头率很高,他们都带着暧昧而嘲弄的表情,交头接耳。

“看,又抓了一个!”

“女生?!美女!艺术班的吧?”

“欧静珠!笑话!”

静珠仿佛又回到了期末考试后,在家里谈论成绩的日子,那种被人指指点点的耻辱和无奈。办公楼的白炽灯投射出强烈的光,让从黑暗处出来的静珠觉得刺眼,不由得掩面而走。

被撵进办公楼的滋味很不好受,幸好班主任不在,队长只好把她带到值班的侯老师处。他显然非常吃惊,厚厚的镜片滑到了鼻梁,从眼镜顶上投出怀疑的目光,“什么?上次第一名的欧静珠?”

队长点点头,狠狠瞪了一眼正用眼神向侯老师求助的静珠,“她和同学爬围墙出去,已经走了一个!”

“那个人是谁?”侯老师鼓励而引诱地盯着静珠。

静珠摇摇头,解释说:“我真的不想爬围墙,我的腿受伤了。”但说完就后悔了,受伤,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侯老师和队长默契地对视一眼,说:“我来处理吧!学校真多亏了你,才震得住这帮捣蛋的学生!”而队长嘴角微微泛起,满意地走了,走之前还狠狠地挖了静珠一眼。

“喂,你抓错人还走!”静珠忙冲他离开的背影大喊。

侯老师重新回到座位,扶正那个破旧的眼镜,“说吧,说出来就可以回去了。”

静珠深知这帮老师的狡猾之处,即使说出来,也无法免受惩罚,而静珠绝对不会把苏苏供出来的。“没有人,就我一个。”她坚决地说。

侯老师通情达理地说:“你说出来,我们只会帮你,不会害你。惩罚你不是我们办学的最终目的,懂吗?”

静珠心想,也对,老师和学生置什么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只要她一开口,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局面便会变得更复杂。于是,她选择闭口不谈。

侯老师一副负责到底的模样,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让她坐在办公室慢慢选择。办公室一阵沉默,上课铃已经响了,静珠希望侯老师有课,但一切都是妄想。侯老师坐着批改起作业来。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僵局,静珠心口一跳,居然是苏苏,正楚楚动人地站在门口,满眼懊悔和忧伤地看了静珠一眼。

“进来!”侯老师从镜片下看了苏苏一眼,毫无表情地说。

“老师,是我偷出去上网的,静珠只是给我把风。”苏苏居然撒了一个弥天大谎,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身上。

静珠一脸错愕地看着苏苏,茫然地摇摇头,却被苏苏狠狠回击了一眼。

“真的?”侯老师半信半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位看似乖巧的女孩子,问道。

静珠坐不住了,忙摇头接话:“不是!”

“是!”苏苏和她的声音重叠。

静珠一时不知怎么劝解苏苏,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苏苏,你居然!”

“你闭嘴!都是因为你,不快点跑,让我被同学呼回来,处理你干的破事!没逃过课就不要逞能,说你会把风!”一向沉静、憨厚的苏苏居然口出恶语,而且还骂的那么顺口,一个错别字都没有。

静珠被保释了,但心情却无比沉重,苏苏用她的方式保护了自己,却被记了一个大过。更残酷的是,静珠隐约感觉到苏苏经历了什么严酷的考验,甚至心如死灰。

一路沉默。

“苏苏……”静珠拉住走在前面的苏苏。

她猛地甩开静珠的手,眼泛泪花,哽咽而无比坚决地道:“你害我记了大过!我们的姐妹情份到此结束,从今往后,我们互不相欠!还有,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也不要让我管你的破事!”说完踩着高跟鞋,熟练地往寝室走去,留给静珠一个冰冷、无情的脊背。

静珠虽然满脑子一片浆糊,听到“结束”二字,鼻头一阵酸涩,昔日二人相亲相爱的场景浮现在脑海,被甩开的手也僵持在空中。

不知何时,空中开始飘下雨滴,一开始只是三两点,而后便密集地落了下来,顿时响起一阵沙沙声。

静珠忘了离开,只是看着苏苏背影消失的方向,静静伫立,任凭雨水沾湿了头发,小河从发迹哗哗流下,带着泪水的咸涩。

这,或许才是雨季真正的开始……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哦!

延伸阅读

巩义市群信重工机械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gw2s.shtml
河南巩义市群信重工机械有限公司占地18000平方米,拥有固定资产1500万元,金加工

灵云翠轩翡翠行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sks9.shtml
灵云翠轩翡翠行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香港灵云翠轩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涉及采石、科研、设计、

无锡雕衡称重设备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p74v.shtml
无锡雕衡称重设备有限公司是高新技术企业,致力于电子衡器研制、开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

蓝多鞋业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b385.shtml
蓝多鞋业加盟详情蓝多加盟介绍中外合资浙江耐特鞋业有限公司现坐落在丽水市水阁工业区绿谷

沃迪英语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seoe.shtml
2009年初,沃迪教育携手国内外教研集团推出旗下少儿英语品牌“沃迪学科英语”2009

色控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pp2z.shtml
山东昆仑瓷器股份有限公司始建于1954年,前身为山东淄博瓷厂,1999年9月改制组成

俄罗斯留学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gk6l.shtml
俄罗斯留学*俄罗斯留学条件*俄罗斯留学机构山交国内外依托于山东交通学院继续教育学院,

思特莱斯干洗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b1m1.shtml
思特莱斯干洗加盟_公司简介沈阳思特莱斯洗衣有限公司它隶属于英国洗衣国际集团,是一家拥

深油所代理招商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gx3g.shtml
深油所招商代理招商经理颜总:15013429353qq:272042481深油所招商

常青藤加盟  http://www.jazzcoaching.com/gifw.shtml
常青藤婴儿纪念品以出众的技术、精湛的技艺和诚信的服务深得各地各地客户的欢迎和赞誉。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偷星传说之第一章

    单点点刚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她便知道,自己已经在一个新的世界里了。小清新的风格,一看就知道是个女孩子的房间。刚坐起来,桌上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屈青青”。看来是原主认识的人,她果断接起电话。“点点!呜呜呜,我又被打了……”“那你还手没?”“呜呜呜,我哪儿打得过……”“那你跑了没

  • 我同桌可能是个傻子在线阅读第九节

    椿-人间】“椿,你快开门,母亲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杜夫人边敲着门边唤着椿的名字,丫鬟阿妤提着食盒走了出来,对杜夫人行了一礼,说到:“小姐刚用完晚饭便睡下了,夫人还是莫进去打扰小姐了。”杜夫人朝里面望了望,见房中灯火昏暗,一无动静,想必的确是睡了,只好作罢离开。椿默默的听着房外杜夫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 我把大唐变成了玄幻在线阅读第十章

    真要说来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误会,东方玦仍在仙居中时就一直深居简出,仙居弟子常年不见他的身影,大多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纪云然则不同了,无事就在仙居上下晃晃悠悠,仙居内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名气声望都远非东方玦所能及。再加上双方有着修为等级的压制在,会出现一面倒的局面也不奇怪。纪云然冷笑一声:“师弟这不是

  • 我觉得你命犯桃花也犯贱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九节

    一直到运动会上午的项目都结束,顾南行赶在铃响前去食堂吃饭了。下午刚开始就是个4*100米接力,顾南行要参加,而且还是重要的最后一棒。至于女生组,原定的最后一棒人选是朱毓,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她也去不了了,女子组的参赛名单跟顺序也都因此进行了调整。接力赛结束后是趣味赛,也就是教职工赛。朱毓在教室待得实在无

  • 向清薇你注定是我的在线阅读第八章

    三日之约一到,叶泽背着一麻布袋的猎器上山了。看着不远处隐藏在云层之中的杌陧山,陈老头临行前的话不断的在心头缠绕。“你小子要去便去,可是别怪老头没提醒你。此行可不简单,到时候出了什么乱子我也不方便前去,那日,你犯花痴只顾着给你的白小姐献殷勤,自然看不到她看那男子的眼神,可不一般啊。”冷静下来的叶泽也觉

  • 独家宠婚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么多年,辛苦你们了。”李仙隐从草屋内走了出来,这草屋内外,一切如旧,灵雾依然缓缓飘动,青竹叶尖的灵液依然还在缓缓滴落。可是一切,又不同了。林昕蕴听到这道声音之时,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名男子,浑身颤抖,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眶都变红了,似乎有晶莹在闪动。扑通!林昕蕴重重的跪在了地上:“不肖弟子林昕蕴

  • 我,走上人生巅峰之魑魅一天(9)

    就在这轰轰烈烈的比武大赛举办之时,魑魅正在峨眉山正在度过他的一天。这一天,他随孟欣在一座山上,放眼望去,这一山都悬崖峭壁,就在这就顶端的,还生长着一颗悬在山崖上的迎客松,不过这一路上,魑魅一路嘻嘻哈哈着,和孟欣谈着这峨眉山的大好河山,就在他看到山顶的那棵松树时,便跟孟欣说:?“小欣啊,你看那颗是多么

  • [综英美]吧唧一口吃掉你丈夫和真爱

    展颜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餐,张了张嘴想叫住他,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有了这个孩子,他才会娶自己?盛南天根本不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就算是他的,他也表现的厌恶至极的样子,他怎么会因为孩子而跟自己结婚?展颜皱着眉想了半天,却什么想不出。一想到孩子,就不可避免的要想到那个晚上,不,应该是那个早

  • 风起染尘在线阅读第8章

    “栖云师妹那边还没有消息,不知何时才能出关。”宁青打开酒壶喝了一口,满口留香,灵气入腹,盘旋在破碎的道基之上,散溢全身,一遍一遍的蕴养,补充宁青身体的消耗。随后,回归住所。第二日。青云峰。“所有人,不得因此事去找宁青师兄的麻烦。”青云宗,诸多弟子听闻那绝美师姐冷漠无比的话,一个个都无言,大多数弟子都

  • 驭龙第2章在线阅读

    眼前一片空白,看起来什么都没有,敖丙却是伸手,瞬间,波纹从掌心散开,向四周散去,使得透明的结界露出了真面貌,而掌心所在之处的结界打开,只容得下一人进入,长袖放下,迈入,随后,结界重新合拢,敖丙再也不见踪影。“你来了。”浑厚的声音响起,看过去,只见一白衣老者正盘膝坐在一巨斧之上,眉心一点,仔细看去,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