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胡归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张一多 来源:17K小说网

陈府里火势蔓延得越来越快,此时却又好死不死的刮起了风,俗话说凉风习习好清凉,可在此时它就是个坑!风助火势,火借风威,这火势是越来越猛,终于将密室所在房屋也引燃了!

密室内陈风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遍想要冲出去了,密室是暂时的藏身避敌之所,当然是能够观察到外面的大致情况。

这间密室所在屋舍背后是一座假山,假山周围还有一个人工湖,而密室的主体是在这座屋舍地下,但还有那么一小部分是和假山一角相连的。

没错,在假山里众多实心的石头中一处不起眼的位置,隐藏着一块空心石头。它有**半个身躯大小,在石头上有几处小缝,陈风便是通过它来观察外面的动静。

当他的父亲陈晋天被白衣男子一指击飞;当他的奶奶为救他父亲而身受重伤;当他父亲右臂血肉碎裂最后更是昏迷不醒;当他爷爷与白衣男子拼命却被打破丹田,奄奄一息倒下时。

陈风感觉自己忍不住了,他被这一幕幕刺激地爆发了,他的眼里布满血丝,他的嘴唇被紧紧咬住下唇的牙齿咬破,他抓在岩壁上的手指因用力过大被磨得血肉模糊。

但是这些根本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的心里好像被一团火包裹住了,他已经不想也不能再继续忍下去了,他要出去。他没有想过凭着自己这么点微弱实力出去除了送死还能干吗?

不,不需要考虑那么多,我要出去与父亲并肩作战,我不要这么窝囊的像只乌龟一样缩在这里,我要出去,纵使出去的下场会是死,我也要出去,我不要再呆在这里,不要、一刻也不要!

陈风脑中乱作一团,可要出去与父亲并肩作战的心思却越发清楚,没有丝毫犹豫,陈风转身就往外走。

坐在一旁脸色有些苍白的慕容雪立刻冲过来一把将他抓住,挡在陈风面前,不让他出去。

陈风压抑住心中不断燃烧的怒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些:“娘,放开我,我要出去和爹并肩作战,别拦我好吗。”

平时温婉性子、对陈风很是溺爱的慕容雪此刻却像一个受伤的母狮子,第一次如此严厉、如此愤怒的对陈风骂道:“你以为我不想出去吗,你以为我不想跟你爹死在一块吗,你以为就你的关心是关心吗?”

母亲慕容雪越说越激动,渐渐眼眶中被一层水雾充斥。

“你知不知道你才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你知不知道你父亲如此拼命是就想为你争夺那一线生机,你知不知道你娘心里比你更加煎熬?”说到这里慕容雪终于忍不住掉下眼泪。

“你以为看到你爷爷奶奶受伤我就不担心、不着急吗,你以为看到你父亲面临死境我就可以这么安然的呆在这里吗。”

“你说你有什么资格如此任性,你有什么资格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你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下去?你如果就这么出去送死,你叫我们怎么办,你要让你的爷爷奶奶死都不能瞑目吗,你要让你的父亲白白为你牺牲吗?”慕容雪朝陈风吼道。

“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就不会多为你家人想想吗,你以为你那所谓的并肩作战、所谓的同生共死是我们所需要的吗。我告诉你,这些都不是!我们要的是你好好活下去啊,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慕容雪泪流满面,双手抓着陈风的肩膀,哀声问道。

此时外面声音嘈杂,密室又有加有隔音的材质,故密室内的声音没有传出去。

陈风没有答话,心中所有的火焰一时间全都消失不见,他没有再提要出去。只是脸上不断滑落的眼泪显示出陈风此刻的心情有多么复杂,心里泛着浓浓的苦涩,化不开、散不去。

他恨,恨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弱,如果自己是一个强者那么还需要怕这些人吗?

他恨,恨自己以前有多么可笑,达到后天七重就沾沾自喜了吗、就不知天有多高海有多阔了吗?

他更恨这个毫无公道的世界,难道弱者就要任人宰割吗,难道弱者就要因为强者的一句话而横尸遍野吗?

如果这个世界是这样的话,那我要成为一个强者,我不想这么被动,我不要任人宰割,我不要这种无力感!

如果这个世界是这样的话,那我要成为一个强者,我要将这些胆敢欺负到我家头上的该死的家伙,狠狠的踩在脚下!

如果这个世界是这样的话,那我要成为一个强者,我要制定属于我的规则,我要让那些犯我禁忌的人匍匐在我脚下!

陈风的心中正慢慢滋生出一种要成为一个强者的信念,随着陈风脑中的疯狂,随着陈风无比的渴望,这个信念正缓慢的被放大,他就像一颗种子深深扎根在陈风心田。

虽然这种信念有些扭曲,但总比原本那种短浅的目光强。

同时在陈风脑海中出现如此迫切的变强的信念时,在他眉心识海中心安家已久却从不见动静的那团光球第一次散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无数光束从识海中心四射开来,直至整个识海都被其照耀。

陈风顿时只觉得一阵精神恍惚,身体软软地向旁边倒去,母亲慕容雪一声惊呼,赶忙上前一把将他扶住。

“风儿,你怎么了,风儿。”慕容雪满脸担忧,丈夫陈晋天身受重伤生死未卜,公公婆婆也已是奄奄一息,要是儿子陈风再倒下,那叫慕容雪怎么活下去。

还好没过多久陈风便悠悠转醒,这一惊一吓的让慕容雪忍不住又流下了眼泪,将陈风的抱进怀里,生怕老天爷带走她唯一的孩子。

“娘,我没事。”陈风挣脱开母亲的怀抱,看到她一脸不信的样子,忍不住一笑,“您瞧,真没事。”说完陈风站起来转了个圈,又跳了跳,以证明自己确实没事。

看到陈风好像比刚才更加精神的样子,慕容雪也放下了担心,只是对陈风突然晕倒还仍存有疑虑。

也来不及再询问陈风什么,此时外面火势已起,正以迅猛的态势向此地蔓延,滚滚浓烟不断地从密室的缝隙中涌入。

密室中的空气逐渐被污染,一种窒息的感觉浮现在陈风母子心头。

延伸阅读

中餐厅之属性无限增强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jzlong.cn/sf0a.shtml
余方正来的很快,当五花大绑的洛归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开始笑道:“小天才,既然你这

暮雪千山醉嫣然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jzlong.cn/nst1.shtml
命中相遇第二天曦月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她高高兴兴的陪着父母玩了好几天,就去上大学了。本

等不到的终点之美妞儿,叶茜茜  http://www.jzlong.cn/a63d.shtml
迎面而来的是宽大的校门,走进校园,在前方有一座用大理石打造的石碑,石碑上面刻有,“五

那个偏执的学生会长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long.cn/gy1z.shtml
在无法说话的这段日子里,我的毛笔技术运用的炉火纯青,哥哥们已经可以从我的画中辨别出是

我多疼疼你之奔雷拳(2)  http://www.jzlong.cn/btop.shtml
“九转轮回诀?这是什么?功法?…”“子轩哥哥,子轩哥哥,醒醒…”叶灵儿焦急的叫喊着。

狂煞罗神灵武测试  http://www.jzlong.cn/dcsf.shtml
不得不说,秦宵的适应力真的很强,不仅在短短时日之内就完全熟悉了这个世界的氛围,不管在

水袋女孩宫装仕女图  http://www.jzlong.cn/g33m.shtml
却不料那个“会”字刚刚出口,“哐”地一声门被推开了,林华站在门前,额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五楼之离兮殿(2)  http://www.jzlong.cn/ga95.shtml
荇尘扫了他一眼,径自离开了。陆佩之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阴翳。盯着荇尘离开的

我用科技造仙庭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long.cn/abtx.shtml
最后樊星和万辰站到山顶的时候,远处的风吹过来,万辰张开双臂感受了一会风,又双手形成握

我的舍友在修仙之穿越成亡灵  http://www.jzlong.cn/6r69.shtml
当我的意识恢复的时候,眼前一片白,没有任何的感觉啊,只有思考的意思。难道这就是地狱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穿越之杀戮诸天在线阅读铁口直断谢半仙

    这小鬼生气,也不好劝。因为不地道。就好似说……一个清清白白的人,突然强行被扒了衣服,还让许多人看到自个儿光着身子只剩下骨头的可怜样,怎么能不怒上一怒?那侍卫长走了过来,直接将包裹拽开。果然,男鬼脸色黑了。一股子黑气往弥漫开来。都是阴气,别人瞧不见,谢桥能看见却不爱瞧,辣眼睛。这男鬼也不是个厉害的,所

  • 桃花灼灼开白球之威,所向披靡

    翌日晴空万里,炎日高挂,耐不住性子的楚天河早早的,便以起身,整理行囊。从戒指里取出一些生活用品,留给了云中天,心里想着如何,前往神州大陆,这一个早晨,楚天河来回的琢磨着,先去哪里,对于神州大陆,他一点也不懂,听云中天说,中央地带,城市风景都不错。重点当然不是这些,楚天河直接忽略而过,他心里想的是:“

  • 修真死侍的万事屋吻戏不顺,解围安慰

    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在一栋装潢精美的别墅大厅内,在举办一场酒会。女士们穿着别致的晚礼服,而男士们也都盛装出席。在大厅的最前方,摆着一架在灯光下反射着亮光的钢琴。高冷风正在弹钢琴,他内穿白衬衫,解开两个纽扣,外搭黑色西服,冷酷中又带出一丝**。只见他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跳动着,优美悦耳的曲子便从他的指

  • 高冷战王杀手妃第10章在线阅读

    方圆百里的江湖人都知道,偌大的承天府,只有四个人万万得罪不得。刘虎虽没见过孙乘风,却有其余的打手将他认了出来,惊呼道:“你,你不是被吴白杨抓走了吗?”孙乘风微微冷笑,道:“抓走?是那姓吴的哭着喊着要收小爷为徒,小爷也是念他一大把年纪,这才屈尊住了些日子。尔等鼠辈猪油蒙了心,竟敢掏爷爷老巢,还不快快跪

  • 大小姐穿进年代文在线阅读脏乞丐

    十年后,云州洛城。洛城如今空前的繁华,好像十年前云州地界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洛城毗邻云州城,礼乐发达,才子佳人更多的喜欢来洛城而非一州首府的云州城。百里酒楼最为拿手的好菜是一道百里香,吃起来是香嫩可口,似肉非肉,不等品出是什么已经吞咽下肚,吃的顺口说不定再叫上一盘,酒楼李掌柜的从来不会和任何人提起

  • [相声x乒乓]鹤冲天之疯子

    南兮眯了眯眼,再问:“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这严炔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人?关琳想了想,自是严氏董事长林慧亲孙子无疑,可是,她知道南兮所问并非仅是这个意思。她迟疑了两秒,转而认真的看着南兮发问:“在这之前你听说过这个人吗?”南兮先摇头,再说:“你知道,我对这些从不感兴趣,不知道不是情有可原?”“那倒也是。

  • 愈凉不思凉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说莱恩……”身旁的艾莲喊着自己名字,莱恩扭过头表示听见。“一般来说,亚瑟候补平时不应该待在训练场里做着与假想敌的模拟战斗吗?”艾莲声音平静出奇,听不出半点起伏——她口中所言的候补是周围人对这些Excalibur持有者的统一称呼。“是这样呢……”她的说法符合事实,莱恩点头承认。“亦或者与小队共同行

  • 攻略有毒[穿书]之倒霉还是幸运?(下)(8)

    郭晨阴沉着脸,又狠狠的砍了魔熊一下,接着郭晨便迅速往后撤退,撤退到十米开外,郭晨才停下脚步。“吼!!!!!”魔熊转过头,大吼着,嘴里发出了一阵波动,那道波动发出去在郭晨的肉眼看来就像是空中弥漫的黑色的雾气,一片接着一片,没完没了,似乎永远喷不完似的。郭晨单手将铁剑挡在自己的面前,尽量抵挡着那股威压,

  • 嘘,帝宫有兽这一切是真的吗

    后来又想起了什么事情,转身跑向了操场,的确,她还在这里。张扬这样想着,慢慢走了过去,坐在方雅珊的身边,轻轻拍拍她的后背,递了一张纸巾过去,方雅珊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一样帅气的男生,想起了一个人,他不就是舒伊勒身边最好的朋友吗?方雅珊接过张扬手里的纸巾,说了声谢谢。张扬看看方雅珊,让她坐下,一把揽入

  • 复仇公主在线阅读第9章

    那身姿太过难忘,易文仙一时就看的失了神。一直到对方开口说话,才唤回了他的魂。“你来这儿作甚?”应相如率先道。易文仙无语,“这该我来问你好吧,大半夜不睡觉你跑来这儿干吗?”这湖不管是距离容楼还是他平时的寝房都有大老远的距离。其实霍国的人过年可谓是最忙碌的时候了,访亲走友,四处拜访,忙得歇不下脚。但在应